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我,龙宫二太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3839 2019.11.03 18:00

  这漫长的两天……

  在有些无聊的吹拉弹唱与轻歌曼舞中,李长寿又解锁了一样新的技能——

  一边施展风语咒监察周遭,一边拿着自己在道藏殿外殿借阅的典籍,慢慢的品读。

  略感无趣。

  这次荡妖大会最精彩的地方,应该就是接下来的龙宫赠宝、各派弟子切磋了。

  李长寿对龙宫的宝物没有半点想法。

  虽然法宝这东西不会有人嫌多,但一来,这次宝物狼多肉少,要争夺宝物,凭自己表现出的返虚境二阶修为是远远不够的。

  二嘛,他推断龙宫今后必然会有大劫难,自己不能沾染半点与之有关的因果。

  如果沾染上了,那就算酒乌的锅。

  算算时辰,已经快到荡妖大会正式开幕的节点。

  李长寿看了眼天上的高台,这两天的商讨,各派天仙应该已经跟龙宫商量好了东海边界等诸多事宜。

  不过这些,跟自己并没有太多关联……

  酒玖还在那解不开六色魔方,直接证明修为境界高低与智商并没有正相关性,也算让她平稳度过了两天无聊的无酒时光;

  有琴玄雅在上次李长寿会错意说了那句拒绝的话语后,也像是明白了什么,虽然每隔半个时辰就会看向后面,但并没有再走过来的举动……

  这两天总体而言还算平稳。

  正自惬意品读经文,毫无征兆的,李长寿感觉到有两道锐利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且颇有敌意。

  不动声色收起手中的竹简,专心解析风语咒带来的讯息,在目光投来的方向,李长寿发现了一名少年的模糊身影。

  嗯?

  跟自己有仇怨?没理由吧。

  李长寿抬头看去,发现此人站在会场边缘,距离度仙门入座区尚有百丈……

  准确来说,这并不是‘人’,额头有鹿茸一般的嫩龙角。

  龙族幼龙?

  应该是这次大会上要出场跟各仙门切磋的幼龙吧。

  李长寿心底疑惑丛生,因为他发现此龙子的目光一直在紧盯着自己。

  不着痕迹地向后靠了靠身体,发现这龙子的目光也有了略微的挪动,确定是在看他无疑。

  仔细观察,能发现这龙子目光中有一缕浅蓝色的光亮。

  莫非,自己隐藏修为之事,被这个龙子识破了?

  不应该,自己的隐修为之法,是深度解析了各类探查旁人修为的术法之后,进行反向总结而归纳出的独门技巧……

  ‘难道,是看我在度仙门来人中修为最低?所以盯上我了?’

  李长寿心底一阵推算,恰好,风语咒又捕捉到了那个少年嘴角露出了某种‘自信满满’的微笑。

  大概,这个幼龙缺乏自信,但被要求了必须在后面切磋中取胜,所以欲先找个大门派最弱之人?

  这路子……

  真这么野……

  李长寿抬眼看去,用平淡的目光与这名龙子对视,后者双目之中的蓝色光亮渐渐退却,那双如蓝宝石一般的眼眸,与李长寿隔了数百丈静静对看。

  按照经典的‘对视十秒’定律,这一人一龙应当是……

  视线突然被一道大红的身影所遮挡,这少年身前多了一名龟仙人。

  “太子殿下您怎么跑这边来了?马上就该您登场了!”

  太子?龙王之子?

  被这种家伙盯上,当真不是什么好事。

  但李长寿也由此更为费解,龙王之子为什么在茫茫人海中,一眼就看到了他这个度仙门弟子?

  难道他这个长相,对雄性龙族有什么莫名的吸引力?

  李长寿顿时陷入了沉思之中,仔细分析其中因果,想着要不要现在找个借口离场……

  龙族现在整体的境况,其实十分尴尬。

  他们有从远古积累下来的众高手,以及无数的‘财’宝,但也有远古大战打碎洪荒后被天地排斥的大困境。

  虽说龙族族内高手如云,看似十分强盛,但总体实力已远不及飞速发展的人族;

  且龙族主要依靠血脉获得力量,龙族最强者祖龙在远古大战末期陨落之后,再无龙能超越祖龙;

  以至于,龙族在如今六圣归位之后的洪荒中,只能谨小慎微,唯恐触怒了圣人被圣人直接屠灭……但他们却又不甘落寞,依然做着当年天地霸主的美梦。

  数年前,东海龙宫故意安排一小波刚培育的虾兵,在东海之滨为祸;

  度仙门安排弟子在东海除妖,护卫人族,算是打了龙宫一记耳光。

  但龙宫并不敢反打回来,因为度仙门是三教道承,所以才有了这次荡妖大会,龙族想借此机会宣扬武力,跟人族炼气士划好东海边界。

  而后,龙宫又派了恶龙去度仙门下请柬,却被忘情上人一指点飞,这又是一记耳光,比上次还要响亮。

  但龙宫依然不敢对度仙门动手,以至于,会有龙宫权贵安排那葡萄的小陷阱,想借此出气……

  幼稚之中,又透露出龙族的无奈与尴尬。

  在李长寿看来,龙族已经外强中干、积重难返,整族都有些扭曲了。

  ‘这个龙子,莫非也是因这些原因,将目光锁定在了我身上?’

  李长寿沉吟几声,很快就有了决断,静静地观察事态变化。

  直接走人,在这龙蛇混杂之地,远不如跟在自家仙人身旁稳妥;若是龙宫有高手暗中捏自己这个度仙门小虾米以泄愤,那就当真糟了。

  稍后切磋大会,若是那个龙子直接喊他上场应战,自己就以修为低浅,直接认输就是。

  场中歌舞散去,一位眉毛泛白的龟仙人踩着金龟登场,开始慢条斯理讲述龙族过往的辉煌,李长寿听都懒得听。

  他又感觉到了刚才的目光,很干脆地收起了风语咒,循着这目光抬眼看去,见到了在后方即将登场的那个……

  龙族少年。

  ……

  ‘我,敖乙,东海龙宫的二太子,今天必须做一件大事。’

  敖乙站在几名仙蛟兵之后,面容平静,等待着龟丞相介绍自己,而后迈步登场。

  他身上穿着的仙甲宝衣微微发光,将那张还有些清秀的少年面容衬得温润如玉。

  敖乙知道,今日这除妖大会,他算是半个主角。

  这是他十岁的寿诞;

  但不要误会,这其实是他破壳而出后的第十个寿辰;

  早在两百三十多年前,敖乙在龙蛋之中已经有了意识,每日能在龙蛋中活动三个时辰。

  按龙族的专业术语来说,那就是【蛋动】。

  从那时开始,就有各种‘老师’利用每日这三个时辰,不断的教导他礼仪、诗词、乐律、仙法……

  无他,他是当代东海龙王第二个龙子,祖龙流传下来的血脉比自己哥哥更为纯正,在未来有可能能够冲击大罗之境,成为族内的一根支柱。

  最开始前几十年,敖乙接受的教导,让他觉得龙族是天地间最强的一族,是天生的强者,是洪荒真正的主人。

  但,敖乙清楚记得,那是一百六十三年前的某个东海的清晨,自己每天已经能在龙蛋中醒来五个时辰。

  一位乐律‘老师’在教导他时像是喝多了酒,对他讲述了许多,许多关于龙族不堪的现状。

  龙族并不是最强的。

  天有圣人,地有人族……

  远古大战,龙凤麒麟三族将原本无穷无尽的洪荒打碎,让无数生灵惨遭涂炭,龙族从而背负上永世无法洗清的罪责,被天地排斥,被天道封锁了气运。

  他们只能在四海之中定居,不断用龙族高手的身躯去填补不稳定的四海海眼,以此来慢慢洗清当年的罪责……

  海眼是什么?

  那是天地污泉,是最凶险的炼狱!

  从那之后,敖乙就开始忧心忡忡,就开始每日不断的思索。

  身为龙王之子,祖龙血脉的继承者,他敖乙,该为龙族做些什么,又能为龙族做些什么?

  渐渐的,敖乙发现了一个可悲的事实。

  龙族内部大多数,依然觉得龙族是最强一族;

  甚至有数不清的族人,将镇守四海这般天道给的刑罚,当成了是龙族的高尚品格,主动为苍生谋福祉!

  更有数不清的族人,吵嚷着龙族曾是天地霸主,是远古之族,比生而为蝼蚁的人族高贵了不知道多少倍!

  如今凤族、麒麟近乎绝迹,巫妖沦为配角,可龙族依然如上古那般的昌盛,还被人族当做图腾崇拜,这就是龙族最强者的证明……

  可悲!

  可笑!

  如今龙族的苟且偷安,是无数龙族前辈用血肉之躯填补海眼换来的!

  天有圣人,一指可屠灭龙族;

  地有人族,其势浩然已远非龙族可挡!

  偏偏,龙族绝大部分族人都还做着远古霸主的美梦,在梦中不愿醒来,为此不断找人族宣扬武力,却又不敢跟人族真的开战;

  前几日,大哥,龙宫的大太子,竟还安排人给度仙门用那般龌龊伎俩,却不敢站出来对度仙门下一封真正的战书!

  这就是我堂堂龙族!

  这就是已经从根子上腐朽、扭曲的远古霸主!

  我,敖乙,一条十岁的幼龙,又能做什么?

  敖乙看向高台,仿佛看到了自己那位已经大罗境的父王;

  大罗金仙只有大劫能毁,且父王就算退位,位置也是给几位叔伯,自己是无法坐到那个位置上的,更无法利用龙王的权柄扭转龙族的境况。

  敖乙冷笑了声。

  ‘说白了,我只是一个被同族寄予厚望,要去帮他们出一口气,继续维护霸主尊严的漂亮木偶。’

  仅此罢了。

  ‘我儿,今日荡妖大会上,你须得选度仙门的弟子入场与你切磋,记得要赢得漂亮,让你父王欢心。’

  这是母亲给自己的叮嘱。

  ‘殿下,稍后出手还是要有分寸,不能真的伤人,不然事情不好处置。’

  这是父王的丞相给自己的嘱咐。

  可他们,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有请我们今日的寿星,我东海龙宫二太子殿下登台!”

  龟丞相已经开始喊了。

  敖乙面容平静地踏入场中,感受着汇聚而来的目光,却懒得去看这些非龙族的生灵。

  龟丞相依然在说着之前背好的稿子,很快就要到他敖乙亲手选一个对手切磋的环节,这是荡妖大会正式开始前的‘助兴表演’。

  也是要当众,给小小的度仙门施以颜色。

  敖乙自然知道自己的真实实力如何,龙蛋内深厚的积累、祖龙血脉、天生神通,虽然破壳只有十年,但族内那些刚成仙的龙,早已不是他的对手。

  但今日……

  就在这万众瞩目,东海附近仙门齐聚之时!

  他,敖乙,年仅十岁的东海龙宫二太子,要做一件大事!

  刚刚他就观察了度仙门弟子的实力,锁定了那个最弱之人!

  高贵的龙族啊,之前被度仙门打了两记耳光,还觉得不够响亮是吗?

  还无法将你们打醒是吗?

  那好!

  今天他敖乙,这个龙王的二太子,就要堂堂正正的,输给度仙门一行最弱之人!

  这记耳光,够了吗?

  醒来吧,龙族!

  醒来吧,那些沉醉在远古美梦中的族人们!

  现如今为时不晚,我们必须放下龙族所谓的高贵,寻找龙族真正的出路,让有天赋的龙子龙女去跟那些人族子弟一样,拜入三教圣人门下,去修行他们的法和道!

  龟丞相笑道:“今日就由我们的寿星二太子殿下,找一位仙门良才切磋一二……”

  来了。

  敖乙轻轻吸了口气,迈步向前,目光看向了度仙门的席位。

  连带着,场内所有人的目光,也看向了度仙门的席位。

  “你。”

  敖乙抬起右手,指向了他此前就选好的度仙门最弱那人,用他还有些稚嫩的嗓音开口道:

  “与本太子切磋一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