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原来是你在搞鬼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3776 2019.11.16 18:00

  一顿餐宴,老青尽欢。

  李长寿带来的酒,万林筠只是喝了少许,就将两坛都留了下来。

  这位长老不喜饮酒,对菜肴也没多大兴趣,只是与李长寿边吃边谈毒经毒理,说的津津有味。

  自丹鼎峰回来时,李长寿又得了万林筠长老给的一堆药草;

  他也有些不好意思,自己毕竟只是过去看望下,但这位长老……确实太热情了。

  在门中,少有对毒之一字感兴趣的炼气士;

  而李长寿的毒道水平也不算低,确实能聊起来。

  ‘去丹鼎峰也不可太频繁,免得被人注意到;

  下次去,便定两年之后吧。’

  李长寿如此盘算着,身形落在小琼峰的丹房前。

  坐在摇椅上,捧着一卷经过仙法处理、可长期保存的竹简,开始了今天的感悟以及阅读环节。

  察觉到丹房周围大阵解开了的灵娥,俏脸满是郁闷,默默地飞了过来,一阵欲言又止……

  想求师兄表扬自己的‘炸饭’操作,又怕师兄责怪自己辜负了他一番辛苦。

  李长寿等了一阵,不见她说话,抬头看着面前的小师妹,问道:“怎了?”

  “师兄,”蓝灵娥低头道,“师父去参加峰主大会了,这里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李长寿想了想,随后便略微摇头,传声道:

  “不会有问题,师父的仇敌如今也当不上峰主,放心就是。

  师父现在,应该也只是在角落中旁听,在那里辈分最低,又不敢说话,凭师父尊礼好面子的脾性,此时定是如坐针毡。”

  破天峰,百凡殿的角落中;

  坐在最角落蒲团上低着头的老道,略微挪了挪屁股,让自己坐的更端正一些。

  丹房中;

  李长寿看着有些心不在焉的灵娥,笑道:“你这次倒是做的不错,知道担心师父,还知道过来与我商量一番。

  此前你这般细心去了哪?

  好了,上次的事不与你多计较了,今后安心修行便是。”

  灵娥轻轻眨了下眼,“师兄,你刚刚,在夸奖我吗?”

  李长寿哑然失笑,“我是凶恶到天天骂你不成?”

  “你平时就会数落人家……”

  灵娥做了个鬼脸,心情骤然变了个样;

  此前像是霜打的茄子,此时却是雨后闪亮亮的西红柿。

  “师兄,这个炉子看起来好厉害。”

  “不要乱碰,会咬人的。”

  “嗯……师兄,人家也不是当年十二三岁……

  我戳!

  嘶!哎呀!

  怎么还有雷法!”

  “为兄加了个安全装置,免得旁人乱开这丹炉。”

  李长寿淡定的一笑,坐在门外继续看书。

  丹炉旁,灵娥捂着泛红的手指一阵歪头,打量着上面的浮雕;

  随后,她在屋内逛了半圈,找了一本此前看到一半的经文,拽着蒲团去了门外,与自己师兄一左一右待着。

  若门神一般。

  午后阳光正暖,林间风过轻梢;

  虫鸣流水蝶戏,云中飘远几仙。

  李长寿偶有所顿悟,却是不动声色,将感悟到的东西尽数接纳,不流露半分气息波动。

  如今境界高了,是否进入悟道状态的主动权,总算能掌握在自己手中了。

  关于顿悟,他此前最担心的,其实是自己临阵对决与人斗法时顿悟,被拉入悟道的状态……

  “师兄,你现在到底什么境界呀?”

  “返虚境四阶。”

  “哦,好厉害,”蓝灵娥随口应了句,低头继续捧卷品读,倒也读了些东西入心间。

  ……

  天庭,月老殿正被大阵包裹。

  两个童子举着两只木牌,坐在紧闭的殿门前。

  右边写:

  【月老不在家中】

  左边写:

  【天道庇护此地】

  小点的童子嘀咕了句:“师兄,咱们不告诉师父实情,会不会把事情闹大呀。”

  “嘘,你想被师父变回去吗?”大点的童子翻翻白眼,“咱们原本可只是两只相思树的树枝,好不容易得了师父点化。

  放心吧,师父肯定有办法。”

  “哦,”小童子抿抿嘴,在那一阵无奈。

  而后,这两个童子在那等了一日又一日,后面等了足足半年,月老却一直未归来。

  月老去了何处?

  其实并未离开姻缘殿太远,他去了一处更为偏僻的仙殿之中,找到了常年无所事事的某位仙官,送了些礼,准备弥补下自己的过错。

  月老心底明白的很,自己没后台、没背景,谁都不敢得罪;

  但也因此,他才会被玉帝陛下放在月老这个位置,只有这般的他,才不会对哪方势力有偏倚。

  平日里天将、仙子来求个姻缘,那都是小事。

  如果月老真的借天道给的权柄拨弄姻缘,自己业障如何且不说,当真会搞出大事。

  不过,天道也在时刻监察月老殿;

  月老或许刚有乱弄的念头,就会被天道一次警告、二次惩戒,三次紫霄神雷直接灰灭……

  天庭式微,道门强盛。

  哪怕是再普通的人教弟子,月老也不想得罪。

  泥人出现差错,根源是在玄都大法师贸然出手,但玄都有圣人庇护、有圣人的先天至宝太极图镇压自身,不沾因果,自身更是实力强横……

  他一个小小的月老,怎么敢推锅给玄都大法师?

  这事,只能他担下来。

  月老心中琢磨了半夜;

  拖得越久,越容易出现差错,自己必须尽快处理妥当。

  思前又想后,月老下了决心,直接离了姻缘殿,去了‘神威殿’。

  此时月老正与神威殿的主事者——某位身着金甲的不知名仙官,一同站在天道宝物【星罗梦天仪】之前。

  这仙官一边操作星罗梦天仪,一边给月老做着详尽的解释:

  “月老放心。

  ……要说托梦这种事,大罗金仙超脱世间,咱托不过去,但金仙天仙这种,却是不在话下。

  更别说,只是个寿龄百多岁的小炼气士。

  但有一点您要清楚,托梦只能在梦中交谈,做不得什么事;

  这就是天道降下,给咱们天庭彰显神威的宝物,唬人用的罢了,所以小仙这里才叫神威殿。

  只要对方有分神、愣神,或是醉酒、心力憔悴、疲倦、虚弱,也就是心神放松的时刻,或者在闭关悟道的假寐,都能给对方发起入梦的邀请。

  但如果是对方不愿意入梦,那就没办法了。

  您要找度仙门弟子李长寿是吧?

  放心,就一个年轻弟子,须臾便可……

  嗯?

  怎么搜无此人?”

  这金甲仙官脖子向前一突,瞪着毫无变化的【星罗梦天仪】。

  一旁月老露着温和的微笑,继续等待着。

  金甲仙官忙道:“月老您确定是这名字道号?有没有生辰八字什么的?”

  “有,有,姻缘殿就是有生辰八字,”月老笑着说了句,连忙在袖中拿出了一张纸条。

  这次,金甲仙官低头一阵鼓捣,那巨大的梦天仪总算开始缓缓运转。

  半个时辰后,仙官长长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热汗……

  “呼——

  梦天仪已经寻到了,此刻他就在度仙门山门中。

  不愧是人教弟子,有先天至宝庇护大教气运,当真难查!

  月老看这边,等这个星光亮起来,就代表他睡着或是分神走神了,咱们就能邀他进梦境……”

  “这般就好了?”月老小声问。

  这仙官笑道:“好了,月老您稍等,一般来说,半天之内,肯定能等到他走神。”

  月老在旁连忙千感万谢,仙官连连摆手,言说大家都是同殿为官这些客套话。

  然而,半天后……

  一天后……

  两天后……

  “怎么,还不亮?”

  负责托梦的仙官皱眉嘀咕着。

  月老笑道:“无妨无妨,小老儿也无事,就是劳烦道友了。”

  “小事小事,小仙这里,几年也来不了一个人。

  我就不信,他还能一个月不走神不成。”

  于是,一个月后。

  月老和仙官盘腿坐在星罗梦天仪前,四只眼睛紧盯着其上一颗黯淡的星点。

  两个月后……

  仙官双目之中满是血丝,哑着嗓子道:

  “这宝贝是不是坏了?

  一个仙门小弟子,在自己仙门内待着,怎么可能这么久,心神都不带放松的?

  给那些金仙托梦都不会等如此之久……”

  “这个……”

  月老低声道:“要不就算了吧。”

  仙官大手一挥,“不行!

  我这人做事,说到就要做到!

  要不月老您先回去忙姻缘之事,我在这继续等!

  有信儿了,我再去通知您!”

  月老忙道:“姻缘自有天道掌管,小老儿也只是在旁应付些平日里去求姻缘的,在这里躲着倒也清净。

  就是,有劳道友了。”

  姻缘殿若是有天道需要他剪、拉的姻缘,月老都能生出感应,在此地待着倒也不会耽误事。

  “客气,客气。”

  三个月后……

  某仙官扭头看了眼月老,因为长时间不眨眼,他眼珠外突、眼窝凹陷,心底却一阵焦急。

  真坏了吧!

  天道降下的宝贝坏了吧?

  这么久了还没动静,让他在月老面前很没面子啊!

  以后还想请月老帮忙促成一段姻缘,这宝贝直接掉链子怎么能行!

  仙官沉吟几声,有点没底气地嘀咕着:“这个天仪不是跟天庭一体的吗?怎么可能出现故障?”

  月老皱眉道:“道友,不若……”

  “等!我继续等!

  您有事先回去,我还真就,与此子杠上了!

  不行我就下去找他碰一碰!”

  月老连忙说不用,在旁继续耐心等待,仙识观察着自己的姻缘殿,怕有什么大仙现身。

  半年后……

  趴在地上的仙官幽幽的叹了口气,低声道:

  “要不,咱们换个思路。

  先托梦给度仙门的其他人,然后让其他人通知此子,让他入梦与您相见?”

  正昏昏欲睡的月老顿时来了精神,“好法子!”

  “就是感觉被这小弟子摆了一遭,神威不复啊……”

  “这个……”

  “唉……

  他怎么做到的,半年都不给半点机会!”

  于是,半天后……

  李长寿正在琢磨《无为经》时,灵娥匆匆从林外飞来,让他不得不停下修行,关闭外围阵法。

  “师兄!

  有个金甲天神刚才托梦给我,他说想托梦给师兄你,让师兄放松下心神,说是天庭正神姻缘殿月老,有要事想见您!”

  托梦?月老?

  李长寿眉头一皱,顿时意识到,事情或许并不简单。

  没有无缘无故的找上门,只有自己没有看到的算计!

  此前突然心神烦乱,而后杂念乱生,逼迫的他不得不祭出秘宝——《百美老后图》。

  随后便是道躯胳肢窝无缘无故发痒……

  这里面必有问题!

  自己当初,似乎在分析度仙门门风有点歪的原因时,考虑过月老和姻缘红绳的可能性;

  莫非,真的是月老在捣鬼?

  可月老怎么敢对人教道承下手……

  蓝灵娥忙道:“师兄你快些入梦吧。”

  李长寿目光一凝,淡然道:“先不去。”

  “先不……

  这个也能拒绝吗?”

  “他们若能入我梦中,为何还非要托你来告我这般?”

  李长寿笑了笑,“这次应该是月老有求于我,倒也不必担心。

  让我好好斟酌一番。

  灵娥你去躺椅上再睡一会儿,或是发呆就好,不要专注精神;

  假如那金甲天神再次托梦给你,你就问他具体何事,我在这正忙着炼丹,不便入梦。”

  “嗯……好。”

  灵娥眨眨眼,乖巧的答应一声,迈着轻盈的步伐飘去了门外的摇椅。

  ‘唉,又被师兄当法宝用了。’

  她心底轻轻一叹,嘴角却露出少许微笑。

  也挺开心的,能帮上师兄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