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师徒》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3534 2019.10.29 20:00

  “师兄,你又弄了什么新奇的玩意儿呀?这个也是阵法快速布置装置吗?”

  对太清祖师发誓,蓝灵娥只是问了这一句,就被自己师兄喊过来,关进了木笼里,成了验证这项‘技术成果’的小白鼠。

  这木笼一人多高,以三十六根被绑起来的坠雷木为主体,又在内层包了一层细密的彩色‘铁’网。

  因坠雷木是拼接捆绑而成,这木笼看起来也稍显寒酸。

  在木笼上方有一根七彩的长针,下方却有一圈蕴雷七神铁融成的六芒星环;但这并非什么阵法,其上也没有任何禁制,单纯就是一个六芒星的形状罢了。

  炼气士渡劫成仙时,无法用阵法抵挡,天劫之雷无视一切阵法阻隔。

  后天炼制的法宝能有诸多妙用,主要依靠法宝内外刻画的禁制;

  根据李长寿多年的钻研,确认了一件事——禁制和阵法的原理其实相同,两者都是利用固定的‘符号’与‘图案’引动灵气,只是简繁有不同、大小有差异。

  【禁制】凝于法宝之上,可以将法宝看做一只单独的阵基,大多依靠炼气士注入仙力激活禁制,就可发挥出强大的威力;

  【阵法】就是以阵基为节点,灵气在阵基之间流动,主要是借助天地之力。

  两者虽原理相同,但发展的方向完全不同;

  高明的后天法宝,往往能在指甲盖大小的面积集成一套完整的禁制;

  而阵法的威力,往往与它的布置面积成正比,且追求与天地相融,借天地之威。

  所以,李长寿虽擅长阵法,却不擅长炼器。

  这也没办法,他刚修仙一百一二十年,在可以不睡之后就很少睡眠,修行与琢磨炼丹炼毒阵法等杂项,都需耗费大量的时间;

  他把一天十二个时辰恨不得劈成二十四个时辰来用,但终归是修行岁月短了点,在‘副业’上必须有所取舍,不可能全能全通。

  且说回抵挡天劫之事。

  天劫无视阵法,也无视绝大多数的防御类法宝,只有一些罕见的法宝可以用来削减天劫威力。——先天灵宝、至宝不在讨论的行列,那玩意太过稀奇。

  但李长寿有旁人没有的优势——九年义务教育。

  他此时所做的这木笼,就是高中时物理课本上有的‘法什么笼’,避雷用,也经常出现在一些赏心悦目的电击表演中。

  原理什么的,李长寿也快忘干净了,但构造应该是这般没有记错。

  李长寿对灵娥叮嘱一声:“不要接触周围的那些网子。”

  木笼中的灵娥哆嗦了下,她脚下踩着一只木板,楚楚可怜地看着自家师兄,“师兄,你到底想做什么?”

  “不要动就是了,”李长寿淡定的道了句,在袖中摸出了几张符箓,随手扔到了木笼上方十丈处,左手对着符箓遥遥一点。

  喀嚓几声,晴天落雷。

  几道闪电直接劈在了木笼上方的坠雷木上,木笼周遭的‘铁网’瞬间亮起了细小的电弧,而下方的蕴雷七神铁立刻将雷光分散,融入了大地……

  正抱头缩成一团的蓝灵娥慢慢抬头,满是惊奇地左看右看,一阵赞叹。

  “这是什么宝物?竟然真的能抵抗雷霆呢。”

  李长寿淡然道:“这是,法爷鸟笼……你多待一阵,我加大力度试一试。”

  “师兄!还是算……哎呀!”

  灵娥还没说完,李长寿已从袖子中摸出了一叠黄纸符,法力一催,扔到了木笼上方。

  这些符箓引发道道落雷,带起漫天霹雳,对着下方木笼轰砸而下!

  霎时间,电光爆涌,小琼峰上的飞鸟成群掠起,各处灵兽惶惶不安……

  实践证明,这法爷鸟笼的效果不错,就是不知道面对真正天劫时,会不会直接被劈散架。

  只要能帮师父抗住第一道天雷,其他就好说了。

  “出来吧,辛苦你了。”

  李长寿招呼一句,开始琢磨加固木笼之法。

  灵娥禁不住抱怨道:“师兄你换条鱼在里面不一样吗!”

  “想让你也有点参与感,”李长寿笑道,“帮师父渡劫,咱们两个都出了些力。”

  灵娥顿时抿了下小嘴,抬手理了下耳旁的秀发,小声道:“师兄,接下来还要尝试吗?

  我修为低,但做这种事还是可以的。”

  “接下来就不能让你在里面了,按你说的,去找个木桶抓条鱼来吧。”

  李长寿拿出了一根根散发着五彩毫光的长绳,继续闷头忙碌,“接下来要试验的雷霆威力,直接落在你身上,你定然承受不住。”

  灵娥答应一声,转身赶往湖边;避开了正在隔音结界中入定的师父,跳到了湖面上踏波而行。

  片刻后,小琼峰上再次雷光闪耀……

  这般动静持续了整整三日,外人还道此地有人在修雷法,也并未有人关注。

  一直到,齐源老道从入定中醒来,一脸满足地转了个身,老道那满是皱纹的额头顿时挂满了黑线。

  原本绿草如茵、风景优美的湖边空地,此刻竟变成了一个黑色的大坑,自家两个徒儿正在蹲在坑底,鼓捣一只大号的鸟笼……

  齐源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训斥道:“你们两个不好好修行,在下面乱搞什么!”

  “师父!您醒了!”

  蓝灵娥满是兴奋地喊了声,“师兄帮您做了一个抗天劫用的宝贝,用雷劈了几十上百次了,里面的鱼还活着!”

  李长寿也道:“师父还请稍候,这物件马上就完成了。”

  “哦?”齐源神色一动,顿时要下来看看自己大徒弟又鼓捣了什么新奇宝物。

  但这老道脚下一动,突然面色生变,凝视着东边的天空,身形一动不动。

  蓝灵娥抬头问了句:“师父,怎么啦?”

  “唉,”齐源负手而立,轻声道:“天劫到了。”

  只是四个字,让李长寿和蓝灵娥的笑意瞬间消失。

  两人连忙从坑中跳了出来,看向了师父视线所望之处,却见东天出现了一片灰黑色的云彩,朝着度仙门急速飞来。

  “灵娥快!”

  李长寿立刻道,“将这笼子带去后山师父选好的渡劫场!一定要把下面的六根七神铁埋在土里!”

  “是!”

  蓝灵娥用自己纤弱的手臂直接扛起‘法爷鸟笼’,驾云朝着后山匆匆而去,完全顾不得什么仙子形象。

  此刻,李长寿比自己师父还要着急一些,立刻在袖子中摸出了一只锦盒,冲到齐源面前。

  “师父,这是弟子穷尽心思炼制出的宝药。

  它、它能让师父度过一道天劫,在第一道天劫过去之后,师父您要是觉得下一道天劫无法抵挡,立刻用下它。”

  齐源老道含笑看着李长寿,目光轻轻闪烁,低声道:“这宝药你自己留着,今后渡劫时用就是了,不必浪费在为师身上。”

  “师父!”

  李长寿径直跪在齐源老道身前,将锦盒塞到了齐源老道手中,急声道:“师父养育弟子、教导弟子百年,引弟子入道,从未对弟子有任何苛责要求。

  这是弟子唯一能为师父做的,若师父您不收这宝药,弟子现在就毁了它!”

  齐源却是苦笑道:“你这又是何苦?为师还不知自己的状况?”

  “对了,弟子还有其他十一颗!”

  李长寿立刻转换了思路,“弟子可以对大道发誓,绝对还有另外十一颗相同的丹药,而且这宝药每个炼气士只能用一颗!”

  齐源老道顿时有些犹豫,“当真?”

  “千真万确!”

  “也罢,”齐源将锦盒拿在手中,“走,去后山吧,别让天劫毁了咱们的住所。”

  东边飞来的灰云此时已经将抵达度仙门。

  李长寿连忙驾起一朵白云,拉着师父冲向后山。

  “师父您节省法力。

  对了师父,您身上的丹药可充足?

  渡劫的时候可以用各类的丹药,疗伤丹与恢复元气用的丹药都备好了吗?

  这天劫,怎么来得这般毫无征兆!”

  “备好了,备好了,”齐源老道含笑看着在身前的李长寿,心底浮现出了当年刚接他来山中时,那个拘谨又有些不知所措的男童……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

  当年的孩童虽然后来的路子有点野,但总归是长大成材了;

  自己将小琼峰最后的积累都用在了他身上,其实也只是想,让他能顺利的成仙……

  “长寿啊。

  若师父撑不过天劫,小琼峰就交给你打理了。

  若门中要收回咱们小琼峰,你不要阻拦,听门内安排就好,我之前已央求过几位相熟的同门,他们会将你跟灵娥接去其他峰修行。”

  “师父,您一定能度过天劫!”

  李长寿定声道,“自信!现在千万不能消沉,这是天道给的历练,过去了就是海阔天空。

  生灵若不去搏这一线生机,又何必在世上走一遭!

  任何绝境都有一线生机,陷入绝境去搏才能活下来!”

  齐源老道顿时轻叹了声,苦笑道:“我的好徒儿,你不是知道这些道理吗?为何平日里这般谨小慎微?”

  李长寿沉声道:

  “师父教导的道理,弟子一刻都不曾忘记。

  弟子的谨慎,只是为了避免陷入绝境。”

  转眼到了小琼峰后山,灵娥在一片林中空地上不断招手,李长寿拉着自家师父跳了下去,不由分说将师父推入了刚做好的木笼中。

  随后又低头开始急忙检查这鸟笼安放的如何,拿出一堆瓷瓶扔到师父手中,最后将木笼闭合,拉着灵娥急速倒飞。

  那片灰云,已经出现在度仙门上方,将度仙门遮入了阴暗之中。

  李长寿大声喊道:“师父,全力抵抗!

  那宝药必须在第一道天劫之后用!”

  齐源面色凝重地点点头,抬头看向了劫云,身周涌出了一股股法力,袖袍与道袍下摆无风而动。

  灵娥高声喊道:“师父你一定可以的!”

  “为师,也要为自己拼这一次!”

  齐源老道抬头看向天空,目中精光闪烁。

  一搏,天命!

  突然间,一声龙吟自云中落下,灰云之中冲出一条浑身闪耀着赤色火鳞的千丈苍龙,龙爪狠狠地拍在了护山大阵之上。

  护山大阵光芒涌动,群峰轻轻颤动,大地各处一阵轰鸣!

  与此同时,一声粗厚的嗓音自天而降!

  “度仙门主事之人,出来回话!”

  等等!

  苍龙?喊话?

  这灰云也在护山大阵之外,并没有无视一切阵法的特性……

  虽有威压,但仔细感觉,却非天威……

  “诶?这不是师父的劫云吗……”

  蓝灵娥头一歪,李长寿禁不住一手扶额;站在法爷鸟笼中的齐源老道嘴角一阵抽搐。

  这老道默默地转过身,慢慢地蹲了下去。

  太清在上,这次丢人丢到家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