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纵横四海之强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初见费根

纵横四海之强者 李白有点白 2272 2020.01.29 21:55

  笠日,进入深秋的巴黎,天气越发寒冷,下了一夜的丝雨在晨曦之时,变得滂沱起来,公寓楼下的梧桐叶飞落在积水中,阻塞了下水口,让刚出门的高非只能踩着不浅的雨水走向和费根约好的咖啡厅。

  高非和费根约好在一个名叫“你好”的咖啡厅见面,等高非冒着水滴来到离卡米尔公寓五百米外的咖啡厅门口时,一个单手拄着硬木手杖的老头已经站在门口处,正抽着雪茄,浓白的烟圈随风而起,差不多两米的个头特别耀眼,稍显发白的短发下,老头典型的欧美脸庞略显通红,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冷的缘故。

  “嗨,您是费根大叔吧?我是高非。”高非伸出右手握住对方,礼貌地邀请费根进入咖啡厅喝上一杯暖洋洋的拿铁。

  “亲爱的高,谢谢你的咖啡。”咖啡厅内,费根坐在略显窄小的椅子上,转动粗壮的身体时,承受不了压力的椅子还不时发出吱呀的响声。

  “我听卡米尔说过你的神奇经历,真是太棒了,我喜欢和你这种强者打交道。”

  费根看上去足有六十岁,但精神状态显得不错,滚烫的咖啡两口就喝完,高非不得让侍者续添了一杯。

  “奥,抱歉,或许我太渴了!”

  “没关系,费根大叔,卡米尔建议我请你担任去第十区珠宝交易市场的向导,希望你能够帮到我。”

  “那当然,你绝对会为你所付出的报酬感到满意的。”费根咧嘴一笑,开始给高非介绍起第十区火车北站珠宝交易所的情况。

  从费根口中得知,第十区在巴黎那么多个区算得上是治安比较差的区域,在那里活跃着不少三教九流,很多靠灰色行当混饭吃的人都集中在这个区域,想要在第十区脱手珠宝金条之类,没有熟人带路,分分钟会被当地的混混洗劫。

  费根听了高非想要洗白一批珠宝的想法,低头思考一下,说:“亲爱的高,如果你相信我,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不错的买家,当然,我会从中抽取一定的提成。”

  “那是当然的,不过我要和对方先见一面。”

  “那么我们该出发了,那个家伙每到下午就要休息两个小时,我可不想在他家门外等待。”

  从咖啡厅到第十区路程不算短,这次因为有费根在身边,的士司机并没有绕路加钱,地盘厚重的雪铁龙轿车冒着风雨平稳地穿过一丛丛古典建筑,直到中午时分,两人才来到了第十区的火车北站。

  因为雨天,周围活动的人并不多,稀疏的路人顶着雨伞,沿着积水颇深的街道匆忙赶路,完全没有高非想象中的繁华兴盛。

  在费根的带领下,高非在靠近火车北站的建筑群里转了四个圈子才停在一间两层洋房前,随着三声颇有规律的敲门声,一位左脚按着义肢的老人打开了门,当看到费根时,严肃的脸庞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奥,我的天啊,想不到你这个老家伙会来看望我,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安德尔,你别自恋了,我是看在露丝的面子上才介绍了个好卖家过来的,别自作多情了。”

  费根戳了戳手里手杖,领着高非直接进入这座小洋房,洋房内部并不大,两房一厅的格局,室内的装饰倒显得颇有格调,米黄的墙色,墙壁上挂着几幅不知出处的印象派油画,客厅中间的黑色茶几四周围着一套米白色布艺沙发,靠着墙的壁炉里,干松木烧得正旺。

  “亲爱的费根,想不到你能来看望我,真是令人惊喜的一天,”卧室内听到声音的露丝走出客厅,看到靠在壁炉旁烤火的费根,马上走了上去,给了对方一个满满的拥抱。

  “如果不是和那老家伙共事多年,我还得怀疑自己戴了顶绿帽!”坐在高非旁边的安德尔看到自己妻子的模样,不由嘟囔起来。

  “露丝,数月不见,你越发美丽了。”

  “奥,费根你真爱开玩笑,不过我会认为这是真的。”

  费根和自己的两位老友谈论了一下该死的天气,转过身来正式把高非介绍了一遍,当露丝听到高非有一批珠宝要洗白,马上改变了和蔼老太太的形象,对着安德尔说:“老家伙,你把现在行情和高说一下,我得去准备午饭了,两位帅气的绅士应该愿意留下来品尝一下我的厨艺吧?”

  “乐意之极!”

  “这是我的荣幸。”

  俩人不约而同地对露丝的提议表示了赞同。

  “亲爱的高,我们这里的行规是不会去问卖家货源的来路,不过你能说一下这批珠宝大概值多少钱吗?”安德尔很快就进入了买家的角色。

  “珠宝主要是金条,当然还有首饰,加起来应该值五十多万美元吧。”高非回想了一下从大白鲨号海盗船获得的金条和珠宝数量,报出了一个大概的数字。

  “奥,我的天,这确实是个大生意,高,你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就回。”安德尔听到高非的话语,激动了片刻,马上想到要向上家汇报一下,毕竟想要一下筹备那么资金,也是需要时间的。

  片刻,安德尔从卧室走了出来,把交易的事项具体的说了一遍,明确告诉高非,洗白这批珠宝需要按照市场的七成交易,而且自己还要抽取百分之一的佣金,高非听了安德尔话,思考了片刻便答应了下来。

  达成了交易协议的俩人决定在三天后进行交易,至于而不是选择在今天,也是因为高非的包裹还在路上,估计最快明天才能到达巴黎。

  良好的气氛延续到午饭时间,不得不说,露丝的厨艺真的不错,一桌法式大餐让吃惯了白米饭的高非赞叹不已。

  午后,告别安德尔和露丝的两人冒着毛丝雨走在第十区的街道上,费根作为居住巴黎多年的土著,还不时给高非普及着巴黎这座国际大都市的璀璨历史,当俩人经过一间民营射击场时,费根突然提议想要进去玩两手,想近距离看一下高非的精确枪法。

  射击场内,练枪的人并不多,高非随便拿起一支FR-F1B运动步枪开始了射击,三百米的无障碍靶子在高非眼中跟一百米靶子没有区别,连发的子弹基本都落在十环之内。

  而当高非看到费根的枪法后,心底泛起了波涛巨浪,因为费根的枪法太准了,无论是固定靶,还是移动靶,就连飞碟靶,都是枪枪中的,这样一直对自己枪法自信慢慢的高非都产生自我怀疑的心理。

  “费根大叔,抱歉,我能问一下你以前是从事何种职业的吗?”

  “跟你一样,曾经也是一个士兵,可惜没有你幸运而已。”

  费根收起步枪,点燃了一根雪茄,落寞地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