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少年的罗曼蒂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泰阿剑 二

少年的罗曼蒂克 晴风流雪 2047 2019.07.07 18:23

  一道闪电在他脑中“轰”的炸开,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残片一点一点汇聚,拼凑出一段鲜活的影像。

  他看到一个细瘦的青年,比照片上的那个要瘦一些,面色苍白,眼神却十分的倔强,嘴里咬着一截绷带,绷带的另一端,缠在一只光秃秃的手腕上。青年的另一只手上握持着一把长剑,剑身在星光下闪着冰冷的青辉。

  他的父亲并没有选择逃避,虽然实力不济,却依然尽力护卫着队友。

  ……只是……

  秦政望向天空,星月被尘土遮蔽,眼前只有灰蒙蒙的一片。

  原来,他父亲还有这样一段往事。奇怪,他为什么对父亲一点印象都没有?他父亲活了下来,和他母亲结识了,所以才有了他。但仔细想想,真的很奇怪啊。如果他父亲是这样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为什么在他的记忆中,从没听母亲提起过他呢?

  他忘记的不仅是八年前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双亲的事,他其实更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可直到今天晚上,他才恍然意识到这一点。

  他这是不知道自己压根就不记得了。

  ……为什么会不知道呢?

  他明明也是一个很正常的孩子,虽然稍显深沉了些,但对双亲的渴求是每个人都会有的情感,他不该例外的。难道……他不愿意多想。因为那是他的奶奶、他的大伯。

  可是,结合眼前的现状,他又实在不敢认定他们真拿他当自己的孩子看。也许,至少,在大伯眼里,孩子只是家族必须的工具之一。若他不能成为合格的继承人,那不如干脆去死吧。

  秦政在这种悲凉中静默地站了一会。爆炸掀起的尘土还未落定,一阵一阵的沙尘随风飘舞。没了枝叶的阻挡,月光直落下来,像是给他披上了一层清冷的白纱。

  李信和王贲本来想上前询问几句,但空气忽然出现了细微的异动。陡然的,刚才已消失的气息澎湃起来,掀起恐怖的波动向外蔓延。

  “不好,这变异体还会进化!”李信立刻摆出作战的姿势,指虎隐隐发出蓝色的辉光。

  “不要吸气!”秦政也回过神来,看到镜片发出红色的警报,即刻出声提醒。

  李信和王贲忙屏住呼吸,这对他们来说并不难,可秦政不会使用灵力,不懂得如何完全隔绝别人的灵力。

  烟雾渐渐散去,刚才那只绿色大毛毛虫已经蜕变为一只七彩蝴蝶。现在,除了背上留有一对蝶翼,他看上去与人很是相似。只一对眼睛闪着嗜血的红光,看上去十分骇人。

  “王贲……这就是壬阶的变异体吗?”李信擦一擦额角渗出的冷汗。

  王贲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唇角微扬,点点头,说:“没错。终于有能让人提提神的东西了。”话音刚落,便一马当先的冲了上去。

  他身法极快,腿如奔雷,眨眼之间就到了那变异体跟前,青色寒锋一闪,这东西的半截翅膀即刻与身体分离,痛苦的扭动时,王贲已轻巧地一个后空翻稳稳踩落在地。

  这一连串的动作实在太快,若不是秦政的眼镜里装配有动态捕捉芯片,能够将高速动作尽数捕捉,秦政根本不会发现他用的是一把寸长匕首。

  ……出刀以及藏刀的速度都太快了。

  失去了半截翅膀的变异体捂着脸痛苦的嘶吼,声波向四周荡开,秦政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哼。”王贲冷笑一声,抬脚将落到自己面前的半截翅膀踢飞。

  “别……”秦政的提醒还没来得及说出,变故就已经发生了。

  那半截翅膀并未被他踢开,反倒像是有意识的活物一样紧紧缠绕在王贲的小腿上,李信也立刻察觉到情况有变,一阵风似的蹿出去,却被“轰”的一声爆响炸的只能以手为盾,暂时停住了脚步。

  爆炸掀起的风波以及四处飞扬的尘土令他们一时无法逼近王贲所在的地方。

  秦政还能借眼镜透过烟尘捕捉到王贲的情况。

  数据显示这爆炸当量不亚于1公斤,一般人早该骨肉横飞片甲不留了,可王贲只是受了点皮肉伤,简直不可思议……

  看来不管是变异体还是异能者,都是超出常人的存在。简直像是超英片里的超级英雄和他们的那些对手了。

  “哈哈哈!愚蠢!”那变异体似乎很享受将猎物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乐趣,断翅处又长出一支新翅。刚才王贲的突袭能够得手,是他有意为之。

  ……当真是如此吗?

  李信和王贲此时必定这样认为了,可秦政却并不这么看。

  王贲已经撤了回来,李信正在唠叨他:“你太小看壬阶变异体的实力了,他们和癸阶是截然不同的存在,幸好你反应够快,用灵力护住了小腿,否则我看你这腿今天就没了!”

  王贲满不在乎的擦了擦脸上的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小把戏。但和这家伙近战我们吃大亏。他的粉末会爆炸,而且,越靠近他粉末越浓……”他余光扫向秦政,又看了看李信。似乎是在问:这小子怎么发现的?

  李信哼了一声,说:“我早说他真有本事了。你非得跟那些家伙一样认为他是骗子。”

  “但他身上真一点灵力都没有。”

  “我听说修炼到一定境界的人可以将灵力完全收住。他兴许就已经懂这本事了呢。”李信搬弄着从族中老长辈那里听来的消息。

  “……真的假的……而且你觉得他看上去像是那种修炼到一定境界的人吗?”

  李信点点头,“我觉得超像。这就叫真人不露相。”

  秦政假装没听见他们的谈论,从包里拿出伤药和绷带给他们,另外又从口袋里掏出另一瓶还没有开封的圣水,递到王贲面前,说道:“给你,希望对你的伤势能有帮助。”

  王贲愣了愣,转头对李信说:“我现在觉得你偶尔还有点靠谱了。”他接过秦政递来的好意,询问道:“真人同志,你有没有什么对付他的法子?另外我刚才就很好奇了,你到底怎么找到我们这条路上来的?你那个超级厉害的队友呢?你们走散了?”

  他这一连串问题让秦政都不知从哪个开始回答才好。揉揉眉心,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

  “别无视我啊!”变异体双翅扑动,飞身上天。

  月光下,红色的磷粉簌簌下落,他们后撤的很快,但这磷粉追来的速度更快,眼见着他们就要被这磷粉包围,忽然,不知从哪席卷来一阵狂风,将这些红色磷粉全部吹散,远远的传来一声很细微的尖叫:“啊……”

  秦政戴着的眼镜立刻锁定了方向。

  李信和王贲都对他投来敬仰的注视。

  秦政略微尴尬,这风和他真一点关系都没有……

  但这两人一脸“听你指挥”的表情,他也只好给出指示,说道:“……你先帮他包扎一下伤口吧。我们在这闹出的动静不小,尽快解决这东西之后,赶紧找地方隐藏起踪迹。”

  “好的,真人。”李信点了点头,立刻利索地替王贲清理伤处。

  “我有想从他嘴里套出的话,接下来,我会和他说说话。你们都有手机吧?一会留意我给你们发的信息。”秦政压低了音量,小声地对二人嘱咐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