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熊寨强壮的秘密·伪【感谢新盟主爱爱支持!】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3689 2019.11.13 00:05

  来小琼峰的是刘雁儿,李长寿去北洲时的同行者。

  刘雁儿刚来不久,又有两位师兄追来……

  柳树下,灵娥故意露出几分尴尬的神色,想着这三位大佬早些从这里离开。

  但此时,左右两位别峰师兄已是在针尖对麦芒,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焦灼的味道……

  这该怎么办?

  她当真不想管闲事,尤其是跟师兄无关的闲事。

  灵娥搬来的矮桌旁,三个对她来说十分陌生的同门师兄师姐,就在矮桌三面坐着。

  坐在灵娥对面的,就是最先来的都林峰师姐,刘雁儿。

  灵娥本以为,这位来找自家师兄的新师姐,是跟有琴师姐一样的‘危险人物’,但她们聊了一阵,灵娥发现自己误会了。

  这位师姐找自己师兄,明显是有正事。

  事情起自七年前那次历练大会,刘雁儿师姐与同去北洲的王奇师兄一碰生情;

  回山之后,两人也是飞鹤传书、眉眼传情,一来二去,感情愈浓;

  近来雁儿师姐和奇奇师弟就有了同修的打算,他们决定去百凡殿登个记,正式结成道侣,一同在都林峰或小灵峰上修行。

  但谁能想到,刘雁儿的亲师弟,也就是灵娥左手边这位仁兄,都林峰仙苗刘思哲,突然站了出来。

  他反对这门亲事!

  这,是一段忍耐了百年的暗恋。

  自刘思哲幼年入门,就是跟在温柔的同姓师姐身后,喊着‘师姐’、‘师姐’;

  渐渐的,少年有了烦心事,心底住了俏佳人。

  但刘思哲觉得入门尚浅,修为不如自己师姐,保护不了自己师姐,就一直将这份心思压在了心底,艰苦修行、努力悟道,在门内渐渐崭露头角。

  一直到今日,刘思哲在门内当代弟子排位第六,已修到了返虚境第六阶,得门派赐宝,有都林峰峰主真传。

  他想对自己师姐表达心意时,却眼见……

  眼见自己心爱的师姐,就要被小灵峰的同门牵走!

  刘思哲当即就站出来对师姐表明心意,刘雁儿当时被吓到了,但立刻婉拒了刘思哲。

  “师弟,我一直将你当最亲近的师弟看待。”

  刘思哲心有不甘,不断追问刘雁儿与王奇之事,私下更是对王奇约战。

  奇奇师弟……

  小灵峰王奇也是不弱,自北洲回返之后修为接连突破,原本有些浪荡的心性也收敛了许多,如今刚好也是修行到了返虚境第六阶,门内弟子排位提升了许多,到了第八。

  王奇问询刘雁儿之后,充分尊重刘雁儿的意见,并未答应这场约战。

  于是,事情就越闹越僵,刘思哲与王奇也是丝毫不让。

  这几日,甚至引发都林峰与小灵峰弟子们的对峙,惹来了门内长老斥责……

  这件事已经必须尽快解决。

  今日刘雁儿前来小琼峰不为旁事,就是想找当时与他们同行的李长寿,让李长寿做个证明。

  如此也好对刘思哲解释清楚,‘雁儿师姐’和‘奇奇师弟’是如何一见钟情。

  不曾想,刘雁儿前脚刚到,王奇和刘思哲就从后追了上来,成了此时这般凶凶相对的尴尬局面。

  蓝灵娥看着这张几乎快被两人气机炸碎的矮桌,心底也是略微有些心疼……

  这可是师兄亲手做的。

  “两位师兄?”

  “嗯?”

  两张严肃且威严的面庞同时看了过来,灵娥顿时缩了缩脖子。

  蓝灵娥笑道:“两位师兄能去一旁等候吗?

  我们女子有些话语,不便被师兄们听到。”

  刘思哲与王奇同时看向了刘雁儿,刘雁儿目光中有几分无奈与督促。

  顿时,这两人站起身来,朝着一旁湖边走去。

  王奇倒是十分贴心,在树下做了一道法力结界;

  那刘思哲见状也走了回来,在结界外围又做了一层更厚、更强的结界;

  两人视线对碰,空气中顿时出现了一道道小闪电。

  结界内,刘雁儿顿感焦头烂额。

  “雁儿师姐,我师兄去了断尘缘了,最少还有一年才回来。”

  小灵娥话语一顿,提醒道:“您可以去找有琴师姐商议此事。”

  “我先前去过了,”刘雁儿轻轻一叹,“有琴师妹正在闭关之中,我也不敢打扰,如今这事只能让长寿师弟言说一二。”

  灵娥有些费解,“可是,我师兄证明你们是一见钟情又能如何?”

  “我这师弟就生了一根筋,”刘雁儿苦笑道,“他现在觉得我是拿奇奇师弟做挡箭牌,不想耽误他求仙之路。

  但我真的……

  唉,这可如何是好,我去酒师叔那边也问过了,酒师叔也是在闭关。

  长寿师弟如今又不在。”

  蓝灵娥刚想委婉的表达,这事跟他们小琼峰无关;

  但她还没整理好语言,突然感受到大地似乎在震颤……

  抬头一看,却见那两位别峰师兄,竟已是在草屋前的空地上,互相顶腿‘角力’!

  因门规禁止弟子私斗,若有恩怨需提前报备百凡殿,由门内安排了断恩怨之法。

  身为门内仙苗,王奇和刘思哲此时都十分克制;

  他们只是将各自左脚前伸,用膝盖对碰,目光如要择人而噬!

  刘雁儿顿时抬手扶额,不知该如何示好。

  小灵娥倒是眨眨眼,这种情形……

  跟后山兽圈里面那些灵兽争夺配偶时,差不多的架势呢!

  心底轻笑了声,灵娥心思一转,已是有了决策。

  她起身走出结界,对着那两人喊道:

  “不要再打了,你们这样是打不死人的!

  呃,不是。

  两位师兄还请注意下,门内禁制弟子私斗,这里也是我小琼峰之地。

  既然两位来了此地,不如就按我小琼峰的规矩办,不管雁儿师姐最后怎么选择,你们在此地先决一高低上下。

  如何?”

  这两人各自跳开,虽然膝盖剧痛,却都表现的风轻云淡,各自点头。

  刘思哲问道:“什么规矩?”

  “我师兄喜爱酿酒,”灵娥微微一笑,“还请两位师兄品鉴。”

  片刻后……

  哐哐两声,王奇与刘思哲齐齐趴在了矮桌上,手中的酒坛各自落下,都只是喝下了三分之一。

  毕竟是稀释后的酒玖御用佳人媚。

  刘雁儿轻轻呼了口气,对灵娥感激地一笑。

  却没有立刻要走的意思。

  “雁儿师姐,我有个法子,或许可以帮你做决断。”

  灵娥心中无奈,示意刘雁儿靠前些许,在她耳旁轻声道了几句。

  刘雁儿皱眉道:“这可以吗?”

  “只是为了让刘师兄知难而退,倘若刘师兄连旁人孩子都能接纳,那也可再想其他办法,”灵娥眨眨眼,“但是记得告诉王奇师兄,也要找人提前做见证,免得师姐您名声受损。”

  “受教了!

  此事若能成,当多谢师妹!”

  刘雁儿兴冲冲地起身,做了个道揖,蓝灵娥顿时摆摆手。

  很快,这位师姐用两朵云,将烂醉的两位师弟带去了空中,朝着都林峰的方向驾云而去。

  “真是,什么事都来找我师兄。

  我小琼峰的大师兄那么闲吗?”

  并不知道自己闯了什么祸的蓝灵娥轻哼了声,拿着一方手帕,带着这张矮桌去了湖边,细细清洗了一遍。

  要不要喊上师父去都林峰看热闹?

  算了,别惹事了,不然师兄回来肯定又要骂自己一顿。

  “臭师兄,了断尘缘带上你师妹又怎么了?我还能帮你一起磕个头呢!

  真是……

  以后本师妹去了断尘缘,你不想去也拉着你,哼!”

  ……

  度仙门山门西南两千里处,门内天字第六灵脉附近的一处山谷中。

  “也不知灵娥有没有闯祸。”

  李长寿打坐醒来,低喃了声,目中一片安然。

  境界在不断巩固,自己的修为虽然没有提升,但实力却是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的。

  检查了下周遭放下的蛛网,以及各处示警的小阵,李长寿换了个岩洞,继续闭关。

  转眼间,他抵达度仙门外围便过了一年。

  虽就在山门之外,却是不想太早回去,除却守墓的三年之外,他还要考虑路上花费的时间,做好一个返虚境四阶弟子该做的事。

  三年多不回门内,各峰的仙苗应该,又提升了一两个小境界吧。

  自己表现出返虚境四阶,跟上主流弟子就行了,既能享受门内弟子大部分的待遇,又能不被门内太多关心注视。

  离着回山的日子越近,李长寿心底就越是有些烦闷。

  俗话说,一分钱难倒铁憨憨;

  他现在的资产,跟自己的修为境界,严重不匹。

  类似的情况倒像是他上辈子玩游戏的时候,搞了个直升大礼包,却没可以用的好装备。

  去哪能弄些宝材?

  小琼峰的复合大阵想要改造改进,需要大量的宝材;

  自己要提升御敌的手段,也需要大量的宝材……

  要是自己有花不完的灵石就好了。

  李长寿托着下巴静静思索着。

  他之前其实打过度仙门灵矿的鬼主意,想从旁边开一条小小的支脉,那灵石的问题就直接解决了。

  但李长寿觉得这般做委实不地道;

  度仙门好歹也培养了他这么多年,自己现在有点实力了,不想去给门内当打手也就算了,还去投挖自家仙门的灵矿?

  这已经不是薅门派羊毛了,这是直接挖门派的羊肉了。

  “去最近的坊镇走一遭?将毒丹仙丹卖一些?”

  李长寿稍作思索,又觉得这般外出没有必要。

  他现在有点怀疑,自己可能是‘惹事’体质。

  渡劫时,他失算了天道会失算,搞了两遍天劫,又惹来了天罚惩处;

  被天罚劈的重伤,钻进一条鱼体内朝着西面逃遁;

  ——因为当时察觉到赶来自己渡劫之地的人影,就是从东面而来。

  结果,那么大的一条鱼都能被凡人捞去岸上!

  只是遇到了一个熊寨,结果就惹了个海神的名头。

  当时他是原本的面貌,自己的伪装尽数毁在天劫之中了;一年前被熊寨建起来的神像,就是他本来面貌……

  这若是主动去牛鬼蛇神混杂的坊镇,那岂不是要闹出什么更大的事?

  对了,自己的神像应该倒了吧?

  自己又没去显灵,肯定已经倒了。

  李长寿掐指推算,面色一怔,随后全身被黑线铺满……

  这尼玛!

  咳,小仙男不能爆粗口。

  这怎么回事?

  自己的神像,怎么已经有上百座了?

  香火功德怎么不知不觉这么多了?!比他杀了一条大妖还多了几成!

  搞什么鬼?

  因为自己身上带着一些小物件屏蔽天机推算,必须主动推算才可感应到那些‘信徒’拜祭的场面。

  该不会……

  莫非……

  难不成……

  ‘村长(寨主、城主大人)!

  俺知道熊寨的那群人强壮的秘密了!

  他们天天拜祭一位海神!

  拜了这位海神,不只身体变得强壮,每次出海打渔收获翻倍,族内没病没灾的,老灵验了!’

  ‘快!咱们也整一个!’

  脑补出这般画面,李长寿的嘴角疯狂抽搐。

  这、这怎么办?

  他说自己真没想跟西方教抢香火功德,对方会、会信吗?

  什么毒能干翻圣人?

  自己现在,是不是已经凉一半了?!

  李长寿头一歪,张开的嘴里飞出了一只小小的虚影,却是震惊到元神出窍,但随之被他用力吸了回去……

  想办法,必须想办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