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算计我师兄……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3615 2019.11.04 18:00

  敖乙一倒,场面顿时有些混乱。

  李长寿感觉到,龙宫不少高手的目光都锁定在了自己身上,且敌意越发旺盛;

  心底对龙宫二太子的迷惑行为已经大概有所了解,李长寿迅速思索着对策。

  这个小太子的演技虽然假,但身份在这摆着,龙宫若是借机发难,当真不是一件善事。

  酒玖此时正站在李长寿身前,用自己有些矮小的身子,遮住李长寿半边身位。

  她低声问了句:“长寿师侄,可受伤了?”

  “一些气息震荡,师叔师伯不必担心;

  这位二太子殿下的拳锋太强了些,弟子无碍。”

  李长寿低声回了两句,心底已有了对策,且见他面容略带忧心、又有几分惭愧,叹道:

  “这位二太子殿下不知伤势如何了,弟子的符法应当破不开他身上的仙甲才是。

  莫非是因弟子不断用身法闪躲,少了正面对决的勇气,这位殿下一时情急心切,法力走岔了?

  师叔,您要不要上去帮忙诊断诊断,也不知道龙宫的医术如何,断不断的出这般病症。”

  酒玖顿时被气笑了,轻斥道:“龙宫之内高手如云,这点怎么会断不出?你就别瞎操心了!”

  闻言,龙宫众臣众将的目光都放在了敖乙身上,最先扶住了敖乙的龟丞相很快出声:

  “二殿下无事,一时间法力运转出了偏差,法力冲开了外甲。

  此时殿下只是被自身法力冲的昏阙了,稍后便可醒来,并无大碍……”

  一身着银甲的龙宫将领立刻问道:“那丞相,这场比试又该如何算?”

  龟丞相顿时一阵沉吟,看看边界,又看看昏迷不醒的敖乙。

  这次,倒是不用李长寿继续费心。

  度仙门一位男真仙在旁笑道:“自然是二太子殿下赢了。

  在贫道师侄退出边界后,二太子殿下才因自身法力冲荡而受了轻伤,这结果一目了然。

  贫道这里有度仙门秘制的调气丹药,料想龙宫也瞧不上这般普通丹药,但这也是我度仙门一点心意。”

  “多谢仙人美意。”

  龟丞相示意那名龙宫将领接下了丹药,也算对此事做了‘结案’。

  这位龟丞相立刻招来几名仙蛟兵,将昏迷的二太子敖乙放在了一张宝玉座椅上,让仙蛟兵抬了下去。

  度仙门几位仙人也各自拱拱手,护着李长寿,返身走回了自家座位。

  走路时,李长寿突然小声对身旁的酒玖道了句:“师叔,弟子好像从古籍上看过,咱们桌子上的那种葡萄,对这种练功走岔气的情形颇为适用。”

  “那葡萄是人龙宫给的,人家怎么会不知道?”酒玖没好气地寻了句,“你说你,自己跳出边界干嘛?

  刚才多站一会儿,你说不定就直接赢了!”

  李长寿苦笑道:“弟子当时已经撑不住了。”

  酒玖顿时颇为不满,对着李长寿一通数落:

  “回去之后本师叔就监督你专心修行,自己修为提不上去,天天炼丹琢磨阵法有什么用?

  真是,自身修为才是成道之基!

  不然以后有厉害法宝不长眼落在你手里,你连法宝的半成威力都发挥不出!”

  “是,弟子知错了。”

  李长寿低头应着,心底反倒是稍微松了口气。

  因为他能明显感觉到,原本聚集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开始快速散开……

  迎面,有琴玄雅背着大剑迎了出来,目中带着几分急切。

  “长寿师兄,你伤可无碍?”

  “没事,没事,就是被气息震到了,”李长寿面露惭愧,回了句,“让师妹和各位同门挂念了,是我本领低微,给咱们仙门落了面皮。”

  一位师兄立刻传声道:“那龙宫二太子摆明就是想故意找事,还故意选了长寿师弟你!

  稍后师弟且看着,我定会让后面登场的龙子龙孙知道厉害!”

  李长寿顿时对这位师兄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长寿师兄,你先入座调息吧,莫要站着了。”

  “龙宫当真太过分了些,那二太子,更是有些卑鄙了。”

  酒玖道:“都各自坐好,少抱怨这些!那么多天仙在咱们头顶看着!”

  众弟子虽挨训,依然有几人为李长寿抱不平,又被其他几位度仙门真仙训斥了几句。

  这些同门同辈的这些反应……

  其实很正常。

  李长寿心里有数,他们的反应的程度,跟各自集体荣誉感高低有关,跟他个人并无太大关联。

  回到座位坐定,李长寿原本波动的气息迅速恢复平稳,有琴玄雅方才一步三回头地自他身旁离开。

  随后,有琴玄雅俏脸之上关切褪去,越发冰冷。

  这位度仙门当代弟子明面上的修为第一人,双目之中渐渐有了几分火气。

  她将大剑自背上解了下来,放在矮桌上,剑指点在剑身各处,结青莲开天宝印,这把大剑之上出现了一道道火焰纹路,缓缓融做了一把把细长的飞剑……

  度仙门年轻弟子聚集的入座区,温度徒然降低了少许。

  她拿出两瓶丹药检查了一下,确定迅速恢复法力的丹药是备足了的;

  随后又拿出一方手帕,慢条斯理地擦拭着这套飞剑,冷艳面容上毫无表情,但眼神略微有些……

  小吓人。

  “有琴师妹。”

  李长寿的嗓音钻入她耳中,依然是传声入耳;

  有琴玄雅动作一顿,扭头看了过来。

  “稍后若想出手,还需稍作克制。

  此地是龙宫,犯不着与他们针锋相对。”

  有琴玄雅轻轻颔首,之前那分明是想找人干架的眼神,此刻也柔和了许多。

  说不清,她这一瞬间是在抿嘴还是在微笑,或许两者兼有之;

  但她的表情和眼神,确实是想告诉李长寿‘不必担心’这四个字。

  夹在李长寿与有琴玄雅之间的那三个度仙门弟子,也是第一次见到有琴玄雅展露出这种表情,各自惊讶之余,也莫名感觉自身有些碍眼……

  且多余。

  有琴玄雅继续仔细擦拭自己的飞剑,看她这样子,并没有因为李长寿传声就改变主意。

  李长寿索性不再多管,其实也管不了什么。

  他施起风语咒,这次主要是为了听场内的议论声,做一下‘演出后观众实时反馈’。

  一缕缕言谈声随风入耳,远远近近,十分噪杂……

  “这个度仙门弟子倒是不错,那个龙宫二太子当真太急躁了些,完全发挥不出自身的实力。”

  “刚才那位龟丞相不是说了?这位二太子毕竟才十岁,心气儿冲了些,在所难免。”

  “贫道上去说不得还能赢下二太子,可惜,这个度仙门弟子先被打出边界了……”

  仔细分析了一阵,李长寿心底稍微安稳了些。

  此时,他这个度仙门优秀弟子的形象,立体、丰满而没什么破绽。

  而他与门内十佳仙苗坐在一起时,又会迅速被比下去,旁人并不会在他身上看到什么光芒,自然也不会继续多关注。

  龟丞相又正式宣布了一遍,说刚才切磋是龙宫二太子获胜;

  但龙宫二太子因性情急躁,气息走岔,将自己震出了内伤,已回龙宫调养,后面的几个祝寿环节也就此取消。

  这件小风波,也暂时告一段落。

  而李长寿也从这次诡异的事件中,看到了洪荒之无常、龙心之复杂,感慨自己还是太过年轻了些,低估了人心龙性,此事没能考虑周全……

  但鬼知道这个小龙会搞这么个东西!

  这个敖乙的路子竟然这么野,还想有意输在他手中?

  还好他提前一步出界认输,不然现在的情况,当真不知乱成什么样子。

  下次遇到类似的情况,就自己给自己一拳,把自己打成重伤,直接退场算了……

  回想刚才,那看似平静又荒唐的对决时刻;

  那拳掌相交的瞬间……

  两人都有些狼狈的身影后方,似乎都浮现出了两道漆黑的身影,在互相冷眼注视着对方。

  ‘你丫演我?’

  ‘彼此彼此。’

  不多想了,这小龙可能是有其他的算计吧。

  平安回返山门,已是李长寿此时最大的期望;

  权衡利弊,哪怕后面要暴露自己一部分底牌,能顺利离开这个危险的环境也在所不惜。

  毕竟藏底牌的目的,本就是为了让自己更好的活下去。

  谁知道后面还有什么龙事龙戏!

  ……

  一场表演赛过后,荡妖大会正式开幕。

  龙宫又搞了几个大场面,然后拿出了十二件仙宝层次的法宝,作为接下来各派弟子切磋的最终奖赏。

  切磋以守擂攻擂的方式进行,门人弟子不限次参加,场内也被划分出了几块区域。

  每次开擂以一件仙宝为彩头,若有人能连续守擂九次,并击败龙宫派出的‘擂主’,就可摘走仙宝。

  擂主是一些年轻幼龙,修为实力相当于正常水准的归道境一二阶炼气士。

  夺宝的难度不低,但众仙门弟子的热情也是十分高涨,毕竟仙宝难求。

  而当擂台开锣,各派弟子大显身手,场面一度颇为壮观。

  不过一个时辰,就有一名归道初阶的大宗门弟子就连赢九场,得到了直面擂主的机会,但一场鏖战,被那名龙族少年击退。

  这时,有琴玄雅一拍矮桌,身形飞天而起,身周十二把明璃飞剑盘旋,落在了那名龙族少年身前。

  “一战。”

  这天,龙宫大会上,度仙门弟子有琴玄雅惊艳四方。

  她以一手卓绝的驭剑术与控火术,连夺四件仙宝,击溃数十名炼气士,击伤四名龙族归道境少年,在东胜神州自此声名鹊起。

  大战过后,这位今后仙途注定不凡、带着全场注目的女炼气士,拖着疲倦的道躯,带着浑身伤痕,背着大剑,一步步走回度仙门座位区;

  拒绝几位同门同辈的搀扶,不顾几位师叔师伯让她立刻调息的劝阻,路过自己的座位,继续向后走了几步……

  低头,俯身,那双纤手因为法力耗损过巨而有些轻颤;

  但终究,她顺利的,将那四件流光溢彩的仙宝,放在那名此时已被绝大多数人遗忘的、度仙门返虚二阶男弟子身前的矮桌上……

  而后,她对那个抬头看她的男弟子,露出带着少许疲倦的笑意……

  这一刻,场内众炼气士对有琴玄雅肃然起敬,各仙门的真仙都是感慨连连。

  而李长寿,目光相当复杂,言语已然无力,起身伸手想去搀扶,但有琴玄雅念着他的病症,立刻闪躲退开。

  于是,李长寿只能对着有琴玄雅的背影深深做了个道揖,在心底又悄悄祝福了酒乌师伯……

  几百遍。

  ……

  一处富丽堂皇的海底宫殿内。

  在那百尺长大床上躺着的少年突然睁开双眼,反手拉住了一旁跪坐着、正为他剥葡萄皮的侍女。

  “我输了吗?输了吗?”

  “您、殿下您不用挂念,您赢了这一场……”

  “什么?怎么会!我明明……噗!”

  “二太子!二太子!

  快来人呐!殿下又昏过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