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酒仙人上线【为盟主‘时光无雪’加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3151 2019.10.18 19:14

  “元青、玄雅,你们可是这一代弟子修为排名第二第六,怎么都要赶着去采药?

  都林峰刘雁儿,小灵峰王奇,嗯……也是这一代排名前二十的良才,怎么都赶着要去乱瘴宝林?咱们门内对年轻弟子已经这么小气了?

  北俱芦洲可不是什么善地,前两次都没人去那……

  嗯?”

  百凡殿角落,满身酒气的女仙人歪了下头,瞪了眼站在四名光彩夺目年轻弟子身后的李长寿,又低头看了眼手中的竹条,抬头看看李长寿,如此重复了两遍,面色渐渐阴沉了下来。

  “小琼峰,李长寿。

  你什么修为?刚化神九阶就去乱瘴宝林干嘛?

  去去去!去东海打那些虾妖去!”

  这女仙人直言直语可谓丝毫不留情面,但说得却也是十分在理,显然是在为了李长寿安危考量。

  女仙人腰上挂着一大一小两只酒葫,一身打扮也是十分简单,长裤、短衫,一头浅褐色的中短发,在三千青丝、长发飘飘的女炼气士群体中,也算是罕见的异类。

  形象和气质方面,像极了门内被长期压榨劳力以至于自暴自弃的杂役弟子。

  还好,她用布条绑住的纤腰,还有那快被撑破的麻布短衫,以及身上时不时流露出的少许威压,能让人直接了解到,这是一位实力不弱的女仙人。

  此人道号酒玖,破天峰门人,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其实已是八九百岁,成仙已有六百余年,在她同期入门的那一代弟子中也是拔尖的存在,如今已是能独当一面。

  前往北俱芦洲乱瘴宝林的门内护卫只有她一人,也足可见她实力不凡。

  李长寿面露肃容,对这位大名鼎鼎的酒仙人拱手行礼,道:“酒师叔,弟子需要寻找几味药草,有一味只有北俱芦洲才能寻到,这次还要劳烦酒师叔了。”

  “啥药草?”

  女仙人嘴角一撇,那张其实十分秀美的面容上带着少许嫌弃,“我跟你师父也算有点情分,给你这个,拿去找道藏阁的麒零长老。”

  言说中,女仙人在自己满是酒污的短衫中摸了一枚玉片出来,随手扔给了李长寿。

  “就说算我月供里面,去拿你要找的药草!

  北俱芦洲也是你这化神九阶能去的?

  你要真死在那,我可是要被扣十年酒钱,你那个爱哭鼻子的师父肯定还会跑过来找我哭哭啼啼……

  呃呀,想想就烦死了!”

  一旁的两男两女略感讶异,目光落在那枚玉片上。

  门内长老的身份玉牌,如此轻易的就给了一名化神九阶的非同峰弟子?

  “师叔,”李长寿苦笑了声,捧着玉片向前两步,将玉片递回给这位女仙人,“若有的选,弟子也不想去北俱芦洲冒险,但这次实属无奈。

  按照门规,师叔也不能拒绝弟子外出历练的请求,还请师叔成全。”

  酒玖略微皱眉,注视着面前低头行礼的这个小辈,哼了声,随手将玉片夺了回来。

  “真是!那谁,元青、玄雅。”

  身着火红仙裙的少女与那位文质彬彬的青年炼气士同时拱手应答:“弟子在!”

  酒玖没好气地道了句:“你们两个要是有余力就帮忙照看照看他。”

  “弟子领命,”有琴玄雅面无表情的答应了句。

  “师叔放心就是,”元青对李长寿投来少许善意的目光,嘴角的微笑也颇为温和,“我定会照顾好长寿师弟。”

  酒玖忍不住一手扶额,对着李长寿就是一阵吐槽:“他入门比你跟玄雅都早。

  真是,李长寿你是怎么做到的,修炼一百多年还没到返虚境……算了。

  你们小琼峰那条件,你能跟上大多数弟子也算不错了。”

  “呃,”元青面露尴尬,但很快就拱手一礼,“抱歉,长寿师兄勿怪。”

  李长寿含笑摇头,心底也有些感慨。

  面瘫女,大暖男,这对倒也十分般配……

  不过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就是了。

  李长寿突然感觉到两道没太多好意的目光,他也没去探究什么,淡定地对酒玖道了声谢,又转身对有琴玄雅与元青拱手行礼,而后就退到了四人身后,静静站立。

  那两道目光,自然是另外两人投来的。

  ——身着浅黄罗裙的刘雁儿,一身青色道袍的王奇,都是这一代弟子中排名靠前的返虚境好手,两颗上好的仙苗。

  他们刚才的目光虽没有好意,但也没太多恶意,最多也就是有些嫌弃罢了。

  李长寿静静而立,听着外面不断传来破空声,一批批弟子在各位仙人护持下升空而去。

  他也分出一缕灵识,检查了下自己身上的几件储物用法器。

  这并不是有擅长整理的习惯,要将丹药、法器等分门别类的存放;这几件法器中所存放的物件,其实都一模一样,丹药、法器、灵石等,都等分成了三份。

  在左手手腕上的手环是主储物法器,为了以防万一,在脖子上的吊坠是备用储物法器,为了以防万一的万一,在大腿上绑着的布袋是备用加备用的储物法器……

  外出历练,多做准备总归是没错的,尤其还是要去北俱芦洲那种险地。

  这次,李长寿也是将自己大半的家底都带上了。

  另外小半,给了师妹防身。

  ……

  小半日后,一只巨大的葫芦在殿前缓缓升空。

  酒玖仙人抱着胳膊站在葫芦嘴上方,气势颇为不凡;几名年轻弟子静静立在葫芦各处,都是站的稳稳当当。

  等葫芦飞出大阵,酒玖仙人双手掐起法印,酒葫芦散发出一缕缕浅绿色的光芒,在外围布置了一层薄膜,隔绝了外部风声。

  而后手指对着西北方向一点,酒葫芦开始缓缓加速。

  “都放松点,别紧张,出了山门没那么多规矩了。”

  酒玖打了个哈欠,自顾自的在葫芦嘴处坐了下来,两条小腿搭在葫芦嘴两旁,毫无形象的向后一靠,随手拿起了自己腰间的酒葫芦,嘴边已经露出了满足的笑意。

  慢慢抿了一口,酒玖脸蛋泛起了少许红晕,将呻吟声化入风中,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满足且舒适之感,而后扭头打量着后面五个年轻弟子。

  离她最远的,就是坐在葫芦后端的李长寿。

  李长寿与其他几人都隔了一小段距离,身体也一直保持紧绷的状态,并没有如其他人那般打坐修行,左手指尖摁着两张黄纸符箓。

  刘雁儿和王奇在葫芦中部,此刻也都是静静调息。

  离着酒玖最近的是有琴玄雅,她就在酒玖身后一尺处打坐,那把大剑也横在了身前。

  在有琴玄雅身后,那位风度翩翩的元青正温声说道:“师妹,这次我一定助你寻到厌火明心草。”

  有琴玄雅却略微皱了下眉头,淡然道:“元青师兄不必为我费心,这是我自身修行之事,无需旁人插手。”

  元青却是温和地一笑,“多一个人总归多一份机会。”

  有琴玄雅并未多说什么,继续闭目打坐,身周有一缕缕火焰般的气息环绕,美的毫无死角。

  “嗤,”酒玖在旁看的也是一乐,对元青挑挑眉;

  元青做了个无奈的表情,继续在有琴玄雅身后三尺之外打坐,嘴角的笑容渐渐淡去。

  ‘啧,又是一场落叶有情而流水无意的好戏啊。’

  酒玖抿了一口仙酿,意犹未尽、回味无穷,却只能恋恋不舍地将葫芦挂回腰间。

  她倚着葫芦嘴的边沿,仰头看着蔚蓝天空下的云舒云卷,略微有些出神。

  如此飞了一阵,酒玖又忍不住去摸腰间的葫芦,但动作犹豫了下还是顿住了,在那道了句:“要飞去北俱芦洲还要两天三夜,你们就打算这么打坐?

  那个王奇,给师叔唱个小曲儿。”

  “酒师叔……”后方的王奇忙道,“我哪会唱曲儿?”

  酒玖顿时一脸嫌弃,“那你们谁会?长寿,你会不?”

  李长寿面色凝重地摇摇头,反而施展传声之法,对酒玖提醒道:“师叔,后上方云中似乎有道人影。”

  “嗯?”

  酒玖抬头看了眼,不动声色地对李长寿传声回来:“偌大的五部洲之地,能飞天遁地的炼气士不计其数,别大惊小怪的,这里离着咱们度仙门又不远。”

  话虽如此,酒玖还是将仙识散开,不多时,大葫芦御空的速度也开始平稳地减慢。

  又片刻,大葫芦悬浮在空中安然不动,酒玖依然松松垮垮地坐在那,朗声喊道:“不知云上这位道友跟了我们这么久,有何贵干?”

  顿时,葫芦上打坐的四人立刻睁开双眼,而一直观察后方的李长寿,右手缩回了袖子中,手指扣住了自己的储物法器。

  后方云上,一道魁梧的身影飞了出来,此人身穿锁子甲,面容粗狂,浑身上下的气息凝实厚重,背上挂着一只巨大的板斧。

  ‘仙人?’

  李长寿仔细感应着,这人似乎是未成仙多久,并没有给自己多少威压。

  隔了百丈,这魁梧汉子对着酒玖抱拳,朗声道:“我乃东神州洪林国殿前守将,特来护卫六公主殿下,若有冒犯之处,还请仙长勿怪!”

  “六公主?”

  酒玖头一歪,打量着后面两个女弟子;

  李长寿的目光也下意识就落在了脸蛋微圆、稍有些烟火气的刘雁儿身上,但刘雁儿却直接看向了另一位年轻女弟子……

  就听有琴玄雅用一种极其冷淡的口吻开口道:

  “回去吧,不必为我费心。”

  公主?殿前守将?

  在他们要去北俱芦洲的时候突然现身?

  李长寿鼻尖轻轻一耸,嗅到了……某种套路的味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