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少年的罗曼蒂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少年的罗曼蒂克

晴风流雪

  • 轻小说

    类型
  • 2018.07.12上架
  • 23.19

    连载(字)

188位书友共同开启《少年的罗曼蒂克》的轻小说之旅

执事小王锅锅 学徒岚玥_书剑酬君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新生报到 一

少年的罗曼蒂克 晴风流雪 2238 2019.06.24 19:30

  九岁那年,秦政经历了一起灵异事件。

  那天夜晚,还没学会游泳的他不小心落入湖中,冰凉的湖水灌进鼻腔,他感觉到自己在下沉,仿佛有一股力量在把他往下拉扯,于是他尽自己所能的朝着湖面伸出手去……那一瞬间,世界忽然静谧。

  他看到湖面变成银色,在夜晚应当很刺眼的亮光投进水里,变得柔和。而光轮越来越近时,湖水像是畏惧着这强光一般,主动分成了两截。

  秦政呆呆地看着这巨大的光轮向自己逼近……三体人的飞船到大陆了?难道这颗行星的坐标已经暴露了?

  “我要和三体世界对话”这救命的台词还没说出口,一只手就柔柔地堵上了他的嘴巴——虽然看的不是太清楚,可他隐约看到这光轮中出现了一条人影。

  这当然是句废话,捂着他嘴的总不能是只鬼手吧。但秦政没有想到,在其后的八年里,这只手真的成了一只鬼手。

  按道理说,他应当有这个人的记忆,可自打奶奶请“祈愿”公司的专家来替他驱邪、那戴着眼镜的斯文男人喂他喝了一小罐比黄金还昂贵十倍的圣水之后,他就什么也记不得了。

  问起奶奶时,奶奶说,那阵子他总神神叨叨,像是被邪鬼附了身似的,三更半夜的四处吓人,把家里胆小的女仆们吓的纷纷递交辞职报告……她还说,其实这都不打紧,但他被那邪鬼附身时整日不吃不喝也不睡觉,再这么下去,身体非垮掉不可。

  见奶奶边说边叹气,他也就半信半疑地把这“邪鬼”当了真。

  不过,他没彻底死心。

  他在网上查过那天晚上的一些新闻,想着或许有什么人能捕捉到一些残影。结果还真叫他有所发现。

  一些天文爱好者说自己看到月亮坠落了,另一些人则表示那是人类从未见识过的超近距离“流星瀑布”。

  双方在网上有过一番唇枪舌战,但谁也说服不了谁,而权威天文机构出面表示那天晚上发生的“异状”不是什么天文现象,是某个秘密物理实验的“附带品”,还很稀罕地晒出了那天晚上各处天文观测站的观测数据。

  对于秦政这个亲历者而言,这三种解释都无法令他信服,因为即便记忆模糊,那覆在嘴上柔软的触感却绝不虚假。

  ……那绝对是外星飞船!他碰到过外星人的手!

  当然,为了不让大人操心,秦政一贯假装九岁那年的事就是一场模糊不堪的梦。

  秦政今年十七,是秦家的暂定继承人,在神龙大陆是知名不知脸,大伯将他保护的极好。

  长安有四大豪族——咸阳区的秦家、长乐区的刘家、大兴区的杨家以及太极区的李家。

  其中,他们秦家年年都稳居富豪榜榜首。把他家的钱全兑成面额最大的纸币堆起来烧,那也得烧很久很久。

  也因此,他那一贯很可靠的大伯有一个怪癖,十分沉迷于收藏各种稀奇古怪的“古董”,秦政觉得他这大概是为了烧钱。

  比如最近新得的那个人面猪身陶偶。卖这破烂东西的那个古董商竟然敢说是这玩意是海底文明亚特兰蒂斯的遗产……

  喂!既然是海底文明亚特兰蒂斯的遗产,麻烦你先把下半身捏成鱼类好吗?

  盯着那卷的栩栩如生的猪尾巴,秦政由衷的觉得,他大伯这不是人傻钱多,是钱真多的没处花,变着法子的给自己找乐子呀!

  秦政亲爹死得早,他没什么印象,家人也几乎从来不提,对他来说,亲爹就活在床头摆着的那张照片里。

  五岁那年,亲妈人间蒸发杳无音信,什么都还不懂的他缩在酸臭的破屋子里病的奄奄一息,以为就要去见亲爹了,当时,或许是太年幼,他连害怕是怎么滋味都不懂。

  等到朦朦胧胧的张开眼睛,模模糊糊地见到一个穿一身黑的清俊男子,便很自然地说:“……你是黑无常吗……”

  据他奶奶说,他大伯的脸当时比锅底还要黑。

  因为总有人背后说他大伯是恶鬼,但从没人敢当着他的面这样提。他是第一个,想来也是唯一一个。

  认祖归宗正式更名为“秦政”之后,奶奶告诉他,秦家的老祖宗迷信,认为秦家受水德庇佑,所以秦家人都得穿黑色,他也不例外。

  他当时盯着镜子里穿一身黑酷炫拽的简直不像他的人,恍恍惚惚地以为自己祖上是混黑道的,原以为大伯身上肯定有什么酷炫拽的纹身,结果一起洗澡时发现大伯皮肤雪白干净的几乎连一道伤疤都没有,疑惑地询问时,才知道他们秦氏和黑道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他们家族的主营产业是军工研发与制造,研发技术和制造技术都是神龙大陆最顶尖的。

  于是,自那晚的奇遇以来,秦政一直在利用自家的资源投入大笔资金进行航天工程的研究。并且,报考稷下大学时,毫不犹豫地专业一栏填写了“工学院”。

  想到这件事,正焊芯片的秦政将电烙铁架到焊台上,脱下隔热手套,略有点郁闷关上研究室的玻璃门,走进隔壁的篮球房,顺手从球筐里抄起一个篮球利落的三步上篮,舒缓着自己郁卒的心情。

  先把日期回拨半个月。

  那天,他敲开书房的门,正看书的大伯抬头看过来,上扬的眼尾带出笑意:“来了,坐。”

  他大伯特别爱穿能完美勾勒出身材的丝质睡袍,当然,到了他这把年纪,身材还能保持的几乎看不出一丝赘肉,也着实是值得炫耀。

  秦政一向不是很喜欢大伯书房的沙发,用料是很稀有,但坐上去一点也不柔软。

  大伯把手上的书收进书柜,喊了他一声:“阿政。”

  是熟悉的开场白,语气有些严肃,料想是件正经事。

  他看过去,应了一声。

  瞥见大伯那一脸的云淡风轻,他知道大伯又在读那本“资治通鉴”。

  那书就像是他大伯,外壳写着明明白白四个醒目的大字——资治通鉴,可他有次翻开这书时,却意外发现里面是一本小说——追忆似水年华。

  ……怎么的,这书很见不得人吗?

  他一贯很不解。但也没傻到直接询问——那不就暴露他偷翻过这书的事实了吗?

  可他又实在有点好奇,在这两本书里他没找着答案。于是便考虑花重金向“星罗”求一个答案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星罗是一家知名的情报公司。据说这家公司手眼通天,只有别人想不到、没有他们弄不到的情报。达到这种能耐,收费自然极为昂贵。

  秦政当时打了电话过去咨询,但一听报价他就立刻打消了念头。默默地想,星罗真不愧是和祈愿那家神棍公司齐名的著名黑心企业……一条情报的价格都足够他投资一颗卫星了,他看上去难道像是钱多的堵了脑子吗?!

  后来他才知道星罗对每条情报的报价会因人而异,这条情报对那时的他来说确实有这么高的价值,因为要把这条情报完整地向他说明清楚必须关联其他的附加情报,而彻底把这件事解释清楚时,就会彻底颠覆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于他而言,这份情报价值最高的部分其实根本不是大伯的往事,是他自己此时还被封锁着的记忆——他的过去以及失去记忆的缘由。

  可当时他懂什么?他自然选择放弃了这难得冒出来的八卦之心。

  修长的手指夹着封红色的信递了过来,大伯一贯的喜怒不形于色,淡淡一瞥他,“拆……打开看看。”

  连拆信这样细琐的事都怕他麻烦替他做了,倒真“贴心”呐。

  秦政面色如常地接过信,不管是脸上还是心里都没有丝毫的不快。因为他没有什么是见不得人的。至于隐私,这东西他一向都没有,早就习惯了。

  收信人一栏写的是“嬴政”。

  “嬴政”是他在外的化名。挂着“秦政”这个大名实在太过招摇,万一别人问他你是不是秦氏的那个秦政,说是也不是说不是也不是,他嫌麻烦,便干脆从祖宗的姓氏中取了姓,对外一概自称“嬴政”。

  阳光从水晶拼接的穹顶照下来,正落在“稷下大学”四个烫金的大字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