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小镇王小曼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小镇王小曼 ArJen 2603 2018.12.07 23:01

  家里还养了只大狗,我把它抱回家时这狗刚满月,眼睛刚被掰开,我七八岁的样子。小时候给它搭棚做窝,顿顿喂饭,跟喂孩子似的,自个吃的饭嚼完不咽,嘴对嘴喂给它,它是我的玩伴,也是我的出气筒。狗慢慢长大了,起了名叫‘欢欢’,因为它妈叫乐乐,寓意欢乐一家狗。孙小凯每次来我家,欢欢狂吠,孙跑慢了一步,被咬了裤腿,欢欢死咬着不松口,我拉着孙小凯跑,跑呀跑呀,直到欢欢被甩了起来,仍不松口,我加劲了,往狠了甩,打圈转,直到天旋地转我和孙小凯站不稳倒了下来,欢欢飞在了一边。

  欢欢曾咬过我三回,先是喂馍,那是我们争先炫耀狗听话的技能,扔一块馍上天,让狗朝上飞扑用嘴去接,能接着证明狗训练有素。我暗地里不少训练它这一技能,有一次我扔馍欢欢就是不上去接,无精打采的,我剥了一根火腿肠,掰了一点正准备扔,狗闻着味猛扑过来,血盆大口,满嘴獠牙正中我的手,顺便还把我扑到了。我疼的躺地上大哭,这狗也认错,卧我边上不停地蹭我,我不哭了之后,随即站起来朝它身上踢了几脚,狗唧唧叫着跑了,找个角落藏了起来。

  欢欢第一次咬我,我妈把它打的不轻,自养了狗,我妈多次叮嘱我,可别让它咬着你了。我本来不打算告诉我妈,晚上吃饭的时候,伸手一夹菜,手面上俩大牙印子。

  “狗咬住了?”

  “嗯”

  啪啪啪,三巴掌上来,我脸上五指分明,打完了我撂下筷子就去打狗。

  “狗?狗子,狗子?”

  这狗也明白点事,我妈怎么叫它都不回来,不知道躲哪去了。我也撂下筷子去看,我妈下手狠,我生怕她怕狗叫了回来往死里打。院里漆黑一片,不时有风经过,吹在人身上凉凉的。

  欢欢被打的半死,口吐白沫和鲜血,我被带着去打针了,坐在自行车副驾驶上,狗的惨状挥之不去,我以为它被打死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我也挨了打,很老实,饭没吃饱,很老实。

  欢欢没死,被邻居带走了,养了几个月被我一叫又回来了,回来不多久又咬了我。说来也怪,我没逗它,不知怎么回事,一口就咬在了我腿上。

  “你就没点耳性?不让你逗它,你非要……打针去!”

  狗仗人势,说的一点不假,欢欢后来被我带出去,多次参加了群狗混战,有一次吃了败仗,血肉模糊,一脸的血洞。自那次起,没主人领着再也不敢出远门了。

  欢欢吃亏那次,我正上下午课,回家的路上不远处有狗狂吠,围了一群人,黑压压一片,人群在跟着狗的战场移动,人圈时小时大。

  我挎着两条带的书包,书包里除了上课用的教材,还有一把短刃,木头的,放学和人打架用。有同学扯了我一下,说,狗咬架,黑熊在那,快去看,等会该咬完了。我们一群人顾不得课后的约架,狂奔一充去看狗咬架了。

  黑熊这条狗大名鼎鼎,一身黑,除了脑袋上有块白斑,咬起来不松口,直到把对方咬倒,凶得很。我们上下学回家的看着它没有不心惊胆战的,怕被它吃掉,这在当时我们毫不怀疑这条狗能生吞活人。黑熊一跃,吓哭了一群小孩,有跑着跑着躺倒在地上的,黑熊跑过去,把人吓惊了,不敢动,哭的断气,呜咽了。我曾做梦都想欢欢能变成黑熊那样威武雄壮,所向披靡,看大孩子谁还敢欺负我。黑熊的主人把它锁了起来,不知道怎么又给放了出来。

  我到现场时,黑熊正左扑右咬,牙战群狗,基本上一口一个,毫不费力的样子,我家的欢欢也在狗群里,龇着獠牙呜呜的叫,一脸狰狞相。围观的都是各狗的主人,为各自的狗加油助威,手里拿着棍子——不准当逃兵。

  “啊去,啊去……”哄战声此起彼伏。

  我家没人在场,欢欢受伤最严重,被咬出了一脸的血洞。脖子也歪了。

  从此我又给自个了个任务,打狗,见狗就打,弹弓、棍子、砖头,放学回家就爬平房上,或站在墙头上,守株待兔,我对黑熊充满了敬畏的心,一直不敢去它的活动范围,我在墙上等了它两年,也终没打到它。

  在家暂停数日后,我踏上东去的列车,由于暑假慌着玩,忘了买票,等我提着行李在售票厅等了半个小时后,售票员告诉我,票早卖完了。

  “只剩无座的,要不要?”

  当我想仔细询问时,售票员态度极其不好的把头一句话重复了一遍,说完之后喊,下一位,并示意我离开。我踟蹰在火车站广场上,我需要空间、时间来平复我内心的不适,这不适来自于售票员对我颇不尊重的态度,还有为他们不为人民服务担忧。

  抽了三支烟后,我无视广场上黑压压的人群,径直走进售票厅,换了窗口继续排队。在队上,我默念要对售票员说的话,以及心里模拟声音响度和语调,语调应该是不屑和玩世不恭。终于快到我了,我一张嘴,嗓子哑了,头两个字的发音我自己都没听清,这让我顿感比售票员矮了一截。

  候车厅里极其热闹,票是晚九点的,现在据发车还有三小时,百无聊赖,王小曼不时和我发消息,说,汽车在高速路上奔驰,明早可到。我不想过多和她说话,我躺在椅子上,二目看着四周不断鼓出冷气的洞,产生了一种虚无感,看见越多的人,我越虚无。像无形中有一张大手,把我和熟悉的事物拨开了。突然,鼻子莫名其妙一酸,我陷入了这感觉里。

  王小曼发消息说她要在车上睡觉的时候,我正在人潮人海中排队检票,慌忙回了消息,我检票跟随人群进站,上下楼梯后,顺着指示牌,我顺利找到我的车厢,无座可坐,顺着人贯穿车厢,挤在了车厢后门的一个角落里。

  火车发动,震颤,提速,一会儿灯火璀璨的城市被远远甩在了身后,车厢里的灯开调为暗光,眼睛贴着窗才勉强看到窗外,听着车轮和车轨撞击的闷响声,脑海里想象它像宣传片上穿山越岭的场景。

  我站了十七个小时后,火车如期而至,王小曼早我半天到了。我至今仍清楚记得那天的场景,只要我愿意回忆,多年前发生的事,恍如隔日。

  从地图上看,大海近在咫尺,刚一下车,我感受多年的故乡燥热一扫而空,身心畅快,就是有点饿。抬头看,就是一幅画,深蓝色的天上点缀些云朵,像棉花糖,块头大,极白。风起云涌,云朵在逐渐被风吞噬,愈走愈远。

  我迫切地想看到大海,肩上的包和手上的拉杆箱拽着我哪都去不了,出了车站,一拐弯就是十分繁华的十字路口,我徘徊在公交站牌,等车。后来这个十字路口我无数次经过,无比熟悉。

  公车开的很快,驾驶员不讲普通话,有乘客稍微慢了一点,就是咆哮呵斥。我上车的时候因投币被他凶了,我想怼回去,话到嘴边,没说出来。33路公交车穿过一长一短的隧道,拐了两条路就到了学校门口。王小曼正在门口等我,她穿着酒红色短袖,粉色短裤,网眼短腰皮鞋,鞋是银灰色,背着浅黄色牛皮包,娉娉婷婷走向汗流浃背的我。她的今天的打扮并不算好看,我总认为她不应该穿短袖,白色除外。

  我笑着说:这学校大门看着还行啊。送你的人走了?

  王小曼上来就挽着我的胳膊,对我十分亲昵,作为还未报道的学生,众目睽睽下,我深感不适,脸红了。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