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残唐剑之黄巢全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回 卯金刀

残唐剑之黄巢全传 牧龙子辑 3079 2019.04.16 12:05

  宁为太平犬,莫作乱离人。这句话正好用来形容此时江陵的百姓。

  江陵距离潭州不远,潭州被刘汉宏洗劫的消息早就传到了潭州。江陵如今不仅有守兵少,而且尚让率领的义军马上就要兵临城下,最可怕的是魔王刘汉宏就在门口。所以,江陵不少有见识的百姓早早的就逃离了江陵。

  但是安土重迁一直是中国人的传统,很多人依然留在城中,通过拜佛烧香等心理希冀平安。

  可惜,未能如愿。

  刘汉宏如今也是官军的身份,强行要进城。城里只有五千守军,又只有一个小小的副将统领。

  这些官军私下议论。有的说:“刘汉宏有五万人马,听说他在潭州杀了十万官军,如果我们阻挡他进城,到时候他攻进城来,我们还岂能有命在。”有的说:“不如投降他了吧。”有的说:“我们当兵的就这点军饷,还经常被克扣,不如我们也趁乱劫些钱财吧。”

  那个副将虽然力不从心,指挥不动,怒从心生,举起鞭子就要抽打官军,结果引起哗变,被人夺下鞭子,乱刀砍死。这五千官军,有的脱了军装,做了逃兵;有的去打劫百姓,做了强盗和土匪;有些则打开了城门,迎接刘汉宏进城,加入了刘汉宏的队伍。

  腊月初七日,刘汉宏带领大军进了江陵城,纵容手下兵将肆虐,焚庐廥,劫财宝,抢女子,杀无辜,廛无完家。江陵城再次陷入若人间炼狱。

  很多百姓都匆匆忙忙逃进了山里躲了起来。

  如今是腊月的天气,虽然是南方,但是山中也很冷,这一年又突然下起了暴雪,这场雪连下了半月不止,在山中躲藏的百姓很多都被冻死,山中的沟壑中常常能见到死尸。

  可怜!江陵的百姓!

  刘汉宏在江陵劫掠了一番,又带着队伍拉进了深山里。

  刘汉宏刚走不久,尚让和柴存就到了江陵,见城门大开,城中一片狼藉,就互相看了一眼,叹了口气,一面在江陵安民,一面去报与黄巢。义军这边的动向暂且搁下不提,后文中再交代。

  再说刘汉宏。刘汉宏载着江陵的财宝,进了深山,继续为盗。

  这一天,刘汉宏命令在一个山谷避风处安营扎寨,突然有探事兵来报,说道:“禀将军,八十里之外,有五千官兵驻扎。我们看的仔细,为首的正是王铎。”

  刘汉宏一听是王铎,怒目圆睁,就要点兵。崔锴急忙拦住,问道:“将军,你点兵意欲何为?”

  刘汉宏怒气冲冲地说道:“王铎老匹夫有意利用我,我去怕他杀了!”

  崔锴说:“将军且慢!如今我们已经与黄巢决裂,如果再杀了唐朝的宰相王铎,岂不是又与李唐决裂,到时候腹背受敌,处境就危险了。”

  刘汉宏说道:“崔将军说的是!以你来看,计将安出。”

  崔凯说道:“王铎利用将军,将军何尝又不能利用王铎呢?如今我们名义上还是王铎手下的官军,王铎在朝中资历很深,可以让他为你讨官做。如今乱世,有了朝廷的名份,再伺机图大业也就不难了。”

  刘汉宏大喜,听从了崔锴的计策。找了根荆条,寒冬腊月也不怕冷,光着膀子,骑马到了王铎大营,涕泪横流,声泪俱下。

  原来王铎离了江陵,半路上接到了夫人,有时赔礼,又是表达爱意,又是说江陵正在打仗,才挡住了夫人南下的脚步。夫人见天降大雪,有了兴致,要王铎陪着看雪景,才在山中驻扎了下来。江陵百姓死走逃亡,惨死沟壑,王铎夫妻还有雅兴欣赏雪景。

  王铎听说刘汉宏到了,传令让他进来。见刘汉宏赤膊负荆、痛哭流涕的样子,也是大吃一惊。刘汉宏边哭边说:“王相,某将无能,没有守住江陵。尚让、柴存十万大军甚是厉害,某将支持不住,只好逃了出来。如今江陵已被尚让、柴存占了,烧杀劫掠,无恶不作!可怜江陵的百姓啊!”

  王铎听了,大吃一惊,脑子飞速转动,想到:“我是荆南节度使,如今江陵失守,我有失职之罪,不如我把这罪过推到刘汉宏身上,把他杀了,再向朝廷请罪吧。”

  王铎正要张嘴,李廷璧却扯了扯他的衣袖,向他示意。

  临时搭的营帐比较简单,中间有个屏风。王铎跟着李廷璧进了屏风后面。李廷璧悄声问道:“王相,你是想要杀了刘汉宏顶罪吗?”

  王铎点了点头。

  李廷璧忙说:“王相,万万不可啊!如今刘汉宏手下有五万精兵,都如虎狼,而我们只有五千人,一旦把他激变,后果不堪设想。”

  王铎听了,也是脖子上起凉风,忙问:“如此该怎么办?”

  李廷璧说道:“当以安抚为上,至于朝廷那边,只说贼军太厉害即可。”

  王铎领会了,转过屏风来。

  王铎解下了自己穿着的大红氅衣,给刘汉宏披上。氅衣类似于后来的披风,一朝宰相的氅衣自然不是一般的凡品。

  王铎又亲手把刘汉宏搀扶起来,说道:“刘将军,我们都是为了当今天子,为了社稷百姓而讨贼。胜负乃兵家常事,不必以一时的胜败论英雄。希望将军不要灰心,你我共同破敌。如今宿州刺史空缺,我保举你为宿州刺史。”

  王铎做了出阵在外的宰相,这些任职的权力还是有的,所以王铎就许诺了宿州刺史给刘汉宏。

  刘汉宏大喜,没想到王铎竟然没有怪罪自己,还给了自己宿州刺史的官职,千恩万谢,表了一番衷心,披着王铎的大红氅衣退了出去。

  刘汉宏回到营帐,与刘汉宥、崔锴喝酒庆贺,志得意满,这酒越喝,越觉得自己厉害,最后竟然有了怀才不遇只谈,说道:“我乃是汉刘邦转世,现在却只做了小小的宿州刺史,屈了我的才了!”

  宿州即今天的宿州,不甚发达,而且周边都是很多节度使,刘汉宏不愿去赴任。崔锴就放出话来,说刘汉宏嫌弃官小,心有怨言。

  这些话传到了王铎耳朵里,王铎气的拍案而起,说道:“这刘汉宏真是自不量力,人心不足蛇吞象!”

  李廷璧急忙上来说道:“王相不可如此。如今刘汉宏就如睡榻边的猛虎,悬在空中的利剑一样,不能得罪。不如就顺从他的意思,给他个更大的官职吧。”

  王铎叹了口气,说道:“也只能如此。”

  李廷璧说:“一个月前,浙东观察使柳瑫因为贪污渎职,已被王相革去,如今浙东观察使空缺,不如给了刘汉宏吧。”

  王铎说道:“浙东观察使一职位高权重,怎么能轻易给这样的贼人呢?”

  李廷璧说道:“王相,识时务者为俊杰,如今之势,不得不如此啊!”

  王铎无奈,就又把浙东观察使的委任书给了刘汉宏。

  浙东观察使的驻地在越州。越州即今天的绍兴。

  ……

  前文书中曾有过交代,浙东观察使本是崔璆,黄巢在两浙期间,越州城走马擒崔璆,后来崔璆因为侄子崔平的缘故,投降了义军,被黄巢加封为御史大夫。

  浙东观察使后来就由柳瑫继任。柳瑫是个十足的贪官,导致百姓怨声载道,就是官吏同僚也多有不满,所以被王铎革职,送往长安查办。这空缺的浙东观察使就便宜了刘汉宏。

  ……

  刘汉宏当时曾跟随黄巢进过越州,非常羡慕越州的繁华,尤其是羡慕越州衙门的气派。听说让他做越州观察使,刘汉宏喜不自胜,写过了王铎,当晚就带着五万大军开往越州上任。

  刘汉宏进了越州州衙,越看越爱。曾有诗赞美越州州衙:“越州州宅似仙居,喜见兰亭烟景初。日出旌旗生气色,月明楼阁在空虚。知君暗数江南郡,除却馀杭尽不如。”

  刘汉宏志得意满,对弟弟刘汉宥、刘汉容和崔锴说道:“天下方乱,卯金刀非吾尚谁哉?”卯金刀即刘字。

  刘汉宏话音刚落,忽然听到乌鸦叫声。原来越州州衙有棵巨树,具有八围粗细,书上有乌鸦筑巢,鸣叫的正是书上的乌鸦。

  乌鸦叫不吉利。刘汉宏大怒,命人把树砍掉。崔锴急忙上前阻拦,说道:“将军,我虽然刚到越州,我听人说,这棵树足有上千年的寿命,是棵神树,不能随便砍啊。”

  刘汉宏冷笑道:“吾能斩白蛇,何畏一木!”斩白蛇的是刘邦,刘汉宏最近一直以刘邦自居。崔锴听他如此说,也就只好闭口不言。

  这棵巨数因为与房屋太近,砍了足有十日才清理干净。越州州衙少了这棵巨树,也就少了五分的气魄。刘汉宏却不以为意。

  这天夜里三更,刘汉宏忽然见到两个人走进他的房来,走到他的床前。前面的是个白发白须的老者,脸如树皮,指着刘汉宏怒道:“大胆的刘汉宏,竟然断了我千年的根基。虽然我杀不了你,你应该死在持金者之手,就是他!”

  老者指了指后面黑暗中的那个人,刘汉宏没有看清,只看到了有个威猛丑陋的人,手拿一把金刀,如闪电般朝他的脖子砍来。

  刘汉宏大叫一声:“我命休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