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纵横四海之强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绝望尽头的曙光(1)

纵横四海之强者 李白有点白 2526 2020.01.07 11:42

  黑夜里,翻滚起伏的浪头一浪接着一浪打在渺小的橡皮艇上,无助的橡皮艇如浮萍一般,在浪头里起伏跌宕,被巨浪盖过,等到下次出现在海平面上,足足隔间了好几分钟。

  海水已经填满了橡皮艇的内槽,高非只能把两人的身子用绳子固定在内槽的横板上,然后用手拼命往外掏水。

  因为体重较轻的原因,崔允儿好几次在浪头打来之时,生生被巨大的推力冲出了橡皮艇,掉入怒波之中。如果不是身子上连着绳子,香消玉殒在所难免。

  本来就喝了不少海水的崔允儿最终还是承受不了橡皮艇的剧烈摇晃,探照灯下,苍白的脸色在大吐一场之后显得更加难看,随时有倒下的可能。

  高非看了一眼脆弱不堪的崔允儿,能做的就是在语言上鼓励对方,用高昂的口号声支撑她那萎靡不振的气息,真要再一次被海浪卷走,失去了体力的女人可能会在自己把她拉起来时,就溺水而亡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狂暴的风浪停歇了下来,变得稀疏的雨滴打在脸上,不再感到疼痛,早已力竭的崔允儿在橡皮艇平稳下来后,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来不及和高非说上话,就一头栽倒,昏迷了过去。

  高非也在这场与暴风雨的战斗中,消耗了不少体力,小心地把崔允儿平放在橡皮艇内,用自己的背包垫起头部,预防脸部滑落到水槽之中。

  做完这些,高非重新固定了一下系在身上的绳子,在疲惫之下,也渐渐陷入了沉睡。

  夏季的太阳是热烈的,在海洋尤为明显,上午时分,咆哮了一夜的印度洋再次恢复了宁静,一望无垠的海平面,碧波荡漾,不时有调皮的海鱼飞跃而出,带来不少生气。

  孤寂的橡皮艇随着季风漂浮,唯有艇尾残破的发动机记录着昨夜的凶险。

  越发滚烫的日照唤醒了高非,检查了一遍身体,没有损伤,而旁边的崔允儿依旧在沉睡之中。

  “允儿,你醒醒……”摇晃身体和拍打脸颊并没有起到作用,崔允儿滚烫的额头让高非意识到对方正在承受高烧的折磨,在这缺医没药的处境下,发烧则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在野外物理散热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尽量在阴凉处给患者用30多度的温水擦浴,让皮肤血脉扩张,血液的流量增加来达到散热的效果。

  但没有温水的前提下,高非只能先用橡皮艇上的枪支支起一个简易棚架,再把收集来的衣服盖在上面,用来为崔允儿遮挡日光的照射。

  高非顾不得男女之别,先是把崔允儿身上湿透的外衣脱掉,让白皙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中,然后把从海盗手里获得的烈酒倒到湿布里,开始在那胴体上擦拭起来。

  在经过一个小时的多轮擦拭下,酒精的挥发作用带走了身体多余的热量,崔允儿的体温开始下降。

  不知道是饥饿还是烧退了的原因,昏迷已久的崔允儿终于醒了过来,干枯皲裂的嘴唇张合着,高非赶紧给对方喂了不少水,在清水的滋润下,生气再次泛起,崔允儿眯着眼,对着那个光着膀子的男人就是一笑,灿烂的笑意与阳光争辉相映。

  下午时分,彻底恢复过来的崔允儿不顾旁边男人的目光,穿好已经干透了的衣服,随意用布片扎了个马尾,一贯干练的形象再次展现出来。

  回过神来的高非先是对着崔允儿说:“我们现在的位置已经远离了海盗船,也代表着我们离可能存在的岛屿更加遥远了,而且橡皮艇的发动机在昨晚的风暴中已经坏掉了,所以,食物和清水的多少代表着我们生命能够延续多久。”

  经历了几次生死的崔允儿心态也在改变,还出言安慰起对方,在她看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得不说,从起初惊慌失措到现在变得从容不迫,证明了困境总会磨砺出不凡品质。

  高非自然不需要她的安慰,历经无数磨难和战斗的男人此刻想的是如何获取足够的食物,在水源方面,橡皮艇上储存的雨水还能保证三天的用量。

  而食物方面,只有背包里的那包巧克力棒,两个人在保证基本能量的前提下,最多也是坚持三天时间,如果没有足够水源和食物,在消耗完现有的食物之后,高非估算自己两人的生命条只有一周的时间,危机依旧笼罩在头顶。

  两人在摄入了少许食物后,开始了捕鱼充饥的计划,但运气也会有花光的时候。

  或许是昨夜的巨浪把周围游荡在海水浅层的鱼群惊跑了,高非几次潜入海里都没有丝毫收获,体力消耗过大的他只能放弃继续尝试。

  待到傍晚时分,休息好的高非先是用手表估算出自己现在的方位处于北边,已经远离了东面的海盗船,而辽阔的海面上,没有任何船只出现,天边也没有海鸥盘旋,心中期盼的岛屿并没有出现,收起心底失落,高非只能祈祷明天会是个好日子。

  连续三天的坏运气让高非变得不安起来,橡皮艇内槽的水已经消耗殆尽,巧克力棒也只剩下最后一根,如果今天还不能遇到岛屿的话,威胁性命的饥饿将慢慢吞噬两人的生命,最终给这片海域留下两具骸骨。

  饥饿之下,高非已经顾不得某些深海巨兽的威胁,用麻绳把住带着配有刺刀的步枪再次潜入海中,希冀能够捕到足够的食物。

  海里,冰冷的海水不停地刺激着高非的神经,在承受巨大水压下潜到二十米的时候,高非终于在一处暗礁中发现了一群黄鳍鲔的踪迹。

  这群黄鳍鲔数量不多,除了一条两米长的成鱼,剩下五六条都属于幼体,高非自然将目标放在了最大的成鱼身上。

  黄鳍鲔作为金枪鱼鱼目,拥有令人羡慕游行速度,想要捕获这类鱼,没有专用工具,高非只能放手一搏,悄然无声地游向鱼群,单手紧紧握住上着刺刀的步枪,在临近鱼群之际,猛然刺出。

  鱼头中刀的黄鳍鲔开始疯狂挣扎,想要摆脱头上的疼痛,但刺刀刚好嵌在坚硬的头骨上,任凭它如何翻转身体,都没有掉落下来,随着黄鳍鲔的四处乱撞,绑在步枪上的麻绳缠住了暗礁的石牙,死死的固定住了受痛疯狂的猎物。

  血水随着黄鳍鲔的扭动,开始向着四周蔓延,高非知道混合了鲜血的海水会引来深海的鲨鱼,顾不得疯狂状态的黄鳍鲔的攻击,只能近身搏杀。

  在胸口承受了几次猛烈的撞击之后,高非终于制服了这条大鱼,剧烈的疼痛也让他喝了不少海水,拖着沉重的身子,高非快速解开嵌在石牙的麻绳后开始往着海面游去,而此时,在远在深海游荡的鲨鱼也被血腥吸引住了,正朝着暗礁游去。

  当高非和崔允儿艰难地把差不多重达两百多斤的黄鳍鲔拉上橡皮艇后,海水再次泛起巨波,透过深深的海水,高非甚至可以看到那翻滚着的黑影。

  鲨鱼被血腥引来了,高非马上捂住崔允儿的嘴,轻轻地俯下身子,示意对方不要说话。

  良久,当高非再次观察海面时,那震慑人心的黑影终于消失了。

  松了一口气的高非突然吐出一口鲜血,黄鳍鲔临死时带来的撞击让他内脏遭受了严重的内伤,在坚持了几秒之后,还是倒了下去。

  “高,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

  旁边的崔允儿被眼前的情况惊呆了,只能抱着高非大哭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