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少年的罗曼蒂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记忆是锅粥 二

少年的罗曼蒂克 晴风流雪 2088 2019.07.09 18:53

  看到蒙恬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时,秦政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刚才他还在跟人家争执说他到底来没来,结果大活人现在就在他眼前。不禁让他怀疑自己的思绪是不是混乱了。

  直到蒙恬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然后很装X地拿着把折扇摇啊摇,眨着眼睛问:“老嬴啊,你没事吧?”

  拜托,屋子里这么凉快,你扇魂呢?

  ……咦?

  秦政忽然觉得哪里不大对,可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太对。他们应该是今天才刚刚认识的,为什么他忽然有一种已经和这家伙认识很久的那种熟悉感?

  这念头刚浮上来,秦政感觉头又在隐隐作痛。

  他认识眼前的这个人。而且,应该说,十分的熟悉,称呼比他反应更快的脱口而出:“小王八……”

  “你才是王八,你全家都是王八精投胎转世!”蒙恬愤愤地拿扇子指着他,忽而意识到不大妥当,咳了两声,展开折扇摇了摇,硬是扇出一点名门大少的贵气,菱唇微笑着说:“蒙恬见过各位叔叔伯伯,蓬莱的姐姐也到了?管叔你真是有面子啊。”

  “哎呀,让你们久等了啊。刚收到消息我们就马不停蹄的过来了,嬴政同学,你没被怎么样吧?眼睛怎么红了?”王诩一如既往地睁着眼睛说大瞎话,吃准了没人会站出来拆穿自己无所畏惧。看向秦政时,眼中的关怀之意却是不假。

  “……啊?”秦政愣了一下,想着打开手机前置摄像头看一眼,手还没揣进衣兜,一个手机屏已经递到自己面前。

  ……这是怎么回事?

  秦政诧异地望着屏幕里自己这双眼睛。

  “他这是不是红眼病啊?我还是带他到医院看看吧,回头传染给大家就不好了,你们说呢?”蒙恬啧了一声,笑着对看不见的众人说道。

  ……红你妹啊!

  你见过这样的红眼病吗?!

  秦政内心默默吐槽。忽地,毫无征兆的,他两眼一黑,跌进了一个硬邦邦的地方。

  蒙恬也没料到刚见面人家就给他来个如此热情的熊抱,愣了一下,拿手指戳了戳秦政的脸颊,见他毫无反应,说:“不好,他昏死过去了。我是不是应该打电话报个警什么的?”

  面上挂着和煦的笑,但在场的人都是高手,都感觉得到他身上正散发出冰冷的杀意。

  昆仑的管叔此时最心里有苦说不出。他从高台上跳下来,恭恭敬敬地朝着蒙恬一拜,然后看向蒙骜,问道:“这……麒麟当真下山了?”

  蒙骜被他这话给吓着了,“麒、麟、下、山?谁跟你们说的?”

  玄女笑着解释道:“前些日子,天机镜给出指引说近日麒麟会出现在稷下。……不过,那镜子最近经常出问题,前阵子镜子还说管叔你有反心呢,谁都知道你管叔对昆仑最是忠心耿耿,怎么可能会反呢?”

  管叔瞪着眼睛,似乎是不敢信,“这……天机镜还能有错?”

  玄女盈盈一笑,问道:“那管叔可是有心反叛昆仑?”

  “对天发誓,绝无可能。”

  “既如此,难道不表示天机镜出问题了吗?”

  管叔这下倒是无话可说了。

  蒙骜尴尬地咳嗽两声,插嘴说道:“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怎么觉得你们有一个天大的误会呢……你们说的麒麟该不会是我这大孙子吧?”

  “你的大孙子?”管叔和玄女同时惊讶出声。

  “我们蒙氏一族虽然被称作‘神使一族’,其实族人中真能得到神佑的并不多,历代最多只有一位,有时好几代都出不了一位。我这大孙子便是受到蒙山神祇庇佑的孩子。他刚出生不多久,就在蒙山神祇的指引下,爬过了那道‘空门’。一岁能和野兽搏斗,两岁会背诵典籍,三岁就会画神符了……可能,我媳妇儿怀孕时只喝圣水,所以他生下来才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吧。”

  蒙骜说的一脸老实诚恳,青丘的那位却很不客气地拆台说:“你这是打广告么?你们祈愿的那个圣水我也喝过,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啊?”

  “你就没觉得你那截断尾处最近有点痒么?”

  “……是有一点。”

  “你只要再坚持喝下去,过不了多久,就会长出新尾巴的。”

  “……当真?”青丘妖族的大统领是九尾狐族的胡青衣,几百年前,在统一妖族的大战中他失去了一条尾巴,青丘安定下来之后,他时常坐在屋顶上,托着那条断尾叹息。

  要是有什么办法能让他这条尾巴再长回来,那什么代价他都愿意出!

  “祈愿从不骗人。无效你可以申请退款。”

  “好!我订一箱、不、订一年的!”

  “我建议你可以先订一个季度的试用看看。毕竟这个圣水也是有保质期的,囤货不是什么好习惯。”

  胡青衣笑着说:“我先付你一年的全款,你按月给我发货就行了。有效果就最好,要是被我发现你骗人,我会带着妖族全体踏平你蒙山,作为你戏耍我的代价!”

  玄女原本还在琢磨蒙骜刚才那番解释的可信度,听了这番话,立刻想插嘴给胡青衣旁征博引的讲一段大道理,让他明白和平的难能可贵。

  但蒙骜抢在她之前就笑着点头说:“好。”

  王诩自然也在认真考虑蒙骜这话的可信度。假如老蒙这话是真的,那么,蒙家至少连续两代都没出过这样的孩子。否则,老蒙和他儿子的事都说不过去。他算了一下,小武十八年前的婚礼他去参加了,小武的长子今年十六岁这点从时间上看至少没什么说不过去的。

  可大陆的户籍管理制度相当严格。若这孩子当真是他亲孙子,必然不会是黑户。

  从这个角度来说,只要一查,事实就能清楚了。只是,蒙山的户籍既不归昆仑管、也不归蓬莱、青丘、北冥,和稷下一样,人口都登记在西王母那儿。

  ……谁敢为这点事找上西王母?

  “青鸾,你去西王母那里一趟,麻烦她调出我的出生证明,拍张照片传给我就行。……我被别人误会了呀。他们以为我是神呢。”蒙恬笑了几声,“尽快啊。之后你可以在那边多留几天,和你堂姐玩的开心点。”

  挂点电话,蒙恬撇了一下嘴,扫视着眼前的几个人,“你们能不能别总把我们晾在这里啊?他挺沉的呢……我肩膀都快给他压麻了……”

  “小公子还请稍等。”管叔立刻换了一副称呼,摆出和善的笑脸来,“就算证实了他和你是队友,他杀的那个也确实是变异体,我们……”

  王诩打了个喷嚏,接收到管叔的目光,大咧咧地揉了揉鼻子,“见谅,最近好像有点花粉过敏。”

  “这都九月了,还花粉呢……我看你是鼻炎又犯了。”蒙骜不客气地拆穿,然后不做作地帮他把谎兜上。

  “谁鼻炎了,我这就是花粉过敏!”王诩一瞬间戏精附体,就是故意装没看见管叔那张越来越黑的脸。

  会堂的气氛顿时给这两个老头子搅和的鸡飞狗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