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只要足够镇定,就可无事发生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3239 2019.11.02 18:00

  噗……

  噗……

  每到一个新环境,如果要停留稍长的一段时间,检查‘安全出口’其实是一种很好的习惯。

  像度仙门的百凡殿,除了平日里常有人走的正殿门,还有两处侧门、一处后门,以及一处罕有人知的小型定向挪移阵法,阵法落点应该是掌门闭关之地。

  这些,李长寿还是个小屁孩,第二次跟着自家师父去百凡殿领月供时,就已经踩点摸清楚了。

  而来龙宫的地盘,先不说龙族是异族,又与众仙门在东海地盘上有利益冲突,而且此地本就是在一处大阵之上,说不准这水莲台中有没有蕴含什么杀阵……

  所以……

  最先要做的事!

  不应该是寻找爆发危机时逃生的退路吗?

  师叔师伯们还没说什么,包括他在内总共有十一个弟子,就有六个拿起面前的水果直接开始吃?!

  你们平日里的规矩呢?

  一个个都是仙苗,度仙门以往亏你们了还是欠你们了?

  还是被下了‘不吃葡萄就浑身难受’的降头?

  咳,我去……

  几个师叔师伯面前的葡萄也有空着的小枝丫了……

  ‘算了,跟哥也没什么关系。’

  李长寿正襟危坐,宛若无事发生一般,闭目凝神,已经对这批同门暂时性放弃。

  灵识散出,自顾自地开始搜寻此地的‘安全出口’;

  飞来入座区的路上,李长寿已经摸索好了大概的地形,此时已经在研究这水莲台阵法的属性,与这里可能存在的缺口。

  虽然此地到处都是水,但明显风遁术更适合在此地逃命用;

  一是水遁速度较慢,李长寿十多年前才开始修行,掌握不如风遁术熟练。

  二是,海上风大,而且……

  突然间……

  这极力压制又压制不住,无奈放弃后尽情释放而出的双声炮响!

  还有这立刻弥漫开的奇怪味道,以及那种略微的清香带着一股莫名酸酸的味道……

  应该是,昨天吃了养颜固容类丹药吧……驻颜草的味道……那炼丹之人没能将药性调教到最佳。

  因为炼气士早已不食五谷,体内毫无杂质,宛若这葡萄的果肉一般晶莹剔透,所以稍微有点杂质就显得十分突兀。

  就是这味道有些……绝了。

  李长寿双眼睁开一丝,看向了声音的来源,发现这个双响是某位师姐的杰作。

  而这位师姐此时镇定自若地坐在那,如果不是她双手在极力摁着裙角,当真像是无事发生一般。

  她旁边那两个师弟,已经尴尬到不知道该坐还是该站,嘴唇都开始哆嗦了!

  其实这也是个教训。

  还好龙宫只是捉弄人,没有直接下毒下蛊……

  人嘛,谁还没出过虚恭?

  虽然炼气六阶就开始辟谷的各位,应该早就学会控制体内浊气才对。

  此时,度仙门在此地二十七人,有八人面露异色,三人已经后门失陷发出了声响。

  有琴玄雅突然站起身来,急匆匆地走到此地两名资历最老的师伯身前,低声说了几句;

  这两位师伯也是心大,此时才注意到面前瓜果中的小陷阱。

  李长寿当真有些无奈。

  跟着这样的队伍,哪里来的安全感?

  这种程度的团队合作,还不如自己多放两只纸人……

  以后还是少出门,回去之后想办法搞定酒乌师伯,让他千万千万别再给他添乱了。

  有琴玄雅抬头看了眼李长寿这边,而后咬着嘴唇、面色微红,逃也似的匆匆回了自己的座位,继续闭目凝神、极力忍耐。

  她其实还好,跟李长寿一样只吃了一颗葡萄;

  但不同的是,李长寿是有意而为,用法力包裹,让葡萄在自己体内散了一丝丝药效,所以只是打了个嗝。

  而后李长寿就不着痕迹地将那粒葡萄吐出来了,但有琴玄雅并没有这般。

  很快,又有一位仁兄失守。

  不多时……

  连锁反应?

  嗯,这位师妹的脸都涨红了,估计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吧。

  毕竟在大家的印象中,小仙女是必须端庄不能漏气的。

  又一阵……

  请问这种还带转音和提调的响声,是师姐您用了多大力气挤压括约肌才憋出来的!

  李长寿禁不住低头一手扶额,他也是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有吐槽这一项隐藏技能。

  没办法,纯粹是被逼出来的。

  此时,就听一位师伯传声道:

  “都注意些,你们身前这些瓜果中有一些陷阱,这是龙宫想让咱们出丑,那葡萄绝对不能吃,旁边的酒也不能喝,这酒是这种葡萄酿制的!”

  酒?

  因为此前就没想过动酒,李长寿下意识就忽略了一旁夜光杯中装着的美酒。

  而与此同时,李长寿瞬间感觉到了一道凝视着自己的目光。

  循着这目光传来的方向看去,却见酒玖师叔正浑身轻颤地坐在那,那双大眼满是求救一般地盯着自己,从盘腿坐已经改成了鸭子坐。

  她面前的酒杯,已经空空如也,半滴都不剩!

  这个……

  个人喜好,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

  师叔大人您突然起身做什么?还走过来做什么?

  李长寿完全来不及说什么,酒玖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过来,还提着蒲团放在了他身侧,目光中满是歉然。

  这眼神分明是在说:

  ‘抱歉了师侄!回去之后师伯会拼命补偿你的!’

  就见这师伯坐在李长寿三尺之外,但她左手对李长寿道袍下摆轻轻一点,李长寿的道袍下摆就开始轻轻的飘起,落下,飘起,落下……

  而伴随着这个节奏,在三尺外端坐的酒玖那边传出了一声声——

  动感节奏。

  旁边的蚌女忍笑忍到快咬破嘴唇了已经!

  李长寿浑然无事一般,禁不住开口嘀咕了句:

  “唉,此时还没多少人过来,咱们在此地开两个隔音隔画的小阵法,龙宫应该也不会说什么吧。

  毕竟我们等会还要商议一下,该如何应对各派切磋的排兵布阵。”

  瞬间,前方一位吃了葡萄的女真仙捕捉到信号,高声道:“咱们接下来商讨该如何排兵布阵!”

  言罢随手对着头顶一点,用仙力直接撑开了一道透明的结界,将二十七人囊括其中。

  那名最先传声提醒他们的师伯无奈一叹:

  “还不快些处理好!当真!”

  瞬间,十多人面色颇为尴尬,噗嗤卟卟之声开始不绝于耳;

  李长寿瞥了眼身旁的酒玖师叔,发现后者正一脸嫌弃的看着他,似乎在说你这个孩子怎么如此不讲究;

  她这边的声响一直未断绝,李长寿背后的道袍下摆依然在飘起、落下,飘起、落下……

  李长寿面无表情地仰头看着天空。

  小师叔,您是见谁出虚恭,真的能真把衣服崩起来的?

  总算,一阵‘紧锣密鼓’,渐渐风平浪静。

  隔壁座位区域也落下了一道道身影,却是东胜神州的截教一脉道承逍遥东林门的‘代表团’。

  领队的两名真仙,还对度仙门众人拱手做道揖;己方最前方两名师伯,则是笑容勉强地做了个道揖还礼,各自安好入座。

  听隔音结界内已经没了动静,度仙门一位真仙抬手散去了隔音结界,还旁若无事般道了句:

  “你们十一个,一定要记好刚才跟你们叮嘱的,不要出什么差错。”

  李长寿等众弟子齐声应道:“遵师叔(师伯)教诲。”

  正此时,一阵海风吹来,从度仙门,吹到了逍遥东林。

  就听哐哐几声,对方有几个年轻弟子前翻后仰;

  有个明眸皓齿的小姑娘面色一变,对着前方大喊一声:“三师叔,有股妖气!”

  一女仙笑着训斥道:“少见多怪,这是大海的腥气。”

  “下边虾兵蟹将这么多,旁边还站着蚌女……不要说这些了,这可是龙宫的地头。”

  顿时,两家仙门代表团旁,总共八位早就在忍耐的蚌女,一个个身周飘起仙光,把自己缩回了蚌壳中,八只纯白色的蚌壳一阵晃动。

  李长寿饶有兴致地暗中观察各位同门的反应,由此可以得出很多讯息;

  比如有毒玄雅是真的单纯,此时脖颈都羞惭成了粉红,她竟然还在用力呼吸,试图挽回一下自己造成的‘灾难’;

  而寿过千年的师叔师伯们都是一群老油条,此时镇定自若,毫无半点异色。

  度仙门一位师伯实时地对其他二十六人传声:

  “只要咱们足够镇定,就可当做无事发生。”

  众弟子顿时调整状态。

  李长寿收回打量各处的目光,看了眼已经回到自己座位的酒玖,随后便将目光挪到了一旁闭合的大蚌壳。

  这些蚌女,怕被打吗躲起来?

  没了洪荒打击乐团的吵扰,他开始专心研究此地阵法运转的原理,以及发生紧急事件的最快脱身路线。

  ……

  “闲风吹庭过,我自纵声歌。

  不觉仙林寞,煮酒荡碧波。”

  白云之上,短歌声中,宴罢的度仙门新晋仙人微醺而归。

  齐源老道先是落在自家大徒弟门前喊了两声,发现没人答应,又看了眼正闭关勤勉修行的小徒弟,这才晃晃悠悠地回了自己草屋。

  刚要推门而入,齐源像是想到了什么,笑道:“最近这十年一直在闭关修行,也没好好在小琼峰上逛过了。

  去看看各处景色吧,师父留下的这一脉传承,贫道也算是暂时守住了。”

  轻叹了声,齐源负手飘向了不远处的林子。

  如果这老道向前多走一步,推开面前的木门,就能看到桌子上留下的一封书信;

  而同样的书信不只是在桌子上,在老道打坐的蒲团上、床榻上,以及房梁能抬头就看到的位置,都被细心的放置了一份。

  李长寿就怕师父看不到。

  然而李长寿也有失算时,醉酒的师父竟没直接回师父最爱的小屋……

  书信的内容其实很简单,就是恭喜师父成仙,然后解释自己被师门派往东海要大概七八日才能回返,最后叮嘱师父暂时不要去后面,新建的丹房附近有许多迷阵和困阵;

  他临走时,开启了大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