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元泽:此事定可功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4245 2019.11.23 18:00

  “哈——

  爽!”

  刚‘吨吨吨’过的酒玖趴在矮桌上,脸蛋红彤彤的,手里握着空荡荡的酒壶,发出了两声舒服且满足的轻叹。

  侧旁,灵娥有些哭笑不得,劝道:“师叔,您对酒太过依赖了。”

  “诶嘿嘿,”酒玖一声轻叹,“这是心头好,可不能随便丢掉!

  丢掉就没有精气神了!

  小灵娥,几年不见,又漂亮了哟。

  来,让师叔看看!”

  “师叔,阵法坏了,您别闹……”

  灵娥苦笑着轻轻闪躲,微醉的酒玖也并未强莽,捏了捏灵娥脸蛋又趴了回去。

  对小师叔而言,坐着太累,始终不如趴着舒服。

  “灵娥,你师兄去破天峰干什么。”

  “应是去道藏殿了,估计很快就会回返。”

  “哦,道藏殿……”

  灵娥收拢裙摆,优雅的跪坐在一旁,为酒玖调配新一壶神仙醉。

  还好,师兄在她这里也留了些迷药……咳,酒水原液,不然就刚才那般情况,灵娥真怕小师叔会走火入魔。

  “谢谢小灵娥!

  嘿嘿,小琼峰的人又好,说话又好听,还有酒喝,超喜欢这里的。”

  就听酒玖嘀咕道:“说到修道这种事,每个人的道都不同,咱的道就是酒,这不成吗?”

  灵娥轻笑了声,“自然是可以的。”

  酒玖抬起酒壶,将里面的残酿朝着嘴边倒了两下,咂嘴,舔了舔;

  刚才喝的有些急,此时困意也涌了上来。

  “小灵娥,借你床用用哈……”

  话还没说完,酒玖已经提着自己的葫芦去了床榻,一翻身就躺了下去,呼呼睡了起来。

  灵娥苦笑了声,收拾好桌上杯盘,又坐在那,对着小师叔的‘罪恶’发了会楞……

  最后幽幽一叹,提着蒲团去了草屋门前打坐。

  屋外的阵法被酒玖师叔撞破了;

  而酒玖师叔喝醉睡觉的时候,总是能神奇地,将一些贴身衣物乱扔……

  她可是要在这里看好,避免小师叔被旁人看了便宜去。

  打坐,悟道;

  悟的是师之道,想的是兄之事。

  灵娥很快就走了个神,又开始思索起‘师兄到底喜欢哪类女子’这般人生大道。

  但这次,灵娥却是估计错了……

  李长寿去了道藏殿中,半月未返。

  酒玖睡醒后,与灵娥从模拟仙生玩到木偶装扮,又从木偶装扮玩到真人装扮;

  终于,在喝光了小灵娥这边的酒水存粮后,酒玖再次百无聊赖……

  前后等了半个月,想找李长寿炫耀下自己修为进境、顺便搞点酒喝的酒玖,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

  “这家伙,去个道藏殿耽误这么久!

  我去道藏殿找他!”

  “哎,师叔……”

  灵娥还没能开口相劝,酒玖已是气冲冲地跳到空中,跨坐在大葫芦前嘴,朝着破天峰方向疾驰而去!

  然而,到了道藏殿外殿,酒玖转了两圈,也没找到李长寿的身影;

  仙识来回搜索,半点李长寿的气息都感知不到。

  去了其他地方?

  酒玖背着大葫芦溜到了内殿门前,鬼鬼祟祟、摸到了麒零长老身旁,突然一声大喊:

  “长老!”

  麒零长老缓缓睁眼,有些无神的双目,见到酒玖后,顿时来了些精神,嘴边带上了少许微笑……

  “小玖,又找不到什么了?

  我去帮你拿来。”

  “长老您见到过一个返虚境的弟子吗?

  他叫李长寿,小琼峰的弟子,大概……这么高!”

  酒玖抬着胳膊、踮着脚比划了一下李长寿的个头;

  “人看起来挺干净的,但是心坏的很,经常用好酒要挟他可爱善良的小师叔,让小师叔做这个做那个!”

  麒零长老仔细想了想,很快就笑道:“在内殿。”

  酒玖一愣,“您怎么放他去内殿了?”

  “似乎,他拿了准入令剑……”

  麒零喃喃了声,刚要继续说话,身旁却已没了酒玖的身影。

  内殿大门已经被酒玖推开,她侧着身朝着里面看了几眼,并没有找到李长寿的身影。

  “嗯?不在这里了?”

  酒玖散发出仙识,在此地反复搜寻,总算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看’到了靠在墙边看玉简的李长寿……

  ‘这家伙,藏那么深,在看秋宫图吗?’

  酒玖顿时眯眼一笑,心底起了坏主意。

  “长老,我进去了呀。”

  “去吧去吧。”

  麒零长老头也不回地摆摆手,继续闭眼打坐,嘴角笑意残存。

  酒玖蹑手蹑脚进了内殿,借着各处书架和杂物架的遮掩,偷偷朝着角落中的李长寿靠近。

  内殿中也有几道身影,都是门内的真仙,或在查阅典籍,或在角落中参悟所得。

  内殿的规模,比起外殿小了许多;

  但这里的典籍,随便抄录一本出去,都能在坊镇上换来大批宝材灵药。

  除却了无为经,以及各峰峰主、长老的私藏,度仙门内的高阶术法,在此地都能寻到;

  比如李长寿此时正捧卷读的《天凡禁箓》,其中就收录了不少高阶炼器禁制,可凭此锻铸高阶仙宝。

  ——当然,前提是有技术和高品质的宝材。

  这玉简本身就是一件法宝,一条条玉竹散发着氤氲宝光,能保证刻画在玉简之上的内容,不会被岁月侵腐。

  躲在书架后,酒玖舔了舔嘴唇,脑海中已经浮现出,这个小师侄被自己吓到抽抽的情形……

  说时迟那时快!

  酒玖脚下催起步法,灵巧地转过书架,抬起手臂、做出鬼脸,立刻就要放出自身气息!

  “啊!”

  但……

  李长寿左手不知何时扬起,屈指一弹,一颗浅蓝色的丹药精准地钻入酒玖口中。

  “呜?”

  酒玖的身形停在李长寿身前,略微歪了下头,将这丹药嚼碎。

  嘎嘣几声,酒玖嚼了两口,一抹酒香环绕心头,一口甘甜的津液滑入嗓尖,甜柔间,一缕灵气在她全身各处回荡……

  那种微醉微醺舒适之感,让酒玖禁不住轻哼了声,俏脸上都挂了少许红晕。

  “嚯……好吃!这是什么东西!”

  “嘘!”

  李长寿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放下玉简,看着眼前这个久违的小师叔,当真想……抬手摸一摸她脑袋。

  咳,辈分差了些。

  小师叔总算出关了。

  李长寿笑道:“灵酒丹,用十二味灵药,与提纯的酒液精华炼制而成,效果只是补充元气,但味道确实不错。”

  酒玖小手立刻伸了过来,做贼一般看了眼内殿其他角落,发现并没有人看向这边,才小声道了句:

  “再来几颗!”

  她也是要脸面的;

  被一个师侄投喂住,也是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李长寿随手摸了一只宝囊出来,“这里面有六十颗,算是给师叔出关贺礼。”

  “还是你会来事!”

  酒玖顿时满意地拍了李长寿胳膊一下,接过宝囊,拿出了一只法器瓷瓶;

  她将背上的大葫芦放在一旁,与李长寿一般姿势,身子靠在平整的石壁上,又探头朝这边看了眼……

  “你在看什么?”

  “炼器类的禁制,”李长寿道,“有几样禁制,想试试能否用在炼阵的阵基上。

  对了,师叔有没有意向承包,小琼峰丹房外围大阵的改进工程?”

  酒玖眨眨眼:“你那个丹房阵法不是刚建好吗?

  还没百年呢,咋又要改进?

  是跟之前一样,压制灵力、安放阵基吗?”

  “不错。”

  “那我包了!”

  酒玖眼珠一转,伸出两根手指,“两年份的神仙酿、佳人媚、恒河水老白干!

  还有三百颗这种灵丹豆!”

  李长寿果断点头,“成交。”

  酒玖顿时有些不好意思,感觉像是讹诈了这个小师侄一般;

  本来还想现在就要点酒水的她,双手背在身后,靠在石壁上,略微有些出神……

  李长寿看了她一眼,继续低头读着。

  “我大概还要在这里待一个月,师叔你先修行,等我一阵。”

  酒玖眨眨眼,小声道:“嗯,那我就在这里等吧,一个月……一会儿就过去了。”

  李长寿突然想起,酒乌师伯去了中神州,参加那个三教大会的筹备磋商,至今还未归来。

  小师叔如果刚破关,很可能找不到酒喝。

  随手又拿了一只宝囊出来,递到了酒玖面前,“预支的工钱,不过暂时只有佳人酿。”

  酒玖顿时挠挠额头,“这个多不好意思。”

  “那算了……”

  李长寿作势缩手,酒玖一把将宝囊抢了过去。

  “都拿出来了!哪有拿回去的道理!

  哼哼,本师叔就大大方方地收下了!”

  李长寿顿时笑眯了眼,继续低头牢记这些禁制;

  酒玖在旁打了个哈欠,找了一枚记载了术法的玉牌,在李长寿身旁慢慢读着,随手朝口中扔了两颗灵酒丹。

  李长寿道:“少吃点,这东西也是会醉的。”

  “哦……

  可是,这种丹药真的好吃!”

  不多时,李长寿就听到了侧旁传来的轻微鼾声……

  李长寿心底一叹,总感觉小师叔的性格,只匹配了她年纪的零头。

  也挺好。

  类似于灵酒丹这种丹药,李长寿其实还搞了其他几种,不过要慢慢拿出来给师叔,一次性全给了,反而不美。

  静心凝神,继续加强记忆;

  自己一个返虚七阶的弟子,总是出入道藏殿也不妥当,来一次最好就将自己要用的东西全都记住。

  此刻开始……

  【我,是个没有感情的复刻法器】

  ……

  中神州东北部,群山峻岭羽禁处。

  一座仙岛悬浮在群山之上,其上有数不清的楼台殿宇,白云环绕,仙音袅袅,一层层大阵将这座仙岛团团包裹。

  这,才是大宗之大气象!

  此地是阐教道承‘金宫门’,认阐教炼气士赤精子为祖师;

  赤精子修行于洞天福地——太华山云霄洞,也曾来金宫门显露过行踪。

  此仙宗,属阐教苗正根红又实力强劲的十大仙宗之列……

  关于这次‘三教源流大会’,金宫门便是发起者之一。

  ‘三教源流大会’,意在缓和阐、截日益增多的矛盾。

  三清本是一家,盘古大神开天辟地陨落后,元神化作太清老子、玉清元始、上清灵宝,号三友,这是道门‘一气化三清’之典故。

  三友原本都住在昆仑山的小院中,后拜师鸿钧,成了鸿钧的三名亲传弟子,改玄门为道门,尊鸿钧为道祖。

  但因收徒、教徒的理念不同,元始天尊与灵宝天尊渐渐有些不合。

  后,元始天尊数落灵宝天尊所收大弟子‘多宝’,灵宝天尊一气之下搬去南海之地。

  三清成圣时,元始天尊立阐教,意为‘阐明大道、教化众生’,主张法不轻传,入门弟子需德、福、运兼备;

  灵宝天尊立截教,号通天教主,意在‘为众生截取一线生机’,主张有教无类,入门弟子……看顺眼就行。

  老子立人教,隐于九天之上,参悟天地大道,主张清静无为,仅收徒一人,也就是玄都大法师。

  通天教主跟元始天尊的‘赌气’——收徒差异,就是阐、截两教起矛盾的根源。

  但三清情谊深厚,三教本自同源,截教和阐教根本上也都属道门……

  所以就有大仙宗主动站出来,筹备这次‘三教源流大会’,意图三教重归于好。

  前来商议如何举办这次大会的阐、截两教仙宗,都是那些洪荒‘大户’;

  而人教道承本来就只有五六家,所以度仙门也被拉来充数。

  然而,这次大会的筹备之事,开始已经一年多的时间……

  依然没有进入主题。

  酒乌和其他两名度仙门门内执事,跟在两位长老身后,天天就是见礼、行礼,到处溜达、会友,听高人讲道、说法。

  这是‘筹备大会’开始前的【坐而论道】环节,估计还要持续三五年。

  三教源流大会提前百年就开始筹备,当真是明智之极……

  这一夜,酒乌不胜酒力,被两名金宫门男弟子送回了住处。

  迷迷糊糊间,酒乌好像听到了蚊声……

  ‘这里怎么会有蚊子?’

  他随手拍了拍,蚊声悄然消失不见。

  然而,离着度仙门所住的阁楼不远,便是金鳌岛众炼气士居住的阁楼之一。

  一缕血光离开了酒乌附近,悄无声息地破开阁楼外围阵法,找到了在此地打坐修行的一名老道……

  金鳌岛,元泽。

  嗡——

  “嗯?”

  元泽扭头看了看,心底略微有些狐疑,刚要用仙识探查周遭,脖颈就微微疼了下。

  瞬间,元泽老道浑身轻颤,垂头坐在那,似乎是在继续修行……

  一抹血光,悄然浸入元泽老道的元神中,污了这老道的神魂与意识。

  片刻后,元泽老道轻轻呼了口气,无神的双目渐渐恢复神采,低声道:

  “主人放心!

  属下以性命担保,此事定可功成!”

  万里之外,一处荒芜的密林中。

  文净道人静静盘坐在一颗大石上,那张妖魅的面容上,露出少许迷人的微笑……

  算计这些天仙,着实是太简单了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