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吨吨吨吨吨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3900 2019.11.07 18:00

  三个月后,东海深处,水晶宫上方。

  经过一系列事件——龙子叛逆、龙母说情,龙王下令彻查,一名教导龙子的鱼精海族乐师背锅,被当场切片,粘了葱姜醋蒜……

  可惜,可叹。

  洪荒尚且无芥末,刺身之道不圆满。

  此时,龙宫二太子敖乙被绑在了一艘巨大的仙贝船内,朝着南海与东海的边界疾驰而去。

  船内除却敖乙之外,只有几名仙蛟兵,以及一位眉毛胡须全白的龟仙人;

  这位已经退休多年的龟仙人坐在敖乙身旁,正唉声叹气地劝着:

  “殿下,您怎么就跟那小小的度仙门杠上了?

  他度仙门何德何能?就算陛下让您过去拜师,他也不敢收您呐。

  而且你也要为陛下考虑考虑,陛下现在已经是力排众议,将所有声音压下去,让您外出去拜圣人门庭!

  这次,老臣也就不顾面皮,带殿下您去拜师那道门三圣人坐下大仙人乌云仙。

  这位大仙人虽然名声不响亮,但他位列截教随侍七仙之首,深得道门三圣人的器重,跟脚也是一只金鳌,与老臣属同族,当年也有几分交情。

  殿下,这就算是趁您心意了;

  您可千万千万,别再搞什么大事了!”

  敖乙扭头看向一旁,面色依然带着少许不甘。

  但他毕竟只有十岁,虽然受了许多年‘蛋教’,真正出世也就十年罢了;

  老龟在旁不断的劝说,敖乙渐渐也有少许犹豫。

  “这位大仙,可有圣人妙法?”

  “那是自然!”

  这位龟仙人抓住机会,开始为敖乙讲这位乌云大仙是何等的威风,又是何等得通天教主喜欢,但自身性子极为低调,不在外显山露水。

  很快,龟仙人又叹了声,对敖乙传声道:

  “殿下,老臣看出来您想做什么了,但这事并非您所想那么简单,更非只是折腾折腾,就能有好结果。

  虚华如梦,梦醒坚冰,谁都不愿从中醒来;

  您要体谅陛下,陛下是坐在龙族最高处的管事人,他轻易动不得,若一动而不得,大厦危矣。”

  敖乙面露思索,随后缓缓点头。

  ‘总之,出了龙宫,洪荒之大,今后本太子自可随意遨游!’

  拜一大仙为师,还是仗着自己是龙宫太子的身份,于龙宫之窘情何解?

  其他龙宫子弟,有几个能拜这般大仙为师?

  他要找的,是龙族的出路,而非他东海龙宫二太子一人的出路!

  暂时先稳住这位老臣,日后,再说便是。

  呼啸的海风中,敖乙渐渐露出了几分笑意,表现的如同他年纪一般‘纯真’,那龟仙人也渐渐松了口气。

  ……

  度仙门,破天峰的密林深处,酒字九仙修行之所。

  酒玖的大葫芦自小琼峰的方向飘了回来,整个人像是没了力气,垂头丧气地走回自己的小楼,又在楼前的木台阶上慢慢坐了下来,身形缓缓仰倒。

  浑身软趴趴地宛若融化的泥人,抱着自己的大葫芦,躺在那一阵长吁短叹……

  “好无聊,小寿寿闭关才三个月,怎么感觉像是过了三年,又没人陪咱耍了……”

  “唉,师姐都有师兄陪,师兄还去陪别人。

  大师姐和二师兄,四师姐和五师兄,六师姐和七师兄,好不容易八师兄该到九师妹,没想到八师兄学三师姐,胳膊肘一拐就出了破天峰……

  唉,苦命的老九我,就因为是个单数,就要孤孤单单没人陪……

  偏偏还是师父的关门弟子,唉……”

  隔壁小楼的窗户推开,容光焕发、最近宛若又年轻了几百岁的酒施探着身子看向这边,听到酒玖的念叨后,禁不住笑了声。

  酒施自窗中飘出,宛若画中仙子身着霓裳翩飞而出,落在了酒玖身旁,坐在了木台阶上,伸手捏了捏酒玖的鼻尖。

  “师姐,”酒玖反手抱住酒施,闭着眼一阵哀嚎,“陪我去小琼峰吧,我要去玩斗大神,我要去玩模拟仙生!”

  酒施顿时轻笑了声,拍了拍小师妹的脑袋,“傻师妹,小琼峰那是我能去的地方吗?”

  “嗯?师姐你咋不能去了?”

  “师姐去了,你不会感觉尴尬吗?”

  “这个,尴尬什么?”

  酒玖头一歪,“四师姐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跟小寿寿是纯洁的叔侄关系。”

  “哦?是吗?”

  酒施眯眼一笑,目光满是侵略性。

  酒玖却是禁不住眨眨眼,缩了缩脖子,“不……是吗?”

  “是,纯洁的师叔和师侄天天一起炼丹布阵,朝夕相处,亲密无间。”

  “哪有亲密无间!他有病的!”

  酒施愣了下,忙问:“什么病?长寿师侄身有隐疾?这可是个大问题。”

  “不是什么隐疾,小寿寿不能被除了他师妹之外的女子触碰,不然浑身抽搐。”

  酒玖笑道:“他师妹是他看着长大的所以没事,和我如果是仅限于碰个拳、击掌之类的情形,也是可以的。”

  酒施抱着胳膊沉吟两声,突然道:“这病症如何来的?能跟师姐详细说说吗?”

  “就是,我上次带小寿寿去北洲的时候……”

  片刻后,酒施抱着自己九师妹笑的花枝乱颤,在酒玖耳旁说了几句什么,让酒玖先是一怔,而后禁不住一手扶额。

  “这家伙竟敢骗本师叔!”

  “哎,你冷静点小玖,这种守身如玉的男子可是世间罕见的宝贝,你可千万别错过。”

  酒玖顿时大窘,又气得连连跺脚,“师姐你乱说什么!我怎么可能跟!

  啊呀,我回去闭关了!”

  “你过几天不是要去做历练大会的护卫吗?”

  “哦,对……我先闭关几天不可以吗!”

  酒玖甩身朝着自己阁楼而去,酒施轻笑了声,飘然追了上去。

  “小玖玖跟四师姐害什么羞,四师姐先教你怎么穿衣打扮……”

  “咦,才不要。”

  “来嘛,先让四师姐看看,我家小九现在身段怎么样了。”

  “四师姐你不要乱碰……讨厌,哎呀!”

  夕阳西下,两位仙子的欢语笑闹声在附近飘来荡去。

  隔壁小楼中,有个眼圈深陷、面容枯槁的矮道人摇了摇头,随手开启了酒玖楼外的阵法;

  然后,矮道人看着面前桌子上这十全大补霸王餐,禁不住嘴角抽搐了几下……

  酒玖在这次历练大会,还是去北俱芦洲做护卫,因为上次出了点小问题,这次门内加派了一位真仙同行。

  然而,这次去北洲的只有两人。

  历练大会那日,最近在门内声望越发高涨的当代弟子首席有琴玄雅,也背着自己大剑,穿着那身火红色的长裙,按时现身。

  但她等到了所有人分好队,却并未参加这次历练,转身回了洞府闭关。

  于是,前往北俱芦洲的两名弟子,得到了一对一专属真仙暗中护卫的超高待遇……

  北俱芦洲一个来回差不多月余时间,加上回来之后的几个月,酒玖一直在思考之前四师姐说的那些话。

  渐渐的,本来觉得自己跟李长寿没什么其他感情,就是纯粹玩得来的酒玖,也开始陷入了自我怀疑。

  她莫非,真的对小长寿动了心思而不自知?

  这不可能吧,虽然师叔师侄这种关系有点小刺激,但她一直是把小长寿当晚辈关照,只是一不小心,被小长寿投喂住了……

  这事,她越想越纠结,以至于打坐都不能静心。

  如此又过了几个月,当带着李长寿邀她炼丹消息的纸鹤落到她手中时,酒玖顿时开心到蹦了起来。

  随后酒玖就是一愣……

  自己这反应……

  “该不会,咱真的对一个仅有一百多岁的小师侄动心了?”

  ‘有些话,只有问过才知道。’

  四师姐的笑声犹自在耳旁回绕,酒玖坐在床榻上一阵沉吟,最后抬手砸了下床板。

  怕什么,去问!

  当下,酒玖换上了一身干净的麻衣,坐着大葫芦冲去了小琼峰。

  这次李长寿要炼制毒丹,为外出渡劫多做些准备;

  酒玖赶到的时候,李长寿已经准备好各类毒草,将自己套在了一层又一层的防护器具中。

  酒玖第一次穿过这种笨重的‘防护服’之后,就再也不听李长寿劝穿第二次;

  这让李长寿每次炼毒丹都要加倍小心控制毒丹毒素流动,免得误伤提供仙力支持的小师叔。

  炼丹时,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一如平日。

  但酒玖心底总是缠绕着四师姐的那些话,十六个时辰的炼丹过程,数十次想开口,却都找不到合适的语境。

  ‘一句问话而已,怎么这么难说出口?’

  ‘自己该不会……’

  ‘怎么可能!咱是那种老牛吃嫩草的人吗!

  问!

  问出来就没事了!’

  酒玖吸了口气,抬手理了理自己耳旁的发梢,看着侧旁正专注成丹的李长寿;

  她用最大的力气,说出了最弱的语气:

  “我……这次炼丹,表现的……怎么样?”

  “一如既往的十分不错,”李长寿套在罩子中笑着回了句,“师叔你的仙力确实是帮了大忙。”

  毒丹轻轻颤了下,李长寿立刻出手调运药力。

  酒玖眨眨眼,音量继续调低……

  “那,长寿师侄……你觉得师叔我……怎么样……”

  正在成丹关键时刻,全神掌控毒丹药性的李长寿,因为戴着太多防毒法器,且酒玖的话语声实在太低,确实没听太清,只是听到了‘师侄’、‘怎么样’两个词。

  但之前一直在讨论的话题似乎是……

  李长寿轻轻点头,头也不回的笑道:

  “很强,

  也很稳定,

  更难得的是很纯粹,竟然没有任何杂质。”

  话语顿了顿,李长寿眉头紧皱,盯着丹炉中那即将成丹的毒丹,又道了句:

  “若是我也能有就好了。”

  酒玖嘴微微张开,整个人瞬间石化,一根手指指着李长寿,但指尖一阵乱颤。

  “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李长寿答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有什么不对!

  很强,更难得的是很纯粹,单纯到没有任何杂质……

  若是我也能有就好了……

  有、有谁?

  这、这、这么大逆不道吗?

  酒玖那稍圆的俏脸瞬间涨红,这红晕还从脖颈直接蔓延而下,额头都沁出了一缕缕白烟。

  她向后退了半步,想说点什么,但说出口的都是颤音,转身朝着远处疾奔,两步之后更是直接冲到了空中,朝着破天峰方向闷头疾飞……

  “嗯?”

  李长寿被风声扰动,有些不解的扭头看了眼。

  走了?

  今天的报酬酒都不拿?

  酒玖师叔的仙力,确实是很稳很强很纯粹,不然也不可能第一炉就能走到成丹这一步,节省了自己准备的其他八份材料!

  要是自己能有师叔这种淳厚的仙力就好了,不过,自己也快渡劫了……

  呃,师叔该不会是误会了什么?李长寿迅速反应了过来。

  罢了,收心凝神,准备成丹!

  这些小事,后续解释下也就是了。

  度仙门群峰间……

  坐着大葫芦疾飞的酒玖,随手拽下自己腰上的酒葫芦,仰头一阵‘吨吨吨吨吨’,又如一根离弦之箭,直直地撞在了破天峰的山腰林中,整个林子都被撞的轻轻一颤,鸟雀乱飞……

  林间树下,草丛落叶上,穿着麻衣的小仙子躺在那,一双纤手遮着脸,好一阵呼吸急促。

  但很快,她轻轻舒了口气,俏丽的脸蛋上带着少许红晕,一只白嫩的手臂遮挡在额头,另一只手抬起,遮挡着树梢缝隙斑斓的阳光。

  “很纯粹……

  呸,乱说什么,真是。”

  随手摸了一只宝囊出来,里面正是之前五师兄拿来的、四师姐给她做的……那些花花绿绿的仙裙。

  “咱又在乱想什么!那个是师侄!”

  酒玖连忙将宝囊扔了出去,但刚扔出去一会,又扭头看了过去。

  只是试试,也不是不可以,不给别人看到就是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