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感谢天劫大人百忙之中抽空来劈!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3691 2019.11.09 18:00

  洪荒真的,太可怕了……

  叮叮叮的声响中,敖乙坐在自己百尺长的豪华大床床边,双手不断颤抖着,手中的温养茶不断向外洒,喝到他嘴里的也就少许。

  他在抖,颤抖,浑身上下都在轻颤;

  敖乙颤抖的原因,并非是因面前有龙母、龟仙人、龙族的几位叔伯,心底对他们有什么恐惧、害怕,也不是担心会遭哪般责罚。

  他虽然刚破壳只有十一二年,但自认还算坚强;

  被送去南海金鳌岛找截教大仙人拜仙之前,自己受了三个月的冰柱铁刺的折磨,依然没有半点服软。

  现在的颤抖,是自然而然发生的,是不受敖乙自己控制的。

  他感觉自己身体提不起半点力气,心底像是有了一块阴影,这阴影……

  就是颤抖的根源!

  稍微揭开阴影的一角,敖乙就见到了那张冰冷冷的、人族老道士的面孔。

  人族,怎么能这么奸诈?

  一想到那场短促的战斗,敖乙顿时抖得更厉害了些。

  旁边的龙母连忙催促几位老龙检查二子的状况,但几位老龙反复得出的结论,也只能是——

  饮酒过度。

  敖乙刚突出少许的喉结在上下轻颤,猛地喝了一口手中那用了数十种名贵灵草熬煮的温养茶,突然又对着一旁喷出一口灵茶,剧烈的干呕。

  几名侍女连忙向前,但敖乙突然惨嚎一声,双目之中满是惊恐。

  “不要过来!

  你们要做什么!”

  这几位娇弱美貌的侍女连忙低头请罪,赶紧退后。

  喘着粗气,敖乙捂着自己的额头,颤抖的嗓音渐渐放缓,“让我自己静一下,都不要靠近我……”

  “我儿,”那端庄秀美、姿态大方的龙母忧心地喊着,“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敖乙慢慢将空了的白玉凝神琉璃杯放在一旁,手一抖,却不小心将这价值不菲的茶杯摔在玉石铺就的地面上。

  他双手捂住额头,试着慢慢揭开心底的阴影。

  战胜恐惧的办法,就是去面对它!

  迷药,强烈的迷药……

  四方大印对着自己当头砸下,自己被大印震晕、心神彻底昏迷了过去……

  可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血脉,却存留了许多记忆、许多感觉。

  他在昏迷中就像是一条被祛除了内脏的咸鱼,被人用海水反复冲洗,从内而外,不放过他身上每个细节……

  被涂上了某种皂粉,继续冲洗……

  冲洗的过程中,七八只手掌不断的拍击,一道道术法砸落在他身上,像极了龙宫大厨在拍打极品的雪花独角神牛牛肉,让肉质更为完美……

  昏迷之中,他一度感觉,自己要被那个如同魔头一般的人族吃掉了!

  还是那种,不放过他身上每一块龙肉,生煎、切片、油炸、焖煮,会用尽各种方法处理他的肉质,将他这道龙肉大餐的味道发挥到极致!

  这种被当做食材处理的环节,重复了最起码几十次!

  几十次!

  那个老道不是人,那就是最可怕的食龙凶兽!

  不,那才是人族的本来面目!

  敖乙在半个月的昏睡中,又不断重复、不断回味,当他醒来看到母亲时,还以为自己在梦中,之前那只是自己在出龙蛋之前做的噩梦……

  可这不是噩梦。

  正面厮杀时,人族都是这么跟龙族战斗吗?

  难道,这就是他龙族不敢跟人族开战的根源吗?

  没有胜算,肯定没有胜算。

  那个老道的气息自己明明感觉并不强,应该比自己还要弱许多,竟然就能把他……

  把他……

  就听一旁两位叔伯低声道:

  “庇护龙鳞已闪,那贼人并未下杀手,只是给敖乙侄儿灌了许多酒水,为何不来龙宫领谢礼?”

  “怕是觉得咱们会背信弃义违背诺言吧。

  唉,可按照规矩,咱们必须要感谢人家才是。”

  什、什么?

  我龙宫还要去谢那个食龙凶人?

  敖乙颤巍巍地站起身,刚要说话,但话到嘴边,眼前仿佛浮现出了,那群冷面老道将他这条小龙摁在海底,招来无边海水反复洗刷的画面……

  然后龙族、自家的家人,还要对这个魔头感激涕零,要给对方谢礼?

  这些,都在那个人族老道的算计下吗?

  随便一个人族炼气士跳出来,就能轻松收拾自己这个龙王血脉的龙子吗?

  敖乙双腿一软,再次坐在了床边,倒吸一口凉气。

  洪荒真的……

  太可怕了。

  ……

  与此同时,南海,一处临近南洲大陆的珊瑚岛上。

  李长寿化作的冷面老道,正盘腿坐在一处凹下的礁石中,浑身气息在轻轻颤动,一缕缕灵气从海面上汇聚而来。

  呼吸吐纳,自在如意;

  天地清明,浑然忘我。

  少顷,李长寿额头有青光闪烁,身周飘出几朵九瓣莲花,围绕他身形缓缓旋转。

  青光初绽既敛;

  李长寿体内传出一阵阵山呼海啸之声,与周遭海水冲刷此处小岛的声响渐渐相融。

  忽而一声霹雳响,李长寿浑身飘出一缕缕青色光华,一朵朵九瓣莲花飘散开来,他身周也涌出一股淡淡的清香。

  方圆十里之内的海中鱼虾闻香而来,那些莲花也朝着一些颇有灵性的生灵而去。

  但突然间,李长寿双眼睁开,双目满是青光,那些莲花轻轻破碎,海中生灵也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立刻转身朝着远处闪躲……

  点化生灵在洪荒其实是善举,能收到天道奖励的少量功德;

  但一旦自己无意间点化的生灵化妖去祸害人族,自己也要承受部分业障,那点功德可能都不够扣的……

  突破了。

  李长寿呼了口气,內视自身,反复检查了一阵。

  就算用再挑剔的眼光来看,根基都挺扎实。

  要面对自己的成仙劫了吗?

  李长寿仰头看着天空,万里无云,天空蔚蓝;

  呃,自己似乎还差了些火候,跟自己预想中,冲到归道九就要面对天劫的情况,略微有些不同。

  毕竟,此前都是做的最坏打算。

  闭目凝神,李长寿继续打坐修行,身下用灵石摆出的聚灵小阵源源不断地散发灵气,被他不漏半点,尽数吸纳。

  在方圆十里内的各个方向,有几道纸人分身藏在海底,监察各处,顺便吸引可能会出现的偷袭者。

  这处礁石周遭没有太多布置,天劫降下,此地必然会被毁。

  他将布置都放在了稍远的区域,而且也并非防护阵法,清一色的逃遁专用阵势。

  方便他搞完天劫之后迅速转移。

  这里,已经是他找到的理想渡劫之地,方圆千里都没什么炼气士活动;偶尔有炼气士从空中路过,也大多是在几百里之外。

  ——这跟陆地上的凡人大城分布有关。

  打坐修行半个月,李长寿突然有了烦躁不安之感,身周出现了一股晦涩莫名的道韵。

  天劫将至。

  迈入归道九之后,还给了自己半个月的时间巩固境界,打稳最后一丝丝道基,天道老爷倒也是颇为‘宽容’。

  李长寿身形化作游鱼,借水遁之利,在方圆百里之内巡查了两周,随后便飘回了那座礁石。

  来吧,他准备好了。

  这种感觉,其实也颇为奇妙。

  像是自己正面临人生的重大考验,一路上辈子寒窗苦读十二年,临门一脚前怎么也睡不着的那也一夜……

  “不可心浮气躁,静心凝神才是。”

  李长寿心底默念静心清心咒,不多时又拿出了无为经,捧在手中细细参悟。

  多一份感悟,多一丝积累,自己度过天劫的把握,也就能再多一分。

  三日后,天劫将来的预感越发强烈。

  清心咒已失效,也无法静心再感悟什么,方圆三里之内弥漫着一股似有若无的威压,让其他生灵潜意识都会远离此地。

  上次师父的天劫就是这般,含羞带怯,磨磨蹭蹭;

  也不知自己的天劫,是会温柔一些,还是会狂野奔放、汹涌而来……

  自己的天劫。

  应该,是七道或者八道天雷吧。

  李长寿心底如此想着,他放松心神,并未强迫自己冷静,而是体会着自己心底的这份不安、这份焦虑。

  这是生灵面对天威时都会有的反应,与道境高低无关。

  成仙天劫,又称成道劫,李长寿很早之前就在思考,何为‘成道’二字。

  今日却已有了答案。

  炼气、化神、返虚、归道,其实就是炼气士学习自然、模仿自然,在自然之中总结出自己的道,这条‘道’,就是自己成仙长生的支撑。

  成仙天劫,就是天道对炼气士之道的‘检测’,看此炼气士凝出的道,是否有成仙的资格。

  同时,这天劫也是助炼气士脱凡超脱的历练,让炼气士借自身之道得以升华。

  生而为灵,化之成仙。

  道与道境,也不能一概而论,给自身之道冠以某种名号,在李长寿看来是十分不妥的行为。

  就如人性情一般,沉稳如是,慌乱如是,豪放羞涩如是,焦虑豁达如是。

  道亦然。

  “我,亦然。”

  李长寿闭目露出少许微笑,身周突有一缕缕微风吹起,化作旋风朝着空中而去。

  闷雷声响起,海面之上风云突变,数百丈高的空中,一片片灰黑色的劫云迅速涌来,笼罩附近十里海域。

  云上宛若有群山、好似有宝塔,又似有天兵列阵,有巨神擂鼓。

  劫云呈现诸多异象,下方劫云却开始缓缓旋转,远远看去,像是在形成一道海龙卷。

  但这道海龙卷只凝成了一半,其内雷光大作,电闪雷鸣!

  李长寿在礁石上慢慢起身,振了振衣袍,随手一点,十二只法爷鸟笼已在身周展开,几样丹药已经在袖中备好。

  道躯上下蕴着青光,元神之力已完全凝聚。

  吐出最后一口浊气,李长寿抬头看向上方,而后……

  恭恭敬敬做了个道揖,用的是最正统的远古之礼。

  又朗声道:

  “道门弟子今启苍天:

  感念苍天落下成道之劫,弟子诚心领受。

  立自身之道,成无忧之仙。

  若天劫落下,弟子无法承受,身死道消,自是弟子之道不足与天地同寿,心无怨言。

  大道鸣鸣,天道正正。

  谢天道关怀,降成仙机缘!”

  轰隆——

  劫云似是在回应,又似并未听到李长寿所说这些,天劫之威没有任何变化。

  劫云旋涡之中,数道井口大小的雷斑闪烁,李长寿身周出现了一道道微弱的电弧。

  他身形缓缓飞起,十二只法爷鸟笼也在海面上缓缓飘开,互相拉开距离,以作稍后备用。

  当李长寿飞到九丈高处,三只银白雷斑同时闪耀,爆发出一条条电光银蛇!

  这些雷霆在居中位置汇聚成磨盘粗细的雷光,对着李长寿当头劈落,李长寿灵觉并未感觉任何危险,却依然将自己浑身法力鼓起,蕴在全身各处。

  道躯散出微弱毫光,随之被雷霆吞没!

  第一道雷,威力就与师父渡劫时的第三道雷大概持平?

  自己的天劫果然不可大意。

  雷霆尽数被李长寿挡了下来,他抬头看向空中,随之便静心等待。

  刚才这雷霆的‘劈’后感……

  痒痒的,麻麻的,一缕缕仙灵之气已经在自己体内酝酿,元神也浸泡在雷光之中。

  意外的……

  还挺舒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