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少年的罗曼蒂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相遇 四

少年的罗曼蒂克 晴风流雪 3001 2019.09.12 09:00

  蒙骜替蒙恬带来一对乌玉镯子。

  这镯子的材质秦政不觉得像是玉,因为似夜空般墨蓝的色调中隐隐有星辰辉光在流动,使这镯子看上去像是取了两片星空弯曲做成的,颇具美感。他没见过这种质地的玉。

  蒙恬不大喜欢这对镯子。虽然乖乖地戴上了,走路时却格外卖力地甩着手腕,大概很想把它们甩掉。

  可惜这镯子极有灵性,戴的时候他的手毫不费力地穿了过去,到了手腕上就立即缩小了一圈,恰好牢牢地卡着,既不过分的紧,却也明显掉不下来。

  于是蒙恬托着下巴坐在沙发上生闷气,把蒙骜的话当耳旁风,吹过就没了。

  但秦政听的万分仔细,一个字也不敢漏。

  蒙骜说,这镯子上施了秘术,能帮他稳住魂魄,但仍然需要秦政定期给他渡一口生气,如果不嫌麻烦,最好每日都给他渡一口,为了以防万一,间隔最长不得超过三日。还说,万一要是有什么变故,就要立刻把他带离人群。

  秦政点点头,心想,那就每天早晚各亲一次。

  他可以举着手发誓,在这么件人命关天的事情面前,他冒出这个想法时没有任何不该有的念头。甚至他都没觉得自己这是做出了极大的牺牲。因为长到这么大,秦政都还没交过女朋友,对他这个比楼下大厅柱子还直的男人来说,每天都要亲一个男人两次这实在是对灵魂的一种拷问。所以他也暂时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没把这当做是一桩惨痛无比的拷问。

  他脑子里只装着蒙恬将来可能会遭遇的各种突发状况。比如跑步时突然昏倒、或者上课时突然倒在课桌上。越是想,就越是觉得最好不让他离开自己一步。当然,他也丝毫没觉得这个念头有什么不对。

  他只是提出,说要有什么突发状况他会及时联络,所以希望蒙骜留下电话号码。

  可蒙骜却一口拒绝,给出两点理由。

  其一,蒙恬出了什么事他肯定会立刻赶到,根本不需要等他联络。

  其二,蒙恬的状况不得让任何其他人知道,尤其不能被昆仑知晓,他那个长安通的电话号码不能拿来跟他们联络。至于蓬莱通,有时也未必那么安全。

  秦政这时候很讶异地发现蒙山的人似乎个个都很老谋深算,显得特别世外高人,仿佛这世上就没有什么事是他们不知道的。

  可惜秦政此时还不知道,他遇上的这两位恰好都是有资格知道很多事的人。而蒙山上其他的人知道的事也并不比他多,有些甚至连昆仑当家的人叫什么名字都不清楚。用他们的话说,一辈子也不打算离开蒙山,管昆仑的事那叫吃着蒙山的草操着昆仑的心,一言以蔽之:闲的蛋疼。

  把注意事项都跟秦政交托完毕,蒙骜也就不在这杵着继续当电灯泡了,毕竟他这一头乌发还算浓密。很客气地跟二人道别,回到房间,坐在床上,蒙骜心情忽然有些忧郁。

  这份心情,当年女儿离家时他也曾有过。

  当年,老婆愤怒地把离婚协议书砸在他脸上时,顺便提出要把长女一并带走,他没挽留。于是母女俩就回到了蓬莱。

  蓬莱是个好地方。人少,科技水平很高,社会福利制度特别完善,财政更是有钱得很。

  他其实有一点想挽留的。但他知道,前妻带着女儿一道回蓬莱是因为十分痛恨他。

  别误会,他没有出过轨,精神出轨都没有过。前妻是心寒,她太心疼孙子的遭遇,认为他这个当爷爷的不是个东西,为了侍奉山神连孙子都舍得献祭出去。

  作为奶奶,她舍不得孙子一辈子就被禁锢在山上。所以她重归星罗,想要借助星罗强大的情报网去寻找救出孙子的办法。

  星罗原本就是她一手创建的情报机构。表面上,星罗看似是一间情报公司,实际却是蓬莱的情报机构。当然,这件事很少有人知道。星罗神通广大,无所不知,因为这家公司不仅在后台对天眼系统进行监控,还不断派人去“失落之地”进行调查。

  所谓“失落之地”,是东大陆七大区域之外的地方,北疆以北、南疆以南,据说是魔族和死灵族的栖息地。不过连他这种活了千年的人都从没见过什么魔族和死灵族,那地方是不是真有居民他持怀疑态度。但她曾经肯定地说:有。她还说,万年之前的神魔大战并非远古传说,只是天书用神话一般的手法巧妙地隐藏了真相,使得他们无法一窥“龙”的真面目。

  她甚至怀疑过,说“龙”恐怕并不是天书残卷中记载的那种各种动物的部分拼凑而出的生物,是更高级的、超出他们想象力的一种生灵。

  蒙骜原本是昆仑的大祭司,那会他还不姓“蒙”,姓“姬”。二人结识于蓬莱的一次学术研讨会,相谈甚欢之后,便坠入爱河。那时,他还没有开始创办祈愿,她却已经是蓬莱情报局的骨干了。

  追忆往事,当她的脸庞重新浮现在他眼前时,蒙骜心头顿时感到十分凄凉。

  现在她已经不再记得自己离开蒙山的原因了,她并不真正记得孙子到底经历了什么。知道真相的人,除了他,都已经忘记了真相。而如今他们信以为真的“真相”,只不过是精心设计过的谎言。

  所以他的孙子才一直想要找到真正的“真相”。

  蒙骜并不是很多愁善感的那种人,他摘下眼镜,只静坐了一会,便继续去完成刚才被打断的工作。

  李世民刚刚收到了秦琼IP调查结果。杨坚那边稍晚一点也收到了郑译的报告。

  秦家对嫡长子的身份保密工作做得很好。长安的人口信息数据保存在秦氏的大楼里,李家和杨家的业务都不在这一块,秦氏大楼那批精英程序员的水准也不是他们手下那群黑客能轻易应付的。可惜,非常恰好的,李家的家主——他老爹列席参加了这次的十佬会,而秦政又正是这次会议的议题。

  李世民便发了“唯朕独尊”那一句开场白的录音给自家那多数时候都不大靠谱的老爹,得到了一个十分令他抓狂的回答:治儿这话说的很不错啊!

  治你个头!

  所以他只能静待IP定位信息了。

  据他所知,秦政目前住在稷下之星,而稷下之星对顾客隐私的保护极好。使用稷下之星的网络时,定位可能会落在稷下的任何一个地方。这时,就需要出动人力去实地调查一番。

  果不其然,秦琼发来的消息只有四个字:货不对板。

  意思就是,IP地址确实经过了伪装。

  当然,李世民不是武断之人,仅凭这一点还并不能够让他确定那人的身份。可很奇怪,也许是龙魂者之间特有的某种感应,他听到手机里传出的那道男声时心里突然觉得这就是秦政。很可笑的一点在于,他此前压根没见过这个人,对他几乎是一无所知。如此强烈的直觉,他不得不重视。等再过几日,秦政住进试炼之地,谜团便会解开。他是个很有耐心的人,并不着急。

  杨坚让郑译去调查的是校园论坛上那个招募帖的发帖人信息。校园论坛是一人一号,注册时需要通过学生信息验证才可以成为正式用户,唯有正式用户才可以访问各版区进行发帖留言等操作。

  新生入住试炼之地时要办理入住手续,其中包括注册学籍,此时,他们会得到一个临时学号。这个学号可以使用一年,等到正式成为稷下的学生之后,才会发放正式的学号。

  临时学号一样是官方发放的学号,同样可以用来进行学生信息验证,所以新生一样可以注册成为正式用户。只是一年后学号就会过期,到那时,如果不能用正式学号重新通过验证,便会重新变为“未验证用户”。而正式学号不会过期。校园论坛上就常常有一些早已毕业的师兄师姐在潜水。

  一般情况下,出于对学生个人隐私的保护,个人信息一栏不会显示本名和学号,这些信息只能在后台查到,而学生会中掌握后台信息的只有论坛的超级管理员。当然,学校数据库的负责人也一样可以查到,但稷下的老师多数都很乐意保护学生的隐私。

  杨坚得到了确定的消息,这个ID为“唯我不败”的新号验证时的姓名是“蒙恬”——正是蒙山的公子。

  他盯着这ID看了一会,脑中灵光一闪,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登陆了王者荣耀,在搜索一栏输入了这个ID,还真找到一个叫“唯我不败”的账号。不过,这看上去明显是个新账号,还是最初识的段位。他点开这个账号的信息,发现对方并没有对个人信息进行藏匿设置,他接着点开历史对局,发现仅有双排的一局人机对战。他稍微顿了一下,点开对局详情,赫然看到了“唯朕独尊”四个大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