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 假如我是偷袭者……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3708 2019.11.26 16:02

  度仙门西南方,万里之外。

  某处用阵法遮蔽的山谷中,一道道黑影静静盘坐着;

  大阵之外,还有几道身影,藏身在各个方向,提防有敌突袭。

  地下,也藏了三四人……

  山谷最深处,三个道人呈品字形悬空而坐,身下各有一朵七瓣的血莲轻轻旋转。

  这三朵来自幽冥血海的血莲,已经被他们各自吸纳了半数。

  一缕蚊声自他们心底响起,三人各自中断修行,侧耳倾听。

  很快,三人睁开双眼,低头应道:

  “属下遵命。”

  蚊声在他们心底渐渐远去。

  元泽老道轻轻吸了口气,定声道:

  “此次虽先锋遭折,但却是你我尚未圆满自身之道,未能及时出手所致。

  待你我得了主人赐下的这些造化,定可!”

  “道友!且住嘴吧!”

  左侧那中年面容的道者连忙出声打断,“说不如做,你我早些功成,完成大人布置的才是!”

  “善!”

  元泽老道讪笑了声,渐渐闭上双眼,喃喃道:

  “你我即将凝成金仙道果,区区度仙门罢了,还不是手到擒来、稳稳拿下?”

  言罢,元泽老道嘴边露出一缕自信且安然的微笑……

  旁边两个同样被血蚊侵蚀了元神道心的金鳌岛炼气士,禁不住皱眉对视了一眼。

  ‘他还是说出来了。’

  ‘要不,给大人谏言……换一个吧。’

  两人各自摇头,面露思索,但很快就恢复成了木然的面色,缓缓闭目凝神。

  他们此时的心神,尽皆被那个声音占据……

  【吸纳莲花,凝成道果,覆灭度仙门】

  他们能自主思索的机会,其实已经不多……

  三朵血莲再次缓缓旋转,一缕缕血光飞出,钻入了他们三人的道袍之下,填充着各自的虚无道果……

  ……

  ‘小雅,近日山门有宵小扰袭,门内颇不安稳。

  你暂时也不要闭关修行,若门内遭灾祸,及时赶往百凡殿去。’

  站在白云上,感受着扑面而来的清凉灵风,有琴玄雅心底回响着师父的叮嘱。

  灾祸……

  假如门派遇袭,她身为当代首席弟子,该做些什么?

  强敌来犯山门,定非他们这些尚未成仙的弟子所能抵挡。

  若真发生这般灾祸,护山大阵岌岌可危时,各峰弟子若能照顾好自身,不给门内仙人添乱,便可让门内有更多对外御敌之力。

  只恨自己此时尚未成仙,不能为师父、师祖分忧解难。

  她必须做些什么。

  有琴玄雅抿了抿薄唇,目中越发坚定,转身飞去了百凡殿。

  很快,她得了百凡殿应允,取了长老令牌,即将挨个峰头通知同辈弟子,告知他们门内有地脉逃脱路径之事。

  出得百凡殿,有琴玄雅略作思索,直奔……

  小琼峰而去。

  ‘小琼峰仅有齐源师叔与长寿师兄、灵娥师妹三人,遭敌自然是最危险之地,先去通知他们,也是合情理的。’

  有琴玄雅心底为自己找了个理由,带着少许不安,飞去了小琼峰上。

  远远的,她就看到了在湖面上飘来飘去的灵娥,心情顿时放松了许多,踩着云朵,缓缓降落。

  刚入小琼峰外层的隔离大阵,就听得……

  呱……

  呱……

  远近蛙声不绝,湖边玉影闪烁。

  本自修仙灵地之所,却有一种悠散田园之乐。

  有琴玄雅落在湖边,打量着那些活蹦乱跳的玉蛙,心底颇为欢喜。

  自从上次,长寿师兄赠她一只可爱至极的粉色豕灵兽,就意外地为她推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虽然因为自己闭关太频繁,那只豕灵兽不小心被养死了,让她为此心殇了数月,将它埋在了破天峰下……

  但自那之后,有琴玄雅就对这种可爱的灵兽十分钟爱。

  站在湖边,轻轻俯身,湖水倒映着她醉人的容貌,还有那迷人纤柔的身段;

  有琴玄雅凝视着那两只小巧的修灵食玉蛙,那张一贯清冷的美丽面容上,流露出少许微笑。

  但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视线,这两只刚‘变态’不久的小蛙,同时跳回了湖边浅水,腿一蹬,伴着水纹消失不见。

  有琴玄雅抬手理了下耳旁的发梢,目光却也十分柔和。

  正此时,湖面出现一缕缕波痕,三颗宝珠缓缓旋转,照出一缕缕柔和的光亮。

  而后,一道倩影从湖面缓缓升起,双手托着两只水球,左侧水球中是一条灵鱼,右侧水球中则是一只玉蛙……

  柔光照耀中,灵娥眯着眼,悠然道:

  “美丽的师姐哟~

  你是想要这条美味的鳢鲔呢;

  还是想要这只美味的玉蛙呢。

  又或者,还是想要你可爱贤惠的灵娥师妹,帮你去沏杯清茶做些点心呢。”

  有琴玄雅禁不住扑哧一笑,霎时间,宛若梅花盛开,雪莲初绽。

  灵娥从湖面跳了过来,笑道:“师姐,去屋里坐吧,我师兄去丹鼎峰了。”

  “好,”有琴玄雅柔声应了句,与灵娥向前走了两步。

  有琴玄雅突然回过神来,想到了什么,略微有些错愕……

  美味?

  “这个、那个,都是可以吃的吗?”

  灵娥眨眨眼:“不然呢?

  鳢鲔鱼很好吃的,煎炸蒸煮煲汤都可,还有我师兄秘制的调料!

  玉蛙也能做成玉蛙鱼头、馋嘴玉蛙……

  师兄当年的厨艺,都传授给了我呢!”

  有琴玄雅顿时眉头轻蹙,“咱们已经辟谷,为何非要吃这些?”

  灵娥笑道:“这话,或许酒玖师叔可以解释。

  酒对修行也无用处,酒玖师叔却是将酒看做半条性命,口腹之欲不也如此吗?”

  “却也是这般道理……”

  “空说无凭,”灵娥挽起袖子,取出调味宝囊,朝着湖边灶台而去,“师姐你且稍等,师妹今天就给你露一手!”

  有琴玄雅眨眨眼,刚想说话,灵娥已经哼着小调,两步跳到了灶台旁。

  灵娥指尖飞出一缕火苗,灶台下顿时起了文火;

  打了个响指,一条灵鱼也从湖面跳了出来,宛若自己跳到了砧板上。

  灵娥摸出一把锋锐的法器‘去腥’匕首,随手拍晕灵鱼,开始熟练的忙碌了起来……

  有琴玄雅好奇地凑了过来,却是将正事都暂时忘却了。

  半个时辰后……

  “看上去也挺不错的样子。”

  “师姐您尝尝,我的手艺可是不输师兄了哟。”

  “嗯……

  好香!”

  有琴玄雅持着一双玉箸,双眼一阵放光;

  灵娥在旁已经取出了一方矮桌,拿出了不会醉人的清酒果酿,与有琴玄雅就在湖边小酌品鱼。

  不多时,一朵白云自丹鼎峰而来……

  灵娥瞧了眼白云的高度,顿时道了句:“我师兄回来了,师姐你不是有正事,要等师兄来了一起说吗?”

  “嗯,”有琴玄雅忙将筷子放下,起身相迎。

  李长寿这次却也没躲着,径直驾云飘来。

  “师兄!有琴师姐等你一阵了!”

  “长寿师兄。”

  灵娥俏生生的喊了声,有琴玄雅则对李长寿低头拱手行礼。

  “有琴师妹不必如此多礼,”李长寿做道揖还礼,“不知找我是有何事。”

  有琴玄雅注视着李长寿,言说了地脉挪移阵之事,并道:“若有外敌攻山,护山大阵危急,长寿师兄与灵娥师妹,当直接赶去百凡殿中,那里有逃脱之路径。

  咱们尚未成仙,若是留在此地,反而只是白白让各位门内长辈分神。”

  李长寿眉头一皱,忙问:“有琴师妹,此事你已告诉了各峰弟子?”

  “并未……”

  有琴玄雅略微有些不好意思,“我先……来的小琼峰上。

  想着能否让长寿师兄助我,与我一同去各峰寻各位同辈言说此事。”

  灵娥在旁眨了眨眼,也没多说什么。

  李长寿心底却是松了口气,叮嘱道:“此事,当改个说辞,万不可提地脉挪移阵之事。

  有琴师妹你可曾想过,当代弟子入门数十至百数十年不等。

  若有外敌故意混入通风报信之奸细,这般明明白白的言说此事,假若当真有外敌攻山,岂非断了门人弟子的退路?”

  有琴玄雅一怔,随后便是轻轻皱眉,“长寿师兄所说,却也有几分道理。

  只是,若不信人,如何让人信?”

  “信人二字,应是在知人后面,”李长寿正色道,“若你不知此人,又凭何而信?

  人心个中有曲折,易知其面,难知其心;

  再者,有琴师妹何以觉得,咱们门内就无贪生怕死、投敌求生之人?”

  “可……”

  有琴玄雅一阵哑然,却是不知该如何辩驳,心底也在不断思量。

  李长寿又温声道:“咱们对门内自是感念感激,但也只是咱们,你我无法要求旁人也如你我一般。

  道法天地,却由心起;

  术规方圆,仍由心生。

  有琴师妹可见,这天下间,就算是师徒、父子,又有何人之道是完全相同?”

  “玄雅受教了……”

  有琴玄雅对着李长寿,深深地做了个道揖,妙目中带着几分钦佩,轻声道:

  “是玄雅思虑不周,多谢长寿师兄点醒。

  此事还请师兄教我,该如何处置。”

  “师妹不必如此拘礼,”李长寿还了个道揖,心底却是暗自总结了下。

  对付有毒这种性格,说大道理倒是意外的不错……

  李长寿笑道:“师妹既然是想提前通知各峰门人弟子一声,不如换个说辞;

  就说,若门内有紧要的情况,请各位尚未成仙的同门,立刻赶往破天峰躲避。

  届时,再指引他们去百凡殿中,也可好过所有人一窝蜂涌去百凡殿。”

  “不错,”有琴玄雅眸中满是亮光,轻声道:“若非长寿师兄指点……”

  “有琴师妹只是心急了些,稍微思忖也是能想到的。”

  李长寿不着痕迹截断了她的话语声,随后做了个请的手势,“此事宜早不宜迟,有琴师妹莫要在此地多耽误了。”

  “嗯,”有琴玄雅轻轻颔首,对李长寿欠身行礼,驾云朝着破天峰匆匆而去。

  自然,又是去找百凡殿长老商议此事,提醒各位长老不要走漏了消息。

  经长寿师兄这么一点拨……

  山内,很可能……

  真有外敌之奸细!

  湖边,灵娥对李长寿眨眨眼,李长寿对她笑了笑,驾云去了丹房。

  片刻后。

  丹房地下,密室书桌。

  李长寿把玩着万林筠长老刚给自己的、带着掌门印记的储物戒指,盯着面前书桌上平铺开的,自己此前画下的地形图。

  储物戒指中有数量巨大的各类毒草,应该是门内给万林筠长老的赏赐;

  又被万林筠长老塞了一堆毒丹迷丹……

  投桃报李,李长寿决定将这批毒丹‘公款公用’,用在暗中护卫师门上。

  现在……

  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李长寿开始逐条分析。

  【如果我是那些家伙,会选择从哪个方向发动奇袭?】

  ……

  半年后,度仙门山门西北方,三千里。

  一道道黑影贴地疾飞,迅速涌过一片荒谷,而这些人并未注意到,侧旁悬崖的某个石块上,有一块缠绕在碎石上的蛛网,正随风轻轻飘荡。

  与此同时,他们前进路线,前方三百余里的那片密林中。

  一只埋在树下的木盒被轻轻推开,浑身挂满了布包的纸人跳了出来,瞬间施展出木遁,钻入了……

  隔壁老树的树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