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少一些套路,多一些真诚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3722 2019.11.15 00:05

  最近这段时间,左咯吱窝怎么这么痒?

  炼丹时,李长寿活动着自己的左臂,眉头略微皱了起来。

  现在他这可是仙躯,内外如一、纯澈如玉;

  纯洁如他,怎么可能会突然……

  胳肢窝痒?

  这并不是小事,但李长寿反复检查了半个月,也没发现什么毛病。

  天罚落下的后遗症?不应该吧。

  思来想去,也只能归类为,自己的仙躯还是不够圆满,稍后还是要慢慢巩固境界。

  飞升之后,李长寿也感觉自己的心态有了一丝丝变化,虽然变化不太明显,但底气确实稍微足了些,以至于……

  他在丹房中都敢直接悟道了!

  唉,还是要小心些才对。

  按老规矩来吧,把一个小境界夯实了,再说下一个小境界。

  现在他寿元还很长,封神大劫也远得很,不用太着急;

  只有稳扎稳打、巩固好仙基,才能去问长生之路,才能今后在大劫中有更多实力保住性命。

  仙识察觉到灵娥从草屋旁飞了过来,李长寿关闭部分阵法,让她一路畅通无阻抵达了丹房。

  很快,灵娥就从那朵云上跳到了丹房。

  “师兄!

  你……在烤手吗?”

  “烤什么手?这是在炼丹。”

  丹房中,李长寿错开身形,露出了那只三尺高的袖珍丹炉。

  挽着饭盒飘来的蓝灵娥眨了眨眼,看着空旷了许多的丹房,以及地上那座三尺高的小丹炉,纤指隔空比划了一只大丹炉的轮廓……

  “大的那个呢?”

  “半个月前搞炸了,”李长寿低头一叹,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小丹炉的炉火。

  没有丹炉本身的禁制、阵法,也没有丹炉稳固火焰的手段,炼丹又恢复到了早年的麻烦,需要自己不断控制火候,一些仙丹也无法炼制。

  “师兄你炼丹也要注意防护,这事儿也这般危险吗?”

  蓝灵娥有些不放心地叮嘱着,提着那深紫色的镂空雕凤饭盒,放到了一旁的矮桌上。

  抬头一看,屋顶似乎也换新了。

  她自顾自地在旁边忙碌了起来,将两张桌子拼起,开启桌子上刻画的简单禁制,然后拿出刚做好的佳肴,慢慢摆好。

  师兄不在山中时,蓝灵娥绝大多数时间都是穿那几身宽松的练功服。

  师兄在山中时,哪怕几天见不到,她也都会换上美美的仙裙,偶尔还会画一画眉角,抿一些唇红……

  “师兄,这次还是请的酒乌师伯吗?”

  “嗯,酒乌师伯昨日纸鹤传书,说是要今日过来找我谈事。”

  李长寿轻轻呼了口气,丹炉中的火焰渐渐退去,丹药已经散发出一缕缕药香……

  一想到,几年前他恶搞了酒乌一次,让酒乌立下了那些誓言,李长寿顿时露出少许微笑。

  这次的酒宴,就权当给酒乌师伯赔个礼吧。

  收拾好了饭菜,温上了美酒,蓝灵娥看了眼挂在束腰上的荷包,嘻嘻一笑……

  “怎么了?”李长寿等待着丹药出炉,随口道,“这么快心情就恢复了?

  看来,上次的教训也忘了嘛。”

  “没忘!绝对没忘!”

  蓝灵娥连忙皱眉,做出一副愁苦的模样,哀声道:“师兄,之前我惹你生气,是做师妹的不对……”

  “行了,”李长寿笑道,“给我做了什么,拿出来吧。”

  灵娥眼前一亮,喜滋滋地道了句:“嘻嘻,果然师兄你偷看我了!”

  李长寿无奈道:“哪里还用偷看,你哪根头发飘起来,我都能知你在心中想什么。”

  “什么嘛,”灵娥顿时有些扫兴,将荷包随手扔了过来,鼓着嘴角走出门外。

  “臭师兄,给你做的袍子!

  我回去修行了,晚点过来收拾盘子!”

  李长寿接住荷包,朝着里面看了眼,见是一身深青色的普通长袍,露出了几分满意的微笑。

  果然,培养小师妹也没白费心血……

  这袍子就十分合他心意。

  坐在丹房外的摇椅上,李长寿静静等着酒乌赶来,闭目琢磨神通妙法。

  不多时,矮道人的身影出现在了小琼峰外;

  李长寿起身相迎,关闭了周遭阵法,对着这位师伯做道揖行礼,一切与此前毫无二致。

  但这次,矮道人转了几圈,最后落在了百丈之外,背着手打量着各处……

  目光之中,满是警惕。

  李长寿笑而不语,静静在门旁站着等候,看这位师伯一步步走了过来,也没多表示什么。

  离着还有三丈,两人相视一笑。

  “嗯咳!”

  酒乌轻咳了声,淡然道:“怎么,这次……不用本师伯指点阵法?”

  李长寿笑道:“弟子并未提前准备,师伯说要过来,弟子也就托师妹做了些酒菜。

  若师伯您想指点弟子阵法修行,弟子倒也有些疑惑之处。”

  “不了不了,”酒乌顿时一阵摇头,“师伯老了,指点不了,指点不了喽。”

  “师伯您在阵法上的造诣,远非弟子所能及。”

  李长寿正色道:“弟子只是在一些微不足道的方面,搞了些许新意罢了;

  真要布置厉害的大阵,还是要师伯您这种真正擅阵法、修为高、材料足的仙人才行。”

  酒乌挑了挑短促的浓眉,笑逐颜开。

  “这次不给贫道留影球?”

  李长寿含笑摇头,刚要侧身请师伯进屋,酒乌却得意的一笑,在道袍中掏出了……

  两只拳头大小的琉璃法球。

  “哼哼,我带了!”

  李长寿:……

  “师伯您开心就好,”李长寿做了个请的手势,“这次弟子无事相求,只是想听师伯您教诲,师伯里面请。”

  于是,磨磨蹭蹭,一步三查。

  酒乌注意到了丹炉的异状,心底不由分析,一尊丹炉化作小丹炉,会产生哪般布置。

  总算,费了半天劲,酒乌与李长寿双双入座。

  看着面前的酒席……

  酒乌双眼一眯,在袖中拿了一只灵兽兔子出来,开始喂兔子试菜。

  李长寿看得也是一乐,静静等酒乌折腾完。

  总算,当酒乌确定今日李长寿确实没动手脚,又拿了一双自带的玉筷,这才清清嗓子,面露难色,沉声道:

  “你酒施师伯最近在闭关寻求突破,师侄啊……

  你可千万,别整上次的活。”

  李长寿道:“弟子可立誓言,此时、此地,是真心想请师伯您饮酒聊天!”

  “那你立,”酒乌顿时点头,“来,快立。”

  “弟子就是随口这么一说,若真立誓,岂不是说弟子心底真有鬼了?”

  李长寿笑道:“师伯,弟子敬您一杯。”

  酒乌嗤的一笑,端起酒杯与李长寿遥遥一点,却只是抿了一小口。

  “喝酒前先说正事,”酒乌道,“这次,按上次本师伯立下的誓言,过来提前与你商量商量。

  这事若你答应了,门内肯定会给不错的奖励;

  若你不答应,那就当本师伯没提。”

  “哦?”李长寿略作思索,随之明白是何事,“师伯若是想在门内推广连环阵,其实不必问弟子。”

  酒乌皱眉道:“你怎么知道?我可没跟任何人提起此事!”

  “猜的,”李长寿夹了口师妹烧的灵鱼,白嫩的鱼肉入口即化,外香内甜,唇齿回味。

  “那你是答应了?”酒乌顿时笑眯了眼,“来,说说吧,你连环阵怎么布置的?”

  原来是没参透……

  李长寿道:“其实是弟子在古籍上看到过只言片语,总结归纳而来。”

  当下,李长寿拿出了一只羊皮卷。

  他自然不会将自己的底牌,如此轻易的暴露出去;

  此时拿出来的,其实只是一个理论方案,用来解决连环阵的关键难点——不同阵法阵基适应性。

  还是比较早期的解决方案。

  上面也标注了参考资料,均是一些道藏殿外殿中无人问津的古籍。

  这套方案,与他此时所用的‘阵基单元’方案思路完全不同,缺点主要是浪费材料,但也能达到布置连环阵的效果。

  当丹房周遭阵法开始建造的第一日,这张羊皮卷就一直在等着拿出来,今天总算‘得偿所愿’。

  酒乌接过之后,细细研读。

  少顷,矮道人禁不住一拍大腿,连连称妙。

  “贫道还以为要花费一些口舌劝你,没想到你竟拿出来的如此痛快!

  不枉本师伯这般看重你,不枉本师伯这般看重你啊!

  此物当真可献给门内?”

  李长寿含笑点头,言道:“自然。”

  “唉,不曾想!

  贫道竟以己度人,误会了师侄,还觉得师侄你会是藏私之人!”

  酒乌一阵感慨,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该罚,该罚!”

  李长寿正色道:“师门是我家,繁荣靠大家。

  师伯,这个……

  门内能给什么奖励?”

  酒乌笑道:“必然少不了你的!你想要什么?”

  “若是可以的话,”李长寿指了指一旁的丹炉。

  酒乌先是一楞,随后便点头答应了下来,还道:

  “如果门内找不到你喜爱的丹炉,等你酒施师伯出关了,我让她给你做一个!

  她的炼器手段比不得门内几位擅炼器的天仙长老,但火候也是不浅!”

  李长寿顿时露出了笑容,连连为酒乌敬酒。

  一时间,觥筹交错,师伯和师侄相处十分融洽……

  他们喝酒喝到微醺时,那只试菜用的兔子,也被李长寿提议,在小丹炉中直接烤成了‘药香酥兔’。

  味道相当不错。

  这顿酒喝罢,不过三日,酒乌就来找李长寿,带他去丹鼎峰挑选新丹炉。

  丹鼎峰,是度仙门内专职炼丹、炼器的一脉,出产的丹药、法宝虽数量不多,但在东胜神州颇有口碑,算是度仙门少有的闪光点。

  李长寿这边刚驾云与酒乌一同离开小琼峰,一道倩影就从破天峰方向飞来。

  仙识捕捉到了这道倩影,李长寿略微皱眉。

  不用仔细看脸,只是看那窈窕的身形与近乎完美的身段曲线,还有那身熟悉的火红色长裙,就知来人是哪位。

  有琴玄雅。

  小琼峰上,灵娥正在树下修行……

  李长寿想了想,也就并未多管,与酒乌师伯一同聊天。

  这对师伯师侄,彼此之间没算计的时候,倒也是趣味相投。

  ……

  柳树下,有琴玄雅静静而立,言说自己的来意。

  她虽很想来小琼峰见一见那位师兄,但总归不能平白无故来小琼峰,这次出关之后,思索了几天几夜,总算想了个法子。

  来讨教土遁修行的心得。

  言说来意后,有琴玄雅低头静静等着,心底总觉得自己这般借口太牵强了些,也不知能否骗过……

  耳中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却并未听到灵娥的回话;

  有琴玄雅抬头一看,便看到一张石板,上面刻着几行字:

  【师兄刚出门了

  我被师兄罚不能说话

  师姐您去屋里坐着等会吧】

  灵娥心底暗笑,自己答应师兄不跟陌生人说话,有琴师姐对自己来说,也算是挺陌生的嘛。

  虽然一起睡过了。

  自己这么一说,有琴师姐必然会识趣的离开;

  ‘出门’这二字,其实也有些含糊,很容易被人当做是出了山门。

  “也好。”

  也?

  “打扰师妹了。”

  有琴玄雅对灵娥拱手行礼,随后便自顾自地走向了一旁开着门的草屋。

  灵娥头一歪,刚想说话,却禁不住抬手拍了拍额头……

  这个师姐……

  有毒吗难道?

  这点人情世故都不懂的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