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我摊牌了!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4734 2019.11.20 12:00

  李长寿现在就很费解。

  为什么!

  会突然有三名天仙境的老道,在小琼峰头顶?

  其中两位是门内长老,一位不认识,但此前在临海镇入口见过,气息有些相熟……

  又为什么!

  敖乙和酒乌会在外围迷阵之中打转儿?

  前面一个龙角少年,后面飘着一个矮道人,前者着急的走,后者阴恻恻的笑……

  还一同按照木牌的指点,朝着自己弄的会客小间而去……

  话说这俩到底是怎么凑一起的?

  一定是特别的缘分,才让你们一路走来,变成了俩坑神……

  这到底是什么鬼?

  又是酒乌师伯安排的?

  没道理,自己这几年跟酒乌师伯交情越来越深,大道誓言效果也是在的……

  嗯?

  主峰方向还有许多天仙境仙人的气息,都聚集在了平日里不开启的主殿之中……

  李长寿很快反应了过来。

  自己在临海镇偶遇了截教一行,听到了他们的几句谈话,似乎是找仙门讲道论道,切磋道行;

  万万没想到,截教一行就是找度仙门论道!

  敖乙跟度仙门,也算是有少许恩怨;

  毕竟敖乙是东海龙宫二太子,而东海龙宫最近几十年,跟东神州众仙门关系略显紧张……

  难道这次,小龙想挑起人、截两教矛盾?

  不应该,敖乙看着没这么蠢,真这么干,龙族转眼就被截教教主一剑挑翻……

  虽然这小龙确实有点……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佳人媚喝多了,伤到龙脑了?

  李长寿心底一阵思量,最初完全被这个局势搞懵了,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此时,他能隐隐感觉到,整个度仙门的目光,都放在了小琼峰上。

  那一道道仙识、灵识,都在盯着丹房周围……

  度仙门弟子中,自己表现出的修为,就是在中上优秀才对,应该不会是这方面出现了问题。

  事有后果,必有前因。

  自己渡劫前与敖乙遭遇了一次,这也是偶然性事件;

  他确定敖乙没认出自己,当时全程出场的,都是同一张面孔的冷面老道,气息、体味也都是模拟过的。

  那,八成就是东海荡妖大会上的切磋之事了……

  这条小龙,上次没能故意输在他手里,心里不痛快,念头不通达,隔了这么多年,不远万里,非要来白给一次?

  李长寿在地下密室中幽幽的一叹……

  “这一龙、一女,哥是永远搞不明白他们的脑回路了。”

  现在该怎么处置……

  李长寿观察了眼丹房中的纸人化身,看到纸人化身上带着的三只测感石只是轻轻闪烁,——明显是自己的仙识引起。

  略作犹豫,化作了一缕青烟,摸回丹房;

  丹房内,李长寿消失了瞬间,又立刻出现。

  他一步跨去丹炉后的蒲团,入座闭目凝思,先按照自己此前叮嘱小师妹的那样,装作专心悟道……

  李长寿思忖,自己如果闭死关突破瓶颈,理应有所突破,于是暗中调整了下龟息平气诀。

  表层伪装:返虚境五阶;

  内层伪装:返虚境九阶;

  深层伪装:元仙境;

  做完这些,李长寿又开始疯狂自查自省,总算确定小琼峰之上没有任何,可能暴露自己底牌库的细节……

  灵娥此时也乖巧地躲在她的草屋中,假装在修行。

  这次,师妹倒是表现的不错。

  后面表扬一下。

  李长寿自知,自己现在只能假装闭死关悟道,等门内高手喊醒,或是被阵法中的动静惊动……

  后面的事,只能以退为进,找机会转移对方注意力!

  大阵中。

  循着木牌指引,一步步到了那‘露天茶室’,敖乙和酒乌也禁不住互相对视一眼。

  此时敖乙还是十二三岁少年身形,算上犄角,高有六尺,比酒乌高了一个头。

  他读完木牌上所写,扭头看向周遭,目光中满是不解。

  酒乌笑道:“敖乙太子,很明显这里又是岔路。”

  敖乙皱眉道:“这些基础阵势我尽皆寻到了生路,为何走不出此地?”

  “此乃连环阵,为长寿师侄所创,”酒乌道,“上一处的生路之后便是下一处阵势,想破解此阵,必须有高明的阵道造诣。

  敖乙太子,别勉强。”

  “哼!”

  敖乙轻哼一声,淡然道:“我倒不信了,今日还能被此地困住不成!”

  言罢,他在怀中取出一只冰蓝色的宝珠,这宝珠轻轻闪烁光亮,大阵之内的灵力流动瞬间被阻断。

  敖乙淡然一笑,转身走向来路,很快就发现了新的路径。

  酒乌在后面连忙跟上,只是这位矮道人嘴角的笑容,也是越发浓郁……

  当年,他跟酒施两口子联手,都被这大阵搞的晕头转向;今日这阵法,明显比当初他们闯阵还要完善,还要完美……

  本质上,这连环阵就是一些基础阵法凑在一起,但在长寿师侄精心设计之下,实可谓‘妙笔生花’。

  半个时辰后……

  敖乙看着面前的木牌,嘴角一阵抽搐。

  【迷路了?】

  又走回来了!

  “可恶!”

  敖乙清秀的面容,因咬牙太用力而一阵抽搐,随后甩头走向其他路径。

  丹房中;

  李长寿左眼睁开一条缝隙。

  这小龙手中似乎有破阵的法宝,但一直在外围转圈,阵法之道明显只知皮毛。

  想了想,李长寿暗中,将丹房附近百丈内的阵法撤掉几重,让那些天仙只要仔细一看丹房位置,就能看到他在此地闭关打坐的情形。

  如此,才更合理一些。

  ……

  又半个时辰后。

  小琼峰空中,三位天仙面色各异,度仙门的长老自然是面露微笑,却又不能笑的太过分;

  元泽老道也面带微笑,只是眉头时而皱一两下。

  他们都能大概看清阵中情形,看到敖乙如无头苍蝇一般乱转,元泽老道心底也有些着急。

  阵内。

  敖乙的双眼满是血丝,心境已是颇为不稳,提着一把宝剑、握着一只宝珠,在大阵之内快步疾行。

  酒乌从后面不紧不慢地飘着,提防这位敖乙拿灵宝长剑以力破阵……

  稍后,酒乌会直接请师父出手,把两人捞出去,让这个龙宫太子认输就是了。

  长寿师侄都不必出关,一切已经被他搞定!

  渐渐的,敖乙呼吸开始急促……

  但敖乙此时还算清醒,心底虽然着急,却并没有任何出格的举动。

  闯阵是他答应的,若是闯过去就算赢了!

  此地阵法,也确实都是些返虚境炼气士,就可布置的基础阵法,但偏偏,自己就是走不出……

  甚至,连破阵的阵基阵眼都寻不到!

  蛋教的时候,学了那么多阵法原理……龙族在阵法之道方面,都、都这么不堪了吗?

  不,我龙族还能再站起来!

  酒乌小声道:“敖乙太子,要不算……”

  “我在破阵!”

  敖乙扭头低吼了一声。

  “哎,您请便,请便。”

  酒乌顿时笑眯了眼,背着手紧跟在后面,也怕自己跟丢了敖乙。

  阵外,云上。

  两位少女商量了几声,菡芷轻声道:“师父,您也传了我不少阵法的本领。

  不如,我跟柔柔师姐也下去试试吧。

  这与敖乙师叔的切磋无关,弟子纯粹只是见猎心喜。”

  元泽老道看向一旁两位度仙门长老,两位长老自然是点头答应。

  他们也想看看,这小琼峰的丹房外的连环基础阵,到底有多玄妙……

  意外发现了个阵法之道的人才!

  稍后叮嘱百凡殿,要在这方面重点培养长寿才是。

  “去吧,去吧,”元泽老道摆摆手,菡芷与那少女手拉手飘了下去,入了阵中。

  片刻后……

  两名元仙境的少女看着那只木牌,额头齐齐挂满了黑线。

  【迷路了?】

  菡芷低声道:“这布阵之人,当真太嚣张了些!”

  “后面还有木牌。”

  “且看他有什么花招,过去看看!”

  今天的‘露天茶室’的客人,比之前十年加起来都多……

  ……

  丹房内,用仙识注视着这一切的李长寿,心底默默一叹,继续装作闭关突破。

  还好,连环阵此前的关键秘密,他已经通过酒乌献给了门内,还得了门内赏赐的丹炉。

  这是最后一点隐患,也被自己提前摁死了。

  只是今日之后,自己丹房周围的阵法,估计会成为门内一大景点……

  真•小琼峰保留项目——迷阵困阵大冒险!

  而且有这次之事,再加上此前种种,他这个‘优秀弟子’,已经引起太多关注了。

  这当真让李长寿有些头疼……

  优秀弟子的人设太单薄,已经撑不住了!

  这次,就趁机显露出【劣质仙苗】层次的实力吧,不然种种情形太过反常,反而更难解释。

  李长寿心底飞速思索着。

  伪装,在于各方面均衡,要有个‘度’在,让人觉得一眼看到了自己的底细,这其实是伪装的较高境界。

  当年应付酒乌的思路,就是暴露一点给酒乌,让酒乌以为知道了自己的全部……

  这次应付门内众高手,也只能继续用这个思路,或许还能因此得不少好处……

  现在,只能表露‘准’仙苗层次的修为,将这些注意力,一部分吸引到自己的修为上,从而掩盖其他异常。

  大抵要让他们觉得【原来他资质是不错的,怪不得能搞出这么多事】这种程度……

  然后,李长寿只需要安稳几年,再故意卡瓶颈,修为进境回归【优秀】弟子,门内也就不会多注意他这个小琼峰弟子。

  修为底牌露出一点,以后可以补回来;

  其他底牌若是暴露了,那就相当麻烦了……

  以后,要加倍小心。

  自己辛苦藏起来的底牌,是为了应对各种危险,为了更好的活下去;

  在这种情况下暴露了一部分,哪怕这部分再微小,那也是亏。

  话说回来,当初在海底……就该给这个敖乙灌点失心散!

  保证只有亿点点的剂量!

  又过了半个时辰……

  晚霞铺满西面的天空,照亮了度仙门长老们,皱巴巴的脸上那如同菊花般灿烂的微笑;

  有两位金鳌岛炼气士,与三位度仙门长老到了此地。

  度仙门长老心底,一个个将李长寿和酒玖夸上了天,也对想出这个办法打发敖乙的酒乌,颇多赞赏。

  果然够机灵。

  一位度仙门长老主动给台阶,扶须笑道:

  “这里的阵法,是我度仙门弟子李长寿,用他钻研多年得来的连环阵布置之法,精心设计,由一位真仙境的酒玖师侄出手布置而成。

  虽然都是基础阵法,实际上,相当于是真仙境才可布置的。

  敖乙太子与两位仙子闯不过去,实属正常。”

  “罢!”

  元泽老道叹了口气,言道:“老道去将他们三个带出来,敖乙师弟这次却是又败了一场。”

  言罢,元泽背着手飘向下方大阵。

  凭天仙的手段,仙力鼓荡就可将此地的阵基吹垮,但那样做太过丢份。

  元泽老道在外看了半天,已是自觉自己看出了破阵之法,此时信心满满,要去为金鳌岛炼气士挽尊……

  两个小辈、一个小师弟,这次确实出了丑,这个没办法。

  然而……

  元泽老道没料到的是……

  片刻后……

  【迷路了?】

  这天仙老道禁不住仰天长叹,这阵法,果然暗藏玄机。

  转过身,老道皱眉继续破阵,云上几位天仙面面相觑,此时却是不知该说点什么……

  李长寿渡劫归来后,确实暗调过外层阵法,但也只是变动了几处阵基。

  这位天仙想要强行破阵非常容易,但此时元泽老道还就上了点脾气,非要在阵中破开这个,其实是个闭环的连环阵……

  理论上,此阵唯一的破法,就是强行冲开,破坏其中一处基础阵法。

  但这老道能直接用蛮力吗?

  这,事关他金鳌岛炼气士的阵法造诣水准!

  更是事关他元泽老道的面皮!

  于是,不知道这是第几个的……半个时辰后……

  敖乙与酒乌,看着前方那来回踱步,走来走去的天仙老道,齐齐愣在原地。

  “元泽师兄!”

  敖乙大喊一声,向前走了一步,周遭景色突然变化;

  元泽老道闻声抬袖掩面,但阵法变化,他的身影在敖乙眼中迅速消失不见。

  “这……”敖乙瞪着双眼,整个人都在轻颤。

  酒乌连忙赶了上来,笑道:“太子,天不早了,要不?嗯?”

  “我定能破此阵!

  我定能破此阵!”

  敖乙颤声喊了句,提剑继续向前奔走,浑身都在乱抖。

  ……

  丹房中,星光满地。

  李长寿仙识关注在空中蠢蠢欲动,似乎想进阵体验的那群天仙真仙……

  要不,今晚收拾细软,带上师父师妹逃了吧。

  果然,还是逃了吧。

  这度仙门……快没法待了!

  这自然是玩笑话,自己辛苦经营小琼峰这么多年,这里才是相对安全的地方。

  正此时,突然有一缕仙识从空中落下,锁定在了李长寿身上,轻轻扰动了一下李长寿的精神。

  这个扰动十分轻微;

  李长寿明白,这是门内高手在唤醒他,又怕影响到他的心境……

  能这般在意一个弟子,倒也是有心了。

  李长寿睁开茫然的双眼,与修行中被吵醒的情形,简直一模一样……

  忘情上人的嗓音,随之在李长寿耳旁响起:“莫要修行了,将阵中之人放出来吧。

  当初那敖乙又来找你切磋,他已是元仙境修为,稍后或许会压制境界与你动手。

  你不必强求一胜,却也不可在自家仙门中输的太快。”

  李长寿连忙起身,对着空中做了个道揖,“弟子遵命。”

  压制境界跟自己动手?

  他快步走到了丹房门前,做出向前张望的模样,心底一横,暗下决心,握紧双拳!

  摊牌吧!

  玉牌轻转,林间各处吹起一阵微风;

  而李长寿驾云在丹房前飞了起来,缓缓升到了半空,返虚境七阶的修为显露无疑!

  似乎这个境界刚突破不久,还有些不稳……

  空中、林中,各位长老,截教仙人,酒乌、敖乙、那两名截教仙子、还有那位老天仙同时看了过来……

  仙门各处,仿佛也有一道道视线,也都落在了李长寿身上。

  这让李长寿略感难受,但自己只能尽力撑过这波。

  就听,酒乌连忙传声提醒了句:“你修为没藏!”

  李长寿一怔,对酒乌做了个道揖,顺势道:

  “小琼峰弟子李长寿,拜见各位长老,各位师伯师叔,各位前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