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这是,什么路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4008 2019.11.18 18:00

  这真仙……

  “怎么比我刚渡劫时还穷?”

  地下密室中,李长寿看着自己面前这七八件储物法宝,挨个将里面有用之物取出,将那些无用之物,与这些储物法宝,放入分类处理垃圾的宝囊中。

  哪怕被认出来的几率再低,李长寿也不会用这些‘战利品’法宝;

  当然,灵宝一级的宝物除外。

  问题是,自己用的那些迷药、毒丹,也是有成本在的。

  这些都是不会拿出去卖的好东西,毒草一部分来源于万林筠长老的援助,其价值无法具体计算。

  这波被尾随的结果,实际上就是……

  自己略亏。

  这个真仙确实没什么家底,倒也反映了大部分散修的窘境。

  人族兴起,道门昌盛,道统遍地,仙门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大部分资源都被仙门控了;

  这些因资质、个人经历或是其他原因,没有仙门依靠的散修,能维持自己平日修行已算不易,很难积攒下多少家底。

  李长寿当时给了对方收手的机会,纯粹是他舍不得用自己法器之中的那些毒粉,所以喊了那句……

  且慢。

  如果对方停手,他迷昏对方就算了,毕竟能毒杀真仙的丹药着实太贵了些;

  但对方并未停手,很专业,也很果断,铁了心就要杀他夺宝。

  这让李长寿很无奈。

  上品灵石本身或许没有这么大的吸引力,但一个拿出了上品灵石的归道境,身上说不定也有其他宝物……

  这就是对方‘试一试心态’的根源。

  这件事给李长寿的教训,一是自己要制定好详细的贸易规划,避免再被人盯上。

  二是,今后如果自己见宝动心要谋算,就想想这几个家伙对付自己的下场。

  “宝物再好,也要有命用才行。”

  那些法宝类垃圾,现在用不上,等他炼器水准提升上来,说不得就用上了。

  不过,越是接触炼器禁制,越觉得这门‘学科’博大精深,而且能取巧的地方确实不多;

  想修改、开创禁制,没有几千几万年钻研难以成事。

  且,洪荒真正厉害的法宝并非用宝材这般炼制出来的,而是天成之物。

  炼制类法宝的顶端,就是功德后天灵宝,还是功德二字比较重要。

  与其在精研炼器的路子上走下去,不如把精力花在阵法上,继续追求‘阵法小型化’的火力覆盖。

  炼器这块,就专研储物法器和剪纸成人要用的类别;

  还是把主要的业余精力花费在阵法与炼丹上。

  主业?

  自然就是顿……咳,悟道修行、问道长生!

  李长寿坐在书桌后,开始将自己这次搞来的灵药毒草分门别类;

  ‘稍后自己炼出成丹,给万林筠长老送去一些吧。’

  虽然有些盘门弄斧之嫌,但好歹也是自己一份心意。

  做完整理工作,李长寿把那十几颗镇压了灵兽幼崽的法器球放在一侧,等会拿去灵兽圈中放养。

  这里面还有两只幼崽是给灵娥的,她此前抱怨了很久,说灵兽圈中大部分都是毒物,她想找只小兔小鹿……打打牙祭都很难。

  这次,李长寿就给她换了两只味道不错、品相也不错的灵兽,愿意养可以当宠物,散养几年也可以当食材。

  取出那把似剑非剑的剑形‘迷毒催散’法器,李长寿淡定的一笑……

  又去侧旁给自己穿戴了特制的防毒手套、面具、防护套装,以及一些自制的镊子、试管之类的工具,手边放好解毒丹,继续忙碌了起来。

  扬灰一时爽;

  战前细工磨。

  做什么事都是这般,快感与收获,都是要在辛苦付出之后。

  ……

  在密室中专心呆了两日,李长寿出丹房时,意外发现今日的小琼峰有些热闹。

  ——此前他的仙识一直盘旋在丹房周围阵法内。

  刘雁儿、王奇这对道侣,前来找灵娥喝茶聊天;

  这个,李长寿倒是知道前因后果。

  上次灵娥去道歉后,刘雁儿怕灵娥心底多想,就给灵娥纸鹤传信,言说了许多话语。

  一来二去,这两人也是混的熟了。

  灵娥此时明面上的修为,已经冲到了化神境三阶,这般年纪、这般进境,也是仙苗的水准。

  因灵娥被他罚禁足二十年,刘雁儿这几年也来小琼峰与灵娥聚过几次;

  今日刘雁儿与她的奇奇师弟一同过来,只是修行之余,普通的闲逛。

  但……

  李长寿仙识‘看’着,那位端坐在一旁,宛若冰蓝雪莲化作的仙子一般,正在跟三人一同玩模拟仙生的有琴玄雅……

  她咋在这?

  修为还到了归道境二阶?

  少了元青的骚扰,修为所以会快速提升?

  不错,稳坐当代弟子首席了嘛。

  但有琴玄雅总是来小琼峰也不是个事,她太过耀眼了,一举一动都被门内上上下下关注着。

  李长寿沉吟几声;

  来者是客,他总不能直接赶她离开,因为这点小事就得罪掌门一脉。

  从林中出来,李长寿径直走回了自己的草屋,并未刻意隐瞒自己的行踪。

  开启了遮蔽阵法,换了身道袍,坐在墙壁所悬的大字下,静静打坐思索如何解决有琴玄雅之事。

  很多炼气士都喜欢在自己住所挂些大字。

  像实力强劲、自远古活下来的大能,喜欢挂‘天地’二字;

  而近几万年,炼气士喜欢挂‘道’字,或者‘大道’二字。

  这些是比较常见的,炼气士经常会根据各自喜好悬挂大字,比如‘静’、‘力’、‘玄’、‘妙’这些。

  稍微奇葩些的,也有挂‘回’、‘妹’什么的。

  而李长寿背后帖墙上的这个大字就厉害了,大概,偌大的洪荒,数不清的炼气士,也没几个能与他重样。

  这是个‘稳’字!

  “师兄!”

  窗外,阵法光壁外,小灵娥正用力挥手。

  李长寿无奈一笑,站起身来,开门关阵走了出去。

  “怎么了?”

  “师兄也过来一起喝喝茶、聊聊天吧!

  有琴师姐她……等师兄你很久了。”

  灵娥对他眨眨眼,师兄妹眼神交流一番,已明白是何事。

  ‘师兄,有琴师姐又过来找你了,我应付不来,您亲自出马!’

  李长寿笑道:“刚炼丹有些疲乏,想休息下,看你们玩的开心就没过去打扰。”

  一旁的草屋前,有琴玄雅闻言,立刻向前走了两步。

  她道:“长寿师兄若是乏了歇息就好,我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

  只是闭关太久,在门内闲逛,想来寻师兄多些指教。”

  李长寿对有琴玄雅和另外两人做了个道揖,“多有怠慢,还请担待。”

  三人各自回礼,王奇与刘雁儿连说无事;

  刘雁儿似乎看出了什么,笑容颇多玩味。

  有琴玄雅那双眸子此刻十分明亮,一贯清冷的美丽面容上,却多了一丝丝的犹豫。

  但她终究不是什么扭捏之人,很快就在自己的手镯中取了一只锦盒,走向了李长寿……

  “长寿师兄,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李长寿怔了下。

  他还在等有琴玄雅解释为什么给他送礼,是有事相求,还是想亲自感谢当初的救命之恩……

  结果,有琴玄雅只是这般一句话,将锦盒递来。

  她那张美若仙玉、毫无瑕疵的脸蛋上并没有太多表情,但目光深处,藏着些许紧张。

  李长寿:……

  ‘罢了,好感这种事倒也不能怪她,还有月老那边的锅。’

  但他必须将一切板正,回归正常。

  既然无心,就别让人妹子有太多念想了,这种事当断则断,不断反乱。

  “多谢有琴师妹,”李长寿笑着应了句,将锦盒接了过来。

  随后,他在袖中摸出了一只镇压着灵兽幼崽的法器球,道:“一时仓促并未准备什么,这算是给师妹的回礼吧,还望师妹莫要嫌弃。”

  “嗯……嗯!”

  有琴玄雅嘴角微微上扬,将灵兽幼崽法器球捧在手心。

  “多谢长寿师兄。”

  一旁,灵娥禁不住鼓了鼓嘴角,却也没多说什么。

  李长寿端着锦盒,缓声道:

  “当年与有琴师妹北洲一行,我也收获甚多,今后有琴师妹若是闲来无事,也可来小琼峰坐坐。

  我与灵娥在门内也没几位好友,除却王奇师弟、雁儿师姐,也就酒玖师叔、酒乌师伯这几位前辈高人。

  有琴师妹若不嫌弃,我师兄妹二人,都可与有琴师妹既为同门,也为好友。”

  听闻此言,那王奇和刘雁儿顿时明白了点什么,两人都是有些不解。

  按理说,能得有琴玄雅垂青,对李长寿来说该是莫大的机缘和福气才是,为何会如此果断的拒绝?

  王奇恍然大明白,应该是因两人修为不对等,长寿师兄觉得差了这位首席大弟子太多,所以才拒绝吧……大概。

  而灵娥心底一阵无奈。

  自家师兄这麻烦的性子……

  虽然灵娥也挺开心,师兄能拒绝其他女炼气士,尤其是有琴玄雅这般的人儿。

  但这也表明,灵娥自己想走进师兄心底,在师妹的台阶上向上迈出关键一步,也会有很大的阻力。

  【师兄到底,喜欢什么样子的呀?】

  灵娥在旁一阵费解。

  然而,让几人措不及防的是,有琴玄雅听闻李长寿一席话,竟然……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她的目光颇为生动,虽没有太多情绪表露,却让几人都能感觉到她心情十分不错;

  还不是那种强撑表现出的假笑,而是完全发自内心的开心……

  那绝美的面容上多了一缕嫣红,让灵娥一个女炼气士看了都是怦然心动。

  “真的吗?”

  有琴玄雅的话语也多了几分语调。

  连语调,都是开心的语调……

  “自然,”李长寿笑着点点头,心底却是一阵纳闷。

  他话中的意思这么明显了,有琴没听明白?

  有琴玄雅立刻拱手低头,定声道:“今后,请师兄多多指教!

  也请灵娥师妹多多指教!

  我,一定会常过来的!”

  呃?

  李长寿心底缓缓出现了几个问号。

  等会,这个情况,他有点懵……

  另一面,王奇禁不住挠了挠后脑勺,刘雁儿面露不解。

  反倒是灵娥心底泛起了滔天巨浪,目光都有几分闪烁,心底泛起了几分同病相怜之感。

  这、这么卑微的吗?

  有琴师姐竟……竟……与师兄能做朋友就好了,都不求其他的吗?

  相比这位师姐,自己这个近水楼台捞不到月的亲师妹实在是……

  太幸福了……

  “师姐,”灵娥向前走了两步,对有琴玄雅做了个道揖回礼,“今后请您多多指点!”

  李长寿禁不住歪了下头;

  这俩怎么还直接拜上了?毒性传染了可还行!

  “嗯,”有琴玄雅含笑点头,眸中有光芒在闪烁。

  她看李长寿面色有些差,忙道:“长寿师兄还请好好休息,待玄雅下次出关再来探望师兄。

  炼丹修行之事,还请不要勉强自身。

  灵娥师妹也是……

  那,我先告辞了。”

  “师姐慢走,常来玩呀。”

  “嗯,一定!”

  有琴玄雅与王奇、刘雁儿告别,驾云飘然而去,仿佛随风飞舞的发梢都活泼了许多。

  而王奇和刘雁儿表示受到刺激太大,也顺势告辞离开。

  注视着两个方向三人离开的背影,李长寿一阵皱眉。

  他实在是,摸不准有毒的路子……

  刚才没表述清楚吗?

  以后作同门和好友,不是拒绝那种感情的意思吗?

  这……

  这是毒入骨髓了吧这!

  “臭师兄,我的礼物呢!”

  李长寿在袖中拿了另一只灵兽球出来,递给了师妹,站在那一阵怀疑仙生。

  灵娥赞叹道:“有琴师姐真的好美,修为也好高。”

  “呵,呵呵,”李长寿颓然一叹,对有琴玄雅略感无力,“能不高吗?

  就她这性子,这辈子估计是遇不到心魔了。”

  灵娥顿时不明所以,“嗯?为什么呀?不是说,道心不稳,魔障随时有可能出现的吗?”

  李长寿仰头看天,具体也答不上来。

  “命吧,大概。”

  身旁,灵娥已经开始解封法器球,很快就一声赞叹,将其内的灵兽幼崽抱了出来。

  “哇!好可爱!

  这是……追命百齿噬金兽的崽崽吗?谢谢师兄!”

  “嗯,你喜欢就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