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暗黑之冷美人步步惊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傅家

暗黑之冷美人步步惊情 年深na 2191 2020.02.14 19:41

  车缓慢行在路上,被大雪覆盖的街道,陡然多了几分味道。沿路商铺门口立着结着红色果子的冬青,墨绿飘带,金红字母,全是节日祝语。

  缭绕寺庙的烟火,听了许多祈祷,诸如,一愿家中无难事,二愿亲友身体健康,三愿与爱人结连理,今生长相守。

  书景致头倚着车窗,半眯着眸子,思绪飘远。沈毅从后视镜里瞄,傅先生垂首专注于工作,谁也没有说话,气氛有些沉默。

  自从那次两人分别,于今日已经过了几天,期间傅庭暮除了打过电话,便无其他牵扯。倒是给了书景致极大的自由。礼节修养,当真是没话说。

  那几日,书景致上网查了房子消息,听闻新开发的的一片别墅区,名叫燕百河。

  很多都市新贵在那片区域聚集,楼盘的配套完备,区域发展前景、区域圈层定位、区域交通体系、区域生态环境等都是成熟的别墅区,容积率低、环境优越、圈层融合之外,都市新贵趋之若鹜。且有沿河生态带和天然湿地,再加上167平方公里的绿色汪洋生态区,四季长流的河水和茂密的成片树林形成的自然环境,加之政府主导的绿色生态走廊规划,使这一带成为北城最适合居住的区域之一。

  当机立断,她买了一栋千万豪宅在那里,如今托了人在装修,如果收拾完整,她也就打算搬过去。书景致虽然年轻,但身价却不低,向来也出手阔绰。

  后几日,她沿着童年的记忆,去逛了逛那些模糊不清的地方,却都物是人非,找不到当年一点影子。不过那时的书景致很小,记不得多少,再加上北城作为金融魔都,发展变化翻天覆地,故地重游也没有任何熟悉感了。

  直到昨晚,书景致梦中打扰醒来,电话里男人低沉和煦的声音传来“景致,明天我来接你,去见见我爸妈,和奶奶。”

  男人嘱咐几句,便挂了电话。卧室里没了声音和,书景致闭上了眼睛,空气里静的出奇,过了好一会儿,她又睁开了,不再系混沌不清。

  傅庭暮来接她这天,已经是2017年的12月31号,旧年的最后一天,明天便是2018年了。

  去往傅宅的路程有点远,傅家作为百年大家,地理位置优越,那是盘伏在北城的鹰,威风凛凛、孤绝肃杀。

  沈毅将车停稳,回首向傅庭暮示意“傅总,到了。”

  “嗯。”

  男人轻轻答应,偏头看景致,“会紧张吗?”

  书景致迎上他的眸,傅庭暮一个富家公子,在商界生杀沉浮多年,举手投足间都透着某种绅士的贵气。

  书景致展颜,异常生动,“不会。”

  这样的书景致,傅庭暮是不常看见的,书景致是那种全身上下散发着孤傲和冷漠,生人勿近的气质,工作中也是不苟言笑的熟练和自信。从某种程度来说,他们非常像,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傅庭暮也笑,伸出手握着她的手,打趣道“也是,景致这么优秀,谁家不稀罕呐”

  这话一出,前面的沈毅打了一个机灵,鸡皮疙瘩掉一地。

  反观景致,似乎无语,收回了视线,起身快速下了车。

  穿过长长的走道,两边耸立着威严的建筑和高大的树木。

  佣人推门,两人到达客厅,那是一番奢华的新天地,一阵阵笑谈声越入耳底,满堂宾客。

  两人的出现让原本热闹的大厅变得沉寂,众人审视着傅家继承人身边站着的女子。书景致淡淡笑着,嘴角勾起得体的弧度,她站着,没有被这些名门贵族的眼光弄得局促不安。

  书景致生的美,精致的五官,皮肤是那种冷白皮,这天穿了一身黑色长裙,黑色大衣,年纪不大,驾驭的极好,隐隐显示出气势。

  气氛在傅老太太的呼唤中打破,“庭暮,快过来。”老人家面容慈祥,虽然已经80好几,但是身体硬朗,看着年轻。

  傅庭暮带着她走向傅老太太,温和道“奶奶,这是我女朋友书景致,你叫她景致就好。”

  又转过身向各位长辈问好,神色自然。

  傅家人几乎都在,除了傅庭暮父亲还未归来,或许是跨年的聚会,又或许是听闻傅庭暮要带女朋友回家,大家都聚在这里。傅家人口庞大,傅老太太共育有4个子女,长子傅世荣年轻时癌症过世,二公子傅世兴与二儿媳年纪轻轻也车祸过世,两个女儿傅月和傅星嫁人分别育有一子和两男一女。二儿子过世后,念在傅家无男眷,傅月的夫婿便入赘傅家,育有一子,也就是今天的傅庭暮。

  豪门无不狗血。

  傅老太太让书景致坐在身边道:“若不是那小子隐瞒,早就该见到你这孩子的”

  景致笑而不语,将手上的礼物拿过来,送到傅老太太眼前,缓缓开口:“是我的错,庭暮只是听了我的话,依着我的坏脾气罢了”

  “这是我给您带的礼物,奶奶您看看”书景致眉眼温淡,仿佛是一个娴静乖巧的孩子。

  后来,傅庭暮想起这一幕,觉得他错了,他看到的是披着伪善和假笑的孤狼。

  “真是有心”老太太欣慰地笑,那日,傅家所有人都见证了满面笑容的傅家老太太打开礼物的后一秒,突然大惊失色,脸色苍白。

  这种反转,杀得人措手不及。

  下一秒,包装礼物的盒子坠落在地,里面的东西滚落出来,那是一块玉项链,这块玉形状圆润,仿佛整块玉里都浸着水一样,水润且有光泽。是上等的老坑翡翠,颜色墨绿剔,被人精心打磨散发出一阵若有若无的灵气。

  众人见了,也只觉得是一块价值不菲的首饰罢了,可独独有那么一个人,犹如五雷轰顶,这便是傅月,傅庭暮的母亲。那玉仿佛有什么瘟疫一般,刺的她睁不开眼,在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她连呼吸都被扼住,身体摇摇欲坠,几乎站不住。

  一众看客摸不着头脑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傅庭暮,他蹲下身,拾起地上的东西,起身时,便看见傅老太太红了眼眶,几乎是哽咽:“这东西你从哪里得来的?”

  “一个拍卖会上所得,不值钱。”女人淡淡解释,仿佛什么都未曾发生。

  “拍卖会?”老人反问,似是不信。作为傅家的当家女主人,年轻时也是一个狠角色,气势依旧。

  “我偶尔会去拍卖会淘几个小玩意儿,不怎么为奇,倒是傅老太太这么激动,是晚辈我不长心寻了个不称您心意的玩意儿,还是老太太以前见过这玉?”

  女子声音清清凉凉,散入众人之间,空气都冻结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