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西厂需要您这样的人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1章 天下潮起又一春,加钱居士唤丁修

西厂需要您这样的人才 跟风成仙 2101 2020.04.19 07:00

  寒风吹在长乐街上,这个夏天的最后一场雨,把并州主城的楼宇裹上了一层白衣。

  挨着城南的一家酒楼,甚是显眼,楼高五层,人声鼎沸,却看到一个个身着儒服的读书人,上下往来,车马过往。

  走近了,只看到红木做的廊柱坊梁,金丝楠木雕琢的雅阁,名人墨宝屏风玉器那是一样不少。

  “客官,喝酒?还是打尖儿!”

  一袭个脚步踉跄的刀客,背着一把五尺长刀,背着破斗笠,脚上踩着满是泥泞的快靴,看着那酒楼,昏暗的双瞳里几分痞气,“第一楼,百晓生的地盘!又可以吃白食了。”

  刀客想要进楼,可是客栈前面的小二拦住了他的脚步。

  小二打量着那刀客破烂的行头,虽然眼底里有些不屑,可是脸上还是很恭敬,毕竟没有人想要得罪亡命徒。

  小二小心翼翼的道,“客官,今天楼上位置已经满了,您改天再来吧。”

  此言一出,刀客翻了翻白眼,他把长的夸张的双刀刀放在了地上,念道,“你这楼有五层高,雅间怕是少说百多个,我这人不挑剔,随便找个阶梯拐角的就能凑合。”

  小二看刀客又要朝前走,急忙又拦了一步,“客官,我们楼里今天有贵客,他们包场了,不允许其他人进去,今天真的不方便,要不这样,我给您送一壶酒,您去隔壁吃?”

  刀客痞劲儿十足的脸颊上充满了怒气,“你什么意思?你怕我打扰了你第一楼贵客?你眼里,我就不说贵客了吗?百晓生怎么会养你们这些屁用没有的狗?”

  说完这话,刀客怒而朝前走了一步,那小二还想拦,却看到台阶上,刚刚刀客的刀磕碰的石阶上,出现了一个深有一指的坑洞,那坑洞边缘,石缝密布,这显然是被武林高手以内家真气贯穿而成。

  小二明白了,这是个真高人,得了,既然是真高手,那就随他们去吧,反正天下第一楼外号白嫖第一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天底下有本事的人都喜欢来天下第一楼吃霸王餐,起初时候百晓生很是无奈,而百晓生的无奈,也让天下高手来吃白饭的越来越兴奋了,毕竟说出去,你吃过百晓生的霸王餐,百晓生不敢收你的钱,这是脸啊!

  而百晓生看似输了一招的霸王餐,其实也收买了不少人心,很多人免费吃百晓生的,那吃人手段,每次百晓生发一些江湖公函,他们就会呼应一下,一来二去,吃霸王餐的越来越多,百晓生也不排斥这种现象了,毕竟只要掌握江湖话语权,银子就不是问题,吃饭麽,行走江湖谁还没有个倒霉时候,你们随便吃,能吃垮了我百晓生算你们赢。

  故而,百晓生就以第一楼稳固了江湖第一话语人的地位。

  扛着五尺长刀的刀客,熟练的打量着第一楼,这第一楼很讲究,一二楼是那种不入流的普通人吃饭地方,三楼是下三品,四楼则是中三品,而五楼一般是宴请贵客,一般不对外开放。

  刀客熟练的上了三楼,看了一眼三楼坐的满满的,很是不悦,得了,去四楼。

  四楼之上,人头拥挤,可是中间还是有位置的,刀客熟络的找了个位置,刚一坐下,突兀发现,气氛,好像有点不对劲。

  气氛,的确有点不对劲。

  迎面地方,一眼看去,数十个长案之侧,端坐的各个大侠,衣帽整齐,飞鱼纹臂膀,绣春刀挂腰间,腰缠二十四桥明玉带,部分的锦衣刀客还眼漏凶光,牙漏白芒,锋芒毕露。

  锦衣卫!

  数百个锦衣卫!

  痞气刀客现在有点明白小二口中所谓贵客是谁了。

  这,真的是“贵客”啊!

  锦衣卫,西厂,堪称武林克星,专业缉拿武林高手,护龙山庄和西厂比起来,那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护龙山庄还得看朝廷的律法办事,还得考虑当地官员态度,而西厂,完全没必要,先斩后奏,皇权特许,没有我西厂不敢杀的,只要你敢把头凑过来,那就得死!

  平素里,护龙山庄是没事儿不出动。

  平素里,锦衣卫是看谁不顺眼,我就怼谁!

  所以,从这个层面已经可以看出来,锦衣卫就是猫,江湖人就是老鼠,老鼠遇到猫还不得跑远点?

  痞气刀客现在就好像,老鼠坐在了猫中间。

  痞气刀客有点慌,他下意识的握住了五尺长刀的双手刀柄,眼神飞快的捕捉到了锦衣卫的头目,一个满脸正气,双瞳内敛的白色百褶裙千户官袍的锦衣卫大人。

  而这位锦衣卫大人,正是韩秀韩公公。

  韩公公好不容易等到了万玉楼的头七过去,这带着手下来天下第一楼挥霍一顿,犒赏下五脏庙,这下好了,大家喝酒正起兴,来了一个江湖客,此时此刻,就好像是一个老鼠屎,掉进了汤里。

  韩公公正要开口,那迎面痞气刀客冲着韩秀笑道,“这位大人,是西厂的?”

  韩秀冷声道,“你以为呢?”

  痞气刀客起身道,“大人在上,实不相瞒,我只是一名说书先生,听闻有贵客在此喝酒,特来说书助兴。”

  韩秀听此,来了兴趣,一个刀客,说自己是说书先生,求生欲很强麽!

  韩秀歪着头道,“说书先生?会说什么啊!”

  “我会的多了。”那刀客笑道,“西凉南诏,北荒东幽,没有我不知道的,我丁修行走天下,一为看遍天下美人,二来说这千秋之事,我的说书水平,在江湖上,可是很有名气的。”

  韩秀听此,回身看了一眼自己部下,“谁听过丁修?”

  此刻,韩秀的座下,一个锦衣卫小旗官站了起身,“大人,我听过,丁修说书,是有些门道,大人可以让他说一说。”

  韩秀看着自己部下,“你叫什么?”

  那小旗官道,“回禀大人,在下荆一川!”

  此言一出,韩秀明白了,娘希匹,绣春刀来了,荆一川和很润居士丁修不是师兄弟吗?

  我特么的,手下居然有流寇荆一川,那么绣春刀三兄弟另外两位还会远吗?

  韩秀旁侧,一袭锦衣卫服饰的白展堂好奇道,“丁修啊,你来一段评书,给兄弟们开开眼!”

  旁侧荆一川也道,“来,丁修,来一段!”

  “来一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