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放心,这次绝对打不起来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3601 2019.11.19 14:52

  “齐源师侄,何事外出啊?”

  又是风和日暖,齐源老道身着长袍、端着拂尘,自小琼峰飘到了山门处。

  听守山仙人有此一问,齐源老道行礼后,答曰:

  “外出走走,无甚大事,最近心底总是有些不宁。”

  “善。”

  守门的老真仙并未多问,慈眉善目的一笑,就开了山门,让齐源驾云飘去了山外天空。

  因兵解浊仙之事,齐源此时在山中也有些‘名气’;

  只不过,这名声有时并不好听,偶尔也会有人拿此事奚落说笑。

  李长寿炼制完这批丹药,又等了四个月,师父才结束这次闭关外出溜达。

  他跟师父商议了一番,这次让师父在外多呆几日,给纸道人更多的操作时间;

  而后,李长寿又反复叮嘱,让师父不要离开山门太远……

  为了让师父能够藏匿行迹,李长寿将《龟息平气诀》的第二版献给了师父,免得师父在等待他回来的期间,被人盯上、算计;

  李长寿本体也在山门内,万一师父这边有事,自能生感应赶来救援。

  让师父和小师妹,在他这里有同等的知情权限,算是李长寿此前就决定了的。

  齐源放好盒子,悄然而走;

  纸道人再次现身,明显‘臃肿’了些,肩上的挎包,也改成了双肩背包。

  这次,李长寿化作了一名老道的模样,并决定今后就以这般老道形象,做卖丹药之事。

  施起土遁,纸道人迅速赶往临海镇;

  半日后,李长寿朝着东面逛了半圈,把自己行动路线,从‘感叹号’硬生生掰成了‘问号’;

  最后,他从西面一片无人的林子中钻了出来,驾云、背剑,飘向了前方那宏伟的坊镇。

  背上的剑,剑柄、剑鞘都换了样式和颜色,剑鞘上新增隔绝仙识探查的禁制。

  当然,核心功能是不会变的。

  这看似是剑,实际上还是迷毒药剂混合催散法器,可以达到无形中散出无色毒粉,神不知鬼不觉送毒入敌人元神肺腑,进而提升毒杀真仙的把握……

  这个外面自然是寻不到,与罗天宝伞一样,属于李长寿自研法宝。

  而这次,李长寿还准备了第二个类似的法器。

  那是一把笛子,吹奏起来可以在孔洞中放毒,就是有个隐患——

  吸气换气要注意,不然容易抽进去。

  不然,就真如【我这把刀有剧毒,沾之即死,擦之即亡……嘶溜】一般搞笑了。

  坊镇有四处可以进出此地大阵的大门,像是俗世大城的城门一般,只不过这里是大阵留下的出入口,而非城墙。

  负责维持此地安稳的,是东胜神洲大仙宗‘临海剑派’,按洪荒规矩,派人在大阵门前收纳‘入门财’。

  这费用可以是灵石、宝材、灵药,只要有少许价值便可。

  一家这种规模的坊镇,其实也能为仙门带来大量收益;只是平日里要在此地驻扎大量高手,免得有人生事,非大派不可经营。

  度仙门曾经也试过搞一家坊镇,但因为地理位置、经营不善等因素;

  坊镇只维持了几千年,就没散修常驻、光顾,度仙门亏了不少。

  这点,李长寿倒也挺理解。

  毕竟门内修‘无为经’,门人喜欢清静无为,有点精力也就用在‘道侣之风’上了……

  心底调侃自家师门两句,李长寿让纸道人显露出元仙境后期的修为,驾云等在前面十多道身影后。

  侧旁就是源源不断外出之人,大多数身影,都是驾云贴地飘着;

  外出倒是不必缴税,再进去就要排队掏财。

  正快要轮到李长寿入门时,他瞥到了正要出坊镇的七八道身影……

  这是两名老道、三名中年道者,以及三名少年少女。

  他们飞得比其他人都要高一些,即将贴着大阵缺口上方飞出,一旁还有两对临海镇巡逻的仙兵护送,排场十足。

  李长寿的视线,其实是被其中那名少年所吸引;

  此人……头上有犄角,身后……倒是没有尾巴……

  敖乙?

  怎么又遇到这小龙了?

  李长寿心底也是一阵哑然,他跟这条小龙有缘还是怎么的?

  不过话说回来,这小龙怎么……跟上次被他放倒时还是一个样子,个头也没长。

  大概,是龙族发育期比人族长了许多,这点年份还不够他发育的吧。

  让纸道人收回目光,刚好轮到他向前缴入门税。

  李长寿将手中灵石递给了桌子后面的女仙。

  女仙笑道:“看道友有些面生,不知可否说下,来此地作甚。”

  于是,李长寿报了个虚名,说自己来此地买卖丹药、药草,对方稍微做了记录,就让他入了坊镇。

  在这个过程中,敖乙和那两名少女,跟在那五位截教天仙身后,从纸道人上方飘过……

  那五位天仙心情不错,正在商讨接下来是回金鳌岛,还是继续去找家仙门论道喝茶。

  李长寿听其中一老道赞道:

  “敖乙师弟如今修道方才多久?这就成了元仙,不愧是龙王血脉,资质惊人……”

  师弟?

  果然,敖乙拜入了截教门下,拜的应该是个二代高手。

  此时给李长寿的感觉,这个敖乙沉稳成熟了许多,目光内敛,面容沉静;

  虽然还是少年身,但也是一副经历满满、经过了命运锤炼的沉稳模样。

  不过……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就是了。

  纸道人迈步入了临海镇,驾云直接飞过一处处阁楼、石屋,朝丹药铺聚集之地而去。

  ‘又要,跟自家师门抢生意了。’

  李长寿心底一叹。

  度仙门在此地的铺子,也是主营丹药。

  不过,他隔几年才来此地几日,虽说会多多少少影响自家师门的生意,但应该也不会让师门生意惨淡才对。

  毕竟咱只是散户。

  虽说是量大质高物美价稍低的那种……

  ……

  且说金鳌岛炼气士一行,出了坊镇之后,先向西南飞了一阵,又突然调转方向,朝着西北方向驾云飞驰。

  这次外出论道,其实是有几家东洲仙门的高手,邀请了相熟的金鳌岛天仙。

  金鳌岛是较为有名的截教道场,经常有一些仙门邀请此地炼气士,去门内讲道、论道。

  本来,他们这一行已外出论道三个月,在东胜神洲几家仙门蹭吃蹭喝……咳,讲经说道……

  已是此行圆满,正该功成回返。

  因,敖乙在这几次论道时,表现十分出色,轻松胜了这几家仙门所派元仙;

  又因,敖乙辈分与这五位截教天仙相同,他们也不好直接赏赐什么;

  于是就拉着敖乙来了这处临海镇,给敖乙挑选了诸多礼物。

  敖乙将这些礼物,都分给了身旁的两位少女师侄,让两位少女喜上眉梢,几位金鳌岛天仙也颇为受用。

  如果说,大仙门掌门之子是家里有矿;

  那敖乙这位东海龙宫太子,完全就是矿里有家……

  拿这些礼物,反过来讨几位‘师兄’的徒弟开心,对敖乙来说并没有半点心疼。

  若是有需要,他拿个传信符给家里招呼一声,明日就可给金鳌岛炼气士每位送一份厚礼。

  离了坊镇,一行人就要取道金鳌岛;

  但敖乙心底稍作思量,又沉吟几声,突然开口,道了句:“各位师兄,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五人立刻转过身来,满是关切地看着敖乙。

  “没有什么不情之请,有所请,必有应,敖乙师弟说就是了。”

  “咱们金鳌岛炼气士,相亲相爱、不分彼此,一气连枝、荣辱与共!”

  “不错,不只是咱们金鳌岛,截教上下便是这般,一人有难,八方来援!”

  敖乙心底一笑,但表情还是颇为凝重,低声道:“其实,我心底一直有一份……难言之隐。”

  一旁的两名少女瞬间看了过来,双眼亮晶晶的。

  其中一少女梳着十多只小辫儿,模样俊俏可爱,正是当初围观过李长寿渡劫的菡芷。

  前面那五位天仙中,有一人也就是菡芷的师父,元泽老道。

  敖乙叹道:“遥想那年东海荡妖大会,我尚只有十岁,奉命代龙宫寻人切磋,却败在了一名度仙门返虚境弟子手中。

  此事,心底一直有些放不下。

  如今我已渡劫成仙,虽只是元仙境,却也想去找那人再切磋论道一次。”

  “就是这事?”

  元泽老道笑着问。

  敖乙面露惭愧,低头道:“便是此事。”

  “这多好办,”又有一中年道者笑着应了句,随手一点,白云朝着度仙门山门方向飘去,“走,咱们去度仙门走一遭。

  贫道与度仙门副门主仲羽道人也颇有交情。

  他度仙门是人教道承,咱们金鳌岛也是截教道场,登门拜访,有何不可?”

  其他几人尽皆称善。

  一人笑道:“咱们要不要提前知会他们一声?免得到时候会有尴尬之事。”

  那元泽老道摆摆手,“不必,不必,又不是去找他们斗法,咱们去论个道,让年轻人切磋切磋就是了。”

  一行最后面,那两名手拉手的少女闻言对视一眼。

  一名少女开启手腕上的手链状法器,让两人交谈不会被旁人听去。

  她低声道:“菡芷,你师父又开始了。”

  菡芷嘴角撇了撇,郁闷道:“做点准备吧。

  唉,我师父简直堪比天道法器;

  之前我渡劫时,师父一句‘你放心,你的天劫必然只有六道’,结果招来了八道天劫,我就差一点,便是身死道消……

  我资质和积累,按理说最多只是七道才对。”

  另一少女顿时掩口轻笑,“你也因此得了好处,飞升了一段嘛。”

  “说起此事,”菡芷目光有些出神,“亲身经历了八道天劫,还是排名靠后的八道天劫,才知这般成仙劫是何等恐怖。

  当真想不到,那日在南海度过了九道天劫之人,该是何等的人物。”

  “必然是远古、上古的大人物重修了一世。”

  “或许吧……”

  这两个少女轻笑了几声,话题很快又落到了身前的龙族少年身上。

  他这般清秀少年的模样,倒也十分惹少女欢喜。

  半日后,度仙门那丝薄润滑的护山大阵遥遥在望,金鳌岛一行人谈笑间飘了过去。

  而敖乙嘴角的微笑,略微带着少许深意。

  ……

  “嗯?”

  山林中,正琢磨《龟息平气诀》的齐源抬头看了眼天边,看到了云上飘过的金鳌岛一行。

  他感受到了几道天仙威压,心底也是有些纳闷,不知道哪里突然来了几位高手,要去他们度仙门中。

  “与咱小琼峰倒是无关。”

  齐源老道笑了笑,看了眼自己大徒弟给的传信符,也觉得应只是几名高手结伴来此地访友,故没将此事说给李长寿。

  继续琢磨自己徒弟所创的这门隐藏气息的法门;

  很快,齐源老道将自己气息完全收敛了起来,兴冲冲地施展了个化形术,化作了一只树桩。

  仔细感受了一阵……

  “倒是,意外的安稳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