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少年的罗曼蒂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那些往事 一

少年的罗曼蒂克 晴风流雪 2691 2019.07.18 07:30

  蒙恬没料到他会突然问这个,往嘴里灌了一口甜腻的饮料,想了想,说:“跟你比算挺好的吧。”

  秦政笑了声,“什么叫跟我比?”

  “因为你过的像个二傻子。”

  蒙恬挤兑人的时候嘴巴向来不怎么留情。秦政无数次的想过,要是这小子没长着这么一张漂亮的脸,估计早被人按着头捶了。所以蒙恬用事实告诉他,长得好看真是很有用的。平日蒙恬很懂得装乖,总对人露出可爱的笑容,只有真跟他相处的熟悉了才会知道这小子皮下有根反骨,不是个走寻常路的人,看他笑的很可爱的时候,心里说不定正在谋算怎么坑你。

  所以他后来觉得蒙恬跟自己撒脾气的模样特别可爱,因为他可从不对别人那么撒火,那就像是带着一种“小爷不装了爱咋咋地”般的自暴自弃,非常真实。

  他转头对着蒙恬眨巴一下眼睛,想反驳两句,但又觉得他说的其实没错。什么都不知道,在别人给他框好的世界里活的认认真真,可不就像是个二傻子吗?

  “……其实就算有些记忆失去了,一些东西还是一样在心里的。”他现在明白为什么自己跟谁都总是隔着一堵墙、而那堵墙在今天见到他时却土崩瓦解了。

  蒙恬撇了撇嘴,也枕着一只胳膊,慵慵懒懒地腔调说着:“我怎么没看出来啊。”忽地,斜着眼睛看过来,打趣道:“你过去待我可没今天刚遇上时那么温柔体贴。啧啧,可惜他把你那个球给烧了,不然我还能拿到你眼前晃一晃。”

  秦政笑了笑,“你看不出来没所谓,我自己心里明白。再说了,拿漆喷个球而已,怎么不说我还陪你捉过螃蟹呢……”

  蒙恬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你自己也想捉吧。”

  秦政也学着他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那我还陪你捉过萤火虫。那东西我可没兴趣。”

  蒙恬笑了一声,眼中亮晶晶的闪着光,“你怎么不说你刚上山时不习惯半夜还得我陪你去上厕所呢!”

  秦政也笑的眼眸发亮,眼角余光柔柔地睇着窗户上映出的那道影子。

  想起当年在山上一起喧闹时的日子,他觉得自己心里的缝隙被一股暖流慢慢的填补上了。他不再是那个坐在空调外机上看着路口的孩子,再不如意的现实也有人会陪他一起面对。他现在已经没法想象假如当时去找他的不是蒙恬、没有他在身边不着边际地说着乱七八糟的话,自己听到那个噩耗之后又会变得如何了。

  二人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漫无边际的话,满天星辰透过飞艇的玻璃罩把星辉洒在他们身上。

  在外人面前,蒙恬显得很活泼,嘴巴仿佛上了发条一样,有时候你甚至觉得他太聒噪,而秦政总是一副老成持重的模样,不怎么说废话。可私底下,秦政却总有说不完的话要跟他说,有时候谈论着天上的星星到底是什么颜色,有时候天马行空地分析着用什么办法可以捉到更大的蟋蟀,有时候说起自己那个头上会开花的小泥人,蒙恬总是微微地侧着头,很安静地听着,不时的接几句,然后弯下身子把一小截新做的铁轨铺起来。

  当他讲到自己最近研发出的新材料时,周围忽然变得开阔起来,目的地似乎就在前面。他这才讲到自己的一个猜测:“稷下的监控系统当真是受到昆仑发动的攻击么?”

  他实在不敢相信昆仑会干出这种蠢事。

  蒙恬把最后一口饮料喝完,随手将空瓶扔到后排,“对了,你之前不是好奇想知道你大伯为什么要在那本《追忆似水年华》外套一个《资治通鉴》的壳么?”

  秦政眨了一下眼睛,“你入侵了昆仑的天眼系统?我可没在那通咨询电话里提过这件事。”

  唯一的解答就是,蒙恬在天眼系统里窥探到了他的生活。

  “不然你以为昆仑真会蠢到当着玄女的面干出这种事?昆仑野心膨胀,但一点也不蠢。这事要不是出了‘内贼’,他们才不可能乖乖撤了系统。”

  “我想也是。虽然他们那边这会大概正在摸查,但他们应该不会想到你头上。”秦政笑了笑。这个锅最终肯定会扣在蓬莱头上,但借昆仑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去向蓬莱求证。所以此事会不了了之。

  其实,他当时想到这件事便觉得和这个小王八脱不了干系,只是半点都不表露。

  蒙恬看着他,不置可否地眨了眨眼睛,续上了刚刚提及的另一个话题:“其实,他一直没结婚是因为他忘不了一段情。”

  “啊?”

  “你大伯。”

  秦政有点微妙地点点头。

  蒙恬继续说:“那段感情很复杂,主角有三个,他是其中之一,表面上看,他是胜利者,因为他们认认真真地交往过,不过后来他把人家给甩了,甩了之后却不希望自己的放弃成全了别人,所以一直不结婚,给人家留个念想。”

  秦政没料到他会给自己抛出这么个狗血的故事来,尴尬地喝了口饮料,内心又有点好奇他大伯会喜欢上什么样的女人。不过他大伯这样吊着人家真挺自私的,但一想到这是他大伯,他又不禁觉得很正常。

  “那他干嘛把人家甩了?”心里不是一直都没能放下么?而且,他奶奶应该也是很希望大伯结婚的,除非那女人秦家不能娶,比如是人族或是妖族之类。

  “你大伯要回去继承家族,他自然不能和男人在一起,这事情传出去秦家的名声不就坏了嘛。”

  同性婚姻在这片大陆的一些地方可以得到承认,就他所知,蓬莱就接受同性婚姻登记,比起跨种族婚配来说,这多数时候都算不得大事。但大陆也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选择了同性婚姻的人,就等于是放弃了家族的继承权,因为他们选择了舍弃将血脉流传下去这一重要使命。

  在这件事上,长安一向相对保守。虽说社会舆论不会对同性恋口诛笔伐,但昆仑一直不予通过同性婚姻法案,目前同性关系就只能得到一张“陪伴证”作为法律层面的保障,这还是同性恋团体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好不容易争取到的一项权利。

  因此,秦政懵了一下,“你的意思是……他喜欢的那人是男的……”

  蒙恬点点头,“只能说,有些事真是没法自己选。他或许内心一直都放不下,但自从他做出选择的那一刻起,再放不下也只得放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