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纵横四海之强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歼灭战(2)

纵横四海之强者 李白有点白 2376 2020.01.14 00:05

  猿怪灵敏的嗅觉锁定了高非所在的位置,百米的距离转眼就冲了过去。

  高非在枪响之后,就弓着身子往后撤退了,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猿群,只能换成适合短距离作战的AK47突击步枪,向着身后扫射起来。

  子弹挡不住疯狂起来的猿群,在头领的指挥下,它们越过倒在前面的同伴的尸体,继续追赶起来,或许在它们的思想里,完成首领的指令比自己的生命更加重要。

  计划是顺利的,上百头猿怪走上了高非事先设置的路线,而且他反击也深深激怒了对方,只要把猿群成功引诱到外边的沙滩上,就能充分展现出现代热武器的威力了。

  路线的陷阱短暂阻碍了猿群的追赶,借助时间差,海岸的沙滩已经遥遥在望,为了消灭敌人更多的有生力量,高非在退到沙滩边缘的大石上,开始就地还击,哒哒哒的枪声响彻四周,不得不说AK47的精确度真的很差,即使高非这样的老手,使用起来,飞出去的子弹也变得漂浮不定,命中率只能靠运气。

  打空了AK47里的子弹,猿群的数量依旧有九十多头,咬了一下嘴唇,不甘的高非只能快速退向海边。

  崔允儿驾着橡皮艇早已在海边等候了,跳上橡皮艇的十秒钟后,四肢并用的猿群也赶了过来,有些红了眼的猿怪看到离着沙滩十米距离的敌人,像是忘记了大海的可怕,直接冲进了海水,想要追上敌人。

  在海水淹没它们鼻孔的时候,猿怪才回味起来这并不是坚硬的陆地,溺水的恐惧暂时盖过了仇恨,挥着长臂挣扎的猿怪果然是旱鸭子,没有游泳能力的它们只能在力竭之后,缓缓沉入水中,投入大海的怀抱。

  岸上的猿怪们只能发出刺耳的嘶叫声,双手拍打自己的胸膛宣泄心中的愤怒。

  橡皮艇在距离海岸一百米的海面停了下来,不是高非不想距离猿怪更近一些,使用AK47来扫射,而是不时飞来的碎石破坏了他的念头。

  岸上处于疯狂状态的猿群在看到橡皮艇停下了来,也是集中那头高大的首领身边,等候新的指令,看情形就知道猿群不会在短时间退却,而这正是高非想要的结果。

  橡皮艇上,俩人各种架起狙击步枪,在调整了瞄准镜的数据后,开始单方面的屠杀。

  面对密集的活靶子,即使菜鸟的崔允儿也是枪不落空,每一颗飞出的子弹都能带走一头猿怪的生命,密集的点射让岸上的猿群损失巨大,十分钟过后,原本九十多头的猿群只剩下三十多头,稀疏地围着它们的首领疯狂地嘶叫起来。

  或许是处于对死亡的恐惧,折损了大量同伴的猿怪首领终归放弃了坚持,一声长啸,招呼起剩余的猿怪向着岛屿退去。

  高非怎么可能会让到手的战果丢失,一边指示着崔允儿继续开枪射击,自己则是再次划动船桨,向着岸边靠近,他想来给猿怪们一个希望,一个可以击杀敌人的希望。

  几分钟后,橡皮艇再次出现在岸边,几头头脑简单的猿怪看到敌人的情况,顾不得首领的指令,转身折返过来,冲向了沙滩。

  无论人还是动物,都有着一定的群体意识,撤退的猿群在看到同伴再次冲向沙滩,下意识之下,整个猿群也拔腿回冲,高大的猿怪首领在看到一众同伴冲向了沙滩,也只能大叫一声,跟了回来。

  高阶文明对低阶文明的压制来自于科技实力的压制,在面对现代热武器,手持棍棒和石块的猿怪只能成为砧板上的鱼肉,注定了要被宰割的命运。

  二十多米的距离,即使是盲射,AK47的子弹也能快速收割掉敌人的生命,一轮扫射过后,能够站立的猿怪已经所剩无几,地上哀嚎嘶叫的猿怪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高壮的猿怪首领也倒在了血泊里,子弹在它那粗犷厚实的胸口留下了数个乒乓球大小的伤口。

  生命的快速流逝让它无法再发出高亢的长啸,开始变得模糊的视觉里,世界变得灰暗起来,周围同伴不停的嘶叫越发遥远,失去了生气的双眼不甘地闭了下来。

  猿怪的悲呛呼啸换不来头领的复生,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适用于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物种,所谓杀人者人恒杀之,只有努力站在食物链的顶端,才能避免被吞噬的下场。

  高非不会对这些猿怪产生同情心,从一开始的冲突就注定了不是你死就是我忘的结局,如果倒下的是自己,结果可能也是变成它们的盘中餐而已。

  最后几头猿怪也被无情的子弹夺走了性命,看着沙滩上的尸体,第一次遭遇如此血腥场面的崔允儿还是忍不住心底恶心感,伏在橡皮艇吐了起来。

  回到岸上的高非没有放弃警惕,在所有猿怪身上补上一枪才对着崔允儿说:“你留在这里等待,我进岛里,看能不能找到猿怪的老巢!”

  多年的军事生涯教会高非一个不怎么文明的道理,在战场上对待敌人就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能够斩草除根就绝不留情,战场上,多一丝怜悯,就是多一分危险,此行的目的也是想趁机消灭掉猿群有生力量,彻底解决后顾之忧。

  抱着步枪的高非一头扎进了猿怪现身的森林里,一路顺着树叶残留的毛发和地上的脚印,经过十几里的跋涉后,在一处山坳中终于发现了猿怪的老巢。

  依傍着溪流的老巢内,用树枝藤蔓搭成的草屋,随处可见。

  数量众多的草屋,围绕着中心的最大的那间呈圆形分布,老巢里,不时有个子矮小的幼崽四处玩耍,几个脸孔纹路斑驳的年老猿怪这是躺在石头块上悠闲地晒着太阳,颇为温馨的画面与之前那群凶悍的猿怪形成看巨大的落差。

  山崖上,高非看着瞄准镜里的画面,一时间,内心泛起无数画面,扣着扳机的手也变得沉重起来。

  是杀是留,面对一群老弱病残,这道考验人性的问题摆在了眼前。

  十年的军事生涯里,高非在战场上击杀过数不清的敌人,但从未尝试过对手无寸铁的平民扣动过扳机,十年后,面对同样的老弱病残的畜生,内心一番挣扎后的他,也未能扣下扳机。

  不是说高非良心发现,而是他不想丢失了那份仅存的人性,如果今天把这些猿怪屠杀一空,或许能获得暂时的安全,但内心必然会留下一根毛刺,内心一直坚守的信念也会随风而逝,变成一个彻底的战争机器。

  看着山坳的情景,选择了退却,本来打算是把猿群可能留守的青壮歼灭掉的,结果面对是一群老弱病残,为了守护内心那份坚持,高非选择了退却,即使给以后留下仇恨的种子,他也认了。

  士兵只在战场上去直面对手,倘若今后再次与猿怪相遇,再用子弹说话罢了。

  回到沙滩上,崔允儿看着脸色不太好的高非,不由关心起来。

  性格一向坚韧的他,只是对着身边的女人苦笑一声,摇摇头没有解释原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