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人教首徒真难做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4063 2019.11.14 12:03

  “唉,在天庭当值,真的太难了。”

  月老殿内,身着大红喜袍的清瘦老者坐在自己的圈椅上,喝着童子送来的茶水,擦了擦额头的热汗。

  这不,刚应付走了一位天将,非要让咱帮他跟瑶池的一位仙子牵个线。

  这线能随便牵吗?

  就算他是月老,那也是不能乱改别人命数滴。

  虽然,确实是有很多暗箱操作的路子,但也要看被牵的那人是谁啊!

  月老也是花了好大力气,才将那位天将糊弄了过去,累的满头大汗。

  要拒绝,又不能让对方不悦,还不能得罪被看上的那一方……

  月老这差事,当真是太难了些。

  大部分姻缘都是自成的,小部分姻缘是天赐的。

  作为月老,确实是有一部分更改之权,但那把金剪刀与那些红绳都是天道功德宝物,当真不可随意妄动!

  哪怕只是一对凡人的姻缘,若处置不好,不单单会损自己辛苦积累的功德,还会被那位认真负责有干劲的玉帝陛下降下责罚……

  何为自成的姻缘?

  在后殿有一处近乎无尽的玄妙乾坤,其内有数不清的小泥塑,天地生灵但凡需婚配的,在天、地、人三婚定数中的,都在此地有对应的小泥人。

  婚,乃礼之定,纲之基。

  泥人对应的生灵,大多都是人族,以及少部分有规矩的妖族、巫族;

  他们在凡间产生互动,这里的泥人就会互相靠近,然后各自诞生姻缘红绳,红线互相缠绕,这就是成了一段姻缘。

  日久生情,就是彼此的红绳慢慢晃动,慢慢纠缠;

  一见钟情,就是轻轻碰一碰便缠上了红绳。

  偶尔有泥人漂错了方向,红绳缠在了别人的姻缘红绳上,那自然就是婚内插足……

  何为天赐姻缘?

  当生灵降生,此地感应生出泥人,就与自己命中伴侣缠绕上了姻缘红绳,这就是天赐的姻缘。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泥人天性‘洒脱’,会挣开自己的姻缘红绳,拖着半截绳子到处乱飞。

  偶尔遇到同样情况的泥人,红绳一搭、干柴烈火,红绳一断、露水情缘。

  刚刚那个天将的要求,对月老来说,其实也不难做到。

  只需将这天将的红绳,直接系到那位仙子身上,这就算是成了一段姻缘,一般来说也不会有什么业力反噬。

  但月老不得不考虑瑶池女仙的背景。

  几百年前,王母娘娘已经派人训斥过咱,现如今,可是千万不敢对瑶池女仙,做这般违规之事……

  月老其实原本仅仅只是一名天仙修士,但他是最早一批投奔新天庭的仙神,跟脚清正,做事认真,万年前得玉帝赐下月老之位。

  任职过万年,月老体会到了这个仙职的诸多好处,为此他也是兢兢业业、不敢有半点懈怠。

  可问题是,现如今,越来越多的天庭仙神,得知了红线之秘,也知道他身为月老能改红线;

  他这小小的姻缘殿,隔三差五就有人鬼鬼祟祟地摸进来……

  有些是同殿为官,确实是抹不开情面;

  而有些想着靠送礼来得姻缘,月老一概都是不收……什么礼,比天庭任职得到的功德奖励更重?

  但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月老不能,也不敢拒绝的,就是那些实力太强、背景太硬的老道,自己这个神职在这种大佬面前,只是个小神仙的,比如……

  “师父!”

  殿外,有两个扎着羊角辫、打扮十分喜庆的童子,匆匆忙忙冲了进来,口中喊道:

  “大法师来了!快到殿前了!”

  月老精神一震,连忙起身,朝着殿前快步迎去。

  这位大法师可是了不得的人物,人教教主太清圣人仅有的亲传弟子,自身道行深不可测,背后就是太清老子!

  因为老子是三清老爷中的师兄,所以这位大法师虽入昆仑山的那个小院子稍晚,却被阐教首徒、玉虚宫中击金钟的广成子,与截教大弟子多宝道人,齐尊一声师兄。

  真·道门大师兄。

  大法师并没有明确的道号,因为太清圣人并未赐下,免得他沾大因果;

  因在太清圣人主掌的【玄都】之中被称作大法师,久而久之,这位高手也就接纳了这般名号——

  玄都大法师!

  而自此,玄都二字,可代指这位人教首徒,也有一个‘地名’之意。

  月老心里亮堂的很,这位人教首徒,可跟太清圣人的那几个记名弟子,完全不是一个分量!

  因天庭刚起,实力微弱,玄都大法师这段日子,也在兜率宫中暂居……

  毕竟,要是天庭来一些大罗、金仙这种宵小作乱,也不好让圣人亲自出手,由玄都出手灭掉就是了。

  前前后后,这位大法师也来过月老门前几趟,所办的事,月老当然明白。

  月老疾步出了殿门,抬头就见不远处云上飘来的青年道者。

  瞧此人,一身玄色道袍,面容不清不奇却是十分中正;

  他长身鹤立,道袍轻舞,浑身上下并无半点环佩玉饰,却是给人一种如璞玉一般的归真之感,这是道行极为高深才能有的气质。

  玄都大法师据说是天地间第一批人族,无父无母,由女娲娘娘捏土而成,身有少许造人之功德,也有人教之气运。

  还未到殿前,这位大法师对着月老拱手行礼,笑道:“月老近来可安好?”

  “安好,安好。”

  月老连连点头,若是旁人不知,还以为这位天庭正神本就是佝偻身形。

  “大法师您里面请……还是按上次那般?”

  “有劳月老了,”玄都大法师笑容颇为温和,径直踏入了月老殿,跟着月老去了后殿。

  入了后殿门庭,前方便是一片玄妙的星空。

  月老在旁拿着一株盆景轻轻摇晃,星空中飞来一片星光,在两人面前悬停。

  这盆景,其实是后天功德灵宝——相思树。

  星光消退,分做了五堆的泥人,每一堆大小不一,其上各有几个星光凝成的字样,分门别类。

  比如最左边那堆,上面写着三个大字,度仙门。

  其他几堆,写着‘逍遥仙宗’、‘自在门’……其实就是人教的几家道承。

  玄都轻轻一叹,笑道:“这一千年成了多少?”

  月老在旁低头道:“按您叮嘱的,若是发现姻缘就促成一把;

  这一千年,这些仙宗内总共成了三百六十二对佳偶。”

  玄都大法师轻轻颔首,温声道:“嗯,不错,有多少新人降生?”

  “这个……您要去地府那边查名册,咱们这边只管姻缘。”

  玄都哑然失笑,他一笑的时候喜欢眯起眼来,笑容也颇为温暖。

  “倒是忘了此事,月老勿怪。

  唉,老师当真给了我一个难题,想让人教适度的兴旺起来,又不让我收弟子……”

  玄都背着手感慨一声,目光扫过,“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月老可否将最近将成的姻缘牵出来,我看有多少。”

  “是,大法师您稍等。”

  月老手中盆景又晃了晃,很快就有数十个泥人向前飞了一阵,泥人之间的距离,按各自关系远近、成姻缘可能性高低,各有不同。

  每一只泥人身上都有一条或者两条红绳,多的会有三四条,但也不会太多。

  有的人情长,红绳便长一些;

  有的人情短,红绳也就短一些。

  很快,玄都大法师目光被四个靠在一起的泥人吸引,走前两步,看着这四个在度仙门三个字之下的泥人。

  月老在旁笑道:“这是三星拱月之势,好福气。”

  玄都大法师轻轻点头,紧盯着看了一阵。

  那三个长裙云鬓状的泥人,围着一个长发长袍状的泥人身旁,三只泥人的红绳都已经朝内伸了出去,但最中央那个泥人……

  嗯……

  玄都大法师皱眉道了句:“他的怎么,这么短?”

  “这个?”

  月老向前凑了半个身位,盯着那个男泥人看了一阵,忙道:

  “短是短了点,但还是有的。

  大法师您看,他手腕脚腕上,都有一点红丝,只是红绳刚有了个线头……

  有些人是这样的,这必然是这位人教贤才一心修道,不想过问俗事。”

  “当真浪费,”玄都看着这泥人周围飘着的三道红绳,笑道,“月老可否帮他把红绳拉长点,让他跟其他三条红绳接上?”

  “这个,自然可以,但大法师,咱们只能帮忙,不太好强改……”

  “顺其自然的同时,适当的增加一点助力嘛。”

  “哎,小神这就做。”

  当下,月老抬起那盆栽相思树,对着泥人轻轻一点。

  与此同时,东胜神州度仙门,小琼峰的丹房中。

  刚洗了个澡,正在为新丹炉发愁的李长寿,心底突然泛起了少许少儿不宜的画面。

  “嗯?”

  李长寿轻笑了声,将心底画面瞬间驱逐。

  月老殿后殿,相思树慢慢点上去,那泥人凭空……

  退了一步。

  “诶?”

  月老眉头一皱,换了个方向,托着那小盆景相思树继续一戳。

  小琼峰丹房中,李长寿心底又冒出了一幅幅画面,还都是前后世结合,比如穿着水手服的小师叔,穿着学生装的小师妹,还有……

  呃,自己怎么会幻想有毒穿着一身机甲的画面?

  “道心可固,幻不可摧!”

  心底画面瞬间破灭,李长寿摇摇头,继续思索新丹炉之事。

  月老殿中,相思树袭来,那泥人朝着左边轻轻一扭。

  “嗨!我就!”

  月老眼一瞪,抓着相思树再次换个方向,点向泥人,泥人这次……打了个后空翻,灵活躲了过去。

  “哈哈哈!”

  旁边玄都大法师忍不住笑出声来。

  月老面色顿时有些难看,他竟然在大法师面前出了丑,还是一件再小不过的小事!

  “大!”

  月老摸了摸相思树,这只相思树瞬间膨胀,一根根枝叶朝着泥人强攻而去。

  地上的李长寿眉头一皱,心底竟然浮现出一只漂漂亮亮的丹炉,丹炉打开,几道倩影飞了过来……

  李长寿直接盘腿坐下,干脆开始诵读静心凝气咒;

  开玩笑,上辈子他什么都没见过?

  可能,自己成仙后心境不稳,以至于总是想这些有的没的。

  一时欢愉又有何用?

  起码先长生,再考虑这些事!那才是长长久久的没羞没臊!

  不对,长生不一定能自保……还是不能惹姻缘这种可有可无的因果。

  李长寿低喝一声:“静!”

  月老殿中的泥人瞬间做出一系列感应。

  后退……

  闪躲……

  翻跳……

  左右横跳……

  托马斯回旋……

  任那相思树的漫天枝丫抽打而来,自是片叶不沾身。

  月老急得满头大汗,差点被气到气息逆涌;

  一旁大法师笑道:“我来助月老一臂之力。”

  当下,他左手泛起星光,掌心夹带阴阳,远远地对着泥人抓去。

  月老眼一瞪,刚要大喊‘不可’,却是迟了半瞬,大法师已经捏住了泥人的左臂。

  但……

  咔!

  泥人左臂瞬间被断,身躯灵活的跳了出去,停稳后还摆了个‘你过来啊’的造型。

  整个画面一阵死寂。

  “大法师……不可、不可强为啊……”

  “咳,这玩意,能补上吗?”

  “能是能,但十分费时,还好他左臂上本就没红绳,这样也好修补一些……”

  “那就有劳月老了。

  那个,月老你忙,我过段时间再过来,给你带些老君炼制的丹药……

  这小子重点关注,劳烦劳烦!”

  言罢,玄都大法师匆匆做了个道揖,转身而去,两步就消失不见,徒留月老一人在那一阵凌乱。

  片刻前,度仙门丹房。

  李长寿紧紧皱眉,心底可谓是乱象丛生。

  他无奈的摇摇头,伸手探入怀中,在地字六号宝囊中,拿出了让自己静心平气的底牌之一。

  一张画轴缓缓打开,里面却是画着一排画工精致、粉妆浓抹、身着霓裳的……老妪……

  李长寿仔细看着,口中喃喃道:“真正的感情,不只是贪慕她年轻时的容颜,也要接纳她老去后的唠叨。”

  瞬间,心底的那些画面逐一破碎,一阵心安。

  “不过,修仙哪来的老?”

  他自得的一笑,将这珍贵的《百美老后图》收了起来,心思顿时安宁了许多。

  男人,就该对自己狠一点。

  话说,自己偶然间会想到师妹和小师叔也就罢了,为什么会想到有毒?

  啧,有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