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少年的罗曼蒂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相遇 七

少年的罗曼蒂克 晴风流雪 2906 2019.09.15 23:31

  这天晚上,秦政把蒙恬的秘密和自己的秘密一起埋在了心底最深的地方。

  而“独爱伽罗”和“济世安民”也的确像是蒙恬猜测的那样很快失去了兴趣,因为他们的自尊心大概跟秦政的一样受到了极大的挑战,已经濒临极限了。

  蒙恬的确很强,秦政想,这固然有他体质的影响,但一带四——蒙恬后来让他把“山河万里”一起叫上——能打的对方宛如人机对战中呆滞的电脑每一把都是六分钟主动投降的,蒙恬的实力应该也是毋庸置疑。而且这期间他的solo赛战绩已经涨到了六十六连胜。

  但蒙恬却说,他堂堂一个百星王者,打一个青铜段位的局要是一拖四拖不动,那也太丢人了。

  秦政一点也不想说他这个百星王者到底有多水,因为他确实也不知道这里面多少是运气、多少是实力。至少在他看来,蒙恬的手速快的简直可怕。

  而蒙恬彷如八爪鱼一般的手速他以前就有所了解。蒙恬挺喜欢玩乐器的,最擅长弹琴,小时候常常抱着把吉他坐在椅子上对着他弹一曲魔音灌耳。倒不是多难听,是他总喜欢把曲子节奏弹的太快,听上去就显得很吵很噪。

  秦政有点在意这两天的挑战者。

  就这款游戏而言,百星王者门槛真的挺高的。稷下大学虽然十分知名,可他相信稷下的学生里玩这款游戏的超级高手不至于有这么多。

  所以他留了个心眼,把最近这些人的ID都记了下来,查了他们的登陆IP,不怎么意外地发现这两天来的基本都是某些人花钱雇的高手。

  在这个排位赛的中期,稷下大学实打实的百星王者能数出十个就很难得了,可范围扩大到整个稷下的话,听蒙恬说稷下有三千万人口,其中玩游戏的顶尖高手还是应该有不少的。

  秦政想,这就表示,学校有人注意到了那个招募帖的发帖人身份。

  他们也没刻意要隐瞒。否则,蒙恬的校园论坛ID就不会直接叫“唯我不败”了。

  当然,取这么个自带嘲讽属性的ID没少给他召来质疑。但随着一个一个高手沦为蒙恬的手下败将,质疑声逐渐变成了跪拜声,有不少人都特意进来膜拜大神。想来第一批带着自信前来挑战的高手在稷下王者荣耀圈应该挺有名气。

  其实,安排这个挑战的环节根本不是为了招人测试水平的,本意是侦查敌情。

  蒙恬今天稍微编辑了一下原帖,加了一段文字:如果是新生,段位要求可以放低至荣耀王者60星,巅峰赛区前一百。由于本人是新生,考虑到战队磨合等实际问题,新生优先。

  接着立刻有不少人在下面回复说他这有点歧视老生,然后一堆人说一定要打爆他的战队好让他知道什么叫尊重前辈。

  蒙恬特别不以为然地打出了第一条回复,表示:“我的战队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不服来战个痛快啊。”

  顺便贱兮兮地附赠一个笑脸。

  秦政反正是很熟悉他这种性格了。蒙恬优渥的出身养出了他的王八脾气,他这人一点都不势利,但真的很像是横行霸道的螃蟹,总是很嘚瑟地嚯嚯挥着一对大钳子,就是欺负别人玩不过他。

  这种性格说实话很招人恨。不过秦政不打算让他收敛,因为知道他不会收敛。而且,他没觉得他这样子有多讨厌。反过来看,多实在啊。

  战队只收新生这是秦政一早就决定好的。他想的很实际,面对面五排培养团队默契比隔着屏幕更好,因为人和人互相看的到彼此时,产生的信任感会更强一些。

  所以秦政一点都不意外地看到帖子下面有人回复说:“哦,这届新生有点心机啊,知道先来摸清我们这的底细了。”

  然后他看到蒙恬居然还给人家回复了:“看我ID。”

  秦政也跟这回复者连着的一串“?”一样困惑。接着他看到了蒙恬很霸气的解释道:“意思就是,我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没必要对你们用这种心思,闲的蛋疼不如去睡觉吧,心都有点脏了。”

  于是,秦政对蒙恬睁眼说瞎话的水平认知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你还有心情刷论坛呢!”刚从浴室出来的蒙恬一手拿毛巾擦着头发一边瞪着他,“今天的补刀任务完成了?”

  所谓“补刀”,就是指线上打小兵时打到最后那致命的一击,也就是抢最后一次攻击杀死小兵的技术。补刀还分为两种,“正补”和“反补”,前者指自己成功完成补刀,后者指通过走位等手段干扰对面使他们无法顺利完成补刀。

  在王者荣耀这款游戏里对成功完成补刀则给予50%的额外金币加成奖励。即便秦政还只是一个新手,却也已经很清楚经济在这款游戏对局中的重要性。而且虽然由于这款游戏的操作不像电脑端MOBA类游戏那么复杂,可依然可以通过对兵线的巧妙压制去抑制对面的线上发育。

  蒙恬把这列为操作的基础之一要求他加强训练倒也无可厚非。

  秦政忙把昨天刚买的笔记本电脑合上,特别小媳妇地一笑,“还差一点,我这就继续。”

  最近几天,他一直按照蒙恬给他定下的非人计划在练习各种操作,除每天要成功补一千个兵之外,使用净化这个召唤师技能一瞬间躲避防御塔的伤害这一极为考验反应速度的操作蒙恬要求他一天要做成功一百次。

  吃饭时,秦政感觉手都不像是自己的了,拿着筷子却好像不记得筷子该怎么用,手指仿佛抽了筋,眼睛更是看什么好像都顶着一个血条。

  晚上睡觉做梦他都梦到自己变身成了铠,在峡谷中镇守着上路的防御塔,眼见对方孙尚香要过来压他的塔,从野区草丛巧妙地绕到她身后,开启大招准备二技能直接把她砍进塔下。眼见刀刃已经快抵着人家的背了,结果被从身后闪现过来的达摩一拳打飞,“哐当”一声砸在墙上,两眼发晕。

  眼见自己要被两人围殴至死,秦政一个激灵地醒了过来。抚着胸口喘了一会气,不小心发现蒙恬单手支着脸颊,一副见鬼的表情盯着他。

  “你睡的真死,踢都踢不醒。”蒙恬打了个呵欠,明显睡眼惺忪着。

  秦政愣了一下,“你睡不着也不用踢我吧?刚差点就把人家单杀了啊。”结果半路杀出个达摩,美梦变噩梦。

  蒙恬张了张嘴,眨巴一下眼睛,神色很是微妙,大概没想到他会做这种梦。其实秦政说出口时自己也觉得幼稚的很,可惜话已经覆水难收了。

  “……没办法啊,你自己看。”蒙恬指了指自己上方。

  秦政这才发现泰阿剑不知什么时候从柜子里钻了出来,悬浮在离他触手可及的距离,散发出金灿灿的辉光。

  虽然秦政不觉得这有多么恐怖,但他很能理解蒙恬为什么要把自己踹起来了。因为剑的辉芒再往下一点,就会刺到蒙恬。

  “这剑有没有的治?”起身把剑收到一边,秦政很认真地询问道。

  “有啊,给它做个剑鞘吧。之前我们好像说过这件事,但一直不当一回事地拖到现在。为了我的安全考虑,我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下去了。”

  秦政点点头,表示了赞同。

  见他答应的如此爽快,蒙恬却笑了一声,说:“你是不知道这剑的剑鞘意味着什么吧?这剑是活的,给它做剑鞘就意味着要锁住它。剑随你心动,换言之,锁住剑就是要锁住你的心。”

  只是嘴上解释并不足以令秦政理解“剑鞘”最本质的含义。

  于是蒙恬便换了更直白的方式告诉他:“杨家的鱼肠剑剑主是咱们的学生会主席,他的剑鞘是他的女友。而握有七星龙渊的太极会会长他的剑鞘则由他的未婚妻担任。所以,你首先得明白谁有这个资格。”

  秦政想了一会,问:“那你来当行不行?”

  “不合阴阳之道,不行。”蒙恬摇摇头。

  秦政躺回床上,枕着胳膊,余光瞥了一眼金光璀璨的剑,叹了声:“那好难啊。现在除了你我哪还有什么信任的人,要不……”他坏坏地一笑,瞥向蒙恬,“你就牺牲一下,去做个变性手术吧?”

  蒙恬瞪圆了眼睛,微微顿了一下,立刻扑上来掐住他的脖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

  秦政忙装作一副快被掐死的可怜状,“我就开个玩笑……玩笑……”

  同时很认真地在心里想着,到底谁能做他的剑鞘呢?

  蒙恬哼了一声,说:“你要是实在想不到,要不就把你认识的女人名字都写下来,抓阄吧。抓到谁就是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