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少年的罗曼蒂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协同作战 八

少年的罗曼蒂克 晴风流雪 1568 2019.09.26 23:55

  乐毅赶到楼上时,恰好看到嬴政和蒙恬二人传送离开前的最后一丝残影。

  嬴政直接到了新生们避灾的观星台,蒙恬则回蒙山查看结界。

  离开前,蒙恬说,结界损毁,黑云蔽日,十有八九是魔族现世了。

  ——魔族。

  这个词轻易点燃了嬴政心头的怒意,但越是盛怒,他也越是冷静。眼前这如一座小山般巨大的怪物长着一身雪白的毛发,看上去像是一只巨虎,但头上却有一对淡金色的牛角,背上长着一对漆黑的羽翼,张着一口獠牙,银色的眼中满是冰冷的杀意。

  ……这就是魔族么?

  泰阿剑金色的辉芒如铠甲一般笼罩着嬴政,令这怪物的意念震慑无法影响到嬴政的心智。这怪物实在太庞大了,迎着它的目光,嬴政感觉自己显得是如此渺小。

  但他不能在这里退让。

  蒙恬说,要尽量替他争取修补结界的时间。

  循着泰阿剑光而来的乐毅也即刻为眼前这凶兽镇住了。他本想让大家赶快离开,因为他们都不是对手,可唯一一条下山的路此时已经被堵死,而稷下城、稷下山下的小镇都已经不再是安全之处,搭乘飞艇又能往哪里逃去?

  “他呢?”见蒙恬不在,乐毅问了嬴政一句。

  “去修补结界了。我们需要帮他拖延时间。”

  乐毅沉重地点了一下头,脸上却尽量显得轻松一些,应道:“好。”

  “好多新鲜的人肉……”这凶兽嘴巴不动,却竟然能说出人话。

  它吹了一口气,“砰”地一声,徐福张开的结界便粉碎了。

  “几千年没来过人界了,你们还是一样弱的叫人发笑。”

  大概是有泰阿剑光护体,嬴政心中丝毫没有畏惧之意。他上前将徐福扶起,让武媚娘领着明显对这巨兽感到惧怕的众人先到他身后去。

  乐毅对他们说道:“这巨兽能影响大家的心智,用灵力护住身体,抵御它。”

  众新生哆哆嗦嗦地互相对视,有人问道:“……老、老师……怎么做啊?”

  “闭上眼睛,听我的声音,感受灵力在体内畅快地游走,试着用心去看清楚它的走向……”

  这边,乐毅正在耐心指导这些什么都不懂的新生,李信和王贲已经分别站到嬴政左右两侧,摆出要和他一起奋战到底的决心。

  当然,这主要是因为王贲刚才小声地说,这怪物好像很可怕,而真人很强,他身边应该是最安全的。

  嬴政发现这凶兽竟然通人言,想了想,开口问道:“你是魔族?”

  “老子几千年没出来过了,不知道你说的’魔族’是什么东西。……奇怪啊,你为什么不惧怕我?”

  嬴政也觉得奇怪。这凶兽非但通人言、智力似乎也并不低……

  好像能先聊一聊的样子。

  嬴政没有回答它的问题,而是继续问道:“那你是什么?”

  “你这臭小子很没礼貌。”凶兽又往下飞了一些,和人一般大小的獠牙离嬴政不过一个身位的距离,但嬴政没有被吓的退让,而是仰头沉静地与他对视。

  凶兽发出一串沙哑的笑声,“老子很喜欢。老子叫……”

  “穷奇!”远处,一头白狮子模样的动物踩着七彩瑞云翩翩踏至,和这凶兽相比,它的身形显得玲珑许多。

  “我靠!白泽……你怎么也在这儿?”“嘭”的一声,名为穷奇的凶兽体型缩小了很多,“你这是……受伤了?谁打伤你的?”

  “你语气要是不这么幸灾乐祸我会以为你真的有点关心我。”

  穷奇“噗哧”一笑,很没形象地在半空中笑了个四脚朝天,“你想太多。”

  白泽对他这脾气早已见怪不怪,有点无奈地摇摇头,山羊一般的长须轻轻飘动,“这不是我的血,稷下城那边出大事了,我很不容易才逃出来,其他人暂时都困在里面。……有人催动血缚之阵,让你那个鼻子最灵的兄弟帮忙找出那人的方位。还有啊……你出场前非得先铺满乌云么?幼不幼稚啊……”

  穷奇大笑了几声,说:“血缚之阵,好啊好啊!好久没见到有人敢施展这个禁术了!还有啊,你觉得你这种非得踏着祥云登场的强迫症比我好到哪里去?母猪笑乌鸦黑,说的就是你。”

  白泽很不想说他这话把自己也骂进去了。

  他也不跟穷奇多胡搅蛮缠,周身腾起白烟滚滚,过了一会,烟云消散之时,一个白发飘飘的青年人缓缓踏着云彩走到观星台,径直走向嬴政。

  嬴政认出这人是十佬之一、北冥之主白昭,记得他与蒙恬关系颇好,还曾教会他化形,便问道:“白先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有一种很难以言喻的强烈直觉,要他知道这里到底在发生着什么。

  “稷下城出大事了。”

  “我问的不是这个……”

  白昭有些欲言又止地看着他。

  嬴政无奈地露出一个泫然若泣的脆弱笑容,说道:“你不会也想说’天机不可泄露’吧?他一个人回蒙山去了,说是要修补损毁的结界,我应该跟着一道去的,但他要我留下应付这边的事。我觉得事情没有看上去的这么简单,可是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白昭说这些,可能实在是无人可诉了吧,好不容易拉着一个算是可以相信的人,便一个劲地想要朝着人家倒苦水,也不管人家想不想听。

  “我早说过,总不吃人肉,一直饿着肚子,脑袋会饿坏的。……你看,她老人家这就把什么都给忘了。”一阵黑烟之中,穷奇也化身为一个人类模样的青年,漆黑的羽翼却并不收起,招摇地在背后张着。

  白昭转头看着穷奇,摇摇头,“他不是她。”

  穷奇愣了一下,脸上顿时炸开了花一样,神色十分纠结,指着嬴政,望向穷奇,见白昭点了一下头,立刻抱头痛骂:“干你娘亲啊……这害死人的家伙怎么还没死啊!!”

  说罢,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捂着“咕噜噜”叫个不停的肚子,满脸忧愁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根人形的棒棒糖,凶神恶煞地咬断头部,咬的“咯吱”作响,银色的眸子一动不动地盯着嬴政,仿佛吃在嘴里的不是糖人,是活人。

  “你放心,我不会瞒你什么。”白昭沉静地望着嬴政,“我知道你一直很想搞清楚和你父亲勾结的魔族是谁……”

  “对,这小子刚才还问我是不是魔族,’魔族’是什么?”穷奇从旁插了一句嘴。

  “我正要说,你别打岔!”

  “哦。”

  嬴政忽然感到一阵惧怕,一阵凉意从心底蹿升而起。那时,蒙恬跟他提起剑鞘之事时,他其实想到过一个人,但不知怎么的,想到她,心里总有一种很抵触的感觉。

  ……答案,他似乎是知道的。

  “你母亲就是所谓的’魔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