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这还能从天而降?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2950 2019.10.21 20:00

  “刺鸠的气息消失了,那个化神九阶的度仙门弟子也消失了,这事有些古怪。”

  密林深处,一处隐秘的山谷中,几道黑影潜藏在一处灌木丛中,在传声商量着什么。

  一人骂道:“八成是拿了好处杀了个人就直接走了!

  哼!这般人物,当真信不得,还是自己培养出的手下可靠些!”

  “困龙阵准备好了吗?”

  “已经摆好了,绝对能困住那个度仙门的真仙。”

  “很好,虽然情况有变,但问题应该不大,”主事者沉吟几声,“稍后给四公子去信,安排一波人故意截杀四公子,把那个度仙门真仙吸引过去。

  我们亲自出手将那两名弟子抓去困阵中,再将这名真仙引入困阵。

  此事事关复国大业,六公主是最好的机会,这次必须控制住六公主,顺带也让四公子得偿所愿。”

  几道黑影轻笑了几声,主事者做了个攥拳的手势,其他几道黑影四散离开,迅速消失不见。

  半日后,几名黑衣人突袭元青与有琴玄雅,元青当机立断捏碎传信符。

  正在王奇和刘雁儿上空盘坐的酒玖突然精神一震,转身冲向西南方向,宇文陵勉强跟上酒玖的身形,跟在了她身后。

  酒玖刚飞走,下方便有十多股气息冲出,更有两名归道境炼气士直接出手偷袭,将王奇和刘雁儿打晕带走。

  半个时辰过后,酒玖又急匆匆地飞了回来,宇文陵却留在了元青与有琴玄雅上空暗中保护。

  此时酒玖也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但自己冲的太快,等她找到刘雁儿与王奇时,自身已陷入了某处大阵,周围遍地白雾,仙识探查四面,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将王奇和刘雁儿夹在肋下,酒玖在困阵之中一阵乱飞,本就不擅长阵法之道的她,很快就发现自己是在原地打转。

  “还好,有个大块头将军去守着元青和玄雅了。”

  酒玖心底刚松了口气,想静下心来思索破阵之道,但耳旁又浮现出了李长寿进入乱瘴宝林时的那声叮嘱:

  ‘酒师叔,来路不明者始终有些可疑,不可轻信之。’

  那个宇文陵莫非……

  一时间,酒玖额头沁出了两滴冷汗。

  这一环扣一环,自己好像从开始就上当了!

  李长寿那家伙怎么样了?他修为最低,会不会已经被这些人害死了?

  这些人八成就是冲着玄雅和元青来的,自己早先怎么没发现!

  酒玖禁不住破口大骂:“你们这群宵小之徒,有本事出来跟本仙大战三百回合!用这些鬼魅伎俩算什么炼气士!”

  然而,大阵范围内只有一群群毒虫、几只同样迷路的毒兽,完全没有半点回应。

  “啊呀!”

  酒玖把昏迷的两人往地上一扔,在那一阵跺脚,身上麻衣短衫某处区域的线绳,一时间岌岌可危、压力倍增。

  “阵法什么的简直烦死了!”

  ……

  ‘仙解草……这东西还真难找。’

  进入北俱芦洲第十二天,走出乱瘴宝林后,李长寿又朝着西北进发了一千六百余里,‘按时’抵达了他那张地图上标识的区域。

  这片区域大概方圆三百多里,有丘陵、沼泽、山脉末端等复杂的地形构造,因稍微深入北俱芦洲,毒兽毒虫比外围凶猛了许多。

  李长寿一直保持十二分警惕,小心翼翼地搜寻着自己要找的那株‘毒草’,但连续搜查六日,各类毒草、灵药采了不少,但自己冒险前来北俱芦洲的‘主要目标’,依然没有半点影踪。

  这日午后,忽逢一场‘毒雨’,从空中落下的雨水竟都是剧毒之物。

  李长寿不敢贸然活动,就近找了一处悬崖,在崖壁上开了个洞钻了进去,灵识探查山壁各处,等待着雨停后继续找草药。

  这六日来,他已经将这片区域快搜查完了,依然找不到仙解草的踪迹。

  ‘仙解草啊仙解草,何必如此躲猫猫,大家痛快点见个面不好吗?’

  李长寿打了个哈欠,盘坐在洞中,将自己的状态调息到最佳。

  他是在一本古籍上得来的讯息,发现这片区域有仙解草生长。

  直接来这里找寻,是获得这株药草代价最小的办法;如果真的找不到,李长寿决定稍后回去的路上,去之前的那个镇子碰碰运气。

  哪怕倾自己这百年来坑蒙拐骗、咳,省吃俭用存下来的所有灵石、宝物,能换来一株仙解草也是值得的。

  若是此路再不通……

  那李长寿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回山后再做打算。

  这场大雨来的急,却一时间没有要走的意思。

  李长寿也难得可以休息下,略微放松紧绷的心神;自己虽然有一小撮赤阳毒龙涎,一直免受毒物侵扰,但身处这般险地,他很难对自己说‘不必担心’。

  酒师叔应当无恙吧。

  又想起九天前自己灭杀的那名炼气士,李长寿拿出那颗‘摄魂珠’想再看看那些记忆碎片,其内的残魂却早已消散。

  罢了,总归跟自己无关。

  这伙人计划周密,又有元青这个大暖男作内应,凭酒师叔的头脑……应该很轻松就会被诓入大阵。

  酒师叔这个人,修为高、性情也算可爱,但有时候就是性子太着急了些,酒劲上头就会不管不顾。

  倒是可惜了那个有琴玄雅,在仙门中修行这么久,依然躲不过俗世的王权争斗;而她身边一直大献殷勤的青梅竹马,却是最为居心叵测之辈。

  李长寿从不觉得自己是个英雄,也没有去拯救公主、改变他人命运的义务;有琴玄雅在他眼中,也只是个容貌出众的‘麻烦’而已,这种大因果,自己能躲就躲,躲不开也不能被牵扯……

  轰隆隆——

  头顶突然传来了阵阵雷声,李长寿开始检查自己还剩下的各类资源。

  丹药充足、符箓充足,赤阳毒龙涎还可撑九日,足够自己探查完这片区域而后从容离开;接下来自己如果动作快些,将这片区域搜查完,还能向北面或者西面多搜寻些区域。

  “仙解草啊仙解草,老哥现在很狂躁。”

  轰!

  山壁突然一阵颤抖,这抖动的频率……

  李长寿迅速扩散开灵识,很快就看到了头顶云层的异样。——云雾形成了一口漩涡,其内有雷光闪烁,仿佛有什么东西要‘挤’出来一般。

  掐指一算,乾坤有变!

  李长寿在身周撑开一层法力罩,立刻从岩洞中冲了出来,迅速落向地面准备施展探云游龙步。

  可他身形刚刚下落,就听头顶一声轰鸣,一道火红色的身影从漩涡中冲出,如落雷一般急速撞到了地面上。

  这人影恰好落在了李长寿落脚点前方三丈,溅起了一堆泥泞。

  李长寿身形迅速后撤,三张纸人已经扣在掌心!

  但紧接着,李长寿看清了被包裹在一层浅红色光罩中的身影,眉头略微皱了起来。

  这……

  是老天爷瞧他挖灵药毒草太舒坦了,特意给他增加点任务难度?

  还是自己这次出门犯了什么命煞,这场是写在自己命里躲不开的小灾祸?

  他眼前这个身着火红仙裙的身影不是旁人,正是——有琴玄雅。

  只是她此时受伤颇重,左肩之上有一道深可及骨的伤口,鲜血糅杂有毒的雨水,顺着玉臂不断滑落,右手紧握的大剑也没了剑鞘,剑身上有着几道蛛网般的裂痕……

  她身上的伤痕最少有十多处,但都避开了要害。

  在李长寿看清楚她的同时,有琴玄雅也看到前方雨帘中有道身影,她低头喷出一口鲜血,目光透露出几分决然,拄着大剑慢慢站了起来,但又觉得这身影有些眼熟……

  李长寿眉头一皱,此刻他灵识散布开来,并未感觉到有追兵来袭;

  联想到刚才的动静,显然是有琴玄雅动用了什么逃命的宝物,直接利用乾坤术法挪移到了此地。

  要命的是,偏偏是此地。

  面对同门见死不救,若是有琴玄雅活下来回到师门内告他一状,也够他受的;但李长寿并不想卷入这场纷争之中,这本来就跟他毫无关系。

  虽然被告一状确实会很麻烦,但也就被扣扣月供什么的……

  “啊,雨好大,视线完全被阻挡了,啥都看不见啊。”

  李长寿低声嘀咕着,淡定地转了个身,面对着背后的山崖,双手开始迅速捏起土遁的法诀。

  在线等一个愚公!

  急!

  “长……长寿师兄?”

  有琴玄雅有些错愕的看着雨幕中李长寿的背影,低头咳出一口鲜血,又急声道:“你快走不要管我,你修为太低,他们人多势……众……”

  话语未喊完,有琴玄雅双眼已是无力地闭上,自身气息彻底混乱,伤势爆发,连人带剑扑倒在了泥泞的地面上。

  头顶阴云中出现了一道闪电,雨声越发噪杂。

  “算了,看在你还算有良心的份上,用土遁带你半程。”

  后面可就真管不到了,只能让你听天由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