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纵横四海之强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绝望尽头的曙光(2)

纵横四海之强者 李白有点白 3134 2020.01.08 00:01

  高非确实遭受了不小的内伤,成年黄鳍鲔的力量比成年人的力气大得多,坚硬鱼头带来的冲击比得上被40码的小车撞上的伤害。

  傍晚时分,高非还没有醒过来,但低沉的气息证明着他的生命力依旧顽强。

  崔允儿能做的就是用衣服盖好高非的身体,避免被微凉的海风冷到,看着嘴角还残留血迹的男人,崔允儿的心底不由一阵苦涩。

  “如果不是我,高生存下去的概率肯定会大很多,命运为什么会如此安排,直接在飞机失事死掉,不就一了百了了吗?”

  崔允儿的哀叹带不来命运女神的眷顾,水源已经消耗殆尽,现在想要解决饮水问题,除了喝苦涩的海水,只有饮黄鳍鲔腥臭的鲜血了。

  崔允儿手段生疏地操弄着匕首划开黄鳍鲔肥厚的肉体,早已冰冷的血水随着伤口流出来,没有任何承载器具,她只能用嘴含起鱼血,浓郁的腥臭味令人作呕。

  从来没有尝试过生吞鱼血的崔允儿实在难以忍受鱼血的腥臭,刚入口就吐了出来,直到脑海的恶心感让她干呕不停,弓着身子呕得眼泪水都流了出来。

  等她缓过来,鱼身伤口上的血水已经停止了流淌,看着高非明显因为缺水而干燥裂开的嘴唇,崔允儿只能皱着眉头,再次在鱼身划开一个新的伤口,重新取血。

  忍受着恶心,尝试了几次的崔允儿在生存下去的压力下,终于把第一口鱼血成功灌到了高非的嘴里,紧贴的双唇间,没有爱情的浪漫,只有求生的欲望。

  或许是身体得到了鱼血的滋润,又可能是身体多年训练形成的强悍恢复能力,在午夜时分,昏迷已久的高非终于苏醒过来。

  胸口疼楚在身体的自我保护下,得到了减缓,胸骨没有损伤,内脏可能受到一定的创伤,但只要有足够的时间,自然会恢复过来。

  崔允儿看到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在诉说了他昏迷之后,自己是如何勇敢地面对,还学会如何解剖鱼肉,听着对方的话语,高非看着被肢解成一条条肉带的鱼肉,不由一笑,对着崔允儿说:“或许我应该品尝一下你做的鱼生。”

  没有经过料理的鱼生并不可口,但胜在肥美的肉体饱含水分和人体所需的蛋白质,高非在消灭了三斤左右鱼肉才感觉到饱腹感,而身旁的崔允儿也吃掉了一大块鱼肉,饥饿让这个曾经的白领丽人不用再顾忌身材问题。

  印度洋的夏季天气是燥热的,死去的黄鳍鲔没有经过特殊处理是储存不久的,趁着恢复了体力,高非接过崔允儿手里的匕首,开始摸黑处理起剩余的鱼肉,每条肉条在血水彻底沥干后,高非都会用绳子串起来,然后泡到海水里,吸收盐分,等待天明时,就可以借助阳光和海风把鲜肉变成肉干,未来的日子只需要想办法获得足够的淡水,就可以熬上数日。

  处理完鱼肉,暂时不用担心食物的两人没有睡眠之意,而是在交谈中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以前的安逸时光。

  崔允儿在打了个饱嗝后,盘着修长的双腿,开始问起了高非的曾经。

  几次的生死相依,高非对崔允儿不再隐瞒自己的身份,开始说起了一直没有对人提过的过往。

  从失去父亲后,十六岁进入军队特训营开始,到第一次参加实战,高非尽量挑拣了一些不太残酷的经历,两个小时过去后,沉浸在紧张故事里的崔允儿良久才回过神来,惊叹与难以置信的表情一直挂在脸上,浓厚的好奇心促使下,这名生长在温室的娇花还催着高非继续讲下去。

  崔允儿对眼前男人的了解再次刷新,受过特种训练,上过战场,杀过敌人,自小接受美式教育的她同样崇尚英雄情节,高非本来的英勇形象就打动了她,而现在这个男人曾经的神秘过往更是令她迷醉。

  经不住崔允儿的韩式撒娇,高非继续讲起了他在一次丛林作战遇到的诡异经历。

  那是一次在边境雨林外围围剿一伙敌对武装发生的事情,当时的高非刚从特训营出来,担任这支三十人队伍的狙击手,在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职业军队面前,盘踞在雨林的武装力量很快就在夜间突袭下,失去了反抗之力,少数的幸运儿也被撵入了雨林深处。

  而高非所在的部队接到的命令是全歼敌手,不留后患,在队长的带领下,初尝胜果的队伍也是乘胜追击,一股脑跟着逃跑的武装分子冲进了雨林深处。

  雨林深处,一脚踩下去,腐烂的落叶能没过膝盖,闷热的天气很快就让人额头冒汗,身体散发的味道很快就吸引住了雨林巨蚊,未等追上逃跑的敌人,高非的队伍就被迫停了下来。

  巨蚊,毒蛇还有阴狠的食人水蛭导致的非战斗减员就有五个,受到伤害的队员虽然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如果继续深入,未知的威胁会加大,而高非的队长是个官迷,不会放弃任何能够帮助自己晋升的机会,在留下两名队员照顾伤者后,队伍继续前行,直到来到一处河流时,令人恐惧的事情发生了。

  高非作为狙击手,在队友集结到河流前,就攀爬上了拥有良好视野的大树树杈上,透过装备了夜视仪的瞄准镜,映入眼帘是六名栽倒在河边的武装分子,在示意敌情后,得到队长命令的他扳动了狙击步枪的扳机。

  没有任何意外,枪声响起,被瞄准镜套住的头颅瞬间开花,但令高非疑惑的是,其余的人并没有在遭到攻击而发起还击或推走,河边的身影依旧安静地卧在草甸里,在高非的意识里,即使是猪一样的敌人在受到攻击后也会开几枪来提升胆气。

  高非将情况告知了队长,然后转移了位置,继续戒备着,而队长在收到高非的信息后,带着队员以品字形的包围战术前行,当队长到达河边,也被眼前的吓住了。

  六名武装分子早已死去,甚至裸露在外的肌肤还黏着肥胖的水蛭,这都不算什么,关键是在战术手电筒的照耀下,眼前的景象让从军多年的士兵都皱起了眉头。

  六名武装分子的胸腔不知被何物生生撕破,血肉一片模糊,而胸腔的内脏却不翼而飞,碎肉周围还粘着不少神秘的鬃毛,是野兽袭击了对方,还是传说中的山魁?

  但尸体周围并没残存的弹壳,证明袭击是在无生无息间发生的,而且时间极短,因为四周的草甸没有明显的踩踏迹象。

  能够同时攻击手持武器的武装分子,还在对方来不及开枪的情况迅速解决战斗,众人很快就排除掉虎豹之类的猛兽,这时队伍中的一名士兵提起了流传千年的野人传说,没能猜算凶手的士兵们也变得开始不安起来。

  高非所在的国家算是东南亚原始森林覆盖率最高的,野人传说一直在民间流传,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这神秘的生物是否存在,但和武装分子同样的死法却曾登上是报纸。

  不安与躁动随着雨林深处的野兽嚎叫而蔓延,原本还想强令士兵继续深入的队长也踌躇不决。

  当队长最终下达撤退命令时,松了一口气的士兵们来不及欢呼,危险发生了。

  一名殿后掩护的士兵毫无征兆地到了下来,插在脖颈处的毛针让这名强壮的士兵来不及呼唤战友,剧痛过后,眼前一黑,再也没有睁开眼睛的机会。

  身边的战友很快发现了异常,惊慌失措的子弹开始胡乱射向四周,而躲在远处大树上的高非在瞄准镜里只看到密林快速游走的黑影,黑暗之中,根本无法锁定目标。

  连串的射击没有得到任何效果,当枪声过后,又有三名士兵倒了下去,脖颈同样被来自黑暗的毛针刺中,惊惧之下,队长只能引爆照明手榴弹,借助光亮来观察四周。

  周围除了传来被枪声惊起的野兽声,并没有任何活动的活物,在士兵们的催促下,队长只能保持坚强的姿态,吩咐士兵把倒下的战友友背上,慢慢往着雨林外围撤退。

  当高非等人退出雨林,回到安全的营地后,众人才发现四名死亡的战友脖颈上的毛针,发黑的伤口暗示着毛针饱含惊人的毒素,这件事之后,那一带雨林也被当时的上级长官划为禁区,没有作战任务,禁止士兵进入。

  这件事是高非军事生涯里最诡异的一次经历,所以特意讲给崔允儿听,心底也希望文化学识比自己高的她能够给自己解答一下,未知的生物是何种物种。

  崔允儿听了高非所讲的故事,再三分析后认为是可能存在的野人部落发动了袭击,因为她知道世界上很多雨林都有原生部落,那些与世隔绝的部落战士会有和动物一样的领地意识,而且也多有记载会使用吹针一类的武器。

  得到解答的高非勉强同意了对方的观点,毕竟当初从瞄准镜里看到的黑影速度太快了,完全是超出正常人类的范畴。

  到了后半夜,疲惫感终于唤来了睡意,在这狭窄空间里,崔允儿很自然紧靠着高非睡着了,看着依偎着自己熟睡着的女人,高非摇摇头,心底摒弃杂乱的念头,闭上了眼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