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本师伯毕竟不是什么大恶人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3400 2019.10.31 00:05

  渡劫过后的短短片刻,齐源道长经历了复杂又漫长的心路历程。

  最初时:

  ‘呵,贫道竟在天劫前兵解化了浊仙……

  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那般果断用了兵解的仙丹,慨然兵解躲避死劫……

  呵呵呵,今后也不用在门内再抬起头来了。’

  紧接着,齐源又想到自己徒弟当日跪在自己面前,塞给自己这颗仙丹的情形。

  ‘罢了,这都是长寿的一番苦心。

  我这个做师父的,总想着靠天劫以死明志,却忽略了两个徒儿想让自己活下来的苦心。

  这仙丹怕是很难获得吧,长寿为此吃了不少苦吧,他刚在北洲突破的返虚境,自己如何能浪费他这般苦心?

  浊仙又如何?

  前路并未被封死,总比鬼仙和魂飞烟灭强了许多,以后更可庇护两个好徒儿,足够了。’

  所以,齐源老道对李长寿拱手做了个道揖。

  又有一道道身影从各处飞来,对齐源道喜贺喜;

  齐源老道先是一怔,随后便熟络地拱手应对,与各位已经许久没有往来的当年好友话着家常。

  ‘浊仙也是仙,快活几万年。

  努力修行得真仙,多收几个弟子,也能将我小琼峰一脉发扬光大!’

  齐源道长渐渐喜笑颜开。

  正此时,被围在人群中接受贺喜的齐源,突然听到了大徒弟的传声……

  “师父,如果有人问您兵解用的丹药是什么,您就说是融仙丹。

  融仙丹的丹方,在道藏殿外殿西北角倒数第二个书架的角落,记载在一张羊皮上。

  稍后若是有人问师父还有没有融仙丹备用,您最多可以向外许诺三颗,且尽量是信得过,关系近,对融仙丹有需求的仙人。

  这东西很难搞,而且可以直接毒死仙人,很容易惹祸上身。”

  齐源怔了下,在人群中看向了自己两个徒弟,很快就含笑点头,表示自己记下了。

  李长寿放下心底最后一块石头,也觉得神清气爽、心情舒畅,对灵娥笑道:“师妹,你在这里守着吧,等会师父要请人喝茶的话,你记得勤快些。”

  灵娥忙问:“师兄你去哪?不去跟师父贺喜吗?”

  李长寿笑道:“我去休息一阵,等师父忙完了吧。

  按照门内惯例,成仙是大事,肯定有不少人来跟师父道喜,咱们不必着急。”

  “嗯!”灵娥柔声道,“师兄快去休息吧,这段时间辛苦师兄了,师父这边我看着就好!”

  于是,在不少仙人赶赴小琼峰时,李长寿悄然退走,回了丹房中。

  他没有开启外围的大阵,只是将丹房周围百丈的阵法打开;

  搬了个摇椅,坐在丹房前,看着远处山林、近处水景,双眼微闭,轻轻晃椅。

  忙活了这么久,师父总算度过天劫了。

  有师父这次渡劫的经历,自己对天劫的把握又多了几分,等自己积累再深厚些,就可以不压制境界开始冒险渡劫了。

  只是,渡劫不能在门内,不然自己辛苦积攒百年的底牌,最少暴露一半。

  不过话说,师父渡劫前的实力是真的差,融仙丹几乎瞬间就融了师父的身魂……

  闭目,李长寿轻轻哼起了师父化仙时出现的仙乐,不多时便陷入了半睡半醒的悟道之境。

  呼吸吐纳,神融天地。

  一朵生有九瓣的莲花在他胸口飘了出来,这莲花色彩鲜丽、栩栩如生,莲台莲瓣蕴着李长寿悟出的自身之道,玄妙自然,难以言喻。

  这朵小莲花随风悄然消逝,但它像是一个引子,越来越多的莲花自李长寿身周各处飘出,环绕在他身周,而他眯着的双眼流露出少许恬静。

  但他很快回过神来,散去了周遭的莲花,封起了自身刚才险些暴露的气息。

  在丹房也不是真的安稳,修行还是要去地下密室;

  说不得就有忘情上人这个级别的天仙高手,偶然用仙识扫过小琼峰……

  躺在椅上小憩了一阵,

  一朵白云从山前湖泊的方向飞来。

  李长寿立刻睁眼眺望,看到了云上站着的那位矮道人,连忙关闭丹房附近的阵法,起身迎接。

  “弟子拜见酒师伯。”

  酒乌笑骂了声:

  “你师父在那摆宴招待宾客,你却躲在这里睡懒觉,你师妹那双小细腿可都快跑断了!”

  “弟子不喜热闹,只能让师妹能者多劳了。”

  李长寿笑着回了句,等酒乌靠近丹房,再次开启周遭数十处阵法,拱手道:“师伯里面坐。”

  “不了,这次来不及,贫道马上要外出一趟,抽空过来与你说两件事,”酒乌摆摆手,在袖中掏了个玉牌,扔给了李长寿。

  酒乌颇为得意地道了句:“看看吧,这是什么。

  可别说本师伯只拿你的老白干喝,不给你这个‘酒肉好友’谋好处!”

  李长寿:……

  还酒肉好友,也就这两年一起喝了七八次酒罢了。

  而且每次这位师伯登门,都是给酒玖师叔酿造的恒河水老白干出窖前夜!

  李长寿左手将玉牌托住,让玉牌悬浮在身侧,分了一缕灵识探查其中。

  嗯?

  《无为经》上卷?

  李长寿小小地惊讶了下,抬头看着云上的酒乌,“师伯,这……合适吗?”

  “这有什么合适不合适,”酒乌眯眼笑道,“门内不成文的规矩,每代修为前二十的弟子都可提前参悟无为经上卷,普通弟子要等成仙后才可参悟上卷。

  你现在应该是返虚境第六阶了吧?门内绝对能排前十。

  贫道记得,你上次跟贫道喝酒时,好像突破了一小阶。”

  上次……

  李长寿也有些无奈,他为了避免自己准备不足而过早渡劫,一直压制境界不愿抵达归道九。

  但几个月前有次跟酒乌喝酒对诗,突然来了感觉,不小心就悟了……

  还好留了三个缓冲的小境界,而当时酒乌也已喝的迷糊。

  听酒乌继续道:“放心,贫道并未暴露你修为已经返虚六的事实。

  这《无为经》上卷是这次任务的奖励,贫道在传功堂的长老那里辛苦帮你争取到的,提前给你拿过来。

  怎么样,想不想修行?

  这可是咱们度仙门真正的镇山道承!”

  “想,”李长寿含笑点头,却将这玉牌运了回去,“但弟子近来不太想外出,恐怕要辜负师伯这番美意了。”

  酒乌那双浓眉下的大眼顿时眯了起来,“贫道还没说是什么事,你怎么知道要外出?”

  “无非就是东海龙宫所邀荡妖大会,”李长寿正色道,“门内传了许久的消息,弟子想不知恐怕都难。

  不少杰出的同门,都在争着抢着想去这次荡妖大会上扬名,师伯何必找我这个懒人去充数?”

  “既然他们争着抢着,你为何就不愿去?”酒乌有些纳闷地问。

  李长寿沉吟几声,道:“先前历练大会时,咱们去东海荡妖,其实杀了不少东海不守规矩的虾兵蟹将,这次咱们度仙门过去肯定要被东海龙宫刁难。

  师伯你也知道的,弟子当真不想参合到这些麻烦事中。”

  “你倒是观察的细致,”酒乌轻笑了声,站在云上一阵沉吟。

  酒乌将白云落的更低了些,忧心忡忡地道:

  “其实,这次我本不愿麻烦你,但长寿,这代弟子没几个机灵的,处事最老练的元青还自己搞事被斩了。

  这次去东海之滨,不只是东海龙宫,还有几家跟咱们不对付的仙门可能会派弟子故意为难……

  几位长老都担心咱们年轻弟子受不得激,容易被对方言语挑衅,闹出些让人看笑话的事端。

  门内其他人都不知你李长寿一肚子坏水……

  咳,他们都不知长寿师侄你其实深藏不漏,但贫道知你沉稳稳重,行事多谋,这才想让你一同跟着去,必要时提醒下其他弟子。

  而且这次由贫道的师尊亲自带队,门内几位长老也会一同前往,安全方面绝对有保障。

  怎样,考虑考虑?

  这可是《无为经》,真正的长生妙法。”

  确实,对《无为经》李长寿有些心动,但……

  “师伯,弟子还是想在山中安稳修行。”

  酒乌嘴角略微抽搐了下,叹了口气,仰头看天状:“罢了,师伯我也不是什么大恶人,不能强迫你做这般事。

  唉,就是门内弟子排名的排行,也该重新制作一番,查漏补缺喽……”

  李长寿略作思索,显然是在权衡利弊,随后便缓缓点头,低声道:

  “弟子还是以返虚境二阶的修为露面,也会按师伯所嘱咐,尽量提醒下同行的诸位同门,但他们听不听,就非弟子可知了。”

  “哈哈,放心吧,他们不听也不行,”酒乌将玉牌扔了回来,“拿着吧,好好参悟,早日冲到归道境。”

  ‘就知你这小贼没好处不上钩,这经文一年半之前已被传功长老准许传与你,还好贫道特意压了下来,用在了此时。’

  言罢,酒乌驾云转身,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朝来路飞去。

  李长寿注视着手中的玉牌,陷入了少许思索。

  这两年压制境界越来越难,一旦步入归道九就会不受自己控制;有了《无为经》,再在茫茫东海寻一偏僻之地……

  且《无为经》上卷轻松到手,也不是《降龙九掌》这种坑爹的上册版本……

  这波,不亏就是了。

  ……

  齐源成仙第二日,天拂晓时。

  蓝灵娥满是疲倦地捶着自己的肩膀,坐在人去楼空的草屋前;

  师父昨夜就跟一群平日里见都没见过的师叔师伯去别峰赴宴了,她花了两个时辰,才把师父的草屋内外打扫干净。

  “臭师兄,也不知道来帮帮忙!”

  刚抱怨了一句,蓝灵娥视线余光突然看到了天边飞来的大葫芦,顿时鼓起嘴角。

  酒玖师叔又来找师兄了……

  这俩人肯定有问题!

  这几年来,这小师叔间隔最长的一次,也仅仅是十二天没来小琼峰!

  哼,大家都是女炼气士,真仙境就了不起吗?

  不对,真仙境能发育到这种规模,也是有些离谱的……

  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胸口,蓝灵娥顿时泫然欲泣。

  ‘师兄肯定是喜欢大……’

  “请问?”

  背后突然传来了一声问候,蓝灵娥下意识跳了起来,裙摆飘扬间反手摁住了一把银针,警惕地看向了声音传来之处。

  然后,蓝灵娥就稍微愣了下。

  来人身着一袭冰蓝色的单肩长裙,背着一把连鞘的宽刃大剑,简单束起的长发轻轻飘摇,那张绝色又冷艳的脸蛋十分眼熟……

  “长寿师兄,是住在这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