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少年的罗曼蒂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协同作战 四

少年的罗曼蒂克 晴风流雪 2345 2019.09.22 22:19

  杨坚正在唯一一条上山的通道峡口处指挥着学生用灵力筑成壁垒抵御变异体的进攻。虽然这次攻击相当突然,但这条山路原本就是修行之地,遍布机关陷阱、道路也变幻莫测,变异体的进攻虽然来势汹汹,但一时也很难形成突破。

  只是,他忽然注意到事情似乎有些超出他的理解。

  在他们的认知中,变异体桀骜难驯,如果某一个地方存在十只变异体,那么只要再等一段时间,它们必定会从十只变为一只,因为它们只懂得遵循本能——食肉、变强。

  可眼下看它们协同合作懂得吸取其他变异体的教训避开陷阱的样子,杨坚却不禁陷入了深深的困惑。

  他转头问前来协助的老师、稷下最出色的驭兽师庄周:“庄周老师,这些变异体难道是有组织的么?”

  异能者之中有天生能与各种灵兽、妖**流的一类人,他们与这些灵兽、妖兽签订契约,以自身灵力为养料,令灵兽、妖兽为他们驱使,这便是驭兽师。

  庄周正阖目端坐在一只硕大的橘猫背上,看上去好似在睡觉,其实他正和派出去查探情况的幽冥之蝶共享视觉。

  杨坚所说的情况他其实一早就留意到了,这是他们第一次遇到变异体有组织的行动,因此他此时也极为慎重,派了一只灵蝶去给王诩传讯。此时,山下聚集的变异体数量简直超乎想象,这么多变异体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久守必失,但以他们的人数出去就是送死……而且,不知为何,他总隐约觉得这一大片蔽日乌云透着不详的气息。

  十佬会谈结束之后,蒙恬说想赶快到学校报到,所以散了会便走。余下的九位、加上老朋友蒙骜一道按惯例吃了顿工作宴。

  定海大厦是稷下海拔最高的建筑,名字取自很有名的神话小说中提及的“定海神针”,从这里的窗户俯瞰下去,不见稷下城其余的建筑,只能看到层层叠叠的云海。

  十佬会堂和异能者管理部都在这栋高厦里,其中十佬会堂在最顶楼。

  侍者们推着餐车,小心地伺候着这十位代表着东大陆十大势力的重要人物。今天负责上菜的侍者是位年轻人,他仪表堂堂,穿着合身的制式衣袍,灰蓝色的底色,棉麻材质,衣襟和衣摆都绣着云纹,微长的头发用发油服帖地梳着,用丝带绑成一束马尾。显得非常文雅。

  他按照已经练习过不知多少次的标准动作轻轻将菜摆上桌,这个过程中,腰杆保持直挺,走动时,尽量让自己的脚步像是片羽毛一样轻巧。

  很快,菜就全部上好了。正当他心里舒了一口气,以为自己首次的表现可以打个至少80分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巨大的推力,在他被这不知从哪里吹来的狂风吹的倒地之前,他发现一只金色的巨手捏住了他的身体,将他提起到半空中。

  接着,一道咒文打了过来。

  他茫然地望着眼前的这十位尊者,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都用这种如临大敌的眼神望着他。

  “他似乎并不知情。”唯一的女人低声说道。

  “王校长,你怎么看?”青丘之主多少也懂些人情世故,按捺住火气,还算好脾气地先问了稷下地界的代表。

  王诩脸色难得的阴沉,这一招“擒拿手”正是他的绝技,能以灵力化形为巨手,也足见他修为的高深。

  他看向蒙骜,问道:“老蒙,会不会有什么秘术连你也骗得过?”

  刚才打出一道“现形咒”的蒙骜点点头,说:“可能是可能。但我觉得,眼前的这个小子究竟是人还是变异体已经无关紧要了。你应该也感知到了吧?”

  王诩不擅长术法,此刻还真没察觉到什么异状,不禁困惑地望着他。

  白昭给出解释:“浓烈的血气在蒸腾,生气逐渐稀薄,这是血缚之阵。”

  “血缚之阵?”管叔大惊失色,“怎么可能?谁干的?”

  玄女面色煞白。

  血缚之阵,以魂魄为引、以鲜血为代价获取巨大力量的一种禁忌术法。此阵张开之时,网缚在内的生灵都会成为祭品,谁也无法逃脱。

  这阵法威势霸道无比,因此发动条件也十分苛刻。连蓬莱的天书残卷上也并无详细记载。

  “白先生,你怎么知道这便是’血缚之阵’?”玄女询问他道。

  “因为很多年前,我曾经亲眼见过。”白昭摇摇头,“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必须得赶快找出是谁在捣乱!这样才能破阵!耽误太久,我们全都会死在这里。”

  听到“死”字时,年轻的侍者抖了一下。

  他忽然想到一件事,一件本来似乎并不太重要的事。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个名为“暗网”的地下世界。在这个世界上,有七个区域——稷下、蓬莱、青丘、蒙山、北冥、昆仑、长安。这七大区域之间的网络并不互通,存在着被称为“墙”的一道障碍,各自在明面上岁月安好着。

  但世上从来不缺好奇心重的,总会有第一批想尽各种办法翻出墙去看看更广阔世界的先驱者,在一批又一批的先驱者的努力下,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外面的天地。

  他也是这其中之一。

  一次偶然的机会,聊天群里的一个前辈问他有没有兴趣去见识一下真实的世界,说像他这样的年轻人应该去看一看。他被说的很心动,于是二人便开启了私聊。

  他就是这样走进了“暗网”的世界。

  这是一个完全自由和匿名的世界。在这里,大家可以随心所以、畅所欲言。因为前辈们构筑这个世界时巧妙地用多重加密隐藏了计算机操作的来源、目的地以及内容,使得监管者的目光无法企及这里,所以这里自然也就没有社会所谓的规范。

  像他这样有一点叛逆心的年轻人总是很容易被“秘密和隐晦”的事物吸引,然后,和很多机缘巧合之下进入这里的人一样,越是了解,便越是沉溺其中难以自拔。

  他最感兴趣的版块和多数人一样,是挂在论坛首页的“悬赏公告板”。

  这个东西很有趣,只有四个很简单的操作指示。首先,在名单上新增姓名;其次,在姓名旁边标明下注金额;然后,预测此人死亡时间;最后,假如预测准确,便可以赢得全部赌金。

  乍一看,这东西似乎没有什么乐趣可言。但真正的乐趣便在于这四条明面上的指示之外,另一条没有给出却让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指示——预测是否准确,全看个人。

  这是一个没有规范的地方,而这种行为也根本不叫买凶杀人。所有的行为都是出于自发,谁也不知道被挂在榜上的人到底是谁挂上的、不知道让奖金池变得如此丰厚的人又是谁、更不会知道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死的。

  朦朦胧胧的记忆中,他隐约的记得昨天晚上,悬赏公告板上新增的名字中,似乎有一个姓蒙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