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少年的罗曼蒂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记忆是锅粥 完

少年的罗曼蒂克 晴风流雪 2283 2019.07.13 07:05

  妈妈早就教过他,遇到坏人时,一定要记得报出“星罗”的名字,坏人要是不信,还要同时报出他们的职工编号。这些他全都记在心里,但一直没有用武之地。因为他们住的这一片基本是星罗的家属区,没有哪个脑子不好使的坏人往这地方跑。

  对了,他爸爸妈妈都是星罗的职工。

  星罗招人不分种族,但由于各种族之间文化差异较大,不同种族的人被分配在不同的分部干着不同的差事。

  他父亲是星罗的业务精英,他母亲是星罗人族分部人事处的普通文员。

  他们两人的爱情故事俗的不能再俗。总部的年终晚会上,年轻的精英员工对漂亮的女文员一见钟情,二人很快就走到了一起。

  感情总是来的很盲目。

  他没发现她原来是人族,她也不知道他竟然是仙族。直到请帖发出,消息在同事之间传开,这件事才像是一道霹雳般轰然炸响。但为时已晚,因为那时他已经在她肚子里待了三个多月。

  结局显而易见。即便是星罗,也有必须要遵守的规矩。老板可以很厚道的保留他们的职务,给他们留一口饭吃,但不能再让他们住在员工宿舍。

  妈妈和爸爸都被剥夺了仙籍,住进了地下城。

  但谁也没有怨怪过他。妈妈每天再忙都会记得给他做早中两餐,爸爸在家时总是陪着他玩。每年他生日那天,妈妈还会做小蛋糕。也只有那一天,他们一家三口从白天起就能一直在一起。

  “……呀,怎么哭了……”见秦政昏迷中落下两行清泪,蒙恬坐过去,让他枕在自己腿上,很贴心地替他擦去眼泪。

  众人沉默良久,玄女喟然轻叹着说:“毕竟还只是个孩子。”

  当年,认同蒙山压制他体内力量的提议时,玄女也说了这句话。

  连管叔都难得扒拉出一点同理心。他也知道,这孩子活的苦命。这或许就是他的命吧。

  但秦政自己现在完全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

  他很心痛的发现,这小天使压根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我知道。但那又怎么样?星罗就了不起啦?”小天使捂了一下自己的心口,“我这心脏跳不了几天了,就是得换上你这颗。你啊,命真好。我可是个好主人,很爱惜自己身体的。”小天使露出一个善良的微笑,拍了怕他僵硬的肩膀。

  他深吸一口气,大声地喊:“救……”但嘴巴刚张开,就被一只柔软的手给捂住了。

  “放心,你现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小命已经在我手里了。”

  小天使松开手,笑容像是晨曦一样明丽,却把他吓得几乎要哭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突然说不出话了。

  小天使转头对那些戴面具的人说:“还愣着干嘛,带走啊。”

  四岁的那年,一个阳光和煦的清晨,他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恐惧”。被带出家门时,他一直扭头盯着那台老旧的外挂机,盯了很久很久,直到被塞进一辆黑车里。

  前排的青年转过头来,狐疑地问:“你们把他怎么了?怎么把孩子吓成这样?”

  戴面具的人不约而同地指着小天使,小天使吐了吐舌头,说:“开个玩笑嘛,谁叫他当我们是去摘他器官的坏人。好啦,你也别抖了嘛,上辈子又不是筛子。喏,请你吃根棒棒糖。”

  小天使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还很贴心地帮他撕开包装纸。

  他这时年纪还很小,虽然后来他才知道这小王八居然比他还小,但面对这种复杂的局面,他一时真的很难完全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他的器官似乎是保住了,而且,棒棒糖他知道的,爸爸带回来的一大堆零食里总少不了这个。

  所以他很自然地接受了小天使的“好意”,还不忘说了声“谢谢”。

  小天使墨中透着蓝的眼眸转了转,嘴角翘着一个和善的笑容,摆摆手说:“不用客气。”

  不过,那时他显然不知道什么叫骗子。还真以为自己遇上了一只漂亮的小天使,直到棒棒糖在嘴里化开,把他辣的差点喷火。

  小天使捶腿一阵狂笑,见他怒目相视,恶魔尾巴翘的老高,恶劣地龇着牙笑:“我又没往你嘴巴里硬塞,怪你自己笨呀。”

  嘴巴里生出的火气直窜上脑,他也不知是从哪里钻出的气魄,总之是想着“以牙还牙不能当包子”,一把扑上去把长着恶魔尾巴的小天使压倒在散发着皮革气息的车座椅上,这辆特别订制的车内部很宽敞,但他动作太快,小天使大概没反应过来,直愣愣地盯着他,满脸诧异。他一把捏住小天使的下颚逼他张着嘴巴,把棒棒糖塞进他嘴里搅了几下,不忘咬牙切齿地说:“谢谢你教我。”

  刚才还浑身王八气的小天使立刻被辣的眼泪汪汪,“哇啊……辣死了……”

  周围不时地传来窃笑声。

  小王八抹了抹眼泪水,拿着那根棒棒糖又朝他直扑了过来。二人扭打在一块,互相往对方嘴里塞这根整人专用的棒棒糖。

  他是第一次和别人有这么多的肢体接触,小王八也成了他第一个朋友。

  对男人来说,“第一”这个词意味着“特殊”。它表示之后就算认识再多的人,那都得排在“第一”后面。

  而那天,是他最快乐的日子,也是最痛苦的一天。那一天,他交到了朋友,也得知了父亲的死讯。

  他曾以为,自己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个日子、忘记这个人。但他以为的,总是错的。他不知道自己还忘了多少像这样的日子。可他知道,最重要的人,他已经记起来了。就像蒙恬对他说的那样,真正重要的东西,是忘不掉的,会有一个印记在你心里。

  现在,他想起了他们一起度过的那些欢乐日子,也记得他陪着他在星空下静静地哭泣。

  那一天,他是真的不想离开。可是,为了弄清楚父亲的死因,他选择了离开。离开蒙山,回到秦家,成为秦政。

  倏然的,他睁开了眼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