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师兄南海漂流记【票…票】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4151 2019.11.11 00:05

  雷震声响传千里,电光如瀑耀凡空。

  千里范围内的海面上风雨大作,那渡劫之地方圆百里之内,浪涛更是高的吓人。

  方圆数千里内的天地灵气朝着李长寿渡劫之地汇聚而去,在劫云中化作雷池的雷霆‘原液’,一次又一次地向下倾倒。

  下方岛屿已经被毁了近半,还好李长寿选择渡劫之地时,都是选没什么活物的荒岛……

  而那些海中生灵,溜的更早……

  雷瀑接二连三,风雨愈演愈烈。

  这本该只是影响范围不大的炼气士成仙天劫,却意外搞出了大魔头被天谴的声威。

  成仙劫,算是众多天劫类别之中,威力相对较小的天劫,毕竟成仙在洪荒而言,也只是不太起眼的小事。

  真正能称得上厉害的劫难,应当是在天仙巅峰突破金仙时,若自身业障大过功德太多,天道不允此仙长生,就会降下的‘长生劫’。

  那是能劈死金仙的天劫,劫云面积动辄笼罩千里,也并非雷劫这般单一类型。

  轰!

  隆隆——

  与此同时,渡劫之地东南一千三百里处。

  “师父,咱们怎么又停下了?”

  还是那朵向南去的云朵上,名为菡芷的少女小声问着;

  那老道眉头轻皱,用自己强横的仙识注视着千里之外的海面。

  哪怕是半步金仙境的实力,这老道依然看不透那重重劫云覆盖之地;

  那里,天劫之力浓郁的有些过分。

  但根据劫云不断抖动、震动,也能推断是否落下了雷劫。

  “这天劫,有些不对劲,此时已经第七道了,竟然还未散去!”

  老道掐指推算,突然转过身形,瞪着已经更远了些的渡劫之地。

  “似乎除了天劫之外,还有其他东西……”

  少女菡芷纳闷道:“师父,咱们为什么不过去看看?”

  “若离着太近,见识了这般成仙劫难,为师怕你今后对天劫有惧怕之心,”这老道皱着眉,“先不急,在此地看看他能否撑得过第八道,按理应该是撑不过的……”

  轰隆隆!

  天地又是一颤,第八道天劫已经落下,雷光瀑布千里之外清晰可见!

  劫云还不散?

  “渡劫之人竟能撑过第八道?莫非是什么远古大能转世?

  嘶——

  走,菡芷,一同过去看看!”

  这老道不知道第几次倒吸凉气,拉着自己徒儿,朝着李长寿渡劫之地飞去,脚下白云飞的十分迅疾。

  但他们刚动身不久,就见千里之外有一颗银白泛紫的巨大雷球,从劫云之中凝成!

  仿佛在海中升起了一只雷光神乌,恰似天地间多了第二个太阳星!

  雷球轰然砸下,那里的天劫之力达到了巅峰,下方的海面炸起千层怒浪!

  老道继续前飞,一千多里对他这般境界,也是段不短的距离。

  呼——

  海面上突然出现了一阵阵疾风,那是方圆数千里之地的灵气,在朝着渡劫之地涌动。

  灵气汇聚之快,甚至能在空中看到一缕缕七彩毫光。

  “师父,起风了!”

  菡芷满是震惊地喊着,“那个人渡过劫难了!”

  “不错!

  这是度过天劫成仙后的吸纳灵气!”

  这老道神色也有少许激动,“走,这必然是什么大人物转世身,你看这些灵气的量,说不得,此人、不,此仙就要直接飞升天仙!

  快,咱们过去结交一番!

  若是能让他入咱们截教门下,也是一件美事!”

  然而,这老道言语刚落,天地间突然出现了一道紫色雷霆,从九天之上现身,瞬间洞穿劫云,砸落在了那岛屿之上!

  老道眼一瞪,红光圆润的老脸,被那道紫色的神雷映成了茄干之色……

  他今天这是怎么了?

  不看好对方,对方成功渡劫;

  刚说对方已经平稳渡过劫难,突然又落了一道神雷……

  掌教老爷在上,这当真不是他言语导致之事!

  少女菡芷纳闷道:“师父,这又是什么?”

  “天罚,真正的天罚,”老道沉声道,“天道觉他是异数,哪怕度过了天劫,也要降下天罚。

  完了,这人必死无疑,天罚可不是那么好……”

  这次不等老道话语说完,‘必死无疑’四个字刚落,周遭疾风再起,无边灵气朝着渡劫之地再次汇聚。

  “哎?贫道这张嘴!”

  啪!

  一旁那少女的小手探了过来,将师父的老嘴赶紧堵上,“师父您不要说话了,赶紧过去看看。”

  老道笑着摇摇头,手指对着前方一点,白云飞速更急了些。

  他们距离渡劫之地还有八百里,渡劫之地出现了一片灵芝状的祥云。

  空中劫云化作了漫天白云,又快速凝作了漏斗状,漏斗最末端就是渡劫之人;

  白云内一股股精纯的灵气朝着下方涌动,汇入了那道已经能够模糊看到的人影身上。

  九天之上有一束金光照下,将此人罩在其中。

  这光柱之中,有一道道仙子的虚影随着漫天仙乐起舞,她们随手洒下漫天花瓣;

  又有白发老者驾鹤而来,对着下方人影连连道贺。

  这些,尽是天地异象。

  ——此时的天劫之力已十分稀薄。

  待老道他们距离那还有六百余里,漫天异象还未消散,已经将劫云吸完的人影,突然扭头转身,朝着海中跳去……

  老道一怔,连忙运仙力大喊,施展千里传音:

  “道友!

  吾师徒乃金鳌岛炼气士,特来为道友祝贺!”

  然而,海水之中仙光一闪,那人已经没了踪影。

  “师父,他逃什么呀?”菡芷皱眉道,“就跟咱们是恶人一般。”

  “唉,他怎么知道咱们是好是坏?”

  老道面露感慨,随后掐指推算,但推算了一阵,却是毫无所得。

  “躲避天机?

  应当是某位大人物的转世身无疑了,不然也不可能如此谨慎。

  为师推算之法也算有些造诣,竟寻不到他蛛丝马迹。

  一看就是在远古上古修行过啊,深知世道之艰险。

  菡芷,还要过去看吗?这人已经走了。”

  “过去看看嘛师父,徒儿也想见见这天劫的威力如何。”

  “善,”这老道目光满是宠溺,带着徒儿驾云向前。

  片刻后,这两道身影总算站在渡劫之地上方,但少女那张俏丽的脸蛋上……

  满是黑线。

  下方的小岛仅存小半,在被毁的那半边岛屿,海水下方,出现了一口四方的深坑。

  “师父,这就是成仙劫难吗?”

  “放心吧,”老道笑着道了句,盯着海面上飘着的那件染血破衣,随口道,“你的天劫绝对没有这么强,顶多只有这十分之一的程度。”

  菡芷嘴角一阵抽搐,这话听着怎么……

  老道手指一点,下方那件破衣顿时被火光包裹,迅速烧成了灰烬。

  “这人走的匆忙,落下了这般物件,”老道笑道,“为他扫除点隐患,也算结个善缘。

  走吧,不然一会又有高人过来看热闹,解释起来也麻烦。”

  菡芷轻轻颔首,低头瞧了眼海面之下那黑洞洞的深坑,被师父拉着继续飞向了东南。

  ……

  ‘也不知道留下的血衣被人发现了没。’

  李长寿心底盘算着,此时凭借体内的仙力,全力施展水遁术,朝着西面急窜。

  他察觉到了那对赶往自己渡劫之地的老道和少女,才会放弃原地疗伤,吸了最后一口灵气赶紧跑路。

  那件血衣,是在俗世行走时,从一名战死的凡人兵卒身上扒下来的,用灵气泡了一段时间,应该能干扰那些想追踪自己之人。

  ——那兵卒得了他亲口念诵的超度经文,下地府投胎相当迅速。

  “咳!”

  水遁法化作的那股水流轻轻一震,其内溢出了一丝丝血迹,但这些血迹还没来得及扩散,就被折返回来的水流再次带走。

  李长寿此时,浑身上下闪耀着七彩仙光,但自胸口到腹部,仙躯有着一道道蛛网般的裂痕。

  其实,仙躯还算可以看,此时仙婴更惨,萎靡不振的倒在中丹田位置,一动都不能动……

  道理咱都懂,但为什么……

  九道雷劫会有第十道?

  “咳!咳!”

  李长寿又忍不住咳嗽两声,浑身剧痛都是小事,不断吐血太难处理了。

  古往今来,有几个渡劫成功了,会像他这么惨?

  他在海水中停下来,检查了下自己身上的‘火’字碎玉,以及其他几样此前取下的小‘玩意’。

  眼前有些发昏,身形在海水中开始摇摇晃晃。

  李长寿自然知道,最后一道紫色神雷是天罚,这是天道因此前他蒙蔽天机而降下的责罚……

  而他此时这一身重伤,基本都是这道天罚造成的。

  但好在李长寿当时反应迅速,感受到天道要降下天罚的瞬间,拿出自己仅有的几件防御法宝。

  成仙天劫无法用法宝抵挡,但天罚却可用法宝抵御少许。

  这几件法宝虽然成色不佳,也算为李长寿缓冲了少许天罚之力,这才让他有逃遁的机会……

  紫色神雷落下后,李长寿倒也算心安了。

  自己,并没有亏欠天道因果。

  “噗!”

  一口鲜血逆涌而上,被李长寿用手死死地摁住。

  元神仙婴受伤太重,必须要寻地静养,不然自己渡劫之后猛吸灵气所突破的境界,恐怕会跌落下去……

  心底尚有渡劫时产生的无数感悟,这些是自己接下来继续‘飞升’的基础,也必须尽快接纳。

  李长寿仙识散开,在茫茫大海之中疯狂搜索,很快就露出几分微笑,朝着南面深海疾遁。

  不多时,大海深处传来了一声声低沉的吼叫,一头身长二十余丈的怪鱼离开它生活了几百年的海域,朝着西面迅速游动。

  在这怪鱼的背部隆起之处,有仙光轻轻闪动,偶尔还会飘出一朵白玉莲花……

  但怪鱼之内的李长寿,却没有半分气息泄露。

  哪怕是在重伤时,李长寿依然不忘运转龟息诀;

  而这只怪鱼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一直想要朝着西面游动,且与海岸保持着固定几百里的距离……

  李长寿本来是想在这怪鱼体内疗伤,但几日后,自己伤势已稳定住,仙躯仙婴都可自行缓慢恢复。

  他心神一松,那些感悟纷沓而来,将李长寿的意识强行拉入了那玄妙的仙境之中……

  此门名众妙,此境号玄玄。

  李长寿陷入了一种奇妙的境界,自己能感受到周遭的环境变化,也能控制这条怪鱼游动的大致方向,但却无法自己醒来。

  畅游于那玄妙的道境之中,他丝毫察觉不到时间流逝;

  但一丝神念一直在怪鱼身周飘荡,能够为他及时示警。

  怪鱼不停朝着西面游,渐渐过去了三五个月之久,某日突有两只巨大的铁刺从海面上探下,将这条大鱼胸腹贯穿。

  李长寿当时就‘惊’了一下,但因没感觉到危险,自身依然并未脱离那般玄妙道境;

  他就在大鱼背部静静待着,继续体悟、理解那般道境。

  其实是想脱离也脱离不出……

  而后,李长寿随怪鱼被两艘大船拖回了岸上,被一群打扮比较原始,身强力壮的青壮男女,拖回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寨子。

  勉强分出一缕仙识扫过外面,发现这里绝大部分都是凡人,只有几人有炼气、化神的实力。

  怪鱼被解刨,李长寿感觉自己从怪鱼背部滑了出来。

  然后,戏剧的一幕就发生了。

  这群地处偏僻的渔民将李长寿当成了海神,在他身周又是跪拜,又是跳起了祷祝之舞,还开了几天几夜的庆祝大会,把他供了起来……

  ——他从鱼背中滑出来时,身周仙光闪耀,自身不染半分污垢,形象也十分英武。

  接下来的两个月,李长寿就保持着这种玄妙的状态,被这群渔民供奉在了寨子中;

  一位十二三岁的少女被选为侍女,日夜守在李长寿身旁。

  又半个月后,李长寿总算将那些感悟尽数接纳,总算挣脱玄妙之境,闭目养神内视一阵,已是到了清晨,那少女从隔壁房间醒来……

  听到轻盈的脚步声,李长寿也睁眼起身,准备跟这位少女道谢而后迅速离开此地。

  少女蹑着脚步即将入门,李长寿口中已出声:

  “多谢姑……”

  门帘被掀开,一条能有李长寿大腿粗壮的胳膊探了进来。

  李长寿顿时一眨眼。

  自己感知有错吗?不是少女是少年?

  当下连忙改口:“多谢壮士搭救之恩!”

  “嗯?”

  一道壮硕的身影从门帘后探了进来,先是一张俏丽的脸蛋,而后就是那铁塔一般的矮小身躯,还有那飘柔而下的三千青丝……

  就听一声粗犷的嗓音自这少女口中传来:

  “呀!仙人你咋醒了!”

  仙人?

  李长寿敏锐的捕捉到了这点细节,心底泛起了少许警惕。

  按此前那些渔民的称呼,不应该,是称他做海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