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少年的罗曼蒂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考试还没完 完

少年的罗曼蒂克 晴风流雪 3325 2019.06.30 00:07

  蒙恬安静吃东西的时候,秦政开始思考白起刚才的那番话。

  首先,白起的话可能有故意夸大的成分,吓唬他们,是要让一些本就脆弱的同伴关系在压力之下分崩离析……所以这第二轮测试,大概就是要考验他们临时结成的同伴关系。这或许也表示,第三轮测试真的会有危险。

  他想了一下,没多犹豫,从行李箱中取出收在里面的背包,装了些必须要带在身上的东西,比如几件换洗的衣服和洗漱套组、毛巾。最后,他自然不忘将可以变化出多种组合的折叠工具刀塞进包里。不过可惜,他不抽烟,所以随身没有带上打火机。既然给他们的时间是五天之内,那么表示,这趟路程需要在户外过夜。这样一来,火是必要的。

  “老师,不能变更组队吗?”

  有人出声问道。

  “不能。”白起面容冷峻,“并且,因为你提出这个蠢问题,你和你的队友都被淘汰了。将胸牌摘下离开吧。”

  这一突发的变故令很多人都深感惊惧。

  “从现在开始,各队之间不许交谈,一经发现,两队都直接失去资格。我耳朵很灵,别以为能瞒得过去。向我提问,也视为自动放弃。还剩二十分钟,和你们的队友好好商量、做出决定。”

  多数人都没有着急做出决定,有些人阖目养神,有些人眼观八方,偌大的空地一时寂静无声。

  直到秦政问道:“往下走吗?”

  蒙恬点点头。

  秦政便笑着说:“那好,我们继续前进。”

  他拧开装橙汁的瓶子,补充了一点水分和维生素。但他也没有舍得喝多少。因为眼下还并不知道上路之前学校是否会配发补给品,因此,他也不能假设他们过会一定有水喝。

  不过,山林里,必定有水源。而他也很相信自己辨认方位的本事。

  “你真的不吃吗?要吃饱了才有力气上路呀!”蒙恬已经把第二个三明治给消灭干净了,“从这里到他说的地方,要翻三个山头、穿过一片大森林,还挺远的。”

  秦政不禁很好奇,问:“这你都知道?”

  蒙恬眨了眨眼睛,说:“是那边吹来的风跟我说的。”

  秦政心想,这意思是说,他对山地的感知能力很强吧?可能听多了,光靠听就知道前面的路况大概是什么样子。这点秦政倒不怀疑,因为通过声波判断地形是很科学的,只是这对他来说需要借助仪器。但蒙恬从小生活在山上,这就跟渔民倾听海风能大概判断出天气是一个道理。

  蒙恬起了个好头,很多人选择和他同样的方式,将情报共享开来。

  “……我只能听到第一座山头传来的嘶鸣声,给我一种很不详的感觉。”

  “我也听到那山上传来凶兽的声音。”

  这些人虽然都只和自己的队友说话,但谁也没刻意压低音量,这不能被视为“违规”。这是巧妙的利用规则。

  秦政表面上很镇定,可内心也不由得起了疑虑。

  ……这到底是什么复试?难道稷下其实真是什么修仙门派?

  他沉下心认真地听,发现自己除了呼啸在山涧的风声,什么也听不见。

  所以他也不多心去想,从善如流地接过蒙恬递来的一块三明治,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李信小声地跟王贲嘀咕:“我只能大概听到第二个山头传来的声音,你呢?”

  王贲瞥了正专心吃东西的漂亮男生,说:“差不多。……你刚才和他们接触之后是什么感觉?”

  “我觉得,嬴政挺深不可测的。”

  “另一个呢?”

  “他的灵力强的让我有种几近窒息的感觉。要是他有一点杀心,我刚才就回不来了。不过你也看到了,他很听嬴政的话。而嬴政……人好像很不错啦。我觉得不需要太戒备他们。”

  王贲点点头,认可了他的判断,“有可能的话,亲近他们是一个不坏的选择。那片山谷里有很多变异体,而且说不定还有藏在暗处狙击其他考生的混蛋。和可信的人结盟,能大大提高我们通过的概率。”

  李信笑了一下,“其实就算不结盟,以我们的实力,通过下一关也没有什么问题。”

  王贲瞥了他一眼,“我是没问题,但你这家伙喜欢装英雄,就算我们实力很不错,也绝对扛不住连番的车轮战。这条路不是靠一腔热血就能走下去的,你应该很清楚才是。”

  “我知道。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王贲撇了一下嘴,没把他这放屁一样的承诺摆在心里。

  已经陆陆续续的有人主动摘下胸牌选择退出了。

  秦政略略扫了一眼,起码有一半的人选择了放弃。留下的人越来越少。

  此时,白起又发话了:“还剩十分钟。对了,刚才还有一条规矩我忘记跟你们提,从下一轮开始,主动放弃的人将会永久失去进入稷下大学的资格,并且会被登记上失信人名单,也就是说,你们现在的决定,或许攸关生死、也或许关乎前程。请务必深思熟虑之后再做出选择。”

  这句话很有震慑力。

  一些原本还摇摆不定的人,也即刻下定了决心,将胸牌摘下,大咧咧地喊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回家修炼一年,明年再来挑战!”

  ……修炼?

  秦政越来越觉得哪里不大对劲。他忽然很想问那位白起这到底是什么入学测试,可一旦问出这个问题,也就意味着他们都会失去资格。

  此刻,秦政已经隐约的意识到自己被大伯狠狠地坑了一把。可他并不多怨怪,假如没来这里,他便不会认识蒙恬。虽然他们才刚认识不久,可秦政总不禁觉得,他们似乎早已认识。

  空中的倒计时变为“0:0:0”时,白起对选择留在这里的人说道:“大家站成两排,和和自己的队友分开站,一队站在那边,一队站到这边,不要被别人干扰,遵从自己内心的判断,郑重地做出决定。愿意参加下一轮的留下,把这份协议书签了。不愿意签的自行离开。这是你们最后的退路!”

  “未来的小弟……”蒙恬忽然喊住秦政,对着他浅浅的一笑:“三明治很好吃,谢谢。”

  秦政觉得自己的心口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揪住了。他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他知道自己无路可退。

  “死亡责任豁免书?!”

  他仔细翻阅了协议书的每一条细则,非常确定这上面都是极其不负责任的霸王条款!喂,他们只是考生而已,为什么考个大学还要面临死亡的风险啊?

  而且,上面罗列了各种看上去就很恐怖的死亡情况,比如被野兽咬死、摔下悬崖跌死、掉进水里淹死等等……

  总之,学校方面什么责任也不会承担,甚至都不会替他们收尸……

  理智告诉秦政,这所谓的复试和他想的很不一样,最好就此止步。但他还是在签名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没有丝毫的犹豫。

  当然,是“嬴政”这个名字。

  签完这份和卖身契没什么两样的协议书,他们被带到另一处空地,秦政见到蒙恬朝自己露出一个笑容。

  午后的阳光照下来,蒙恬站在阴凉处,石壁的影子落在他脸上,让这个笑容显出一些忧伤来。

  可惜,这时的秦政还什么都想不起来。

  既不认得他,也不认得自己。

  多年以后,再回想起这段往事,才忽然发现,原来,他一直都很会骗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