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功德》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4324 2019.11.12 00:05

  这是,在搞什么?

  因仙识被北面的宝光搅乱,李长寿等纸人分身接近寨子,躲在一棵大树树梢,方才眺望到寨子内的情形。

  数百个村民围在了寨门附近,那里搭了个戏台,几个身穿道袍的人影在上面跳来跳去。

  有人在此地传道……

  看清楚宝光的来源,其实是这几名‘传道者’身后的一尊泥像;

  李长寿心底一笑,纸人化作的中年男人跳下树梢,立刻就要离开。

  他还以为是什么宝物出世,想着过来捡个漏。

  现在这年头,哪有这么多宝物可捡……

  这种传道之事,如果发生在南赡部洲之外,八成就是一些大门大宗为了招纳弟子而进行的宣传活动。

  但如果是发生在南赡部洲之内,不是骗财,就是敛取香火功德。

  这种事倒也不少见。

  那几名传道者展露出来的修为,都是化神境三、四阶;

  守在那座三尺高泥像旁的老道,展露出的修为在返虚境巅峰接近归道境……

  总之,是跟自己无关之事。

  纸人双手掐动法诀,躲在树后开始施展土遁;

  一段诵唱经文声随风而来,传入纸人耳中、李长寿心底。

  就听得那经文唱的是:

  “……宏愿证得无上道,许叫西方结菩提……”

  西方教?

  纸人双手掐动法诀的速度更快了一些,身前地面刚出现少许波纹,纸人就迫不及待钻入其中;

  跑的比之前更急了三分。

  与此同时,李长寿在荒岛上的本体也站起身来,施展幻形术化作一条游鱼,径直朝着东方而去。

  西方教可是大因果,不跑在这里等什么!

  没想到,这里还是南赡部洲西南部,离着西牛贺州十分遥远,西方教却已经把收集香火的触手探到了此地。

  但李长寿这边刚要遁走,仙识突然在东南方向捕捉到海水之中的异样。

  大概在八百里外,有一团浓郁的妖气,此时正朝着那宝光闪耀的方向游动……

  李长寿当即停下身形落向海底,全力隐匿行迹;

  他将还在地下穿梭的纸人也停下了行动,待在地下一动不动。

  有海中大妖被寨子中的宝光吸引?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仔细观察一阵,这海中的大妖修为相当于真仙境前期的炼气士,妖气包裹之下的躯体是一条模样古怪的大鱼,有些类似于毯魟,但身躯较为庞大,长宽都过了百丈。

  若考虑对方藏了修为,不保守估算为真仙境后期。

  浓郁的妖气下,这妖物身周还缠绕着一缕缕血光,血光如火焰一般;

  这是此物穷凶极恶的标志,杀孽甚重,业障已然现形。

  李长寿心底怦然心动。

  当然,他不是对这种奇形怪状的东西有什么特殊喜好,纯粹是看上了这头大妖身上的业障之力。

  清除这般浓厚的业障,便可赚取不少的功德!

  要不要顺手杀了这大妖?

  李长寿心底飞速思索。

  自己成仙后,底蕴太弱,且宝物并不算多。

  功德是个好东西,而且颇为难得;

  若是缩在山门中修行,不去做有利于天地稳定的好事,几百年也得不到一丝。

  如果是一门心思【以力证道】的狠人,就要避免被功德加持,从而保证后期不被天道影响。

  但李长寿没这么远大的理想,他考虑的问题很实际。

  ——若多些功德护身,自己的安全系数也能更高一些。

  假若自己今后能得到大功德,也不会学各位大佬去培养法宝,必会先搞功德金身!

  有了功德金身,就相当于一道免死金牌,那无论遇到什么劫难也都不必太过害怕;

  到那时,哪怕是圣人要强行拍他,都要犹豫是否亏损数倍于功德金身的功德之力。

  当然,功德金身这玩意极难炼成,需要海量的功德之力。

  到如今,天道趋于完美,能得到大功德的机会已经不多。

  去天庭倒是能有更多赚功德的机会,此前李长寿也考虑过相关事宜。

  先说眼前之事。

  干掉这头大妖,功德必然不会少;

  正所谓积沙成山、滴水成海,万事总归也要有个开始。

  至于,跟妖族染上因果……

  人族与妖族本就是死敌,自己哪怕对妖族客客气气,若是有天落在妖族高手手中,也只有被扔油锅一途。

  对妖族,完全不必客气。

  但如果考虑到对方可能隐藏了修为,自己也要承受些微的风险……

  此地是南海,并非妖族聚集之地,方圆两千里也只有这一股大妖的妖气,有个岛屿上有零星小妖罢了……

  如今水遁、土遁已成,日行十万里不在话下,自己杀了这东西就立刻跑路去俗世躲着,也不怕会有其他妖族报复……

  且,有能力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阻止,却眼睁睁看着这条大鱼妖去杀害同族,未免也有些说不过去。

  毕竟他也是两世为人……

  尽管李长寿对熊寨的生物体是不是同族,持保留态度。

  ……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李长寿施起水遁,速度比那头大妖快了十数倍,悄无声息冲到了距离岸边百里的一片海域。

  除却三教仙宗,洪荒之中的遁法大多都挺难寻;

  且如今炼气士的群体中,重宝轻法的风气盛行,让很多人都轻视了遁法的作用。

  算准这头大妖前行的路线,李长寿袖袍一抖,六只纸人左右飞出,化作不同面貌、不同身形、不同气息的男女。

  六纸人立刻在海底忙碌了起来,开始悄悄布置水中适合施展的困阵。

  宝伞现在暂时派不上用场,还没完成升级。

  李长寿则朝着岸边遁去,与潜藏在地下的纸人汇合,将这纸人收起,再找了一处海边的树林藏身。

  闭目,凝神,方圆数百里内风吹草动尽皆入心。

  片刻后,百里之外的海面之上掀起滔天巨浪!

  一座圆形大阵出现在海面之上,将这巨浪直接困住!

  那头身长百米的大妖未察觉到前路埋伏,径直撞入了临时布置的困阵之中,又发现情况不对,立刻开始疯狂冲撞!

  六纸人分身已从各处现身,冲到大妖身周,各自洒下几瓶毒粉,用仙力粘附在这大妖身周。

  霎时间,这大妖身周海水变得浑浊不堪,大妖全身各处被迅速腐蚀,妖魂也遭了重创!

  “你们是!何……人……”

  这次,李长寿把最后两瓶超品软仙散都祭了出去……

  这头大妖虽修道境界较高,但抗药性明显不如之前遇到的东海龙宫二太子,行动立刻变得无比迟缓。

  李长寿精神高度紧绷;

  六道纸人分身手中毒粉撒完,各自手持宝剑交叉前冲,海水中也出现了一张张被仙光串联起的符箓;

  剑阵与三昧真炎同时发威!

  符阵宛若一条条锁链,从各处锁住了这头大妖,符阵威能爆发,封镇、电击、冰镇、炭烤……

  那已经被毒粉腐蚀大半的妖躯,此时已没了几分防御之力。

  六道被三昧真炎包裹的仙剑划过,大妖身上立刻多了六道交错的裂痕!

  一股股三昧真炎钻入各处裂痕,以此妖精、气、神为燃料,火势四燃!

  大火在海中转眼包裹了这大妖,后者却发不出任何惨叫……

  海岸的树中,李长寿左手五指攥拳,六道纸人分身各持火剑,冲入此妖妖躯各处。

  阵壁内,海水中,火光爆涌!

  海面炸起一根根水柱,几块被三昧真炎包裹的残躯冲天而起,其内妖魂被符阵长链锁在半空,又被涌起的三昧真炎直接吞没!

  李长寿施展五行遁法,木遁转土遁转水遁一气呵成,身形冲向困阵所在之地。

  待他赶到阵中,三名纸人盘坐在海面上,诵读度人经、往生咒、消灾祈福咒;

  三名纸人在处理海水之中残留的毒粉,将被污染的海水、不灭的火焰,张口吸入腹中,稍后回收。

  这三昧真炎当真凶猛,盏茶时间,这头大妖的庞大身躯,已经只剩下海面上一滩灰烬……

  李长寿钻出水面,心底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三昧真炎的威力太强,自己在门内若是需要用它炼丹,或者旁人突然问自己一句三昧真炎修行如何了,那岂不是……

  这真炎,该琢磨琢磨如何降低威能了;

  最好是威能可控,能随意调节大小。

  李长寿扔出摄魂珠,袖袍一扬,那堆灰烬和海水被他摄入掌心,团成了一只水球,扔向了空中,轻轻炸散。

  意外的,有些小舒爽……

  诵经声还在持续,李长寿握住了摄魂珠,查看了下里面的记忆残片。

  嗯,这大妖果然不是南海来的,它原本生活在西海……

  祖上也没什么厉害人物,深海妖族因为气运缺失,一直都扶不起来……

  这头鱼妖杀戮无数,数不清有多少海上的渔民葬送在了它手中,杀之替天行道。

  一缕金光突然在海面上飞起,注入了李长寿手臂;

  李长寿心底突然泛起少许明悟,感觉自身之道多了一份庇护,自己的求长生之路,似乎也变得稍微平坦了些。

  这,就是功德。

  粗略估算一下,大概杀几百万只这种杀孽深重的大妖,自己就能凝练功德金身了……

  要不,还是算了吧,在山里不出门就挺好。

  “嗯?”

  李长寿眉头一皱,在这东西的记忆碎片中看到了一点奇怪的东西。

  偷袭村庄,假装被泥像击退,回到海中潜伏……

  而后再偷袭其他村庄,假装被泥像击退,回到海中潜伏……

  李长寿禁不住嘴角一阵抖动,诵经声刚刚结束,他立刻收拾起纸人、法宝、宝囊;

  也不去回收阵基,将此地大阵匆匆毁掉,施展障眼法、幻形术,朝着东面疯狂催起水遁。

  这大妖是西方教的!

  就是跟那几个在熊寨传道之人一伙的!

  他们先在那宣传西方教精义,等大妖过去偷袭,再用泥像假装击退大妖展露‘神迹’,从而收获一批死忠信徒,为西方教提供香火供奉!

  这计策,说下贱肯定下贱,但李长寿没这么多正义感去拆穿此事,也当真不想与西方教有任何瓜葛。

  西方二圣酷爱度人向西,也在谋划封神;

  封神劫难前后,很多不必要的道门矛盾,都有这两位圣人背后谋划的影子!

  而封神之后,老子一手化胡为佛,又逼着西方教化作大乘佛门……

  这是教运之争,五位圣人牵连其中!

  大罗金仙在这盘棋中,也只是被圣人随意拨弄的棋子,莫说他这个刚渡劫的小仙人了。

  惹不起惹不起,赶紧溜赶紧溜。

  风驰电掣,李长寿水遁土遁交替向东;

  原本以为自己现在日行十万里已经是极限,没想到自己半天功夫就跑出了十万里。

  潜力这种东西,吓一吓果然还是有的。

  上岸,匿行,找个地方补了个妆,将物理手段和术法手段的伪装备齐;

  这次李长寿化作一文弱书生,朝着东北方向赶去。

  躲在袖子中的右手捏着摄魂珠,李长寿在细细观察这只大妖的零星记忆。

  不多时,他还真找到了一些更有用的情报;

  甚至,他还听到了度仙门三个字,就在一个有关三教仙宗的话题中,是旁人对这头大妖说起的……

  ……

  当李长寿逃出五六万里时。

  熊寨寨门处,一群壮汉、壮女子百无聊赖,哈欠连天,看着台子上的这几人跳来跳去。

  这几个炼气士也有些纳闷,不断用眼神交流。

  按理说,他们老大该出现了,怎么一直没动静?

  老大睡过头了?搞错地方了?

  这段祷祝之舞已经跳了三遍,下面这些单纯的村民们也已经看烦了。

  “咳!”

  那老道轻咳了声,停下诵经声,先是摇头晃脑,又用古怪的语调喊道:

  “信奉尊神,可得尊神庇护,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王才啊,你来为大家演示一番。”

  被选中的那个年轻人顿时答应一声,立刻暗中能给自己贴了一张符箓,像模像样在泥像之前跪拜上香,胸前、身后出现了金色光芒。

  这符箓名为金刚符,算是比较初阶的符箓,抵挡俗世兵刃自然不在话下。

  然而,这年轻弟子向前迈出半步,刚要按‘流程’,喊一两个人上来用刀砍自己;

  但目之所及,念头一起,心底灵觉狂跳,疯狂示警。

  看着这满场,一个个强壮到不像话的人形生物,王才整个人渐渐被阴影吞噬,嘴角抽搐了几下。

  突然间,他在人群后面找到了一个眼睛红肿、看起来挺可爱的小姑娘,心底一喜,指着那少女就道了句:

  “这位姑娘,可否上来试试,能否打得动我?”

  “嗯?哦。”

  熊伶俐抬头看了眼,擦了擦婆娑的泪眼,那小脸蛋分外惹人怜爱。

  但当她挤出人群的一瞬间,王才的双腿禁不住哆嗦了下。

  这……

  这个……

  “真的要打你吗?”熊伶俐小声问。

  “对、对的。”

  王才扭头看了眼团队二号人物,那老道瞪了他一眼,这王才只能如此答应,心底不断告诉自己:

  这小姑娘只是壮了一点,也不过是凡人;

  对,她只是凡人。

  我们是炼气士,我们……不会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