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狗头军师不狗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四十一 看你表现

狗头军师不狗头 半世姻缘 2474 2019.02.11 23:13

  一幅画,一入眼,一片欢喜!

  含羞窃喜的神情,身披嫁衣的人儿,层次分明的画面。似画却真,似真又如幻,美轮美奂,难以言表。

  翠儿紧紧注视着画卷,心潮澎湃,一种冲动瞬间泛起,眼中光泽闪动,渐渐湿润。

  身子又不禁往桌边凑近几步,俯身离画卷再近了些,翠儿屏息凝神,细细打量起画上内容,生怕会漏过一丝一毫的细节。

  碧藕般的柔荑轻捻起大红盖巾一角,遮住了盖巾上鸳鸯互啄的全貌,露出了盖巾下娇羞半掩的容颜。墨密且分明的柳叶眉,末梢微翘。朱红色的嘴唇,柔而不艳,那一抹勾勒出的弧度,仿如画中人儿正浅笑间就已入画。含羞的脸颊,腮尖泛出丝丝晕红,如初显的晚霞,又如渐熟的果儿。

  对襟绣花嫁衣裳裁剪得体,肩披霞帔,半侧身而立,尽显曼妙。紧贴身体垂下的一臂,手尖抓着衣角,已带出些许褶皱。满绣裙据的花鸟,正于垂在衣边下的纱幔流苏中,若隐若现。喜艳群衣披落掩地,尽遮了足下风光。

  旁白留空处有题诗一首:拙笔绘仙聊表心,情来贺喜古往今。冰山一角失方寸,人比画娇拜真音。画卷落款已注时间,独缺了作画之人。

  翠儿久久注视着画卷,眼眶沾湿,早已涌起的冲动终于突破心中禁锢,夺眶而出。

  “吧嗒!”

  泪珠滴落的声响,在此时静谧的屋中,格外入耳!

  翠儿忙转过头,抬手急急擦拭掉脸上泪水,等再回头时,眉头紧蹙。

  而泪珠滴落处,就在画卷落款之下。宣纸上很快被打湿的部分,正是留名地。

  这一切,被一直注意的李厚仁,尽收眼底。

  “哈!”

  突的一声,紧随其后的大笑声,更是莫名其妙,让翠儿心中自愧更胜。

  “哈哈哈。翠儿,你这一滴泪真是让我茅塞顿开,这样终于算是完美了。完美,太完美了!”

  翠儿愈发不明就里,却也不愿此时开口,只是疑惑看着。“你等等。”

  李厚仁几步走近桌边,取过镇纸,提笔蘸墨,在那泪珠打湿下,动笔行云流水写到:一滴泪。

  “扑哧!”

  李厚仁刚写完最后一笔,翠儿就已笑出口来。之前的烦愁一扫而空,满脸喜意。

  斜瞪了眼李厚仁,翠儿嗔怪出口,故作埋怨道:“就你的小心思多。”可那跳动的睫毛,满满有藏不住的喜悦。

  口中虽在责备,心间却如蜜,喜不自禁,情难自已。

  李厚仁放下手中笔,接着翠儿话,笑说道:“哈哈,有冲冠一怒为红颜,又有弃江山而要美人,与之相比,我这一点小心思算什么,既不伤肝又不负名,实在是蚍蜉撼树,不足道哉!”

  机不可失,李厚仁逮住机会就买乖,反正讨巧的话又不要钱,多多益善。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又胡说!”翠儿轻啐一声,故作埋怨。见李厚仁又要开口,顿时换了脸色,假装一脸严肃,出声威胁道:“又想挨揍了?!”

  被翠儿硬挡了说话的机会,李厚仁悻悻然,不由嘀咕抱怨着。“得!我算是拍到马腿上去了。”

  实力,终究是说话的底气啊!

  再瞪过李厚仁一眼,以防他又冒出什么怪话来,平白坏了自己此时的心境,这画她可还没看够呢。

  翠儿又注视起了画卷,总觉得看不够。美不胜收,爱不挪眼,好似要生生印在心中才能罢休。

  怎么会有如此逼真又生动的画,真似活生生的人儿一般,真好看。

  没想到他还有这般本事,以前倒是一点都没发现,藏的够深的呀!

  还有那几句诗写得真好,寓意也好。这点从他平时说话的聪明劲中,倒是能看出些。

  “翠儿,这画你看了这么久,也没见你说出一句直观的评价来,到底觉得好不好?”

  虽碍于实力差距,可这样问总没有什么不妥吧?何况,李厚仁看着翠儿紧盯着那画,上瞧下看,欢喜不已,心里更不得劲,闹腾的厉害,不说话实在难受。

  “恩,好看,很好看。”抬起头,虽担心李厚仁总说不着边的话,可对于这副画,翠儿自然发自真心,当不得假,确实好看。

  “这是我至今看过最好看的画了。”

  耳边又传来李厚仁的大笑声,翠儿刚皱眉头,可接下来的话却又让她瞬间醉倒心头。

  “哈哈哈。你喜欢就好,我还真怕你不喜欢。既然你喜欢,我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其实,这次我作了两幅画,另一幅就是特意为你而做,送予你的。”

  李厚仁绕过桌后椅子,走到桌沿处,从一个木匣盒中取出一幅卷状画作,中间用红丝绳系住。显然,这副画他更为重视。

  轻轻解开绳结,平铺于桌面,画卷一打开,画面即刻呈现而出。同样的手法,却迥然不同。

  画面内容,好似昔日重现。

  不同于前幅画作的艳彩,却又更加生动传神。看着看着就好似退回之前的情景,如痴如醉。

  画中满满的细节刻画,更显人物逼真,情绪突显。可见,这幅画他更加用了心思。

  紧蹙的眉头,噙泪的眼角,楚楚可怜的神情,回转的身姿,迈出小许的脚步……种种刻画勾勒出一位女子正站在门口回身凝视的画面,细微雕琢,点点滴滴。

  浅绿霓裳包裹下的女子,有担忧、愧疚、委屈、希冀、坚持和不甘,各种情绪,活灵活现。本是悲伤的氛围,看来却让人心生喜悦。

  正是翠儿当时揍过李厚仁,请求他原谅未果,将离未离的画面。

  他竟然还记得这般清楚!

  两个人都久久注视着画卷,谁也不曾开口,就这样静静的看着。

  时间无声流逝。

  “你还记得这般清楚?。”

  “恩。画得时候脑子里就出来了,很清晰。”“翠儿,这幅画你喜欢吗?”

  “喜欢,很喜欢!”

  “那就好。这幅画我用了四天时间,直到这样,也才刚刚满意。”

  “已经很好看了,谢谢你!”

  “其实,该说谢谢的是我才对,你照顾我这么长时间,我……”

  “两幅画,都归我,足够了,不许耍赖。”后边的话,翠儿不想听,也没必要听。

  “当然。本来画的就是你,送给别人也不合适啊。”漫不经心的一句,确是大实话,可也只怪李厚仁说的太随心。

  “哼!李厚仁,你又想挨揍了不是?你还想把我的画送给别的女子?!”翠儿气呼呼一句,似佯似真,分不清楚。

  “翠儿,我这样说了吗?”

  “明明就是,你言下之意不就是想送给别人。”翠儿一脸严肃,绝不像玩笑话。

  李厚仁一脸服气,望向翠儿的眼神,充满钦佩,却久久说不出话来。

  比起的大拇指,一直坚持竖着。

  翠儿眉头一挑,凑近李厚仁几分,柔中带杀。“怎么,冤枉你了?!”

  “女人,是一种神奇的生物,世人诚不欺我!”李厚仁憋了许久的功夫,终于感慨出声。

  翠儿听不懂,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话,声音更紧几分。“什么意思?李厚仁,快说清楚。”

  “就是绝对要听女人的话。换言之,就是刚才我失言了,还请翠儿女侠大女子有大量。”

  “哼!这还差不多。下不为例。”

  “翠儿,能听我一句劝吗?咱能不学唐小姐,你原来的性子我就蛮喜欢的。”

  “那就以后,看你表现!”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