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哼,这区区小阵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3685 2019.10.28 00:05

  “施施!

  师姐!

  我说夫人呀!

  咱们偷溜进去实在不像话,不如直接拜访,有事挑明了问不可吗?”

  小琼峰山林中,两道阴影突然停住,冒出一高一矮两道人影,两人依然运转着躲避仙识探查的术法。

  酒乌拦在比自己高了一截的道侣身前,苦口婆心地劝着:“小玖长大了,咱们不能总将她拴在身旁;

  她怎么说,也都是个九百六十二岁六个月零十五天的仙人,当真不是个孩子了!”

  被自家道侣拦下的酒施略微翻了个白眼,哼道:“直接拜访能问出什么?

  这种事,当然是要偷偷的过去才能看到实情!

  你忘了小六和小七的事,咱们怎么发现的了吗?如果不是把他们在床榻上捉到了,肯定现在还死不承认!

  快躲起来,别暴露了踪迹!”

  一跺脚,酒施纤手抓住酒乌的衣领,直接将酒乌提了起来;

  两人身形再次化作两团阴影,消失在了林荫处。

  酒乌顿时只能一阵苦笑,饶是他自诩足智多谋,在自己心爱的女子面前,却也是半点招数都没。

  然而,这次他们潜行还不足百丈,不得不再次停下;

  两人的身形出现在了一处大树的树梢上,朝着前方仔细打量。

  “这阵法布置的挺巧妙,”酒乌称赞道,“阵法边界与周遭环境近乎完全相融,也只是在边角处理的不够细致,暴露了一点灵力波动。”

  “嗯?”

  酒施歪了下头,额前两缕长发扎成的小辫轻轻晃动着;

  她仔细瞧了几眼,随后便不以为意地说道:

  “区区迷踪乱神阵,岂能奈何得了你我?

  走了,入阵。

  看你表情,你不情愿?晚上还想不想上床睡?”

  听闻这般威胁,酒乌迅速败下阵来,忙道:“想,想,这个是自然想的,难得施施你出关一次……

  罢了!

  我走前面,出了事我来担当。”

  酒乌叹了口气,瞬间屈服于酒施的‘淫威’之下,从树上率先跳下,背着手走在前方,有些心不在焉地扫量各处。

  他现在想的倒不是能不能破阵,其实也没把小琼峰的阵法放在眼中,毕竟小琼峰连个仙人也没,布置的阵法能有多厉害?

  他现在想的是,稍后万一真的撞破小玖跟齐源师弟……

  场面肯定相当尴尬。

  尤其是……

  ‘齐源师弟八成是过不去天劫这一关的,自家小师妹难道刚寻到自身道侣,就要直接守寡?

  这可如何是好?’

  “走快些,”酒施在后面催促道,“这么磨磨蹭蹭,咱们赶过去什么都迟了!”

  “莫急,这就找到阵法出口了。”

  酒乌很快推算出了这处阵法的生门,带着酒施很快就走出了第一道迷阵;

  但随之,酒乌顿住脚步,左手抬起,做了个停步的手势。

  “咦?还是连环阵?”

  酒乌顿时一乐,摸着下巴赞叹不已:“虽然前后都是较简单的迷阵,但能套出连环阵,这布阵之人的阵法造诣也算不错了。”

  “啰嗦!”

  酒施哼了声,两步抢到了自己师弟身前;

  仙识散出,她迅速探寻出了这处阵法的出口,酷酷地说了句:“跟上。”

  酒乌无奈一笑,跟在了自家道侣兼师姐身后,心底依然在思量着等会如果真的撞破了某事,他该如何收场……

  与此同时,十几里外的丹房中。

  正整理面前毒草灵药的李长寿略微皱了下眉,不动声色的看了眼正打坐调息的酒玖,心底略微思量,并未多说什么。

  酒乌师伯身边的,应该也是九酒仙之一吧。

  刚好,这两位可以帮他检验下表层迷阵的具体效果。

  “酒师叔?”

  “在呢,要开始了吗?”

  “还要等一阵,”李长寿笑道,“若酒师叔回破天峰后,有人问师叔这段时间一直在这里做什么,师叔如实相告就好。

  只是,此地具体的阵法布置以及阵法数量,最好还是替弟子保密。”

  “放心!道理我都懂!”

  酒玖用力拍拍胸口,那是一阵惊涛骇浪。

  “本师叔可不是那种拿了好处不办事之人,看在你刚才孝敬了那么多佳人媚的份上,咱保证守口如瓶!”

  李长寿含笑应了声,继续调整各类药草的分量。

  融仙丹,终于要开炉了。

  不过,还是要等外面那两位真仙离开后才行。

  ……

  林中。

  酒字辈两位真仙入阵半个时辰后。

  “你来破阵,”酒施嘀咕了句,“我主修的是炼器,阵法之道始终是比不过你跟三师兄的。”

  酒乌淡定的一笑,背着手走到爱侣前面,男人气概在他不高的身躯中喷涌而出!

  “跟紧我。

  此阵名为灵越六转阵,其实也是比较基础的迷阵,只是生门设置的比较古怪罢了,生门在上面。”

  话还没说完,酒乌已经找出了阵法出口,带着酒施一同跳起,闯入了下一个阵法。

  周遭顿时上下逆转……

  又半个时辰后。

  “奇怪,我们好像又原地打了个转,”酒乌面色渐渐凝重了起来,掐指推算,“咱们刚才经过的二十四阵互连互通,但二十四个连环小阵,又相当于凑成了一个隐藏的大阵。

  靠着生门指引,将咱们直接带回了原地。

  这般布阵之法虽然有些讨巧,称不上高明,但却十分有趣,嗯,有趣的很。”

  酒施一手扶额,抱怨道:“破解之法!这都多久了!

  按照你每次的时间算,这都三四次的功夫了!”

  “咳,”酒乌清了清嗓子,“也罢,贫道要认真起来了,随我来!”

  当下,他反手拉住自家道侣,快步再次迈入迷阵,两人身形迅速消失在密林从中。

  又一个时辰后……

  “这没道理,这不应该啊。”

  酒乌盘坐在一处满是落叶的空地中,双手不断掐算。

  酒施摸着她光洁稍尖的漂亮下巴来回踱步,口中不断念着一些阵法知道的口诀,但此刻却已经帮不上忙。

  此时的问题,已经不是如何尽快找到大阵中的酒玖;

  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他们已经……

  在连环阵中迷失了方向!

  哪怕直接向上飞、向下爬,都会进入另一个迷阵!

  周而复始,想退都找不到出路!

  酒施道:“要不,咱们直接轰开这大阵吧。”

  “不可,咱是来捉人的还是来轰山的?”

  酒乌苦笑道:“再说了,这要传出去,你我夫妇被困在一个没有仙人坐镇的小琼峰之地,咱们的面皮往哪搁?”

  酒施抱怨道:“你不是擅长阵法吗?”

  “这些确实都是很基础的阵法,但连环阵没有固定的解法,只能去不断摸索破解,或是找阵法与阵法之间的破绽。

  但布置此地阵法的这人,将破绽掩藏的当真太完美了些。”

  酒乌一拍额头,“走,我想到破阵之法了,再试试!”

  于是,又一个时辰后……

  哒!

  离地约五尺,一只平坦的额头,不断碰撞着一颗大树的树干。

  这位矮道人眼圈向内凹陷着,那双平日里炯炯有神的双眼此刻满是灰暗,身上的褐色道袍沾了些许枯草落叶,整个人浑身上下的气息都在乱颤。

  他又用额头撞了下树干,嘴里发出两声‘呵呵’的冷笑,喃喃道:

  “假的吧。

  贫道之前参悟的阵法之道都是假的吧……

  原来基础阵法才能组成最高明的迷阵和困阵,原来贫道这么多都走错了路……

  贫道的道是不是也走错了?无为经也是错的吧。

  呵呵……

  原来贫道只是这种水准的真仙,呵呵……”

  一旁的酒施满是手足无措,不知该说点什么,连忙向前单膝跪地,顺势搂住了自己的道侣。

  “师弟你不要吓我,我们轰开大阵就是了。”

  “不要,千万不要。

  能布置出这种大阵的人,怎么可能会不防备这种直接轰击,说不定会立刻变化成杀阵……

  师姐?”

  酒乌嘴唇一颤,抬头看着眼前这位美丽动人的仙子,惨然一笑。

  “原来我,一直配不上你啊。”

  酒施连忙搂紧了酒乌,“你不要说这种话,我们对大道立过誓,永生永世不离不弃!”

  “我真的,配不……”

  呼——

  一阵微风轻轻拂过,林间突然密布白雾,但这些白雾飞速消退;

  同时,两人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对话声:

  “酒师叔,咱们开始演练一遍吧,稍后我将这两位药草投入炉中,你便……”

  “嗯,没问题。”

  酒乌和酒施对视一眼,后者立刻施展术法,将两人化作两团阴影,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遁去。

  很快,两人就发现,原来刚才他们所处的位置,距离要找的酒玖,只有短短百丈!

  躲藏在一处大树后,这两人悄悄地探头,看向了炼丹房;

  此时因为要开炉炼丹,丹房两侧的窗户都是打开的,在酒乌他们的角度刚好能看到,站在丹炉前商量着什么的李长寿与酒玖。

  不知不觉已是近黄昏时,一缕西斜的日光透过窗,照在了酒玖身上。

  她背着双手,左脚脚尖点地,身体略微向前倾着,仔细聆听面前这道身形修长的人影,讲述稍后炼丹的详细步骤。

  日光中,她刚刚落在肩上的发梢映着毫光,肌肤也莹莹温润,那双宛若星辰的眸子更是清澈透亮;

  细长的脖颈,曲线玲珑的身段,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灵美。

  而她身旁,那身着蔚蓝色长袍,长发简单束起道箍的男修……略。

  酒乌面露不解地小声嘀咕一句:“长寿师侄?这里的阵法,莫非……”

  他话音刚落,嘴就立刻被一只柔荑捂住,酒施在旁轻笑了声,传声道:“嘘!

  走啦,回去再说,别打扰了他们。”

  酒乌顿时有些不解,“咱们这就走了?”

  “不然呢?

  挺俊的嘛,这小辈。

  看起来也挺可靠,就是修为才返虚境……这个倒也不是问题。”

  酒施微微一笑,拉着酒乌开始施展潜行的道术。

  恰好,一只嫩绿的树叶离开了家,晃晃悠悠,落到了酒乌头顶……

  ……

  总算走了。

  李长寿心底松了口气,再次开启周遭大阵,又反复检查了几遍大阵各处。

  还好,没暴露什么。

  困阵的效果出乎意料的不错,而困阵本身对闯阵者传递出去的信息,也符合李长寿的原本预期。

  “开始炼丹吧。”

  他如此道了句,随后便转身走向一旁的空地,拿出了标记着‘玄十一’的宝囊,对着身前抖了抖,一堆物件落在了地上。

  造型类似于宇航服的法器宝衣,能承受大部分‘烈毒’腐蚀的万毒手套,避毒的符箓,解毒的灵丹,耐腐蚀的镊、夹,造型奇怪的容器……

  “这些是什么?”酒玖纳闷地问了句。

  “一些炼毒丹时必要的准备措施,”李长寿笑着道了句,“我也给师叔你准备了一份,一同穿上吧。

  虽然师叔仙力浑厚,但毒这种东西无孔不入,还是小心为上。”

  “行,小师侄还是挺为本师叔着想的嘛。”

  酒玖眨眨眼,满是好奇地从旁边凑了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