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在毒道上撒欢前行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3882 2019.11.15 18:00

  提起丹鼎峰,李长寿最感兴趣的,一是即将到手的新丹炉,二就是其上的一位炼毒大家,万林筠。

  如今李长寿的大半炼毒理论知识、近半毒方,都是从万林筠所著的几篇毒经中得来。

  万林筠乃门内长老,丹鼎峰上的天仙,还是一位喜欢炼毒的天仙,其实力完全不能用修为、法宝来评断。

  小师妹去东海毒杀虾妖的那次,李长寿有一层考虑,就是想通过她撒出去的毒粉,吸引到这位大佬的注意。

  这位长老毕竟是门内高人,虽在灵娥手中取走了李长寿炼制的毒粉,接下来并没有其他动静……

  李长寿也不敢太主动。

  一个门内弟子,主动去找门内炼毒手法最高明的长老求教,这很明显会让人怀疑,这个门内弟子是不是性情阴冷、要去毒杀什么仇人。

  但若是转换过来,一位门内喜欢炼毒的长老,非要传授门内弟子炼毒的手段,李长寿给人留下的印象,就会‘淡化’许多……

  主动与被动所产生的些许差异,一目了然。

  与酒乌乘云赶往丹鼎峰时,李长寿心底就在思索,好不容易有一次去丹鼎峰的机会,要不要安排一场跟这位炼毒大家的‘邂逅’……

  不能太刻意,也不能太随缘。

  如果能在万林长老那里得到一些毒丹和毒经,当真是再好不过了,哪怕为此得来一部分关注度也值得。

  白云转过两处山峰,酒乌负手笑道:

  “瞧,那就是丹鼎峰了。”

  李长寿笑着点点头,看向前方那酒壶状的山峰,目光流露出几分期待。

  ‘看这次能不能遇到万林筠前辈吧,强求反而不美。’

  丹鼎峰上花两朵,铸器炼丹各一家。

  这个峰头之上,炼气士的数量并不算太多,只有百多人;

  包括三位天仙长老,三十多位真仙、元仙,以及十几名弟子,其余尽皆是杂役弟子。

  李长寿与酒乌落在丹鼎峰半山腰待客的小院,就有杂役弟子引路奉茶。

  很快,一位身着蔚蓝长袍、头束八卦道冠的男真仙前来碰头,这位男仙体型稍圆,面露富态,像极了……

  丹药吃多后遗症。

  “酒乌师弟,这几年怎么来这边少了许多?”

  酒乌叹道:“唉,总是被派出去东奔西走,片刻都不得清闲。”

  “这还不是师弟你得门内信任嘛!”

  圆脸仙人笑吟吟地说着,看了眼李长寿,就做了个请的手势,“百凡殿已给了令谕,刚好有几口闲置的丹炉,我带你们去挑选。”

  李长寿站在酒乌身后,虽比酒乌师伯高大了许多,但也像是个空气人一般。

  酒乌也为李长寿做了介绍,这位圆脸仙人名为柳飞仙,与酒乌一般也是门内执事,平日里负责处理丹鼎峰的杂务。

  李长寿行礼称呼一句师伯,柳飞仙也笑着勉励李长寿几句,随后就与他没了多余交谈。

  三人自小院驾云而出,不疾不徐飘往一处幽谷。

  柳飞仙和酒乌一路闲谈,李长寿在后眼观鼻、耳听心,周围景色都未多看。

  幽谷外围有一座大阵,隔绝外部仙识查探,且有一定的防护效果。

  入得大阵内,花香鸟语入鼻耳,处处仙光流转。

  一片疏林点缀了数十处小楼草屋,此时大半都开启了屋外的阵法,其内的仙人、弟子,应当都在修行。

  曲径通幽处,林间伴笑语。

  比起自家小琼峰,这里确实……看起来要富那么一些。

  跟在两位真仙之后,寻到了一处阵法遮蔽的大屋;

  柳飞仙很快就关阵开门,能见其内各处堆了些尘土,几尊丈高的丹炉摆放在角落中,各处还有一些蒲团杂物。

  李长寿一眼就挑中了其中一座丹炉;

  这丹炉本身材质不如原本自己修补的紫金大炉,但却是崭新宝物,其内该有的禁制一样不缺,总体威能,比炸膛的那只高了些许。

  这也算不错了,毕竟他一个明面上的返虚境弟子,也用不到太好的丹炉……

  一旁,酒乌却是露出几分笑意,在旁笑骂道:

  “柳师兄啊,你给的这几件丹炉,也未免太小气了些!

  长寿师侄这次可是立了不小的功劳,门内奖赏,也是让他来丹鼎峰自行选取一口炉子。

  来的路上,我这面皮可是押出去了,你可别想这般轻易就把人打发了!”

  柳飞仙面色有些尴尬,忙道:“师弟你早说不就是了,来,咱们去另一处。”

  李长寿心底对酒乌道了声谢,刚想说一句这里的炉子就够用了,又突听一声轻咦自门外而来。

  “长寿?

  来的可是,小琼峰的弟子,长寿?”

  酒乌一怔,柳飞仙一愣,李长寿心底却是一喜。

  一缕微风飘过,门外多了一名拄着拐杖的清瘦老者。

  那拐杖包裹着一层铜皮,这老者皱巴巴的面容也有些冷硬,但他双目炯炯有神,灰白长发无风而动,身上的道袍散发着少许刺鼻的味道……

  万林筠长老!

  柳飞仙和酒乌连忙向前行礼。

  酒乌忙对李长寿传声道:“这位是丹鼎峰长老!你喊一声师伯祖就是了。”

  “小琼峰弟子李长寿,拜见师伯祖。”

  这老者点头回应,嘴角颤动着,挤了个……看着十分阴冷的笑容出来。

  那柳飞仙和酒乌齐齐一哆嗦,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他们这、这是怎么惹到这位平日极少外出走动的毒仙了?

  万林筠却是没有半点寒暄,直接就指着李长寿,问了句:“狐心丹如何炼制?”

  总算来了,自己几年前埋下的伏笔!

  李长寿沉吟半声,低头保持道揖的姿势,口齿清晰却略带紧张神色,口中说道:

  “按各药比例,取灵狐心尖血三分,浊目草一分,蜜乌断魂草二分,鸿羽草一分,辅以屝砦水少许、无垢粉少许……

  以冷火煅凝六个时辰,可得狐心丹。”

  万林筠长老缓缓点头,嘴角的笑容变得更……吓人了些!

  “若加二分尸兰粉,改幽火炼制十二个时辰,为何物?”

  李长寿答道:“冥狐散心丹。”

  “若去掉蜜乌断魂草,改加三分丹阳莲粉、二分飘霜砂,以白明火炼制二十四个时辰,为何物?”

  李长寿沉吟几声,这次沉吟的时间却略长了些。

  一旁酒乌顿时有些着急,连连对柳飞仙使眼色;

  柳飞仙却是不断小幅度摇头,示意酒乌千万别说话……

  这位长老,扣颗鼻屎,就能毒翻他们两个真仙!

  门外,万林筠长老的笑容越发阴冷,双眼也略微眯了起来,其内精光闪烁。

  酒乌不断斟酌话语,他对这位长老当真不熟,但看此时这位长老的表情……

  怎么看都像是要融了李长寿!

  而偏偏,李长寿此时答了句:

  “一颗,无用之丹。”

  酒乌嘴角顿时一阵抽搐,立刻就要向前替他求饶。

  但,万林筠长老的笑容却在此时隐去,面露正色,问道:“为何无用?”

  “药性中和了,”李长寿皱眉道,“白明火本就温和,且属中性火,而此时的丹方中寒热中和,各药材药性抵消……

  虽可成丹,却是无用之丹。”

  “哦?”万林筠拄着拐杖向前迈了半步。

  酒乌连忙向前,做道揖行礼,“长老,这个年轻小辈深得弟子师尊看重,若是冲撞了您,还请看在弟子师尊的面子上,多多担待!”

  万林筠撇了这矮道人一眼,并未说话,只是继续看着李长寿,问道:

  “你刚才说了药性二字,这些明明是毒物。”

  李长寿露出少许紧张之色,却是低头俯身,说出了那句,已经等待了几十年、依照这位长老生平事迹得出、最有可能戳这位长老心窝子的话:

  “毒,乃药之属;

  一如烹饪菜肴有酸甜苦辣之味,药亦然。”

  这大屋顿时安静了下去,柳飞仙扭头瞪着李长寿,目中也带着几分急色。

  瞎说的这是什么玩意儿?

  毒与药如何混为一谈!

  而酒乌感觉到一双目光从自己头顶落了下来,这矮道人抬头一看,刚好看见万林筠那双狭长的双眼,以及……

  万林筠嘴角那僵硬的冷笑。

  老者道:“我借他几日,可否?”

  “您、您请便。”

  “嗯,”万林筠点点头,对李长寿道了句,“你,随我来。”

  李长寿低头应是,对酒乌和柳飞仙行礼后,缓步离开了此地,低头跟在前面老者身后。

  还没走十几步,那万林筠长老又扭头问了句:

  “玉冥丹怎么炼制?”

  “弟子只知残方,主材为幽冥忘川水三分,最少千年份、最多三千年份的鹰愁兰花芯儿两朵……”

  “鹰愁兰为何必须千年份到三千年份?”

  “药性哪怕不会相冲、相抵,总不免互相影响,年份太高、药性太烈,极易破坏丹内平衡。

  弟子看一经文之上有写,炼丹,并非年份越高的越好,合适最重要。”

  “那经文你是从何处看来的?”

  “道藏殿外殿,有几个书架上有不少关于炼丹的经文,弟子细细品读,也琢磨过许多……

  莫非,那些毒经,有您老人家所著?”

  “呵呵,不错。”

  微风带来的话语声中,这一老一青的身影消失在了一条偏僻的小路上。

  “呼……”

  酒乌长长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刚刚这位天仙长老并未显露半点天仙威严,但‘毒死过天仙’这五个字,就当真让人浑身寒毛直竖……

  一旁那微胖的仙人凑了过来,传声问了句:

  “这小辈……什么来头?我可从未见过这般和颜悦色的师伯!”

  “你管这叫和颜悦色?”

  酒乌瞪了眼柳飞仙,刚想回答,随后想到了什么,顿时一阵摇头,“别问我,我啥都不能说。”

  柳飞仙头一歪,眉头紧皱了起来。

  ……

  半个月后,傍晚时分。

  李长寿驾着白云,面容平静地离开了丹鼎峰,朝着自家小琼峰而去。

  一路毫无波澜,他回到小琼峰时,有琴玄雅也早已不在。

  回了丹房,在储物法宝中掏出了一尊两丈高的漆黑丹炉时,面色也没什么异动。

  等他开启周遭各处阵法,施偷梁换柱,以纸人守在此地,自己钻小孔进地下密室,绷着脸,坐在了书桌后。

  左手在桌面拂过,一只只玉牌、一瓶瓶玉瓶摆满了桌面……

  李长寿微微一笑,心底感慨万千。

  总算,榨干了这位长老……的毒经!

  还得了这位长老大批的毒丹灵丹!

  但也因此欠下了个大人情,以后必须要找机会还上,了断这份因果才是。

  这些毒经对李长寿来说很重要;

  而这些万林筠长老让他拿回来,作为‘样板、参照’的毒丹,更为重要!

  因为这能解决李长寿的一大难题——如何对门内解释,今后自己万一要用到的、那些能毒杀天仙的毒丹,到底从何而来!

  直接说万林筠长老赐下的就是了。

  这世上,哪里有什么白捡的机缘,无非是一场跨越几年、几十年的谋算。

  这位毒仙长老……

  心底浮现出了这位长老那招牌式的僵硬冷笑,李长寿的微笑更浓郁了些。

  其实性格也蛮可爱的,醉心丹、毒之道,并无太多心机杂念。

  突然间,李长寿感觉双股之间有些、有些……痒?

  ——类似于这段时间,经常会出现在咯吱窝的痒痒劲。

  嘶……

  什么鬼?

  李长寿头一歪,心底连忙驱散了这位毒长老的身影,细细感受着自己的状态,确定自己取向并没有任何问题。

  吓他一跳,还以为自己看《百美老后图》的缘故,突然有了什么莫名的癖好。

  随之李长寿一阵皱眉。

  自己这是怎么了?最近身体一直有解释不清的异动?

  成仙后的仙基,当真要好好巩固一番了。

  ……

  片刻前……

  天庭,月老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