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少年的罗曼蒂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记忆是锅粥 四

少年的罗曼蒂克 晴风流雪 3263 2019.07.11 07:05

  蒙恬这就差把“找你茬”三个大字直接贴在脑门上了。

  大家都不傻,连长安四大家族的家主都不禁在等着看管叔要如何收场。

  管叔自然更不傻。这刁钻的两个问根本没法回答。事实摆在那里,姬喜乱搞关系,没跟人家结婚就有了孩子。这有违昆仑的教化,自然也违背了姬家的规矩。

  但现实和理论毕竟是两回事。姬家是大族,即便不将蒙家这样的分支血脉算在内,嫡姓子孙也是人数众多,哪儿管的过来?虽然姓姬的都住在昆仑,但也是各家管各家的,大家管束的有严有松,教养出的孩子自然层次不齐。在这其中,要他说,姬喜就是最次的那一类。

  他故作惋惜地叹了一声,说:“感情这种事,真到了那份上,不是谁都能悬崖勒马。但不管怎么说,他的行为触犯了姬家的组训,只是我们得知的晚了,都来不及处罚他。”

  这短短几句话中间,他夹杂了好几声叹息。

  已经得知真相的王诩简直想当场“啐”几声。当年他们还没有装配监听器,那件事便成了一件悬案,也只得任由昆仑去抹黑秦异人那个孩子。谁都知道,昆仑那样做是要打压秦家的气焰,之后再给点甜头好彰显昆仑的大度,让秦家只能更死心塌地。

  “没什么,反正老天惩罚他了啊。或许这就是大家常说的,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蒙恬说的时候,还很俏皮地指了一下天空。

  王诩越来越有点欣赏这死小孩。这脸皮厚嘴巴毒不气死你算我输的做派很有他当年的风范啊。

  管叔自然抓住他这漏洞发动了攻势:“你这意思是说他该死咯?”

  蒙恬瞪大了眼睛,“管叔,你该不会还认为他死的冤枉吧?”

  王诩不动声色,等着管叔往他这圈套里钻。果然,再老谋深算的家伙也会因为信息不对称吃大亏。管叔立刻声情并茂地说:“他当年为了救队友和变异体缠斗结果……唉,惨死在变异体手下。”

  “噗。”蒙恬十分的不给面子,“你不是在拼命的憋眼泪水吧?哇……大男人说哭就哭的,有点吓人啊。”

  管叔瞪了他一眼。

  “管叔,看来啊,你们昆仑的天眼系统有时候真是瞎了眼的。”蒙恬说的很随意,但在场的人立刻感觉到了他这话会带来的一场疾风劲雨。

  管叔脸色大变,立刻指责他道:“你们蒙山不要欺人太甚!玄女,还请您做个见证,这事是我们受了侮辱。”他不再和蒙恬胡搅蛮缠,改对玄女拱手作揖,神色恭肃,在向蓬莱求援。

  但他低估了蓬莱对蒙山的重视,更低估了这个少年人的身份。

  这是第一次,蒙山真正的主人亲自来参加十佬会谈。玄女刚才终于理解了蒙山的真相。麒麟是什么?其实谁也没真正见过麒麟。也许,麒麟只是一种力量,就像龙的继承者一样。

  蒙骜已经说的十分清楚了,这孩子是真正的神使。

  蓬莱绝不会得罪神使。

  玄女挑眉说道:“管叔,你先别着急。当年那件事确实有诸多蹊跷。那时稷下没有配备监听系统,因此我们能参考的便只有昆仑的一家之言。我们自然很愿意相信你们昆仑仍然能够保持一颗公心,但我想,小公子既然提起这桩往事,想必是有了新的发现。我希望能还当年一个真相。小公子,还请你把知道的都告诉我们。”玄女对蒙恬微微一笑。

  蒙恬笑了笑,转头把这个皮球踢给了王诩,“王副校长,麻烦你打电话给学校的监控室,让他们把那截音频传过来,我们大家一起欣赏一下。”

  王诩立刻给监控室的负责人廉颇打了个电话,二人的通话过程全程外放,因此,在场的所有人——除了昏睡中的秦政——都听见廉颇那岩石一般雄浑的声音说道:“王副校长,刚才系统受到了攻击,一部分数据受损,我们正在抢修。您要的那段恰好受到了损坏。等数据恢复之后我再给您发过去。”

  “哎呀,时机怎么就这么巧呢……”蒙恬很不客气地说出大家的心声。

  王诩把手机收回口袋,脸色显而易见的难看。

  看戏的这下看的更起劲了。谁都知道,昆仑的天眼系统遍布昆仑的所有辖区。本来,稷下并不属于昆仑管辖,但当年给异能者管理部选址时,昆仑推荐了稷下,稷下也认为此事责无旁贷,可随后昆仑却把异能者管理部纳入昆仑管理,这也就等于是在稷下打入了一根钉子。昆仑的天眼系统自然就覆盖了稷下。

  对此,稷下一直心有不快。但昆仑保证不会用天眼系统对稷下进行任何的干涉。他们只是收集异能者管理部的工作数据。

  可现在王诩知道,在当年那件事情上,昆仑的人刻意隐瞒了真相。如今,似乎还打算继续隐瞒下去。……真以为自己能只手遮天吗?

  “有没有那段音频其实不重要。当时在场的除他之外,还有另外两个人。当然,我就不把自己算进去了。白起老师特别认真负责,一直很关注学生们的动态。他灵力很强,靠灵感能够听清楚当时的谈话。不过,我说的这三位毕竟只是人证。少了物证,总令人觉得不大完美。”蒙恬略微惋惜地皱了一下眉头,“对了,我都站了这么久了,就没人给我搬个沙发什么的坐一下吗?他真的很沉啊……”

  “要是觉得沉,你把他放在地上不就行了?”玄女眨了眨眼睛。

  “那样就像是我把他丢弃了似的。我不喜欢那样……”蒙恬微微垂眸,显得有点沮丧,然后又笑了一声,把秦政往下坠的身体拉起来一点。

  事实证明,论煽情,蒙恬完全不逊于管叔。他这是为了让别人把他和秦政看做是不可分割的共同体,这样一来,他们便会把秦政身上“龙”的这层标签淡化,“蒙恬的队友”这个标签就会显得突出一点。“队友”是个好印象。而且,蒙恬也没有事先算计到在他来之前秦政曾经表露过对他的深深关切和一片真情。

  所以不少人内心的情感天平确实发生了移动。胡青衣叹了一声,说道:“没想到你们人和人之间也有真感情。”

  在场所有人中,唯一对这种气氛感到不满的便是管叔了。

  他哼了声,让人抬了一条长沙发来。蒙恬高兴地道了声谢,把秦政放倒在沙发上躺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