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少年的罗曼蒂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泰阿剑 三

少年的罗曼蒂克 晴风流雪 2177 2019.07.08 00:02

  “喂!”和二人稍微拉开一点距离后,秦政朝着那个变异体喊道,“我们能不能打个商量啊?”

  这东西喜欢玩弄别人,比起正面一较高下,更倾向于采取骗术让他们落入陷阱,所以他有信心这东西会咬钩。

  果然,这变异体不再扇动翅膀,问道:“你要是想投降,我倒是可以大发慈悲地考虑一下。”

  秦政笑了笑,假装自己有一点兴趣,但兴趣也不是非常的大,“当真?”

  虽然已经事先得知他要和这变异体聊天,可王贲和李信没想到聊的会是这个啊……他们愣愣地对望一眼,默契地认定这是“嬴真人”的策略。

  “你这是在怀疑我?”变异体冷着声音,似乎很不喜欢被人质疑。

  不过秦政知道这就是交涉的一种策略。为了不让别人看清自己的底牌,故意模糊自己的性格特质。这小东西果然狡猾的很。

  “当然,”秦政见招拆招,不跟它的节奏,微微地一笑,“我们一见面就在打架,虽然俗话说不打不相识,但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互信关系。我要是丝毫不怀疑,岂不是傻子?”

  变异体哼了几声,嚷嚷着说:“你放心,你不是我饶过的第一个人了。很多年前,我也放走过一个人。那小子被我砍断一只手——他的手就混在那堆断手里,吓的屁滚尿流跪下求饶,我就高抬贵手放他走了。基本来说,我还是很好说话的。只要你诚心求饶,我会大发慈悲。”

  秦政冷冷地哼了一声,“你在撒谎。你说你杀了二十多个人,我就不信这其中没有一个向你求饶的。要是你真这么好说话,这二十多个人就不至于死在你手下了。我不是不信你,是实在不敢信。除非你有办法令我相信你的说辞。”

  秦政边用断句和语调吸引着变异体的注意力,边悄悄用插在兜里的手将快捷消息里的短信发送给附近的人。

  王贲和李信发现口袋震了一下,分别掏出手机,扫了一眼刚收到的短信:后面,防卫

  二人对视一眼,点点头。

  秦政还不知道,在他们心里,他这个“真人”的形象又高大了几分。

  “好吧。那我就把真相告诉你吧。”变异体眼中寒光微闪,边说话,边在暗中操控起几只被爆炸的冲击波震到远处的断手。

  “那是个秦家的小子。秦家可是长安的名流,那小子也确实挺有骨气,不过他队友就不行了,一见到他的手被砍断,立刻就吓的在原地哆嗦,指着他对我喊:这是秦家后人,他身上灵力更深,要吃就吃他!我忽然想起你们人常说的一个故事,说是两个人同时被猛兽追,只要想办法跑的比另一个人快,自己就能脱险。”

  秦政就是要让他亲口说出这个真相。刚才,他戴上墨镜时便发现他们身上的号码牌里藏着监听器,一直在不断地进行着数据的传输,这表示有人在监听着他们的举动。

  他要让这个真相被传回去。他不知道自己的老爸当年有没有蒙受什么冤屈,但他不能放过这种可能性。唯有把这件事了了,他才会出手杀掉这个东西。

  “可惜我最讨厌别人指手画脚,所以先把他锤成了肉泥!”泄露杀意的话音落下的同时,数只断手从四面八方朝着李信和王贲袭去。但二人早有准备,身形一闪,只在远处留下两道残影。

  而秦政则趁着他发动偷袭的机会,打开鞋底装配的动力装置,高高跃起,一瞬间就跳至这蝴蝶怪的上方。

  长长的影子遮蔽了星月之光,秦政套在手指上的钥匙扣发出森冷的寒光,尖利的刺针划破夜色,冷光闪过之处,连金属也会被削成平整的两截。

  秦政眼神中混杂了些微的怜悯,居高临下,俯瞰着这被炸成平丘的一大片土地。

  “你是找死!”蝴蝶怪又开始扇动翅膀。

  但秦政鞋底的推动器二段发动,越过蝴蝶怪,直接落向后方的平丘,在一片尘土与砂砾之中,找到了那个细小的影子。

  “一直躲在这见不得光的暗处,你大概是个丑八怪吧!”

  他的心头蓦地蹿起一阵怒火,突然很惋惜的想,刚才,我为什么没有顺手拿一把刀剑?要是我手上有一柄那样的剑,就可以痛快地砍下去!

  当这念头自心底浮现之际,忽然的,一道叫星月都失去光辉的金光自他掌中溢出,而后,金光大盛,渐渐形成一道矗立在天地间的光柱,整片山脉都颤动起来,云雾迅速聚集,霹雳大作,电闪雷鸣,惊天动地,其他的光芒这一刻都黯淡了,唯有这越来越盛的金光在天地之中浩荡。

  山林都沉寂了。

  渐渐的,天地仿佛也沉寂了。

  云雾在山林上空越积越浓,秦政身在其中,所以看的并不分明。但王贲和李信都看得清清楚楚,擎天的光柱之中,出现了一道金色龙影。这一瞬间,他们都有向这影子跪地臣服的念头。

  ……这股威压实在太过骇人,像是座大山压在他们身上。

  秦政冷冷地注视着眼前这个瘦小的孩童。这孩子外表看上去十二三岁的模样,眼睛黑白分明,眼珠没有瞳孔,像是两个纯黑的玻璃珠子嵌在里面,搭一张毫无血色的惨白面庞,显得森然可怖。

  而他手中持握的金辉就抵在他脑门处,往下分毫,就能取走他性命。

  秦政心中并无半分同情。即便这变异体的外表彷如孩童,可他确确实实的杀了二十多个人,手上沾染着不知多少鲜血。并且,他还很执着于玩弄猎物,可以说是极为恶劣。

  但这不妨碍他想要听一听其中的缘由。

  也许这世上真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但更多时候,他相信事必有因。

  “在他的记忆中,我听到了你本来的声音。”秦政微微蹙眉,想起了那道还留有童音的嗓音,声音清脆,却既残忍又癫狂。

  眼前这孩子显然不是个“孩子”,却依然留有着孩子的样貌、声音。仿佛他的时间已经被定格在了这个年纪。

  “你以为你赢了?”变异体没有继续伪装,露出了原本的嗓音。虽然因这强大的威压动弹不得,眼神却依然倔强的不肯服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