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稳中求胜·第一式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4959 2019.11.21 00:00

  “师父,你怎么也在里面?”

  “这个……为师这不是来找你们了?

  走走,上去了!

  莫要在这里给为师丢人现眼!”

  敖乙的视线角落,元泽老道带着两个少女匆匆飘回天上,飞的十分迅速,回到人群中,就当无事发生一般……

  然后,就是李长寿飞到半空,对这边行礼。

  “小琼峰弟子李长寿,拜见……”

  似曾相识的嗓音,在夜空中慢慢传开,敖乙双腿轻颤了下,向前踉跄半步。

  他输了……

  应该说,又输了。

  十岁那年想求输,却被这个人提前退后一步认输,自己输了……

  今日……

  拿着母亲给的水凝灵珠,却破不开这些简单的困阵;

  提着师父赐下的冰璃剑,却斩不断这方寸之地的迷乱;

  他还有什么脸面,再去提剑找这人切磋?

  可,他如何能心甘?

  自己好不容易想出扬名的计划,借着金鳌岛炼气士喜欢到处论道的风气,去挑战一个个人族俊杰……

  为何,在这里,在计划的最开始,就……

  敖乙站在那,目光之中满是迷茫,他不知自己接下来是该遵从本心,对李长寿做个道揖,说一句‘我不如你’,而后转身离去;

  还是,继续按照自己的计划走下去,不顾脸皮,再与这位人教弟子继续切磋……

  敖乙心底一叹,却是始终不愿做这般死乞白赖之事;

  收起宝珠,将灵剑归鞘,向前迈出两步,对丹房前的李长寿遥遥做了个道揖:

  “道友阵法之妙,敖乙今日领教了。”

  言罢,敖乙转身就要离开;

  但空中一位截教天仙,却略微皱眉,淡然道了句:

  “既然这位长寿小友已经出关了,那也不必搞什么阵法切磋,直接让他两人切磋切磋便是了。

  这并非是为了什么输赢,今日已是我金鳌岛输了这一阵,只是想助敖乙师弟摆脱心底魔障。”

  敖乙抬头看去,欲言又止。

  但度仙门一位长老已经开口:“长寿啊,你可愿与龙宫太子再切磋一场?

  他会自封修为,与你返虚境七阶相当。”

  李长寿并未迟疑,对双方反应也是早有预料;

  这场切磋是躲不过去的,因阵法、面皮之事,双方已有些较上劲。

  他低头道:“弟子,一切听从门内安排。”

  顿时,空中那些长老笑容更灿烂了些;

  长老们已默契地达成了共识,待金鳌岛一行走后,便会奖赏李长寿这个出人意料的小弟子一番。

  当下,一行人回返破天峰。

  从破天峰过来时,只是五六人影,回去时,却是漫天云朵,星空下乌压压一片……

  李长寿老老实实跟在众仙后面,酒乌在旁赶了过来,拉着他胳膊,又向后靠了靠……

  “给你这个。”

  酒乌把手塞到李长寿袖中,放了一只宝囊,传声道:

  “这个龙宫太子身上带着两件后天灵宝,那把剑非同小可,稍后如果他要伤你,你就直接拿这宝囊里面的东西出来砸他。

  这是我师父的紫菱印,也是灵宝,我为你求来,借你用用。

  记得,借你的!

  可不是给你的!”

  李长寿顿时有些绷不住笑,却将宝囊取出,塞回了酒乌的袖口。

  嗯?这师伯的袖口中,也是缝了几只宝囊?

  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好东西。

  “师伯不必担心,我稍后自有应对他的办法,”李长寿传声回去,“这一战,我自不会让他赢了去……

  只要他别打着打着,直接变成龙身就好。”

  酒乌顿时有些疑惑不解,李长寿又传声嘀咕了几句;

  矮道人顿时挑了挑眉,嗤的一笑,“土……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李长寿笑道:“法要活用,这是我师父常教的道理。”

  “对了,你师父呢?

  你跟人切磋,也该让他过来看看才对。”

  “呃,”李长寿用仙识看了眼山门外几百里处,那个藏在密林中的那只睡着了的树墩儿,嘴角轻轻抽搐了下,留了一缕仙识在那环绕。

  口中答道:“我也不知,最近师父心情烦闷,外出溜达了吧。”

  酒乌轻轻一叹:“也对,你师父化了浊仙,仙路肯定不是那么容易。

  先别多想了,这一场好好打,赢不赢无所谓,别太狼狈就行。”

  李长寿点点头。

  前面,已经有长老扭头看这他们两人,酒乌也不敢多说,驾云带着李长寿追了上去。

  ……

  片刻后,破天峰渡仙殿前,那一片平整的殿前广场上。

  一位长老扔出了数十颗夜光法珠,将此地照得宛若白昼;

  百多人影站在殿前,度仙门内,大半炼气士的灵识、仙识注视着此地。

  金鳌岛一行也并未再多说什么;

  酒乌与几位长老商量一阵,主动站了出来,朗声道:

  “切磋论道,意在验证各自之道,明悟自身之理,并非好勇斗狠。

  双方当点到即止,不可存心伤人。

  殿前这块空地便是边界,延续龙宫当日规矩,出界算输,也不可用杀伐宝物。”

  敖乙与李长寿尽皆答应了一声。

  随后,敖乙收起了腰间灵宝长剑,在怀中掏出一双银白色的手套,慢条斯理地穿上;

  又转身对金鳌岛五位天仙拱手道:

  “还请师兄出手,将我修为封至返虚境七阶。”

  “善,”一中年道者轻轻颔首,左手凭空画下了一道符箓,打在了敖乙身上,敖乙的气息瞬间跌落。

  “此符可封你一个时辰。”

  “谢师兄。”

  随后,敖乙与李长寿各自走向场内,隔了十五丈,气机互相勾连。

  忽听得一旁有人喊道:

  “长寿师兄!”

  李长寿侧目看去,却是一袭红裙的有琴玄雅,正在殿前注视着自己,那双眼眸中略带忧虑。

  “莫要争强。”

  “嗯,”李长寿笑着点了点头,纯粹出于礼貌。

  李长寿看向敖乙,开口道:“敖乙太子,今日与荡妖大会有些不同,我或许会胜之不武。”

  敖乙的少年面容上满是惭色,用清润的嗓音回道:“道友尽管出手便是。”

  李长寿点点头,单手一撩道袍前摆、顺势背在身后,又做了个请的手势。

  开场便是气势十足!

  但,李长寿心底已经有了计较。

  接下来的这种战斗方式,是他深思熟虑过的。

  ——稳中带皮……咳,稳中求胜,不多暴露任何东西!

  敖乙轻轻吸了口气,面色变得凝重,身周出现了一团团玄冰火。

  李长寿袖口飞出一只只黄纸符,转眼散出上百张符箓!

  敖乙此前领略过这般招式,只是此时感觉起来,这些黄纸符的威力比上次强了不少。

  脚步一顿,敖乙身形贴地前冲,数团玄冰火化作龙影盘旋在他身周,一同朝李长寿强冲而去!

  这次,李长寿竟不施展步法躲避,而是静静站在那,口中迅速念动咒法,音节快到模糊不清,如同哼唱一般。

  敖乙转眼扑到!

  一拳夹带开山裂石之威,直接砸向李长寿胸口,而此时敖乙眉头一皱,已经做好随时收拳的准备。

  但……

  咻!

  李长寿身形一矮,瞬间钻入如水波荡漾的地面!

  土遁!

  因此前北洲一行,他用土遁救了有琴玄雅两次之事,早已被门内所知,李长寿此时可大大方方用出来。

  敖乙一拳直接打空,身形落地,朝着前方冲出十多步……

  这位龙二太子扭头一看,身后黄纸已然结阵,一道道火光接连爆发!

  虽是普通术火,此刻在李长寿模拟出的返虚境七阶法力加持下,却也发挥出了不错的威力。

  敖乙双臂护住面容,身形左躲右闪,被密集的术火不断砸中……

  李长寿在地下悄无声息的游走着,找寻着偷袭的机会;

  他可以输,也可以赢,两相比较,对自己而言其实没什么差别。

  重点在于如何输、如何赢。

  与敖乙正面对决,大战一场,风风光光,无论是输还是赢,自己的形象,都会被门内的门人弟子记在心底;

  但,如果是凭土遁外加符法,不去正面对拼,胜之不武、败之不可惜,就会让大部分人都觉得,他也不过如此……

  一个擅长阵法、土遁的劣质仙苗,人物形象就会瞬间丰满。

  用这般方式赢了,在旁人看来也只是取巧罢了,不会有人,将他当做是什么‘英雄’式人物。

  呃,有毒那边不一定,这个是漏洞,不在考虑范围内。

  哪怕为此得一些不好的名声,也是无所谓;

  李长寿要的只是事件快速平息,自己的修道生活,快些回归原本的平稳!

  所以……

  得罪了,小龙龙!

  符阵不断爆发火光,打的敖乙颇为狼狈,但给敖乙增不了太多伤势。

  敖乙心底有些焦急,不断搜索李长寿的身形。

  地面平静无波,似乎有一缕残留的气息……

  在那!

  敖乙立刻前冲,一拳轰出,地面砰然炸出一处坑洞,下方却毫无李长寿的身影。

  正此时,敖乙身后的地面悄悄探出一只大手,这大手贴着一张符箓,竟无法被仙识查看到,手中捏着一只锋锐的法宝匕首,对着敖乙的脚后跟……

  戳!

  一道小血箭顿时窜了出来,敖乙立刻跳起,扭头看去,那只大手瞬间缩回地面!

  敖乙倒吸一口凉气,但他极快打出的一掌再次扑空;

  只能双眼瞪圆,立刻跳到空中!

  早已等待多时的符阵齐齐发威,空中不知不觉又多了几十张黄纸符,爆发出漫天火光,将敖乙身形直接打落!

  这次术火之中,有一缕非同寻常的真炎,烧的敖乙皮肉剧痛,身上满是焦痕,更是狼狈不堪……

  那是李长寿的气炎外加自己一缕精、神,模拟出的,【威力合适·三昧真炎】!

  敖乙刚落地,又是一只无法用仙识探查到的手掌,从敖乙视线死角探出……

  这次,手掌中抓着一把法宝短剑,对着敖乙的膝盖窝……

  戳!

  第二道小血箭飚飞而出!

  殿前传出几声轻笑声……

  敖乙扭头怒视,手掌又瞬间缩回地面,却是丝毫不见李长寿的身影!

  清秀的面容上眉头紧皱,敖乙又捕捉到了地面一缕残留的气息,一拳将地面轰出半丈深的坑洞……

  主殿前的广场,铺的都是十分坚固、经过简单炼制的石材;

  修为被封,还能一拳砸出一个坑,敖乙的实力,也是让双方仙人侧目……

  但,无用。

  那些残留气息本就是李长寿诱敌所用,敖乙扑来,他就背后偷袭,气得敖乙只能躲去空中。

  但上方符阵变化,一道火柱凭空砸下,再次将敖乙压到地面!

  敖乙身形刚落地,双腿宛若陷入了泥潭中,地面瞬间凝固,他直接被锁在原地!

  李长寿那句‘我或许会胜之不武’,在敖乙心头环绕,他恍然大悟……

  今日不同于荡妖大会时,此地是地面,不是当时水莲台凝成的‘地面’!

  这位度仙门弟子,可以施展出他最拿手的土遁!

  不得不说,这一手土遁之法,好生厉害!

  但!

  “哈!”

  敖乙低喝一声,双手迅速结印,身周一团团玄冰火焰凝成苍龙影!

  龙影四面呼啸,对着地面一阵狂轰滥炸,打的各处石屑乱飞,光影效果瞬间拉满!

  躲在地下的李长寿见状,也是禁不住一声赞叹……

  这龙太子,竟然还会降龙十八掌!?

  真不会被自家龙王老父亲骂‘孽子’什么的吗?

  此时此刻,该有背景音乐才对……

  殿前,各位度仙门长老,面色大多都是有些哭笑不得;

  他们自然都是觉得,李长寿用遁法避而不战,有些不美;

  可偏偏,此时这位小太子,明显奈何不得自家弟子,李长寿已是立于不败之地,长老们又觉得,这总归是好事。

  只有负责管理门内事物的几位长老,此时一阵肉疼……

  这广场修起来,那也是要花不少宝材的!

  且看!

  敖乙催发的龙影到处乱砸;

  烟尘中,李长寿的手掌又在敖乙背后悄悄的钻了出来,这次,手中攥着一把……

  三尺长剑……

  对准敖乙的大腿,向前又是这么一戳。

  叮!

  这次没戳出血箭!

  敖乙扭头怒视,大腿之外出现了一层龙鳞的虚影,双脚自地面用力拔了出来!

  然而,上方符阵再次开始狂轰滥炸,完全不给敖乙思考的时间;

  李长寿躲在地面之下,静静等待下次出击的机会,暗中控制符阵,不断补充符阵所需符箓……

  只见,上空的符阵一会摆出一个蛇形,一会摆出一个‘8’形,凝出团团术火、粗壮的火柱,打得敖乙无比狼狈……

  而敖乙身形只要一落地,那只无法用灵识仙识探查到的手掌,就会从他视线死角摸出,拿着匕首、短剑、长剑,不断戳他一双小腿。

  敖乙不断怒吼,却也只是无能狂怒;

  李长寿反复偷袭,已经给敖乙的双腿,扎出了许多轻微的皮肉伤……

  一时间,度仙门上上下下,满是年轻弟子欢乐的笑声。

  原本满是担心的有琴玄雅,此时也是禁不住抿嘴忍笑;

  一向不苟言笑的忘情上人,此刻却是在殿内转身注视着墙面,不知道在想什么,肩膀偶尔颤一颤……

  片刻后,敖乙浑身焦黑,不断喘息,长发披散;

  符阵发威,他的身影再次被火柱压在了地上,但强撑着并未倒下……

  正此时,敖乙身后地面,探出一道黑影……

  一股冰凉的气息,在场中扩散开来;

  那黑影,谁都知道,定是那只手掌再现,但此时……此时……

  一缕寒光从烟尘中暴露了出来,那是一根尖刺,不、不是一根,那是数不清的尖刺!

  这次的手掌,赫然握着一只——法器狼牙棒!

  探出地面的手掌举着狼牙棒,瞄准了敖乙身后最脆弱的位置,悄无声息地靠了上去……

  敖乙此刻正在搜查各处,精神已经有些恍惚,并未注意危险来临……

  一时间,观战之人纷纷瞪大双眼;

  有琴玄雅、菡芷、柔柔、度仙门不少女弟子,都是掩面不敢多看;

  有两名金鳌岛炼气士气到双手哆嗦;

  不少男弟子喉结轻颤,心底疯狂发誓,今后绝对不要跟小琼峰李长寿切磋斗法!

  “好了!

  我们认输!”

  元泽老道面露无奈地大喊了声,那狼牙棒瞬间消失在了地面。

  敖乙扭头,满是不解的看着元泽,但随后低头一叹。

  他确实,拿土遁毫无办法。

  心神一松,敖乙狼狈地后退两步,体内气息翻涌,坐在了地上……

  真的……

  真的输了……

  他……

  就在此时,一只白净的大手从旁边伸了过来,递到了敖乙面前。

  敖乙抬头看去,看到的是李长寿那张温和的面容。

  “这次,算平局可否?

  我如果正面与你对决不是你对手,只能用这般阴险之策。

  毕竟这里是我度仙门,我也只能拼尽全力,不能让师门输一阵,还望你能多理解。

  多有得罪。”

  敖乙嗓尖一颤,顿时露出了几分坚强的微笑,眼眶都有些红润。

  人族,并不只是有那些冷面老道一样的魔头……

  还有,像长寿这般,温柔的人啊……

  敖乙抬手,握住李长寿伸来的手掌,顺势站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