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少年的罗曼蒂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协同作战 二

少年的罗曼蒂克 晴风流雪 2664 2019.09.20 23:29

  “你偶然也能讲两句正经话,真不容易。”嬴政笑着贫了他一句,在蒙恬的怒爪探过来之前,他已经朝着资料摆放的方向移步了。

  蒙恬哼了声,也跟了上去。李治刚才经历了一番大落大起,一溜烟地跑回宿舍把东西放下,就也跟着出来搭一把手。

  这会,作为学生会主席,杨坚自然不能落于人后,便也难得亲自动手干这些杂活。太极会虽然一向与学生会多有对立,但新生入学的事是学校的大事,要是纠结于小小的势力派别之差未免显得心胸和眼界都过于狭窄,李世民当然不是心胸狭窄之人,他早就带着两位好兄弟一起去帮忙了。

  本来只是围观的新生们也仿佛受到了某种鼓动,三三两两地跟着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自己能做的。李信和王贲回了趟宿舍放东西,也跟着加入到轰轰烈烈的搬运大军之中。

  学生会给新生们准备的材料很丰富,包括狄仁杰刚才拿的《新生手册》,还有《稷下出行导览》、《图书馆使用攻略》、《试炼之地大寻宝》等分门别类、细致入微的各种有关生活方方面面的实用生活攻略。

  俗话说的好,人多力量大。已经入住的新生名单很快就统计到位,武媚娘在学生会的笔记本电脑上一一进行了核对,当场替大家办好了临时学生证。其实芯片卡一早就制作好了,只是需要分别录入学生的具体信息,事情不难办,学会办理流程之后谁都能做,只是都是些细琐的活,费时费力罢了。

  学生证拿到手里,新生刚才那一点点的怨愤也立刻平息。大家都开开心心地回去研究这些资料,学习师兄师姐们留下的经验。

  事情办完之后,蒙恬领着一行人上楼去找乐毅。

  连嬴政都有些狐疑,这小子明明跟他一样是第一次来这里,怎么好像对这里了若指掌似的,都不需要别人指引,准确无误地敲开了乐毅一般都虚掩着的门。

  乐毅这间是套房。外面是一个小型的办公室,一张办公桌一排资料柜一套布艺沙发一把普通的椅子,看上去实在普通的很。但稷下本来也不推崇奢华之风,教学楼和学生宿舍都是实用主义的风格。

  “乐老师,我的队伍已经凑齐了。”蒙恬笑嘻嘻地冲着乐毅摆了摆手,一副很自来熟的样子。

  杨坚、李世民、武媚娘都很想给他一个困惑的眼神,虽然武媚娘不知道这个“唯我不败”是什么来头,但从杨坚和李世民的态度她看得出来,这人背景很不一般,所以谁都没有暴露自己其实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事实。

  乐毅弹了弹烟灰,眯着眼睛挨个扫过这几个人。面上不动声色,嘴上夸了一句:“你还真能凑出一支队伍来,刮目相看。”

  这夸奖虽然也算是实诚,但更主要是试探。

  杨坚、李世民、嬴政都是龙魂者,以杨坚和李世民之前那种针尖对麦芒的相处模式去看,他实在不认为他们能融洽地组成一支队伍。

  假如蒙恬能做到,这说明什么?

  自然说明这小子不是普通人。蒙山少主人自然不普通,神使一族也当然不一般,但这两种身份远不足以令三位龙魂者聚集在他身边。

  蒙恬笑吟吟地望着他,本来想顺势给自己吹个彩虹屁,假装没听懂他这话里的深意。但话到嘴边,锋头一转,也笑着试探他一句:“乐老师,难怪一早就听说你是稷下的传奇人物,果然不同寻常的很。”

  乐毅笑了笑,将他这糖衣炮弹弹射回去,说:“能准确点破白起心思的考生你还是第一个,他对你真是大为称赞。”

  心里暗暗在想:这般敏锐,防备心到底是太重了吧……不知道越是这样越显得欲盖弥彰么?

  二人这商业互吹一般的场面把其他几个人看的很有点疑惑。

  蒙恬故作恍然地一拍手,笑着说:“总算明白东大陆第一高手为什么会栽在你手里了。我听人家说,男人都喜欢把自己的话当真理的人。”

  杨坚和李世民各自挑了一下眉毛,觉得自己或许是把这句话理解的太深了。

  知道一点内情的嬴政同样不太明白他俩在这到底嘀咕的是什么,只隐隐嗅出这话里话外充满了火药味。

  乐毅倒没生气,笑着回了句:“他直觉一贯很准,你不这么觉得么?”

  蒙恬很认真地想了想,托着下巴说:“我觉得嘛,乐老师你恐怕误会了’直觉’这个词的意思。举个例子,刚才你没下楼去替学生主持公道,不是因为你那会就察觉到刚才那是’豆丁治水’的一道小劫数,而仅仅是不怎么主动插手学生之间的事罢了。要在那件事发生的一瞬间就能分清楚那到底是无意义的事件、还是意味着转变的机缘,这种领悟力才是’直觉’。”

  这时,除了还不知道他身份的几个人之外,大家都不禁心想:真不愧是蒙山的人,简直太神棍了。

  李治也很认真地在想:原来刚才那是我的劫数?

  边想,余光边悄悄地扫向武媚娘高挑的背影。

  乐毅笑了一声,不打算被他的话带偏,淡淡说道:“你这种’直觉’对常人来说太不现实了。”

  大家都比较认同乐毅的话。因为多数人都分辨不出蒙恬所说的那种“直觉”。

  唯有蒙恬摇了摇头,笑着说:“’直觉’可是学习’术’的必备才能。当然,你也可以说这世上有资质成为术者的本就凤毛菱角,但除了我蒙山之外,昆仑的天枢院和蓬莱的天机塔也有不少厉害的术者,而且,游走世间凭个人天赋大有所成的术者也不稀少,只是这类人往往都是在时局动荡时才会出世为人所知罢了。本来,术者比起后天的培养、就更依赖先天的天赋。”

  谈论到“术者”,连乐毅的脸色都不禁微微异变。他想起白起说起过蒙恬懂得如何施放传送法阵,这种空间秘术的确超出了他们对灵力的理解。或许,这是另一种更为神秘的力量。

  他现在不得不承认,蒙恬的话令他迟疑了。

  “术者”这个群体确实的存在着。难道蒙恬当真只是一名“术者”么?

  这小子聪慧过人,大概一早就明白我那话是另有所指,难道他是故意落入陷阱好让我知道假如他真是麒麟便会避开陷阱么?

  还是说,这只是他将计就计之后的一招疑兵之计?

  乐毅知道不能再顺着他的思路继续往下想了。因为一旦他开始怀疑,就无异于是放弃了挣扎,落入了他的思维陷阱。

  既然正面试探得不出结论,他倒不如从“术者”这个点切入,蒙恬必定不是一般的“术者”,所以他故作好奇地询问道:“既然如此,那你认为我们两支队伍谁输谁赢?”

  蒙恬满意地看见乐毅已经掉入了他埋下的坑,面上却依然镇定地假意为他的话感到失笑地说:“乐老师,你知不知道随便泄露天机我是会遭天谴的啊。假如我现在告诉你你们会赢,然后你为了改变这种结局故意让自己输掉,那老天就会认为我耍了它,它老人家必定会大为光火,说不定直接降一道天雷把我给劈死了呀!”

  他说着还很惧怕似的缩了一下脖子。

  乐毅顿时哑口无言。他这才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攻破蒙恬的盾牌,他以为这盾牌之所以坚硬无比是盾牌的材质很特殊,却不知道他们之间原来隔着一层他越不过去的空气墙。……他这个不懂“术”的人怎么能知道蒙恬到底是个什么程度的“术者”呢?

  在场其他人也不懂术,听的似是而非、模棱两可,并不知道蒙恬的话到底是对还是不对。只觉得……好像还挺有道理的。

  这时,一道陌生的男声从走廊传了进来:“要他真能随便想输就能输,那就表示你对他说了谎。天机给出的答案一定是你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