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活到最后才算黄雀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3943 2019.10.23 00:05

  “坤位冲四,离位退六,那毒物已经开始游向左侧。”

  躲在老柏树那温暖舒坦的树干中,李长寿不断传声,有琴玄雅离着这棵柏树已不过三百丈距离。

  这处悬崖是横向凸出的结构,此刻那条三睛碧波蛇已经游出原本藏身的岩缝,在悬崖之下贴着石壁游走,蛇头在柏树树干旁探了出来。

  它已经被有琴玄雅与六名追杀者惊动,自身却并未被空中的宇文陵发现。

  这让李长寿可以节省大半的谋算。

  李长寿一心数用,一面极力压制自己体内的气息运转,一面不断出声指点有琴玄雅,还要时刻观察这条魔物的动向,不能不顾‘有毒’玄雅的死活……

  面还没磨好,总不能就把驴给做成驴肉火烧。

  来了。

  有琴玄雅距离大柏树仅剩百丈!

  三睛碧波蛇的注意力完全被斗法的几人所吸引,它贴着岩壁缓缓游动,隐隐卡住了靠近仙解草的路径,却并没有远离仙解草。

  它是个经验老到的猎杀者,深谙伏击之道,此时也是颇为隐忍,已经将有琴玄雅与前方追击的几人当成了盘中餐,小点心。

  李长寿已经能想象到,这头三丈长的毒蛇毫无征兆地窜出时,会是何等恐怖刺激的一幕。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么恐怖。

  接下来……

  木遁口诀流转,李长寿在树干中自由上下,缓缓落去了根茎处。

  李长寿的传声依然不停,不断钻入有琴玄雅耳中:

  “坎位进三,震位退九。

  毒物现在已经盯上了你,稍后专注听我指引,我说起跳二字,你就全力冲向空中,千万不要有半分犹豫。”

  有琴玄雅又在心底嗯了声,双手剑指不断滑动,周遭蕴着火光的飞剑来回穿梭;

  御剑腾飞、长裙飘舞,她就如同火焰中起舞的仙子,无比迷人,又那般耀眼。

  空中,宇文陵提着元青的肩膀,助他抵御周遭瘴气;

  元青注视着下方的有琴玄雅,目光流露出浓浓的痴迷。

  “宇文将军!这次一定不能让玄雅再脱身!”

  “四公子放心,上次是未曾防范她有挪移宝符,”宇文陵沉声答道,“她法力已然不多,待她退到悬崖边缘时,末将便出手逼迫,到时少主便从旁现身,护在她身前。

  若她对四公子心底只有厌恶,情蛊的效用或许会减半,需得让她对四公子有些好感才行。”

  元青面色有些难看,点头应了声:“宇文将军费心了。”

  宇文陵又沉声道了句:“末将也有些疑惑,四公子您是如何做到的,六十年都未能打动六公主芳心。

  今日此事若不成,或是情蛊无法发挥作用,我们必须在此地杀了六公主,还请四公子早做准备。”

  元青紧紧攥了下拳,目中有些恼怒,却并未多说什么。

  下方,有琴玄雅已经退到了悬崖附近,即将进入柏树树冠笼罩之地。

  早已落到树根处的李长寿,双目中突然闪起精光,那句‘起跳’通过咒法,钻入了有琴玄雅耳中!

  有琴玄雅脚下飞剑火光爆涌,曼妙的身影冲天起,让袭来的几道流光纷纷落空!

  而追击有琴玄雅的六人不知前方险恶,径直冲进了柏树树冠覆盖之地!

  他们本就没有停步的念头,都是想着前冲几步便跳起继续追击,殊不知,那树冠边缘,就是一处生死红线!

  呼——

  破空声暴起,在悬崖边等待多时的三睛碧波蛇,毫无征兆地窜了出来!

  空中的宇文陵大喊“快退”,但此时最左侧的蒙面人,已被这毒物张开的大嘴咬住!

  利齿咬合,蛇首猛拽,这人瞬间被扯掉了半边身子……

  躲在老柏树根茎中的李长寿暗自思量,自己跟这头毒兽正面对决,还真不好赢。

  剩下五人顿时要退,但这三睛碧波蛇如何会放过到嘴边的美味?

  它蛇尾甩出道道残影,直接将一人砸在地上,顺势封住了其余人的退路,浑身上下的细鳞张开,喷出了一股股剧毒的浓雾,立刻将剩下几人团团包裹。

  “孽畜敢尔!”

  空中传来一声怒吼,便见那道魁梧的身形破开云雾,先将手中板斧抛下,身形也直接扑向了三睛碧波蛇。

  头生肉角的三睛碧波蛇立刻感受到了威胁,仰头用蛇首撞向砸落的板斧;

  它头顶这个形状满是恶趣味的肉包,却是自身最硬之处!

  铿锵声炸响,巨斧被直接挡飞,三睛碧波蛇的蛇首摔打在地上,那肉包竟出现了一丝裂痕,其内流淌出了一丝丝金色的血液。

  这毒物顿时大怒,蛇尾一震弹跳而起;

  空中砸落的宇文陵抬手召回大斧,已是举着斧头迎面砸落!

  树根处,李长寿右手扣住了三张纸人,略微犹豫,又拿出了第四张;少顷,又拿出了第五张与第六张……

  左手握住了自己最强的迷药——超品软仙散;

  李长寿等待着洒出软仙散的时机,他要等三睛碧波蛇撑不住时再出手。

  ——三睛碧波蛇不惧毒,这宇文陵却不行。

  同时,李长寿不忘将灵识全面张开,来回搜查方圆十里之内,看看是否有潜藏的危机。

  另一边,有琴玄雅已经按照李长寿的指引,趁势退到了悬崖后侧。

  少了宇文陵护持,元青也不敢留在云雾中,他也终于亲自出手,从半空冲向有琴玄雅,手持三尺青锋想要阻拦有琴玄雅离开。

  然而,此时有琴玄雅并未想过退走,反手掌控众飞剑,将元青瞬间压制。

  尽管元青的修为高了有琴玄雅一小阶,却只能苦苦防守……

  但有琴玄雅分了大半心神,用灵识观察着崖上的激战。

  她能感觉到,不断对自己传声的李长寿就在那里,但此刻却完全不知李长寿具体位置,心底渐渐有些焦急。

  然而,全场局势,尽在李长寿掌控之中。

  三睛碧波蛇将元仙境初期的宇文陵当做了最大的威胁,不肯退让半步,守护在仙解草之前;

  宇文陵此刻抓着巨斧不断劈砍,将此时中蛇毒丧失了神智的三名手下护在了身后……

  这般情形下,宇文陵很难留手,双方尽皆全力拼杀。

  李长寿耐心潜伏,在老树根部静立不动,等待着出手的时机,并做好了时刻遁走的准备。

  因为这次事发仓促,是纯粹应变之举,李长寿也对自己稍微降低了些要求。

  这次,九成八的把握就出手吧,总是追求十成把握也不太现实……

  大战片刻,这颗老柏树那有些光秃的树冠都被斩了小半,巨斧砍出的道道气浪,让山崖也多了道道沟壑、崩塌小半。

  三睛碧波蛇毕竟尚未成仙,就算是面对一个没什么厉害法宝的元仙境初期,也很快抵挡不住,浑身上下被砍的毒血乱流,即将被斩杀在此地。

  ‘辛苦了,大块头。’

  李长寿心底道了句,左手轻轻抖动了下,这瓶超品软仙散中的无色气息被他用法力包裹,先送到了柏树树干,再快速渗出树干,悄然洒向了宇文陵。

  很快,宇文陵的动作出现了少许迟缓,人也有些头昏眼花。

  ‘这蟒蛇的毒好生厉害!’

  宇文陵心底暗骂,双目瞪圆、其内满是血丝,饶是昏昏欲睡、头重脚轻,犹自发出一声气势十足的怒吼。

  他再不敢恋战,当下爆发出了绝强的一击,身形跃到半空,涌出仙力定住这条大虫,巨斧径直斩向三睛碧波蛇的脖颈!

  三睛碧波蛇此时却生了退意,返身要走,但它有些迟疑地看了眼崖边的三株仙解草……

  也正是这一点迟疑,让它没了逃命的机会。

  巨斧被两只粗壮的大手握着,直接从它后颈斩落,蛇首抛飞而起,毒血顿时乱溅!

  宇文陵身形落下,却是脚下不稳,踉跄了两步,拄着大斧才没狼狈跌倒。

  他掏出一瓶解毒丹,直接倒入口中,但动作已经越发迟缓……

  ‘这是什么毒?怎得如此厉害!’

  “将军……我等……”

  身后传来了虚弱的呼喊声,宇文陵刚想转身救援,脚下一个虚晃,又差些跌到;

  那些解毒丹竟毫无作用,他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正此时,一旁突有破空声响起!

  一根木箭从侧旁袭来,径直刺入了宇文陵的脖颈;这魁梧汉子身体一颤,转身怒视着柏树树干的方向。

  那里,‘李长寿’的身形从柏树中缓缓挤出,扔出了换天宝伞,握住了青铜短弩,顺便洒出了三张纸人。

  蓬、蓬蓬!

  纸人化作分身,对宇文陵袭杀而去!

  ‘李长寿’则迂回冲向侧旁,迅速为青铜短弩更换木箭,再次扣动机括。

  短弩之上宝光涌动,射出的木箭劲力非凡。

  宇文陵此时中毒已深,完全无法应敌,脖颈上再次中了一箭,仙人血横洒当场。

  那三道纸人冲到宇文陵身周,立刻分三角站立,将手中瓷瓶中的青雾同时洒出。

  青雾宛若活物一般将宇文陵缠绕、包裹,这壮汉浑身上下响起了‘滋滋’的声响;而他最后的力气,用在了仰头怒吼,吼声中满是痛苦……

  可惜,换天宝伞已经立下了阵法,将此地情形完全隔绝,声音无法传出去半点。

  宇文陵的仙人之躯,竟在青雾之中被迅速腐蚀,不少区域已露出白骨,身周出现了一只只透明的气泡。

  他奋力想反击,大斧笨重又缓慢地横扫,三纸人灵敏地向后跳开。

  嗖!

  第三根木箭贯入宇文陵被腐蚀的胸口,刺透宇文陵心脉!

  三纸人开始齐齐掐起法诀,口中喷出三道白色焰火,将宇文陵直接吞没!

  到此时,宇文陵方才认出了李长寿,有些无力的喊出一声:

  “竟……是你……”

  一名元仙,虽是刚成仙不久,却在此刻已是大半个身子踏入了鬼门关。

  然而仙人就是仙人,如何心甘这般落幕?

  宇文陵在白火中突然闭上双目,已经有点恐怖的残躯上涌出数道仙光,在头顶凝出了淡淡的虚影!

  元神出窍!

  “受死!”

  宇文陵的元神低吼一声,硬顶着软仙散的效力,对李长寿劈出一掌!

  这一掌,就如泰山压顶,好似山洪暴涌!

  李长寿立刻要闪躲,但脚踝突然被一只手死死地握住;低头看去,却是一名中了蛇毒与软仙散的蒙面人,此时突然出手。

  这人此刻浑身乱颤,不知如何抗住了体内剧毒,似乎是燃烧了三魂七魄,只为了掐灭了李长寿最后的生机……

  啧,失策。

  李长寿略微摇头,头顶的一掌已经劈落,将他上半身直接砸碎。

  宇文陵的元神露出了一丝冷笑。

  ‘此子的法术与算计虽然厉害,但终究是尚未成仙……’

  咻——

  咻咻咻——

  柏树下再次传来破空声,七根长钉极速飞来,同时打入了宇文陵元神各处!

  每根长钉之上刻画着繁复的禁制,涌动着浅白色的幽火!

  宇文陵元神有些错愕地低头,却发现,自己身周那三道纸人分身,一直未曾停下喷火;在他元神出窍时,身躯,已经被烧的只剩骨架……

  此刻,那个燃烧了自己魂魄的蒙面人,目光呆滞地仰头看着,看着那半张纸人在随风飘舞,被一缕火焰引燃……

  他燃尽了自己转世的一切希望,却只换来了半张纸人的陪葬。

  柏树下,刚出现的‘李长寿’张开左手,掌心对准宇文陵的元神,五指轻轻一收,那七根炼制不易的灭魂钉被瞬间引爆!

  柏树根部,李长寿用灵识注视着那犹自烧不尽的仙人骨架,眉头轻皱,控制着纸人伍扔出了摄魂宝珠,让壹、贰、叁纸人加大喷火的力度。

  这幽冷玄火,面对仙人时伤害有点不够用,还是要想办法搞到门内的三昧真炎才行。

  又等了一阵,那骨架轰然倒塌,化作灰烬堆在了地上,三纸人按照程序开始诵读经文,李长寿总算动身。

  扬灰这种有仪式感的步骤,还是要亲手来做才放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