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助师渡劫’第二套方案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3602 2019.10.29 00:05

  月垂西山,杯盘狼藉。

  李长寿站在丹房前,注视着酒乌离开的方向,脸上渐渐褪去了笑意。

  算是,暂时稳住了这位师伯吧。

  从那日在北洲,酒乌给了自己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开始,李长寿就知道,这位心思缜密的矮道人,已经对他有了一些‘好奇’。

  再加上,自己这段时间与酒玖师叔走的很近,拜托酒玖师叔帮忙做了许多事,这必然会引起酒乌师伯更为浓厚的‘兴趣’。

  好奇和感兴趣,很容易发展为疑心,这就是一种对自己的潜在威胁。

  如何消除酒乌师伯对自己的威胁?

  很简单,杀了就是了。

  咳,开个玩笑。

  自己跟酒乌师伯无冤无仇,且酒乌师伯本身实力强悍,更是门内素有名望的执事;

  酒字九仙谁出事,都会引起门内大地震;

  去暗算酒乌,纯粹是嫌命长。

  剩下的办法中,最稳妥也是最靠谱的,就是邀这位师伯前来,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当着酒乌师伯的面,立下誓言,许诺自己不会做任何危害师门之事;

  再顺便展露一点自身藏起来修为,让酒乌师伯觉得已经摸透了他这个小师侄的底……

  如此一来,非但能让酒乌师伯不多惦记自己,还能赢得这位门内前辈的少许好感。

  这次算是主动出击,将未来的一次危机化作些微机缘。

  李长寿回想着自己与酒乌畅谈的详细情形,脑海中像是在慢放电影,一帧一帧的审查着。

  两人聊天时的话题,谈话的节奏与方向,甚至细微的表情与神态变化,都是李长寿在事前反复推演过的。

  确认了一遍,应当没有透露出额外的讯息,也不会让师伯产生其他联想。

  ‘会不会因为我的哪句话,而引起其他误会?’

  李长寿还有些不放心,继续回忆,逐字逐句的品味;

  又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回想着自己此前每个动作和表情,以及酒乌师伯不断变化的眼神……

  应该是没有出差错。

  视线边缘出现了一道浅粉色的倩影,李长寿扭头看去,却是灵娥踩着一朵白云自林间上空飞过;

  三千青丝随风轻舞,浅粉罗裙映照花红。

  她挎着一只空荡荡的竹篮,跳到了李长寿面前,施了淡妆的脸蛋在烛火照耀下,说不出的清秀可人。

  “师兄!怎么样了?搞定那个师伯了吗?”

  “勉强吧,”李长寿笑着回了句,“其实这只是上次去北洲留下的小小后遗症,今后只要不外出活动,也就不会引起这种前辈高人的注意了。”

  蓝灵娥眨眨眼,“师兄,你怎么做到的?把你藏起来的修为露给酒乌师伯了吗?”

  李长寿瞪了眼自己师妹,有些无奈地传声道:

  “露了一部分,不然也搞不定。

  不是嘱咐过你很多次了,不要把这些话明说出来!

  隔墙有耳,风有仙识,这十年我教你的东西,你当真是半成都没领悟。

  说不得就有什么顺风耳,正在探听着此地。”

  “哦,”蓝灵娥鼓了鼓嘴角,郁闷地道了句:“人家又不是有心的,也是关心你嘛,我去收拾盘子了……”

  她低头走了两步,又突然扭头、探身,纤手搭在师兄肩上,在李长寿耳旁吹兰吐芳,小声问:

  “师兄,你现在修为到底到哪个境界了?已经追上师父了吗?是不是也快成仙了?”

  “你猜。”

  李长寿瞥了她一眼,随后便哼着小曲,负手走向了小楼外。

  蓝灵娥对着李长寿做了个鬼脸,跑去收拾那边空着的碗筷。

  与此同时,回返破天峰的那朵白云上……

  “这酒劲倒是不小,不愧是恒河水老白干,还真有点上头。”

  酒乌脸颊泛红,醉意微醺,整个人也有些摇摇晃晃,但双眼依然清澈。

  这是用了术法,让自己元神不会迷醉。

  临近破天峰,酒乌轻笑了声,心底却是一阵感慨:

  这个长寿师侄,修为竟然已经是返虚五阶!当代弟子中能排前几啊!

  修行百多年就能抵达这个境界,资质上上之选!

  难得悟性也同样惊人,之前试探他阵法之道,许多地方一点就通。

  最难得却是心性绝佳,与那元青之流,好比明月与淤泥一般。

  酒乌俯首长叹,低声道:

  “他虽不说,但贫道如何推测不出他隐藏修为的原因?

  喝酒时,他几次明显的欲言又止,那隐藏起来的细微表情,其实已经透出了他心底的无奈。

  长寿师侄隐藏修为,必然是不想为本来已经人丁单薄的小琼峰引来更多风风雨雨,哪怕他自己得不到门内重点培养,也不想让齐源师弟有任何多余的麻烦。

  好弟子啊,好弟子啊。

  假若齐源师弟渡劫失败,就去请大师姐或者二师兄出山,将长寿师侄与他师妹一同收到破天峰上来吧。”

  连连感慨,破天峰已是近在眼前。

  酒乌瞧了眼自家小师妹的阁楼,发现她已经开启了防护阵法,应该是已经休息了。

  “稍后再让小师妹拿些典籍给长寿师侄吧。

  嗯,改日贫道去找传功长老聊聊,这般仙苗,成仙前开始修行《无为经》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小琼峰……

  齐源师弟收了个好徒弟,当真令人羡慕。”

  摇头感慨一声,酒乌回返了自己的阁楼中,顺手开启了周遭阵法,飘去那张还残留着淡淡余香的床榻,打坐修行去了。

  ……

  与酒乌夜谈后又过了两日。

  李长寿总算确定,这位师伯并没有额外做什么事。

  这让他心中颇感欣慰,修道生活总算回归到了此前持续了百年的平静。

  闹出这些小风波,其实都是因为两株小小的仙解草;

  此时融仙丹已经炼制完成,风波也已经平息,无论过程还是结果,李长寿都还算满意。

  午后时分,李长寿在丹房中,将一颗融仙丹包裹了一层特制的糖皮;

  至此,第一套方案需要准备的工作,已经算是大功告成。

  而后李长寿看着多炼制出来的那十一颗融仙丹,将其分成三份,小心地收了起来。

  这东西很少有人炼制,却是一些无望成仙之人,躲避天劫、延续寿命的宝贝;若是有机会,自己去一些热闹的坊镇将卖出几颗,换点其他宝材之类的炼制阵基吧。

  当然,也要留两颗备用。

  虽然他此时对于撑过天劫已经有八成的把握,且自己的把握会随着积累的增加而慢慢提升;

  而师妹日后冲击仙人境,成功率也肯定在六成以上;

  但……

  世事难料,谁也说不准会后面发生什么事。

  自己多一颗融仙丹备用,起码能保证,日后哪怕遇到天劫抽风也能活下来;

  给师妹留一颗融仙丹备用,最少也能让师妹复制师父的老年规划。

  他这个做徒弟、做师兄的,也只能帮他们到这种地步了。

  然而,看着这颗融仙丹,李长寿又陷入了一阵思索……

  万一,他是说万一,师父连第一道天劫都抗不过,天雷一落直接灰飞烟灭,那该如何是好?

  “第一套方案虽然已经完备了,还是同步进行第二和第三套方案吧。

  万一师父突然有所顿悟,能顺利度过天劫,成为正常的仙人,那却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叹了口气,李长寿长身而起,将这颗用糖皮包裹的融仙丹放到了自己袖中,漫步离开了丹房。

  半个时辰后。

  李长寿站在自家师父闭关之地,清清嗓子,对着门口做了个道揖,朗声道:

  “师父!弟子想请教几个修道疑难!

  打扰师父清修,弟子深感惭愧!”

  木门很快被打开,齐源老道含笑走了出来,对李长寿摆了摆手。

  “走,去湖边吧,最近这几年,为师也是疏漏了对你的教导。”

  李长寿心底略微一叹。

  师父这么快开门,刚才明显就没有入定修行;

  已是难以入定了吗?看来天劫当真就在眼前不远了。

  师徒二人到了湖边柳树下,齐源拿出两只蒲团,与李长寿相对而坐。

  齐源温声道:“有什么疑惑,尽管道来。”

  随之,齐源目光一黯,叹道,“若为师过不了天劫这一关,今后恐怕也没机会如此教导你了。”

  “师父说哪里的话,”李长寿笑道,“您一定能度过天劫。

  师父您之前不是就常说,若是连这点自信都没有,怎么去面对大道给与的磨难与历练?”

  “你这个贪生怕死的性子,反倒是说教起师父来了!”

  齐源老道板起脸来训斥一声;

  李长寿眯眼笑着,很快就切入主题,问自己修道时遇到的疑惑。

  最初三个问题,李长寿问的都相对较为普通,都是返虚境修行会遇到的疑难,齐源为他详细解答。

  而在第四个问题,李长寿就问出了一句‘神归其神,气归其气,五气复始,周天如意’该当何解。

  齐源老道被问的一愣,随后坐在湖边静静思索;

  李长寿却是并未停下,又接连问了三个明显‘超纲’的问题,尽皆问的齐源老道不知该如何作答。

  他并非有意要师父难堪,纯粹是想委婉的提醒师父,师父的修行如果遇到瓶颈,就可以从这几个方面向前探寻。

  此时,齐源老道心念自己度过天劫希望渺茫,想尽力多教导弟子,也在思索斟酌自己对着几个问题的理解,不敢误导弟子。

  渐渐的,反倒齐源自己陷入了沉思之中。

  不多时,齐源老道闭目凝神;

  又一阵,齐源老道身周飘起了些许花瓣,这是即将渡劫者入定修行时,经常会出现的异象。

  只是齐源老道身周的花瓣颜色,十分浅淡,花瓣的轮廓也有些不全……

  李长寿小心翼翼的,在师父身旁布置了一层简单的隔音防护结界,转身去了自己草屋前开始忙碌了起来。

  这就是第二套方案的主要部分——尽量提升师父本身的实力,增强师父对大道的感悟和理解。

  ‘唉,要是把自己隔三差五就来一次的顿悟,分给师父一小部分就好了。’

  李长寿心底叹了声,开始准备这套方案的补充计划。

  而第二套方案的补充部分就厉害了……

  只见李长寿拿出了标记着‘玄三十二’的宝囊,在其中取出了一条条三尺长的紫色木材,与六根六尺长的七彩金属棒,开始闷头鼓捣。

  【坠雷木】:布置雷系阵法常用宝材,能引导雷霆之力。

  【蕴雷七神铁】:同样为布置雷系阵法常用宝材,能存储、分散雷霆之力。

  根据李长寿现在掌握的‘知识’,天劫对修士的破坏力,大半来自于雷霆之力,小半才是大道冲击所引起的伤害。

  如果能造个‘二次转移引雷针’,在天劫劈中渡劫者的身体时,将雷霆之力从渡劫者体内引出来大半,那样说不定可以增加渡劫成功的几率;

  且理论上来说,也不会引起天劫威力的反增。

  不管如何,有办法总忒一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