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少年的罗曼蒂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协同作战 五

少年的罗曼蒂克 晴风流雪 2137 2019.09.23 19:44

  十位尊者都陷入了沉思。

  其实十人都已心知肚明,可谁也不想先把话说破,但其余九人的目光都微妙地瞥向管叔,管叔不禁起了一阵如坐针毡的焦虑感。

  ——难道……他真是一颗被舍弃的棋子么?

  血腥气越来越浓,妖族嗅觉最是灵敏,胡青衣已经感到呼吸很不畅快了。

  最先注意到食物有异样的也是他。

  其余九人虽都是仙族,但来自长安的四位长期居宿在人族之中,身上混有人族的气息,这种气息使得他们可以混迹在人族族群之中不被察觉,可妖族敏锐的嗅觉却不会被欺骗。因此,当人肉做成的各式菜肴被端上来时,那惹人垂涎的气味立即令他意识到肉类有问题。

  妖族之中也有以人肉为食的一个族群,被他们青丘的族群称作死灵族的那支部族和他们一样是因天地机缘从动物修炼成灵体。

  他们最大的分别便是灵力的来源。

  以人肉为食是一种修炼的捷径,因为人肉灵力充沛,食人不仅可以代替日精月华,同时还能极大地满足那潜藏在他们心底深处的动物本能。

  他们的修行是一种克制,对本能、欲望加以约束,使自己更契合天地正道。

  但凡事有阳必有阴,自然有另一种更顺应本能的修行方式,将欲望放大至极、将道践踏至极……

  他有时也会想,若世间真有大道,为何大道不显、任恶徒凶鬼肆虐天地?若世间并无大道,那一直冥冥之中给予他们指引的又是什么?

  “不要动摇!”蒙骜捏指打出十道清心咒,血气越浓,怨气也便越深,他们的灵识会受到侵扰。他张开阵法,凝成结界,对管叔说:“管叔,我相信你。”

  王诩立刻跟上,面上依然笑呵呵地说:“好人都让你老蒙做了。我们也只是认为此事或许和昆仑脱不开干系,却从没认为你这牛脾气的东西会骗我们。”

  白昭已经读取完这个年轻侍者的记忆,心中疑窦丛生。

  暗网存在一事他们十佬会一贯心照不宣。有光明的地方便一定存在着黑暗。但直到此时他才忽然意识到另外一种可能性。

  “……暗网……有没有可能是他们的’播种’途径?”

  书本上的知识未必是真话,稷下的教科书都是人为编撰的,异能者管理部的一线员工也很少愿意在辛苦的战斗结束后花费时间认真去思考变异体到底是什么,很多人甚至根本不知道东大陆并不只有这七个地方。

  还存在第八个、第九个,一个叫“失落之地”、另一个是“虚幻之海”。

  这两处是神龙大陆最古老的地方。

  其中虚幻之海被认为是传说之境,那是龙人的故乡,而龙人早已于数万年前惨遭灭绝,除了和他一样度过万载岁月的人还曾从那些飘零在时光中吉光片羽的碎片中一窥他们的踪迹,这些年轻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世上曾经有过一个名为“龙人”的高级种族。

  而失落之地便是魔族居住的地方。其实更早之前,魔族并非指某一个纯粹的种族,是与正道相逆的另一群修道者,那些人修的道被称为“魔道”,后来,这类人便被统称为“魔族”。

  魔族扩张族群的方式被称为“播种”。他们利用人的弱点,一步一步诱使别人堕落,最终完全沉溺在欲望之中。

  在他看来,变异体似乎与魔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件事他从不曾开诚布公。因为蓬莱其实一样清楚,他们选择了闭口不言。

  “播种?”长安四大家族的家主这才一起开口表达了困惑。

  其实,他们本来就并不清楚王校长为什么突然对着这个年轻的侍者发难。一直没动筷子,也不过是因为知道自己辈分低,不敢先动罢了。

  刚才的变故令他们知道必定发生了什么,但以他们浅薄的灵识还无法探知一二。

  “你的意思是,此事或许与魔族有关?”管叔慎之又慎地问了一句。

  王诩面色微变,捋着胡须问道:“我也想问一问,你所谓的’播种’到底是什么意思?”

  白昭却把目光投向了玄女。

  开口解释的却是蒙骜:“变异体并非你们以为的那样’随机’出现。吃过一次人肉,体内便会开始积蓄暗影,暗影之力会影响人的心智,使人渐渐变得凶戾,这便是魔族的诞生方式。我们一般称之为’播种’,魔族之中有’播种人’,专门负责寻找意志薄弱之人,给他们喂食人肉。一般情况下,这种行为都进行的十分隐蔽。特地给我们端上这么一桌人肉盛宴,想必更多是为了耀武扬威罢了。”

  玄女咬紧银牙。“变异体”可能的真相并不对长安与稷下开放,她不敢估量这件事结束之后,这个秘密会带来怎样的动荡!

  王诩表面显得惊讶,心里却早已猜到一二。

  此时,最为诧异的当属秦稷。他立刻追问道:“难道……难道当年异人……”

  此事一直是他心底的伤痛,虽然以前一直能强撑着镇定,但知晓弟弟当年被逐出家门一事也是遭受陷害有苦难言,心中便一直认定说他与魔族勾结一事也是另有隐情。提起来时,心情沉痛,“与魔族勾结”几个字终究是说不出口了。

  蒙骜没有回答。

  这时,玄女也像是礼尚往来一般的替他回答道:“他的事情很不一般,说起来要解释很久。眼下我们还是专心应对危机吧。”

  说罢,她目光并不凌厉甚至还可以算得上和善地看向白昭,但警示的意味却不言自明。

  ——魔族的话题是他起的坏头。

  白昭根本不将她的威慑放在眼里。即便她是蓬莱的仙子,作为神兽,敬重是出于善意,而非义务。

  “探查了他的记忆,除了知道他经常混迹暗网之外,没什么其他值得注意的事。”他淡淡地说,显得有些失望。

  术阵发动时,如果不知道布阵者的方位,他们便没法阻止。找到背后的始作俑者,也自然是要借此推断出那人可能的位置。

  年轻的侍者忽然浑身抽搐,口中不断地吐出白沫,眼珠暴突,额上青筋暴起。

  众人这下是亲眼目睹了一个人是怎么成为变异体的。在看到他身上紫黑色的烟雾骤然腾起时,几个断断续续的字也突兀地从他口中蹦出:“大……萌……萌……打……西……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