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少年的罗曼蒂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星光森林 一

少年的罗曼蒂克 晴风流雪 2225 2019.07.03 13:37

  “这难道是青鸟吗?可青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周围传来混杂着惊叹的私语声。

  看他们的反应,秦政大概能猜到这只鸟很不一般。

  “家主!路上有秃鹫袭击人家!好可怕啊!呜呜呜呜……”青鸟伏在蒙恬的肩头眼泪汪汪,秦政都要怀疑它眼里装着两个水龙头,也太能哭了吧。

  “你飞高一点不就行了?”蒙恬从它脖子上取下一个白色的帆布袋,看上去平平无奇,似乎只是一个空空如也的帆布袋。

  “可是人家要是飞的太高,这个人会窒息的……”

  这只鸟十分活泼、在空中不断扑扇翅膀摆出各种造型比划着。一会说自己路上怎么被秃鹫欺负,一会说路上差点迷路……

  秦政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它。

  看上去像是鹤类一样修长优雅,但比鹤体型要小,毛色是万绿丛中混杂着点点红,顶上还翘着一撮白毛,看上去略微滑稽,不过,鸟为什么会长这种又卷又翘的长睫毛?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错觉,这只鸟好像在偷偷瞄他呢……

  视线对上时,这只鸟眼睛下的绿毛染上了可疑的红色……

  话说,这鸟到底是什么构造的……

  “你别再叫了,你叫的我肚子要饿了。”蒙恬这句话非常成功的让这只鸟安静下来,瑟瑟发抖地抱成一团,摇着头说:“人家身上又没有几两肉……您能别惦记着了吗……”

  这可怜又可爱的样子让秦政忍不住一笑。

  “家主!这个人长得好好看啊……啊……人家要晕了……”说着,还抬起翅膀放在鸟头上,摆出一个要昏倒的姿势。

  ……喂。

  “你好歹还混了点朱雀的血统,能不能别只知道叫嚷?”

  “可……可人家只是一只可怜弱小又总被欺负的鸟啊……嗷呜!”

  蒙恬忍无可忍,一把将这只聒噪无比的鸟甩出几十米开外,世界顿时清静下来,但这好景没维持几秒钟,这只鸟就又扇着翅膀飞回来了,在半空中尖利的叫嚷:“人家要告你职权骚扰!人家要跳槽!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太好了,你快点去告、快点跳槽!我正好想换一只稍微能有点用的信使。连秃鹫都干不过、送信也会迷路,你还活在这世上干嘛?”

  青鸟仿佛被一道晴空霹雳打了个正着,直愣愣地在半空中定了几秒,居然也没有掉下来,然后,它终于不叫嚷了,大概是终于理解了自己的立场。

  虽然秦政也没有立场说话,可他觉得这鸟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也着实是有点小可怜,便劝蒙恬说:“我看它现在年纪还小,将来还有成长空间的。你别这样打击它嘛。”

  蒙恬“哼”了一声,不再多骂它。

  这只鸟很快调节好了情绪,飞到秦政面前,非常轻巧地停落在他伸出的手上,很礼貌地打了个招呼:“人家叫青鸢。”

  “你好。”秦政也笑着回了个招呼。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会说话的鸟,不免感到新奇。

  “帅哥哥,你现在还单身吗?”青鸢朝他眨了眨鸟眼。

  “……啊?”

  这个问题直接雷倒了所有人。秦政也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会有被一只鸟盘问这种私事的一天。

  蒙恬置若罔闻似的,只顾着把手伸到袋子里翻找东西。过了一会,拿出一只白玉笔杆的毛笔。

  “嗷呜!”青鸢忽然跃到空中,翅膀指着蒙恬破口大骂道:“你这个坏主人!你又拔了玉姐姐的毛来做毛笔啦!你不知道对兔子来说有一身浓密的白毛是有多么重要吗!你这……”

  “封。”蒙恬执笔在空中划了一道横线,白光闪过,青鸢的声音戛然而止。

  空气陡然沉寂了半刻,之后,有人小声地嘀咕:“原来他是祈愿的人吗?”

  秦政是看不出什么门道,只注意到青鸢眼泪汪汪的指着蒙恬,嘴努力张出各种夸张的形状,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这又是什么魔术?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抽签已经结束,每个队都已经抽到了自己的号码,但几乎没有人选择先行离开。

  “下面我来详细地说一下这轮的规矩。每个队伍都必须沿自己的门走出去,这一轮只有十支队伍可以离开,第十支队伍走到终点时,余下的门将自动关闭,届时,没走出森林的队伍将被视为‘不合格’。你们应当也清楚,这只是第二轮的测试,你们收到的录取通知书上写的报道日期是今天,但其实第二轮测试从八月二十一日开始,到本月二十号结束,共计三十一天,每天都有五百位考生,每天的通过人数为二十。”白起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知道这个通过率十分残酷。因此,我特别设置了一个‘复活’环节。”

  秦政知道,这或许才是重点。

  “你们看这个号码球。”白起举起一个普通的号码球,他用特殊的语言念出号码,忽然,球开始发光了,“当你们用古语念出数字时,球会发光,在岔路口时,它发出的光会为你们指引方向。而当第十个队伍达到终点时,这球便不会再发出光芒。”

  陆续有人念叨着古语,但秦政不懂这种语言,而且他们那个红球已经被烧掉了啊……这怎么办?

  “之前我跟你们说过,每条路的难易程度并不一样,数字从小到大,路线的复杂程度也依次增高。我知道你们会说,这样不公平,我刚才也说过,运气同样是实力的一部分。不过,越短的路途,因为靠近腹地,聚集着的变异体也会更多。你们都知道,在饿肚子的情况下,他们会极度凶暴,战斗力极强。另外,关于变异体,我只说一点,癸阶很弱,没有自我意识,到了壬阶,变异体会有思维能力,意味着他们懂得利用地形对你们进行埋伏。”

  当然,这并不是最可怕的。

  白起静静地凝视着这群还不知人心险恶的考生,残酷地说出最后一条情报。

  “下面我来详细解释一下如何‘复活’。在你们自己这一轮测试中没能取得‘合格’的考生,可以抢夺还有效的路,到达终点时,只要路还在时效内,号码球发出的光就会带领你们走出山林。”

  这才是这次测试的重点——狩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