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香薰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part 18 受伤了

香薰师 吉诚 2380 2020.01.20 00:23

  “你不知道疼对吧!”明明是关心的话,可是在顾北的嘴里说出来却十分冰冷。

  沈半夏一怔,立马别过头去,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才可以不爆粗口,转念一想,自己这么狼狈,可是他还是带着自己过来,于是又把头转过来,看着他蹲在自己身前,阴影下他的脸颊看不清表情,但是莫名的一种情绪,沈半夏说不上来。

  他不是高高在上的顾氏集团的太子爷吗,他不是一句话就可以让别人的生意经营不下去吗?他坐拥坐好的市场最高端的拥护群,为什么会亲自做这样的事情。

  嘶的一阵刺痛,嘴角像是裂开了口子,眉心一皱。

  “还知道疼,忍着点。”顾北小心的看着她膝盖处。

  “嘶——”她到吸着一口气。兴许是很疼。

  顾北恰好抬头看着她清新的眉目拧成一团,没好气道:“你是没有常识吗?两条腿的人还想跑过车,你莫不是疯了吧?”黑眸里闪过细微的纹路,顾北低沉问道,

  “顾总!”沈半夏几乎是闻声暴跳如雷的跳起,但是膝盖处实在是太疼了,她只好安静地坐着,但是面部表情依旧十分生气:“我喜欢追车是我的事情,和顾总您又有什么关系?”到底是年轻气盛,沈半夏的冷静和沉着在顾北的一言两语之间还是败下阵来。

  沈半夏挣脱顾北的钳制,她走不了,却只能干坐在这里生气,逆光下隐约可见她那双瞳仁里,泛着淡淡的泪痕,她不想哭,却还是掩藏不住。

  “车子是程氏少爷程思远的车子,今天是顾氏集团的半年会,程氏虽然在业务上和顾氏是竞争对手,但是这样重要的场合,他们还是会出席的,你认识他对吗?“

  说这些话的时候,顾北全程并没有看见沈半夏一眼,但是他的语气却是十分笃定,或许,他们是认识的吧。

  “……”沈半夏不语,心中各种复杂,顾北却打破宁静:“程思远这个人不简单,你是怎么认识他的?”或许现在自己并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可是顾北现在看见眼前如此狼狈的女人追着车跑,想来也知道,跑不了是什么蹩脚的感情了。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沈半夏第一反应就是拒绝:“我并不认识他。”她的声音带着一丝的哽咽。

  “沈半夏,你等我,我去去就来。”一句轻声自身后响起,褪去刚刚的质问和冰冷,男人的言语间却多添了几分不知名的情绪。

  沈半夏抬眼看着他走进便利店,望着他的背影,目送他离开,她心里某个地方在一点一点的落空,人已经离开了她的视线,可是为什么他却可以轻易的扰乱了她的思绪。

  这个时候沈半夏的手机响了,她低头看去,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沈半夏几乎是颤抖着接起了电话。

  “喂?”

  一个字,十分熟悉的声音,沈半夏再过坚强的情绪都回归到零。

  “思远,你好吗,你现在好吗?”沈半夏急切的问了她最为关心的话。

  “我……很好,真的很好。“

  “那就好。“沈半夏几乎悬着半个月的心,终于找到了栖息地,她可以松一口气了。沈半夏以为他就会挂点电话的,可是电话那头沉默一会儿之后,却意外传来他的声音。

  “今天参加了顾氏集团半年会,应酬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喝的有点多,刚才司机才和我说,在地下车库看见你来着。”

  沈半夏颤抖的手,眼泪滑落,“你特意为了这件事情打电话过来?”

  “我只是确认一下,因为我喝多了,怕司机认错了人。”

  “……”沈半夏不知道要回答他什么,抬头看见顾北已经开始买单了,既然不知道说什么,那么逃走吧,沈半夏急切的挂断电话,然后关机,知道了他回国,知道了他很好,知道了程思远专门打电话过来确认,已经很好了,真的就已经好了,她不是那么贪心的人。

  今天的一切在沈半夏看来,都是值得的,她特别的开心。此刻顾北走了出来,恰巧看见这一样的一幕,她唇角勾着浅浅的笑,未曾睁眼,灯影落在她纤细的睫羽,映衬着她娴静的容颜,就好似清净的白莲在默默的绽放。

  顾北返回来的时候,沈半夏听出了他的脚步声,她笑过,缓缓睁眼,仰视的望过他颀长的影。四目对视,顾北微怔,抽回目光,将棉签和药水放在椅子上,道:“我给你上药吧!”顾北自经蹲下身子,没看她,也没在意沈半夏眼底的惊诧。

  沈半夏看着他的背影,却不料顾北将沾了药水的棉签直直的按压着她的膝盖:“嘶——”顾北手底的动作有些拙劣,沈半夏疼的倒抽着气,:“疼!”

  沈半夏实在忍不住的轻喊,眸底缠着莹润的秋水,楚楚可怜似委屈的孩子,整个上药过程,顾北都没抬头看一眼,只倚靠在椅子旁边,给沈半夏上药。

  上药的流程和顺序,他都问过店员了,顾北从来不曾做过这样的事情,今天的事情像是一个列外,也像是一些生活轨迹的改变,潜移默化的,不由自主,这样陌生的自己,就连顾北都觉得莫名其妙。

  “痛!顾总,你轻点!”

  “知道疼,下次别犯浑!”

  沈半夏知道不能再说什么了,生怕再次牵扯出程思远的一滴半点。

  车水马龙的道路上,这个时间,马路上已经很少有车子了,安静的道路少了白天的熙熙攘攘反而成了另外一种感觉。

  沈半夏依靠着车窗看着外面的灯火璀璨。

  一路上,顾北都手握着方向盘,车内两个人各怀心思,一言不发。

  “顾总,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沈半夏出声:“你为什么让我进顾氏?”

  顾北不语,为什么,他明知道她的身份,也知道她认识程思远,但是她面试应聘顾氏,想来心思不纯,可是那天破天荒的他还是在面试单上签下名字。

  顾北依旧记得那盆盆摘,行政总监汤米调查了那家花店的来龙去脉,也知道了幕后的老板就是沈半夏,她拒绝了承包顾氏一年的绿化,拒绝了一千万的资金,可是转头却应聘一个小小的助理,这让顾北很感兴趣。

  所以同意她进顾氏,起初是好奇,现在竟然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了。

  也许是沈半夏拥有风这样的艺名,也或许因为沈半夏在调香这一方面的天赋,又或许是因为当时沈半夏带着银色的面具,站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上,伶牙俐齿的说关于真爱如血的调香,说不清楚,一切现在都说不清楚,总之,沈半夏现在是他手下的一名员工,而他可以随时随地的看见她。

  “顾总。”沈半夏催促他。

  “这应该是人事总监回答你的问题。”顾北又回到了那个冷冰冰的样子:“如果什么事情都要我过问,你猜我会怎么样?”

  沈半夏一愣,觉得好笑,这样的顾北一点都不像他,可是还是顺着他的话回他:“你会累死。”

  莫名的,一句话,却引得两个人都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